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医生失忆第七天

我的呼救声没有完全唤回华法琳的神志,她的动作确实有些迟缓,看得出来她在极力克制自己,可惜本能一步步占据上风,另她露出比利刃更加锋利的尖牙,而她钳制我的力量令我动弹不得。。

虽然华法琳长相姣好,但我在她凑上我脖子的时候,我还是想到了生化危机里凑上去咬人的僵尸。真希望他能轻点,至少别把我给彻底吸干。

我下意识闭上眼睛别过头去,本以为要贞操不保,然而华法琳的动作一顿。

我以为他控制住了自己,但事实上是办公室的开门声引起了她的注意。

我向着门口望去,发现来人一身灰黑,裹着严严实实的厚重皮衣和毛茸茸的外套,是银灰,同罗德岛合作的喀兰贸易领头人。

见到我被华法琳按在墙角,向来不会把感情太过显露的银灰在这时也是愣在门口。

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雪豹的尾巴还在身后意味不明地来回晃荡了两下。

“几天不见变化还真是大啊,我的盟友。”

说完,他准备关上门,一副不愿打搅的模样,我想他一定是误会大了。

“等等,银灰!”我必须赶紧抓住这个忽然前来的救命稻草,“不是你想的那样,华法琳她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吸血冲动了!”

我大声喊叫,觉得自己像是电视剧中因误解而跟老婆拼命解释的惨男,而结局总是不仅没能换来理解,反而被菜刀反手一捅。

当然,这个想象是有些夸张了。

银灰只是冷淡的留下背影,几步之后才停住脚步,用那把拐刀向着他的身后指了指。

他身边的小鸟立刻心领神会的冲向华法琳,我曾看过丹增在战场代替银灰杀死整合运动的模样,但它在此时只是扇动着翅膀,以羽翼划过她他的眼膜。

这对于旦增来说可真是温和的做法,作为一只禽类它可真是富有灵性。

吃痛的华法琳下意识低头捂住着眼睛,而银灰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办公室内,拿着未出鞘的拐刀往她的后脖颈上一敲,华法琳的动作僵在原地,很快闭上了眼睛失去了意识。

“你也真是不容易啊,盟友。”

“可不是吗?”

我轻轻叹了口气放松下来,举起我的左手,因为没有及时止血,小小的**处还有血液在向外流淌。

“她本来是来采取的血液样本的,谁知道我的血对她有额外的诱惑力?”我瞅着自己的血陷入思考。

说起来,在这个罗德岛上几乎都是魔物,难道是因为我是人类,所以她才特别想吸取我的血液?

为什么在这个世界,我几乎没有见到多少人类?

这是我这些日子里最大的困惑。

“我来给你包扎。”银灰直接抓住了手,这让我有些意外。

我拒绝了他的好意,毕竟这点小事也不好劳烦他,可他对我的话置若罔闻一般,把华法琳安置在墙角后便从他的医疗包里拿出棉花和棉花棒便向我走来。

“谢谢。”见不好拒绝,我只能笑了笑道谢,而银灰的口吻仍旧带着一丝疏远。

“这没什么,喀兰贸易公司跟罗德岛之间的稳固程度完全取决于你我,所以还是让我们好好相处吧,盟友?”

“嗯,我知道……有些事我能自己拿捏准的。”

回想在见面当初,银灰曾特意来罗德岛见我,但杜宾教练似乎对他有着很大的意见,甚至建议我和卡兰贸易断绝联系,只是我看不出银灰另有企图。

我不知道这是因为我过于单纯,还是因为他本是我的老熟人。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于曾经认识我的人打上了一个问号。

我回想起的许许多多的片段,还是和罗德岛有着微妙的差别。

“我们以前认识吗?银灰。”

倒不如说,我以前真的是罗德岛的人吗?我只能把第二个问题埋在心底,因为我无人可问。

“认识。”银灰毫不犹豫地回答,但想了想又做出了补充。

“可你不可能回想起自己的过去,他是你,同时也不是你。”

“?”我满脸疑惑,还想问点什么,可银灰却不准备再透露更多了。

与此同时,华法琳微弱的发出一声呻/吟,很快就醒了过来,看来银灰对力量的把控相当到位。

“发生了什么?我的脖子真痛。”

