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富家子弟X2

一个普通的周六夜晚,绫音乘坐着豪华游轮在太平洋遇见了自己正挤在救生艇上的同班同学。

这场面简直像拍电影一样魔幻,双方人士刚对上视线,心中都冒出一排无言的“…………”。

绫音:[呃啊……这几人全都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呢,到底发生了什么……]

齐木:[别问了,我什么也不想说。]

窪谷须亚莲:[原来幸村小姐在这里,怪不得白天去找她的时候阿姨说她不在家……不过还好她没来跟我们一起受苦受罪!]

齐木:[原来你还去找过她啊。]

海藤瞬:[……这回丢脸丢大了!才虎那家伙怎么回事,是跟太平洋杠上了吗?]

齐木:[……让你受连累了,才虎。]

燃堂力:[空白]

齐木:[脑袋空空的白痴就不要出来占位置了喂!]

梦原知予:[呜哇~什么情况!绫音酱的朋友竟然全部都是帅哥!所以绫音酱跟一群帅哥在豪华游轮上共度周末??多么令人向往的生活!!]

齐木:[怎么,你也想变成万人迷吗?]

照桥:[为什么要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啊!作为被救助的一方,形象落魄我不就完完全全输给了这高高在上的女人了吗?!啊啊啊讨厌!!]

齐木:[你太夸张了,照桥同学。]

这时,迹部认出了其中一个男生的身份,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几分:

“嗯?这不是才虎吗?你大晚上的在这里划艇啊?真有兴致。”

试图躲在人群后隐藏自己的男生立刻炸毛道:“迹部!别嚣张了!本少爷这次只是失误而已!!”

灰头土脸的窪谷须亚莲忍不住吐槽:“我说啊,才虎,你每次坐游轮都会出事,是不是得罪海神了?听哥一句劝,这次回家之后去庙里拜拜吧。”

“说什么呢中分穷鬼!本少爷还轮不到你这家伙来指手画脚!”

“啊?你才是说什么呢!混蛋,想打架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的刺激太大,窪谷须的形象忽然变得凶恶起来,说话还莫名其妙开始弹舌了,跟他在学校里谦逊的样子反差有点大。

绫音尝试着劝架:“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大家在海上吹了那么久的冷风,身体一定很不舒服吧,现在一起去餐厅吃点东西好吗?”

迹部也发话道:“说的也是,才虎,别逞强了,你不是又冷又饿吗?”

才虎芽斗吏还在嘴硬:“哈?少瞧不起人了!你现在一定在心里狠狠嘲笑我吧?”

迹部有点不耐烦了:“爱去不去,本大爷还没这么无聊。”

最后他们还是一人裹着一个小毯子坐到了餐厅里,除了认识这群人的绫音和作为主人的迹部陪同,冰帝的其余人都自觉散去了。

热腾腾的食物和汤水下肚,遭逢大难的几人这才缓过来一些,开始向绫音大倒苦水。

“之前还以为死定了……幸村桑,你们出现得真是太及时了!”海藤瞬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下次无论如何我都绝对不会再出海了!”

“哎呀,这种经历一辈子能碰到几次啊?”窪谷须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我们也算是独一份了。”

“窪谷须君说得没错,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梦原知予信誓旦旦地说,“我们还是很幸运的,不然怎么能在茫茫大海中遇到绫音酱呢!”

齐木楠雄隐晦地看了一眼不说话的才虎芽斗吏,暗道:[真的只是幸运么?]

而此时,才虎像是终于忍受不住良心上的谴责似的,一脸消沉地朝他们开口:

“其实我只是因为知道了迹部今天会出海的消息,想着不能输给他,才临时让本来该送去检修的船下海使用的,没想到又会发生这种事……”

“啥?!你这家伙把我们当成什么啊!”海藤立刻怒了,窪谷须还算冷静,看着他问道:

“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一定要叫上我们呢?总不能是来为你彰显自己朋友很多吧?”

“开什么玩笑,当然是为了照桥心美啊!”还没过两秒这家伙又恢复了本性,“话又说回来,谁会找你们这群死穷鬼做朋友啊?”

“哈?!”窪谷须气得满头青筋,这回轮到海藤拼命安抚他了。

听到这里迹部才有点兴趣:“哦?竟然是为了本大爷吗?才虎,你那无用的自尊心又一次愉悦到了我,真是不负众望。”

只有面对迹部的时候才虎芽斗吏才褪下了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哼,迹部,不要以为这样就赢了。你还不知道吧,我带来的照桥心美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女人!”

他兴奋难抑地指向旁边一脸状况外的照桥心美,语气狂妄道:“给我看清楚了!她的美貌是世界级的,比起幸村绫音丝毫不差!哼哼哼,这种级别的美女,本少爷在街上随随便便就能遇到,和三年来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你相比,本少爷才是人生赢家!如何?是否觉得自己很可悲呢?”

