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匡扶汉室

李傕与郭汜果真被鼓动前来进攻长安城,他们招揽凉州诸位将领非常顺利,这还得感谢王允,他对董卓旧部的赶尽杀绝令他们狗急跳墙,凉州众人纷纷响应,没多久就*屏蔽的关键字*了十万人之巨。

贾诩预料不差,吕布、皇浦蒿都被外逃的牛辅吸引走了,长安城中空虚,正是趁虚而入之时。

李傕与郭汜攻破长安城,在城中厮杀,放任属下兵卒烧杀抢掠,一夕之间吏民死伤者无数,而原先本就不多的守城之军更是损失惨重,城中血雨腥风,尸积满道,王允大惊,急招外将回援已是不及。

两贼人冲入长安皇宫,逼迫帝王刘协与王允封他们为将军,妄图控制长安做大逆不道之事,却不想皇浦蒿杀了个回马枪,后续增援已经到达,将他们全军都围困在长安城中。

皇浦蒿归来已经吓坏了李傕与郭汜,他们生怕吕布也回来,到时候他们可真是要完蛋了,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挟持汉帝刘协与皇浦蒿谈判。

而皇浦蒿碍于汉帝在敌人之手,不敢轻易攻城。

如此僵持不下半月余,吕布果真率军回城,更是捷报连连,不仅杀*屏蔽的关键字*牛辅,还抓了李儒,李傕与郭汜大惊失色,被逼无奈之下已是生了投降的心思。

此时,贾诩又道:“二位将军何不与吕布死战到底?吕布昔日为了利益杀死义父丁原,后又杀死董卓,可见是个不讲信用的人,你们投降他,即便他现在不杀你们,等掌握了长安也会杀死你们的。”

李傕与郭汜听闻此言,觉得非常有道理,索性破罐子破摔与吕布及皇浦蒿联军决一死战,如此一往无前的决心与绝境之下的反扑,倒是令他们打了个难舍难分。

两贼人深信贾诩的话,贾诩告诉他们,汉帝刘协是他们的保命符,刘协绝对不能死,否则城门立刻就会被破。

两人听信了,想要征贾诩为尚书,被贾诩拒绝了。

“我告诉你们这些,不过是为了自保罢了,诩没有能力当朝堂的尚书,做不了百官之长。”

开玩笑,他就等着找机会辞官开溜呢,留着李傕与郭汜折腾去吧,若非是吕布一直死命围着,这长安早就稳入两贼之手了,等他们大权在握,又忌惮自己智谋,可不就顺口答应他辞官的话了吗?

给他们建议的贾诩不由在心里暗暗叫苦,他也没想到吕布之军竟然分毫不损,明明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对上智计百出的李儒,吕布必将大败才是!

贾诩观测局势已久,本该是万无一失的,也不知哪里出了纰漏,竟让李儒惨败于吕布之手。

这不可能啊?!

吕布回来,果真要冲锋陷阵、一举攻城,李傕抓着小皇帝,又绑了王允往城墙上一站,对吕布吼道:“吕奉先,你再进一步,我就将他们丢下城去摔死!”

王允被绑至城墙上,他哭道:“是老朽为陛下招来了杀身之祸啊!”

小皇帝病体未愈,又遭逢大变,原先养出了些许血色的脸更是苍白一片,他不言不语,受制于人的感觉令刘协痛恨自己的弱小,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军,多么恢宏的场面啊,浩浩荡荡的大军压境,却因他在敌手而不敢轻举妄动。

小小的刘协不由想到,他真有这么重要吗?明明他们一个两个都已经不将他放在了眼中,他死没死,与这天下又有什么干系呢?董卓能威胁他,李傕能抓他,郭汜能羞辱他,当初母后劝他忍耐,可摆在刘协面前的,是一望无际的黑暗,看不到头的磨难。即便他这次得救,也不过是换了个人来控制他罢了。

母后,朕还能忍到几时?朕还能活到几时?我不想做皇帝了,可又有谁能真的来将我救出来呢?!

吕布果真不敢冒然进攻,气地不行,又成功威胁到吕布的李傕与郭汜则得意洋洋。

“便没有办法了吗?李傕与郭汜小人得志,我却因顾虑汉帝而束手束脚,真*屏蔽的关键字*憋屈!”