“你忘记了?你想要强行吸取我盟友的血液。”

银灰瞅了眼刚刚醒来揉着脖子的法华琳,带着许问罪的口气,“如果把这事上报给凯尔希,我不觉得那个女人会宽容自己手下的错误。”

“这……这是……”华法琳对上我的眼睛闪躲了一下,但那只是短短一瞬间的神情。

“我刚刚只是想采取博士的血液样本……”

“然后途中就因为肚子饿控制不住,准备先行进食么?把罗德岛的主人当成自己的面包可不太好啊。”

“银灰?那其实是……”

平常对待任何人都保持着绅士风度的银灰居然也会开口嘲讽,这我让我倍感意外,我想解释一下或许是我惹出了这场乱子,但没等我出口,华法琳先生气了。

“你说什么!确实……刚刚的失控有我的错,但博士如果不再那时乱动的话,血液也不会渗到满屋子飘香……再者,明明是博士自己说为了抱住秘密什么都愿意做的……”

法华琳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像是在自言自语,但以银灰的听力不可能听漏。

他微微一挑眉,对准我的眼神和以往有点不太一样,以华法琳的说法,我觉得这很容易被理解成什么肮脏的交易。

“盟友不惜奉献所有都想保住的秘密么?有意思。”

“不不,我觉得你有些误会,这只是我的个人爱好,不对,是一时好奇!”

“哦?因为一时好奇而需要竭尽全力隐藏的秘密?让我也好好了解一下如何?”

偏偏是这个时候,办公室时的门推开,对方的声音冰冷的似乎可以直接将我冻在原地。

我本来以为是阿米娅,但她不是。

就算阿米娅不会轻饶我在工作期间看魔法☆梅莉,但也总比眼前这个人的出现要好上很多。

在凯尔希踏入办公室的一瞬间,寒冷便浸透我的全身,我有种室内飘起了暴风雪的错觉。

“我还在想医师会议从不迟到的法华琳为什么没来,没想到就出了这样的乱子。你以后不用来博士这里了,我会找其他医疗干员检查他的身体状况。”

“虽然博士的血确实有蛊惑我的力量,但就这么被夺去了采取血液样本的权利还真是不甘心。”

“等你对博士的血没兴趣的时候,我再考虑考虑。比起这个,我现在想找找博士隐藏着的秘密,你知道了什么?”

罗德岛最高医疗干部现在正用锐利的眼神盯着我,几秒后才将目光从我身上移开,扫过办公室的每一个角落,几秒便将目光锁在了合上的笔记本电脑上,走向办公桌准备打开它一看究竟。

我一把抓住凯尔希的手,可惜冷冰山小姐不为所动,等我自觉松开手的瞬间便打开笔记本,浏览着我的历史记录。

而凯尔希的脸色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她像是一口气吃下了好几种毒蘑菇,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黑。

若我只是罗德岛的普通员工,我想我在这时就该被他炒鱿鱼了。

平常情绪稳定且一向冷静的凯尔希差点当场砸了我的笔记本,好在银灰在场劝着算了算了她才带着怒意回去主持医师会议。

在那之后,医疗干员肯定也因此受了什么罪,同时也知道了点什么。

现在他们一见到我,就像是看着矿石病晚期的患者一般,脸上写满了绝望和放弃。

我想我喜欢魔法梅莉这样的虚拟偶像在岛内传遍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祝你好运,盟友。”此时此刻,就连银灰也只是拍拍我的肩膀,离开了办公室。

记下来的日子里,阿米娅对我工作管理变得异常严格,我连空出几分钟去瞄一眼魔法梅莉的主页都做不到,更别说是直播了。

——“博士!能天使有买了一堆铳枪到罗德岛上,但是没付龙门币!”

——“博士,古米要做草莓蛋糕,但是没材料了!白金说想和你出去买回来,这是个互相了解的好机会!”

——“博士!银灰的刀卡在猫爬架上啦!”

——“博士!拉普兰德在宿舍占了德克萨斯的床,现在又打起来了,要死狼啦!”