齐木:[费了这么大劲就是为了证明这个?才虎你丫输得一点也不冤。]

神情尴尬的照桥心美:[怎么回事这个人,也太没品了吧……]

绫音:[……才虎,每次出现都能刷新我讨厌下限的家伙。]

没错,她之前说的那个比迹部差劲一百倍的恶劣有钱人就是这家伙,富二代当久了可能得了“富人病”之类的绝症,整个人都不太正常了。

一句话总结迹部和他之间的恩怨,那就是:才虎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永远不肯向迹部低头服软的血泪史。

迹部倒是认真地看了照桥心美几眼,又一本正经地回答他:

“的确很漂亮,但世上漂亮的女人那么多,绫音却是独一无二的。你也别每天浑浑噩噩的了,人生还长,找点有意义的事做吧。”

迹部很少说这种态度真诚又平和的话,虽然他总在绫音面前损才虎芽斗吏,说他全家都是暴发户的做派,再过一百年也不会变成真正的贵族什么的……

但也许他也明白才虎其实本性不坏,只是有点长歪了而已,好歹认识一场,能劝一句就劝一句吧。

绫音是这样猜测的,而实际上迹部:[什么啊?这女人长得还算可爱,但完全比不上我的绫音嘛,才虎这家伙果然脑子有问题。]

齐木:[你心里想的跟说出来的好像不太一样啊。还有,她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

“……”才虎芽斗吏愣了一会儿,又嗤笑出声:“白痴。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少爷的人生本就是完美无瑕的,不像你。”他明明一副硬撑着的表情,还是色厉内荏地放着狠话,“迹部家好歹也是个大财阀,身为继承人的你却活得那么穷酸,喜欢网球这种穷酸运动就不说了,身边的跟班也是一脸穷酸样。哈!就连幸村绫音这穷酸女人你都搞不定,笑死人了!你有什么资格在本少爷面前说教,别装模作样了!”

才虎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没人知道,绫音反正是被吓了一跳:

[搞什么呢这个人,别在我的同学面前瞎说啊!]想到这里她忽然冒出一个问题,[话说才虎是怎么跟窪谷须他们认识的呢……能够一起出海关系应该挺不错吧,这家伙不是最瞧不起平民了么?]

[不,关系很一般。严格来讲,他也算是你的同学,只是开学几个月以来从未出勤过而已。]齐木动作优雅地吃着法国大厨现做的高级咖啡果冻,时不时吐槽两句,[顺带一提,你后座那个镶钻的空桌子就是这家伙的,要是他哪天心血来潮,忽然跑来上学,那场面就精彩了。]

这下就连海藤几人都听不下去了,迹部还没说什么,他们就你一句我一句地开始谴责才虎:

“喂喂才虎!你这话说得太过分了吧!别人刚刚才救了我们,难道你丫没有一点感恩之心吗?!”

“就是!同为富二代怎么人家就那么明事理,你却只想让人揍你呢!”

“海藤君说得没错,才虎同学你真该反思一下自己了!”

[这小子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听,真想把他扔进海里……]迹部也有点生气,不过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算了!我的确不是最强的网球选手,想追到喜欢的女孩子感觉也还遥遥无期……差不多也该打起精神了!]

他看向身旁的绫音,发现她一脸气鼓鼓的样子,好像在为他抱不平,心里的郁气一下子就消散了。

[这幅表情真可爱呐,才虎你偶尔还是有点用的嘛。]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无论结果如何,再正式告白一次吧……]

齐木面无表情地盯着迹部看了几眼,听到那边绫音还在心里夸奖窪谷须真是位不畏强权的男子汉,心累地叹了一口气。

[饶了我吧,不管是这边还是那边,都是超级棘手的家伙啊。]

当天晚上齐木从迹部船上的豪华单间客房内瞬移回家休息,竟然还破天荒地做了一个梦,他都记不清上次做梦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梦中,他和幸村绫音穿着眼熟的婚服正在教堂里举办婚礼,他觉得熟悉是因为,两人身上的婚服明显就是上次在未来世界的结婚照里看到的那套。

他们按照流程走到牧师面前,台上的牧师竟然长着一张窪谷须亚莲的脸?!梦中的齐木楠雄顿时感觉不妙,他的眼神变得警惕起来。结果“窪谷须”还没动作,教堂的大门先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了。

比现实中形象更加成熟高大的迹部景吾迈步走了进来。

“慢着!你们不能结婚!”

“迹、迹部君?!”梦中的“幸村绫音”惊讶地捂住了嘴。

“绫音,跟我走吧,本大爷能让你成为全日本最幸福的富家太太。”

齐木:[你小子当我死的吗?]

他正准备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教训,忽然听见了自家老爸从天外传来的声音:

“厚、楠雄!原来你在家啊!”齐木国春推门进来咋咋呼呼道,“快来帮帮忙啦,爸爸珍藏的模型被安普叼走……诶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我已经完了。]

齐木楠雄睁着眼睛直直从床上坐起身,双目无神,面色晦暗,望向父亲的视线也明显没有聚焦。

“楠雄你怎么了?!要死了吗?!”齐木国春大惊失色,“难道是超能力又出了问题?要不要爸爸去联系一下空助?”

他什么也没说,下一秒就从家中瞬移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