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寻找

第二天下午。

太宰带着侦探社的几人浩浩荡荡地走了进来。一行人一致带着沉凝的面容,神色冷冽,气氛一时间肃然压抑,与其说是来找人帮忙,看起来更像是来砸场子的。

三岛看那阵势深刻的反省了一下是不是自己又无意识地发动了异能惹了什么祸?

太宰破开那郁闷压抑的气压脸上挂着琢磨不透的笑容走过来把手搭在三岛的肩上,俨然一副自来熟的姿态,“三岛,借你的能力来找个人。”

今天早上,太宰兴冲冲地跑去侦探社逮人,想要告诉轰有可能可以回去了。结果和侦探社面面相觑——他们这才知道原来轰一晚上没有回来!

太宰便开始回忆昨天分开时的场景。

他记得,自己当时确实是急着离开,但是轰却不愿意和他一起走,好像是想要自己一个人去逛逛。然后,就遇到了……

——芥川!!!

他们居然还碰上了?

不,难道说,从一开始芥川的目的就是轰!

他咂舌了一声立刻跑去港口黑手党要人。要知道,既要避开中也那家伙的耳目,又要悄无声息的潜入港黑还是要费一番功夫的。结果好不容易进去了还跟森先生插科打诨周旋了一圈——最后却被告知轰不在他那!他看着森鸥外那狐狸般笑吟吟的脸一时咬牙切齿得想利落地给对方两枪。

森鸥外悠闲地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杯葡萄酒晃荡斟酌,暗红色的液体和周围有些阴沉的灯光相渲染,他半眯着眼有意无意地开口道:"太宰君啊,你失踪的这几天是不是在轰君的城市做起了什么职业啊?"

职业…英雄?

太宰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脸上的镇定差点绷不住——轰那傻小子都捅出去了?

不,不可能。

太宰按耐住心头的郁躁接着跟对面狐狸般狡猾的人继续唇枪舌剑一番。

最后也不算无劳而返——至少,他知道了最后一个见到轰的人是谁了。

三岛由纪夫。

所以,七弯八拐最后还是回到了这个人身上。

这就是一开始三岛看到太宰带领那浩荡阵势来找他的原因。

“不愧是太宰先生,昨晚才刚聊完今天就要行动了。但是……怎么不见关键的轰君?”三岛的脸上挂着真挚的疑惑。

“三岛,这个时候你就不要装傻了。”与谢野晶子犀利的扫了他一眼将扛在肩上的电锯放下来带着点威慑的气势朝他走过来。

“等等,晶子小姐,不一定就是三岛先生干的啊!”敦立刻站出来拦住对方,试图挽救一下即将变得针锋相对的局面。

“对对……敦君说的没错。毕竟,我们这一趟来可是希望三岛能带我们去找一下我们家消失的少年呢。”太宰眉眼弯弯朝着三岛笑了笑,搭在肩上的手却按得更紧了些。

“诶?”

“轰失踪了,希望三岛先生能带我们去你们最后分开的地方。”国木田推了推眼镜,镜片反射着凌冽的白光。

“诶?!"三岛褪下轻松悠闲的姿态猛的站了起来,他像是在确认自己是否听错般又回视了几人一下。敦朝他点了点头确认他没听错,三岛顿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干脆利落地收拾好店铺关上门便带上一行人出发,健步如飞的把几人带到那天和轰分开的双岔口。

太宰一行人站在道路中央,仔细审察周围的环境。很普通的两条小道,因为不在居住区范围内,附近的住户比较少,道路上只有偶尔零星走过的几人显得有些冷清。路旁的树挺拔耸立,看起来也有些历史了,树干粗壮枝叶繁茂,给布满沧桑感的画面平添了一抹生机。中间立着根电线杆,电线朝两条路接去,勾勒出了分岔口的大体轮廓。

就在这里——应该分开没多久轰就遇难了。

"树多人少,恰好适合伏击。"国木田一边记下笔记一边说道。

太宰停在一颗树叶掉满地的大树下,弯腰捡起了其中一片落叶,还是浓郁的翠绿。他勾了勾嘴角转向三岛,眼眸中光色流转,"三岛,接下来我请客,你想吃什么?"

"嗯??!什么?"

……

太宰一行人顺着三岛和轰走过的路来到那家甜品屋里,几人围着一张桌子坐着,太宰还煞有其事的点了几分甜点,留下剩下的几个人愣头愣脑的不知他这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为什么要请客?"三岛面对面的坐在挂着着笑容的太宰面前,嘴里的抹茶冰激凌吃得索然无味。

"你猜?"

"太宰先生,时间紧迫,轰君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为什么不快点出去找线索呢?"敦忍不住问道。

"嗯哼……我们现在就是在找线索。"太宰神神秘秘的说道。

"只是坐在店里线索难道还会自己跑出来不成?"

"也许说不定呢……"

另一边,封闭的铁房里。

“轰君,难道你就没想过,也许活下来的那个人,就能出去了吗?”

陀思妥耶夫斯基垂下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他猛的从怀里抽出一把刀,阴戾的神色转化得如此之快让人猝不及防。

雪白锃亮的刀弥漫出一阵阵森寒的气息,轰的耳边响过刀刃割裂空气的风声——他条件反射地想要发动个性制造出一堵冰墙防御,结果那刀却仿佛开了个玩笑一般,险险的擦过轰的耳畔刺在他身后的铁门上发出“咚”的响亮一声。

陀思妥耶夫斯基接着朝轰攻击过来,看似就要抓住轰,身体却微微顿了一下。轰抓住了破绽一把钳制住他的手想将对方摔在地上。陀思妥耶夫斯基顺势靠近轰的耳畔低下嗓音轻声悄悄地说道,“就是现在!对着铁门——用你的冰。”

?!!

