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二十四章 证据

云妍承认抢了云姝手上的鸟儿,但对云姝掉井里的事却丝毫不知。

昨天青芒还过去给她带了一句话,说青梅听到她娘关着门说她弄死三傻子的事!

云妍气的哭到半夜,这世上哪有这样的母亲,不分青红皂白,就认为自己的女儿去害人!

云妍是讨厌三傻子,在那一刻却觉得更恨自己的母亲!

她现在比三傻子更希望知道真相,也好还了自己的清白。

云妍生性骄傲,行事张扬,受了委屈,做出这种过激的事情也容易理解。

“大哥常教你们宽厚待人,你们是堂姐妹,怎能欺凌弱小?”

云妍垂着头,应了一声,“知道了。”

语气之间颇有些不满,云循哪会听不出来,但这是大哥的女儿,他对儿子尚可以拿棒头打一顿,侄女可不好管,也只能跟大哥说,让大哥来管。

“青禾,你怎会到后井院去?去的途中可遇上了谁?又怎会看到掉井里的姝娘?”

“是……是……三姑娘……”青禾半天说不清楚。

云循一点也不想听废话,“快说怎么回事!若有半句虚言,立刻把你送到官府审问。”

官府可不是府上,什么样的大刑没有?

他就是官老爷,就不信这点家事还弄不清楚。

青禾支支吾吾,难汇一词。

云循要是在公堂,早就拍板子了。

“砰!”

他拍桌,官腔一下子就出来了,“本官没时间跟你耗,快说!”

青禾吓的抖动,哆哆嗦嗦的终于把话说完整了。

二姑娘抢了三姑娘手里的鸟儿,三姑娘追上去的时候摔了一跤,青禾不得不扶起她,还提醒三姑娘,绿珠在喊她,让她过去。

之后青禾跟着二姑娘离开,可是没过多久,青禾听说绿珠在到处找三姑娘,她心里不放心,便回头去找,然后就看到三姑娘掉井里。

“绿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前后说辞不一!在井边的时候,你告诉绿珠说是三姑娘自己打水掉进去的,到大夫人那边,你又说只是看到个影子掉下去,这话你又怎样解释?”云循找到绿珠,自然第一时间问了她的供词。

绿珠前后遇到青禾两次,疑心青禾,偏没有证据,但大夫人那边跟她讲,青禾救了三姑娘是事实,至于三姑娘怎么掉下井的,大夫人还怀疑是她从中作祟。

绿珠满心的冤屈,又没有地方去申诉。她都没有机会照顾昏迷的三姑娘,就被赶出府邸。

“奴婢只看到一个影子栽下去。”青禾抵着舌尖,不认。

只要她不认,她就是救三姑娘的恩人。

“说话要凭良心,青禾,你当时说的可是,是她自己打水掉进去的!你真的忘了吗?”绿珠怒声质问,“我当时要不是为了赶快救姑娘上来肯定会问清楚,姑娘好好的为什么要去打水?”

青禾紧紧捏着自己的裙摆,紧张的回答不出来。

“青禾,你有没有说过这话?”云三爷又问。

“奴婢……奴婢……”青禾哭的跟泪人似的。

“还不快快说!”

苦主还没急呢,云妍倒是急了,指着跪在地上的青禾,骄蛮道,“三叔,把她带到官府去,狠狠的用刑,就不信她还还敢支吾个半天!”

“住嘴!”陆氏急得两手发颤,她都怀疑这个蠢女儿到底是不是自己生的!

青禾听到用刑,整个人都僵住,她忍不住往陆氏方向看了一眼,目光定在那双绣着梨花的绣花鞋上。

“青禾。”

清浅的声音入耳,青禾看过去,正对上一双清亮的眼眸。

“三姑娘……”

“你好好想想再说话,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她的声音柔软,似乎能抚平人的焦虑。

青禾紧张的握着自己的衣衫,许久才摇头,“我没有,我没有推!”

“你没有推,那你看见其他事情了吗?”她试探的问。

青禾更加紧张,连连摇头,“没有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

云姝无声叹了口气,她往前近一步。

“这件事我虽然不记得,但有些印记还是会留下。”云姝抬手,露出细白的腕,一道青痕红印出现在大家眼前,正是绳索的勒痕。

“我若是一头栽进去,也不会在这个位置留下一道痕迹。你想想,我当时是不是拉着井绳没松手?”这可是活生生的证据。

青禾眼露惊惶,目光很快的从陆氏那边掠过,她像是受到惊吓一般,惊叫,“不关奴婢的事,奴婢真的不知道。”

她这样的情绪可疑的很,不就是做贼心虚后被人发现的惊恐不安?

云姝腕上的擦伤很显然曾拉过井绳,可偏偏她掉下去,连着井绳,所以肯定有人故意弄断井绳。

而不是她自己解下井绳去打水掉下去的。

“死丫头!果然是你,对不对?我平日里待你不薄,还替你操心你嫁出去该怎么办?你就是这样待我的!”云妍眼眶微湿,怒斥,“是谁指使你的?你说?还是你自己鬼迷心窍,害了她?”

“姑娘,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青禾连哭带爬,还没碰到云妍,就被云妍一脚踢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