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1. 第 11 章

“退烧药吃了吗?”

荣均嚼着鸡蛋的动作猛地一顿,手微微地摸了一下口袋,用力地吞咽着口里的鸡蛋沫。

萌萌的小手摸上了荣均的额头,还是有点儿烫,烧还有。

“你没吃退烧药。”萌萌鼓起眼睛,不悦地瞪着他。

荣均小朋友真是太不听话了,退烧药竟然真的没有吃。

他的腿伤着,高烧又没退干净,这样不听说的结果,最后会往很不妙的方向发展。

有些无奈,她皱着鼻子开始在他身上找那颗退烧药,果然就在他的口袋里找到了。用树叶包着的小小白白的退烧药,出现在了萌萌的掌心。

“给我。”荣均的小脸涨得通红,瞪着她的眼睛里充满控诉,“那是我的。”

“退烧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藏的。”

荣均一张小脸还涨红着,眼睛依然瞪着她。

“你要不吃,我就拿回去。”见他要过来抢,萌萌说,“那你吃了。”

荣均眼眶里滴泪,在他眼里萌萌就是逼他吃掉他舍不得吃的药丸。

萌萌被他的样子逗乐了,她没有想到小时候的荣均竟然还有藏东西的癖好,她软声哄道:“荣均,吃了退烧药,只有健康的身体,才不会有人欺负你,也欺负不了你。”

荣均没有说话,但听进去了。他只有身体好了,才能够不让人欺负。不像现在,他想直起身子追个人,都办不到,只能任由别人来欺负他。

他心思转开,听话地点头,夺过她手里的药,扔进了嘴里。

“不是这样吃药的,会苦……”

萌萌的“苦”字还没有说完整,就看到荣均一张脸已经皱在了一起,皱得跟小老头似的,眼里欲垂不垂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掉了下来。

好苦!

……

同一时间,苏宝珍就在苏奶奶的房间,告着状。

“奶奶,你煮了鸡蛋给她补身子,她一转眼就送去了别的小孩,她太过分了。”

苏奶奶正在屋子里择着菜叶子,连眼睛都没有抬。

“奶奶,我说的是真的,我亲眼看到的。”苏宝珍接着说。

苏奶奶终于抬起了眼,看了她一眼,“你跟着她去了?”

苏宝珍脸色一僵,随后挺直了身子,“奶奶,我只是怕萌萌一个人出去被人欺负,怕她丢了。”她像是找到了理由,“她以前就是玩得太疯,差点丢了,我就是不放心。”

苏奶奶停下了择菜叶子的手,很正色地看着她:“你是怕她丢了,还是想抢她的鸡蛋?”

苏宝珍脸又一僵,急忙摇头:“没有,没有的事,我是她堂姐,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是不是这个心理,老太婆还能不知道?”苏奶奶把菜叶子往地上的盆子一扔,“宝珍,你也不小了,比萌萌大一岁,很多事情比萌萌懂。就拿今天你装病的事情来说,就为了一个鸡蛋,搞得家里一团乱,你自己说说,像话吗?”

苏宝珍张口欲言,就听苏奶奶接着说:“奶奶对你们四个孙辈,哪一个偏心过?有进才吃的,什么时候少过你?琦琦在城里,吃的东西多,奶奶还顾不到,但在你这,奶奶什么时候苛刻过你?”

苏宝珍很想反驳,你就是对萌萌特别好,总是偏心她那么一点。

“萌萌比你小,她出生的时候,身体不好,奶奶多心疼点她,有错?你比她大一岁,该有做姐姐的样子,而不是在那里为了一点点吃的斤斤计较着。”

苏奶奶也不是什么都骂,今天宝珍的事情,很过分,她生气,很多时候,她不是见着人就骂个不停。

宝珍这孩子私心重,什么东西都想要自己独一份,多一份,把老大家的性格学了个九成九。这习惯如果不改掉,以后很难成才,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孙女最后毁在那个不争气的老大媳妇身上。

“她也没比我小多少,就小了一岁,你就是偏心她,我不是你亲孙女,她才是!”苏宝珍哭着,抹着眼泪就往自己房跑。

苏奶奶气得肝疼,到处去拿鸡毛掸子要打她。

苏宝珍把房间门一关,哭声从房间里传出来:“你就是只疼她,不疼我!她才是你亲孙女,我不是!”

这会苏家并没有其他人。老大、老二、老二媳妇都下地干活了,老大媳妇去外面找人唠嗑去了,苏进才也不在,在外面玩耍。

祖孙二人在那吵架,其他人并没有听到,隔壁邻居虽然有人探出了脑袋,但人家老苏家的家务事,哪是他们能够管的?

