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横滨的海

19

第二天,轰被塞到了国木田那里去。

训练?

难道你以为是太宰亲身教导吗?

怎么可能!

都说了是"安排"训练!

太宰现在已经缩水了,论力气说不定还比不过出身英雄家从小接受训练的轰。他能负责的只是心理和头脑,至于体力活?就交给其他人去干吧。

反正经过昨晚的相识,轰少年现在也是团宠了。那副冷俊淡泊的模样已经秒杀了侦探社雌性们的少女心并让某些人觉醒了奇怪的母性。不仅如此,表面上拒人千里之外,实际上认真听话懂礼貌的态度十分的满足了谷崎一行人痒痒的前辈虚荣心,就连乱步都忍不住对这个后辈照顾有加。

上午的训练室断断续续的传来打斗声。

"国木田先生,你很厉害……嘶…"轰吃痛了一声,被国木田一个反手过肩摔摁倒在地上,手腕已经被勒红了,后背和地板相碰撞发出嗡的一声,身体有些发麻。

已经不知道被摔多少次了,这种熟悉的疲惫感……轰躺在地上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有些发怔。

"没什么,我还差的远呢,社长他的体术更厉害。"国木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扫了一眼瘫在地上的轰认真的说道。

今天早上,他被安排不用异能和轰对战,从而提高轰的体术。一开始只是太宰在那里哄骗煽动,但后来连社长也参与进来了。所以才有他们俩现在的训练。

一个早上已经过去了,两个人都汗津津的喘着气。轰从一开始总是被不经意的抓住以各种姿势摔倒在地,到已经能警惕的预测国木田的招式并与之周旋。国木田独步觉得他也是很厉害了,不仅学习能力强,而且这份毅力让人佩服。一开始他还有些担心看起来有点少爷气的轰是否能忍受住第一阶段的训练呢。

轰模仿国木田的步法伏身闪过攻击,以膝关节为轴蹬伸,右脚快速朝国木田的腹部踢出。风声凌冽,被打中估计少不了一阵疼痛,国木田便迅速地往后曲身躲过。这便中了轰的期望,他抓住破绽狠狠地给了对方一个侧踢,“嘭”的一声,实打实的落在国木田身上。

国木田在察觉到轰换动作时便意识到了不妙,那一刻就已经准备好了接受那躲不过的攻击。

然而并没有迎来意料中的疼痛——

那力道就像打在棉花上似的。

不痛不痒。

重新站稳住脚的国木田抱胸挑眉:你居然放水?

已经累到说不出话的轰倒在地上:“……不”我倒是很想回敬你一顿……只是单纯的体力不足了。

国木田看了看手表,发现竟然已经训练3个多小时了。他终于意识到了与自己对战的人只是个小少年,而不是和自己一样的成年人。那么一开始的训练强度确实还需要调整一下,让他一点一点来适应,而不是第一天就把孩子累成这样。也不知道会不会吓到人家,他怀着歉意推了推眼镜说道: "轰君,你做得很好,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吧!"国木田把轰少年扶起来,递了杯水给他。

"……谢谢"轰只觉得浑身酸痛,一日的气力仿佛已在上午的对打中耗尽。

"太…宰呢?"

"说是有点线索去调查回你世界的方法了。"

"唔……"

轰筋疲力尽地从侦探社回到自己借宿的地方。他冲了个澡,换上昨天买的衣服,然后躺在榻榻米上,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发呆。偶尔拂来一阵微风,吹的窗口的风铃叮当作响。这是一间和式风格的屋子,恰到好处的符合轰的审美。

房门被突然拉开,轰平躺着的身体顿时绷紧,防备地朝门口看了一眼——正是失踪了一早上的太宰。他警惕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

太宰一脸笑眯眯的走进来,“哟~焦冻,很闲啊?”

“你拿了我的钥匙。”轰皱了皱眉头。他记得自己锁门了的。

“嗯哼?”太宰歪头不解的看着他。

见太宰不想回答轰也不追问了,毕竟这里也是太宰带他来的。而且,如果是太宰的话……应该没关系吧?

太宰默默地走过来,单膝跪地靠在轰的身旁,倾身弯腰,伸出一只手放在他脸旁的榻榻米上撑着上半身。他低下头看着轰,黑色的碎发自然垂散挡住倾洒进来的阳光,在轰的脸上投下稀疏的阴影,太宰狡黠的眼眸里带着一丝蛊惑。 "呐,焦冻~我们去看海吧,横滨的海哟。"

"好。"

失神片刻,他便鬼使神差的点头答应了,轰有些懊恼,明明浑身酸痛,肌肉没劲,能不能站起来还不好说。

应该是有什么要给自己看吧。轰盯着太宰白皙的脸猜想。

两人走在横滨的街道上,路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融入在人群中的两人有那么一瞬间看起来就像两个普通人。不是什么英雄预备役,也不是什么武装侦探社人员,只是两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年,平平凡凡的城市繁忙生活一员,体验着着偶尔出去玩一玩的快乐。

当然,如果其中一个能不浑身缠着绷带,另一个能不是异发异瞳脸上还有烫痕就更好了。

太宰将轰带到横滨的海滩。天气有些阴,厚厚的乌云阻挡了炽热的阳光,但同时也掠去了本应熠熠生辉的大海风光。

“把裤脚卷起来。”太宰率先做了个示范,拉住轰往海边走去。

“我们不是来看海的吗?”轰不解地跟着太宰,越接近大海越疑惑。

随着脚底的沙子从干燥细腻的触感到湿润粗糙,他们离岸边越来越远。

“嗯,今天是来跟大海做个'互动'的……喂喂,别那样看着我!我可是有经验的……好歹要相信一下我。”太宰不满的回应轰充满怀疑的眼神。他拉住轰的手腕,笔直地往海边走去。

海浪拍打在他们的脚上,太宰看着一望无际的海平面眼里闪烁着点点期待,感受着咸湿的海风,继续往前走。

海水渐渐漫上膝盖,轰忍不住出声问道:“难道这就是……殉情?”