蓦地,轰怔了一下,下意识按那沙哑低沉的声音蛊惑的那番去做。轰抬脚后蹬踹在铁门上,铁门在霎那间笼上一层晶莹亮丽的冰。轰转身扬手在手上形成一颗硕大的冰块朝门锁砸去。

“隆”的一声,是铁门和冰的撞击声,随即是沉重浊闷的金属锁链掉落声。

“门开了?!”轰惊喜的看着铁门,倒在地上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轻笑了一声站起来,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掸了掸身上的灰尘。

“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有强力的异能戒备打不开吗?”

“对,如果屋里只关着一个人的话。”陀思妥耶夫斯基幽暗深邃的紫眸有些诡秘莫测。

"怎么回事?"

"先出去吧。"

轰推开铁门,走在前面,离开那间黑漆漆的铁屋子。抬脚踏出第一步,轰的视线从狭窄的小屋转移开来豁然开阔了些。但是比起想象中阳光明媚的旖旎风光,四周反而是潮湿粗糙的石壁,阳光一丝不透,只有通道两边的幽光在照明,看起来似乎处于狭隘昏暗的通道中。两人沿着唯一的道路往前走。

"小心!!"

似乎是陀思妥耶夫斯基踩着了什么,几把铁箭猝然从正前方朝着两人射过来。轰挡在毫无防备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前方想要用坚硬的冰障将攻击阻拦下来,却没想到那些暗箭似乎都受到了强化般与普通的射击不同,冰墙出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现了一条条皲裂。

陀思妥夫斯基猛地被对方拉到侧边,诧异地看着暗箭带着锐气擦过轰的左臂。凌冽的冷武器划破轰的衣服留下一道刺目的伤痕在上面,渗出来的血珠点点的染缀衣衫。"嘶~"轰倒吸了一口气,伤口算是浅了,但受伤果然还是会有点刺痛。

"你……"陀思妥耶夫斯基皱了皱眉头。

"走吧,我们要小心点了,看来要出去还不容易。"轰没再把这点小伤放心上,只是凝神审视了一下出现陷阱的地方,更加谨慎了些。

接下来换成陀思妥耶夫斯基走在前面领着轰往前。轰戒备的盯着四周,但意外的顺利没有再触发什么致命机关了。只是不知是否是轰的错觉,他觉得自己既在往前又在往上走,这蜿蜒绵亘的通道似乎有些坡度。

"这里是地下。"陀思妥耶夫斯基说出了轰心中的猜测。

"嗯。好像快到出口了,坡度越来越明显了。"

两人一前一后加紧了步伐。一路上轰都一直不敢放松警惕紧绷着,但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眼底流转的暗色调却让人自始至终都看不出他的情绪来。

"那个……啊,你的名字……"轰想问点什么,却突然意识到自己到现在都不清楚旁边这个人的名字。不仅是名字,包括对方的身份和行动都夹杂着些朦胧的谜团。

"费……没什么。不需要知道了,以后不要再来这座城市了,轰君。"陀思妥耶夫斯基看着逐渐有些明亮的前方淡淡地说道。

"你……"轰还想继续说点什么,却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香味夹杂着丝丝的甜腻。他顿时毛骨悚然本能地升起了一股危机感,条件反射地就要捂住鼻子。

"张嘴,把这个吃掉。"陀思妥耶夫斯基停下脚步掏出一个东西往轰的嘴里塞了进去。

"这是……"有点酸酸甜甜的味道在轰的舌尖上化开,"糖果?"

"差不多。"

为什么?

"这样就不用捂着了。好了,到出口了。"陀思妥耶夫斯基指了指连接在石梯上方的一个盖住的开口。他轻叹了口气露出了一个极其复杂的微笑,似乎是在嘲讽又夹杂着些许其他情绪。轰看到那似曾相识的深邃眼眸中在最后快速划过了一丝懊悔。

"轰君,你是一个正直而诚实坦率的人。但你要记得,精明的人是会把你的话记在心里的,然后一步步地将你诱骗吞噬掉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直勾勾的看着轰明亮的异色瞳,像是在述说最后的告别词般交代着。

就好像,从我帮你离开铁房起,你就放下了对我的怀疑和警惕。却完全没想到,从一开始,就有人在布局。

从跟港口黑手党见面起,轰就已经被觊觎盯上了。对话,举止,行程,都被算计在内。打着试探的旗号,陀思妥耶夫斯基从一开始就是想要杀了对方的。不管是递酒精也好,后来的近身也好,都是契机,但是罪与罚却一直不知道原因无法对他施行。所以,他才一直伪装成伙伴的姿态在观望。

这一次,他和两个人合作。轰跟森鸥外的玩笑之词也尽数落到了他耳中。他有一个很离谱的猜测,但现在都无所谓了。

很多目的都是需要以巧妙而狡黠的方式达成的,但是这一次却不太一样。

轰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深深的回视对方。他踩着石梯往上走到顶端,没有急着掀开盖子,反而朝着下方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点了点头——

"谢谢你。"

谢谢你却没有骗我到最后。

嘴里的酸涩已然淡去,留下令人回味的甘甜。

陀思妥耶夫斯基嗤笑了一声。

就在轰掀开开口的一瞬间,一声巨大的爆炸响了起来。震耳欲聋的声音似乎要将整个出口掀翻,爆炸擦出的火花和陆地上明亮的灯光刺激得轰泛出生理性眼泪,他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并用冰防护自己。

然而意料中的爆炸冲击并没有上演,只遗留下那雷霆万钧般的爆炸声带来的短暂性耳鸣。

轰晕乎乎地睁开眼睛往下看时,那个黑发紫眸的男子已经不在了。

周围还有一阵骚乱的脚步声。

这是爆炸不是炸弹?

那么作用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