老大媳妇宋兰娣从外面回来后,老太太已经隔着门板在那里骂了半天,手中的鸡毛掸子敲打着门板。

“哎哟,娘,这是怎么了?谁惹着你生气了?”宋兰娣看到老太太停在他们那房门前,急忙跑过去。

苏奶奶一看宋兰娣就来气,都是这个败家娘们把她好好的孙女教成这么个自私鬼,劈头盖脸就骂:“你倒是舒坦,吃完饭就跑得没影,让我一个老婆子在这又是择菜叶子,又是收拾厨房,你当自己是官太太呢!净想着享福!……”

老太太一旦骂起来,那是气都不带喘的。

年轻时候,她就是这么彪悍过来的,在整个下岗村,她敢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宋兰娣嬉皮笑脸,倒是没有跟老太太顶嘴,这会她也知道自己一旦顶嘴,可没大房什么好果子吃。

他们没有分家,所有的钱都在老太太的手里,当家的工分也都由老太太攥着,她不敢吱声。

“你看看,你把宝珍都养成了什么样子?小小年龄,就只知道贪小便宜,长大了还得了?心思那么重,就盯着那点吃的,眼皮子浅到没边,再这样下去,还有什么出息?”

宋兰娣心里嘀咕:要是不想办法争吃抢吃的,什么好东西都让萌萌那丫头抢走了。

“你还不服气?”苏奶奶见过蠢的,没见过老大媳妇这样的蠢蛋,“小小年纪,为了争宠,什么小心思都使出来了,萌萌掉下水这么大的事情她都能够做到睁只眼闭只眼,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

如果萌萌在这里,肯定会反驳苏奶奶的话:苏宝珍不是对她掉下水的事不闻不问,分明就是苏宝珍亲手把她推下去的。

苏奶奶骂了一阵,也不见宝珍把门打开,宋兰娣在旁插科打诨,最后这顿教训也就不了了之。

萌萌从荣家回来,就见到奶奶坐在院子里生气,大娘在厨房里做饭,竟然没有见到苏宝珍的身影。

现在还早,阿爹阿娘都还没有从队里干活回来。

哥哥倒是从外面玩了回来,见到萌萌的时候,朝她挤眼睛,又指指苏奶奶。

萌萌似乎懂了,挪着小短腿,就往苏奶奶那边走了过去,喊了一声:“奶奶。”

看到萌萌,苏奶奶就想起了苏宝珍告诉她的事情,她竖起眉眼:“你把奶奶给你的鸡蛋,给了荣家小子?”

萌萌心里叫了一声“不好”,也不知道谁把这事告诉了奶奶,她扬起笑容,天真地说:“我吃了半个。”

苏奶奶说:“你就那么喜欢往荣家跑?荣均那小子到底哪吸引你了?”

萌萌嘟着小嘴:“他好可怜,爹娘死了,他大伯大娘对他不好,都不给他吃的。我有奶奶,有阿爹阿娘,有哥哥疼着,我比他幸福。”

“你觉得奶奶对你好?”

萌萌抱着苏奶奶的手臂,撒娇:“奶奶最好了,是世界上最好的奶奶。”

被软软绵绵的孙女这么抱着,苏奶奶心里的气也没了,“奶奶老骂你,有时还打你,你还觉得奶奶好。”

“奶奶最好。”萌萌弯着脑袋很认真地说,扇贝似的眼睫毛扑哧扑哧地眨着,“奶奶,不要生气了。”

苏奶奶气早就消了,拿手指头扣了下她的鼻子:“你啊,鸡蛋分了半个给荣均,自己不是没吃的了?”

萌萌奶声奶气地说:“奶奶教我们要懂得分享和感恩,把自己的快乐分享给别人,比吃鸡蛋还高兴。”

苏奶奶心里一喜,萌萌这么小的年纪都知道按她说的话去做了。再看向大房那边,她莫来由地叹了一声。

“来,跟奶奶来。”

到了房间,苏奶奶哆哆嗦嗦地从铁箱子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装的盒子,又从里面掏出一颗包装简略的糖果,塞到了萌萌的手里。

“奶奶?”萌萌看着手心里的糖果,一时半会没回过神来。

“奶奶给你剥一颗。”奶奶将糖果的纸剥开,放进了萌萌的嘴里,“不许再把糖果送给荣均了,明白吗?”

萌萌眼里湿湿的,奶奶对她是真的好。

哪怕以后知道了她不是苏家的孩子,依然疼她爱她,疼爱半点没有少。

这糖果一看就是过年要吃的,马上就要过年了,家家户户都会备些年货,苏家也一样。

这糖果可不便宜,比那天苏宝财手里拿着的包装还要好,肯定花了大钱。奶奶偷偷给她剥了一颗,就是见她把鸡蛋给了荣均吧?

嘴里含着糖果,她觉得甜到了心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