然而属下人都劝他要按耐住性子:“将军,陛下乃汉室正统,您既然以救驾勤王之名前来攻城,便不能罔顾陛下安危啊!还请将军耐心等候,待城中汉臣们联合我们里应外合,才可破局入城,这才是两全其美的法子。”

吕布一口气憋下没提起来,差点把自己憋死。

这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荀攸悄悄找到了貂蝉,请她入城将汉帝偷出来。

貂蝉深深看了他一眼,突然笑了:“你倒是与我想到了一起去。”

荀攸面露惊讶之色,却听面前肆意强大的女子低垂下眉眼,冷静自持,严肃认真说道:“汉室危亡,朝中腐朽,非外力不可破,我虽是小女子,亦有匡扶汉室之心,陛下年幼势弱,为权臣把持朝政,昔日董卓,今日王允,日后还不知是谁,若能将陛下救出,貂蝉万死不辞。没想到,荀大人虽辞官回乡,也是心系汉室之臣。”

貂蝉之言令荀攸大受震撼,她说的不错,汉室内部已经腐朽,若不以外力破之,重组之,将迎来灭亡的命运啊!这让他们这些汉臣们情何以堪?

荀攸敬佩貂蝉的眼光,更是对她肃然起敬,自愧不如道:“攸此前也是看透朝中内里腐朽,方辞官而去,妄图另寻明主以救汉室,比之姑娘大义,攸深感惭愧。”

说完,荀攸俯身下拜道:“陛下安危,唯有请姑娘出手了,若能因此而解长安之围,攸愿以微薄之智,祝姑娘扶持幼主。”

貂蝉从玄之又玄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竟无言以对:……

等等,我刚才说了什么?

匡扶汉室个鬼啊!是不是你干的?

副人格,你敢不敢出来应一声?

嗯?人呢?

貂蝉摸了摸自己心口,只觉得一股正义之气在胸中燃烧,她感觉自己变得无比强大,集万千气运于一身,观察四野残桓断壁,尸体遍野,心怀悲悯,念及汉室倾颓,只恨未能发挥自己一腔热血以报效国家。

她还是她自己,她又比曾经的自己多了些什么,现在的她是真正完整的她,是有七情六欲的正常人了。

貂蝉呼吸一顿:副人格?

副人格轻轻嗯了一声,轻柔又羞涩地说道:“刚才,我们好像交融在一起了,感觉好奇妙,我感受到你的记忆了。”

貂蝉恍惚地啊了一声,也跟着赞同:我也感觉到了,魂魄交融在一起的感觉。

太棒了!

暖融融的,还有满心满意的欢喜与满足!

两位貂蝉齐刷刷喂叹一声,心与心的距离更接近了一步。

貂蝉在心里问道:刚才那些话,是你想要表达的意思吗?

副人格忐忑问道:是,那是我的心愿,给你造成困扰了吗?

貂蝉不语,深思片刻,心下已是有了决断。

荀攸听貂蝉呼吸一停,面露惊讶之色,还以为她吃惊于自己的突然投诚,他对她正色道:“近几日攸观察下来,姑娘虽是女儿身,却有将帅之能,亦有丞相之智,更难能可贵的,是有一腔扶持汉室之心,攸寻觅明主多年,私以为,以姑娘的能力,足以扶持幼主。”

况且长安将入吕布之手乃是定局,以貂蝉在吕布军中的地位,封官是妥妥的,荀攸并不看好吕布,却看好貂蝉,若她真的能够于万军之围中将汉帝神不知鬼不觉地带出城外,貂蝉之能,必是天下诸侯难以企及的高度。

亲身体验过她鬼魅身手,又目睹了她心智谋略的荀攸对她很是看好,同时也将救出汉帝之事列为了心里的一道考验,若她做成了,他定会心悦臣服,辅佐她帮扶汉室。

貂蝉听荀攸夸她,竟被夸得脸红了,她感到不可思议,要知道,修炼多年,她早就已经是个修炼到家的厚脸皮了,没想到今儿竟又找回了当初青涩年纪的感觉。

她靠着惊人的定力稳住了情绪,对荀攸说道:“一切先等我救出陛下再说,之于我而言,陛下生命为先,至于王允等臣,不如陛下重要,还望荀先生莫要对我期望过高。”

荀攸忙道:“哪里,能够救出陛下,已是万幸了。”

貂蝉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时已是目光坚毅,她因为自身强大又无欲无求而无所畏惧,向来随心所欲,副人格的心愿,也是她的心愿,心之所向令她想要救出小皇帝,所以她便去干了。

匡扶汉室。

另一个她分外看重的东西,貂蝉感念其中滋味,对副人格开玩笑说道:“好吧,是你赢了,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我果然太宠爱你了。”

在古代生活了十六个年头的副人格闻言一愣,奇怪道:我不是妖精啊,我就是你。

噗——

也不知她的回答戳中了哪个点,主人格突然笑了起来,直夸她可爱。副人格羞红了脸,低斥她一声“不正经”,又耐不住好奇心,躲在角落偷偷看她动作。

貂蝉一个跳跃,已是轻飘飘地到达了皇宫的屋顶,她扯开瓦片往下望去,见有一青年文士,芝兰玉树立于殿中,气场大开、怒气冲冲地指责两位将领道:“我此前已经说过,陛下性命至关重要,现在他病成这样你们却不给他找太医,是想眼看着他病死吗?我看你们是将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