太宰的身体顿时僵住,黑了一半的脸一瞬间出现了龟裂。

???

“你在说什么?!”

小小年纪!

你是不是对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是我的错…

怪我平时没有给你树立一个好傍样…

太宰停住了步伐一脸复杂一时不知做何反应。

“……只是在验证一个猜想,走得这么深了,应该是失败了,算了……”

太宰松开轰的手回到岸上。

轰盯着手腕上残留的淡淡的红色抓痕突然顿悟。

“回去的线索断了?”

“嗯。”

“那接下来怎么办?”

“…先玩?”

“那、再见……”

轰转身就走。

他要一个人去闯荡。

并不是觉得太宰在敷衍了事而生气。因为,也许连太宰都想不到,其实他一点都不着急着回去。比起急着回去背负“轰”这个姓氏带来的负担,他更喜欢眼前的这个平平和和的世界。

甚至昨天才刚刚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知道世界之外还有世界,自己所在的地方也只不过是宇宙中微不足道的一栗罢了。他在一夜之间突然轻松了很多,或者说,是视野开阔了很多,使之前一直束缚自己的心结现在看起来显得更加微不足道了。

事实上,除去个性和家庭,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正常的15、6岁的少年,和其他男孩子一样,身体里也潜藏冒险因子,喜欢奇趣,喜欢玩耍,只不过是之前狭隘的憎恨掩盖了这些天性,如今反而在流浪异处时获得了复苏。

他也想看看,一个没有个性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去穷遍探索的乐趣。

至于回去的可能性,其实还有一种尝试。不管是轰还是太宰都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了,只不过谁都不想捅破提出。轰是绝对不会提出来的,比起那样还不如一直待在这个世界,至于太宰,他一直都猜不到太宰在想什么。

所以没关系,他愿意等。

总会有办法的。

'总会有办法的'

跟轰略显浪漫的期许不同,太宰是心里有些底气才这么想的。

他朝侦探社的方向走去。

他还有办法。

至于轰?他想玩就去吧,拦得住木柴拦不住火。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

太宰停住了脚步。

这运气也太背了吧?!

怎么会遇到这家伙?

太宰还没走几步路就被眼前的人挡住。

“嘭——”

“太宰!”轰听到身后的动静便迅速掉头跑回来——难道是又遇到什么危险了?!

身后不远处,又是一个全身黑漆漆的家伙在跟太宰对峙。要说不同的话,大概就是比之前那个更高,黑色头发上也没有带什么帽子。

“太宰先生!!!” 芥川的外套转化为一道一道的黑兽朝太宰袭来,“我就知道你果然没死!!!”

轰顿时停住奔跑的步伐开始围观:“……”

他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上前阻止,对面的那个人看起来其实是很欣喜吧?但是一个两个的,一上来就招呼异能的见面方式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才是正常的打招呼方式吗?

“哟,芥川,你还是老样子没变嘛。”太宰从容不迫地站在那里,扑上来的异能在碰到太宰的那一刻便自动消解掉了。“但是抱歉,我有急事,今天就不陪你玩了。”太宰躲过芥川的攻击轻佻的说道。

“啊!森先生——!”太宰朝芥川身后的人挥了挥手打了个招呼。

“首领!?”芥川慌乱地扭头,发现只有一名地中海头的老爷爷拄着拐杖慢悠悠的走过去。

太宰桑!!!

芥川反应过来看着眼前空空的地方,垂下头攥紧了拳头。

太宰说完就趁机溜走了,这娴熟的技术,机灵的反应,一看就没少躲过这个人。

轰尴尬地和被晾在大街上的芥川对视。

海风卷起一地落叶。

意识到这样不太礼貌,轰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见的移开视线转过身,自然地往前走。

“等等。”

褪下热忱和欣喜的芥川冷着脸,拦住了要离开的轰。

“想知道太宰以前的工作吗?要不要跟我来个地方?”

嗯。完美。

把首领交代的话一句不漏的说出来了!

芥川敛神静静地等着对面人的回答。

虽然首领交代过不能动手,但是好气——为什么这个人会跟太宰先生待在一起?太宰先生什么时候又收新部下了?太宰先生变小的事也跟这个人有关吗?……

唔……我要稳住。

“远吗?”

等了这么久,对面那个少年才吐出这么一句话。芥川都做好了用罗生门当场捆人带回去的打算了。他蓄势待发的黑兽外套遗憾地蔫了下来。

“跟我走。”

这是不远的意思吗?

轰跟上对方的脚步思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