“……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我回想着这几天我连干员的生活琐事、吵架打架、分手和好都要管上一圈时,我有些开始怀疑我是被罗德岛帮过来给他们当母亲的。

“啊啊,是吗,最近的工作量确实挺大的,一定是博士工作太操劳了,我让安洁丽娜给你泡咖啡!”

阿米娅赶紧向我赔了个微笑,在他走出门呼叫安洁丽娜的同时,我直接趴在桌子上,像是被阳光给晒干了的咸鱼。

“博士!博士!现在还不能休息哦!”

“唔啊啊啊啊,我不听我不停,你就直说不能看魔法☆梅莉吧!”我放弃廉耻心,像个小孩一般开始撒气。

“博士……你还惦记着那种可疑的网址啊。”

不知为何,我觉得这是的阿米娅似乎是被凯尔希附身了。我眨了眨眼睛,发现阿米娅又像从前一样微笑着——像我当时问她的那耳朵是驴子是兔一般笑着。

“对不起,忘记我刚才说的话吧。”

感受到我的威胁清了清嗓子正经道,还是我的小命……哦,不对,还是狗命要紧。

卑微的我自那之后再也没提魔法梅莉半句。

当然,这并不代表我已经放弃了。

计划还在一步步进行中,我正在等待罗德岛众人忘记我对梅莉的执着。只要他们的管理有所松懈,我就能找到偷偷在被窝里看魔法梅莉的空隙。

“我让你带的东西,你准备的如何了。”

在罗德岛的加工场中,我对杰西卡偷偷低语,此时的场景像极了**之间背对背进行秘密交易的现场。

而我的交易对象——杰西卡,是罗德岛上最富裕的猫。

或许是一种等价交换,上帝在给她花不完的宝库的同事,也让她拥有了极端怯懦的性格,这导致她几乎不懂得如何去拒绝别人。

虽然罗德岛的干员们都不是坏家伙,但在自身想要偷懒时,也总会把自己的任务丢给她。

正因为忙碌的我总是碰到跌跌撞撞,和我一样早就超过劳动时间的杰西卡。

正是这个原因,我才有机会了解到,罗德岛还有一个只要向其要龙门币就绝对不会说不的神奇干员。

当然,作为一个成熟的大人,我自然不会向她勒索龙门币这种三流的事情,更不会把自身的工作强加给他。

我帮助她摆脱了时不时压在她的身上的工作,但作为交换,我要她偷偷的从外面给我带来一个平板电脑,途中还要多开无处不在的PRTS的智能监控,以免它向阿米娅和凯尔希大小报告。

而杰西卡这次做的很好,她把报告单交给我的同事,也把平板电脑藏在了夹板地下。

在触摸到屏幕的一瞬间,我知道,**成功了。

等到深夜的休息时间,我把自身裹在被窝里,打开平板电脑,忍不住流出感动的泪水。

我第一时间找到魔法梅莉的主页,将我这些天为了的努力全部化作了文字,发在了梅莉主页的留言板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被魔法梅莉给臭骂了一顿。

她说他讨厌忘记自己真正该做的事情,把心思放在无关紧要的事上的人。

我点点头,觉得她教训的相当正确。

留言板上还有人问我:你被梅莉这么骂不会难受吗?

太肤浅了。

我看了一眼就觉得他是外行,梅莉可是偶像,他不可能回复每一条留言,从这上万条留言记录中,梅莉可就恢复了数十条的评论。愚蠢的人类,尽管嫉妒吧,我这可是被翻牌了!

我又看了眼梅莉那充满谩骂的回复心满意足,偶像不愧是偶像,她还怕我过度追随自己荒废了自身啊……

居然用这样的语气来掩饰自己的好意,真是太可爱了。

我笑呵呵将平板电脑塞在枕头底下,自己都觉得笑得有些蠢。

因为及时看到了魔法梅莉的直播,并且收到了一长串的回复,我一夜好梦。

***

而同一时刻,藏于万年雪域的迦勒底内,一位最高位家里蹲……哦,不,是最高位caster踏出了自己的休息室,敲响了藤丸立香的房门。

当藤丸立香发觉前来找他的居然是这位公认的梅良心时,她仍旧保持着微笑,就是脸色不太好看。

“哎呀,真让人受伤啊御主,为什么对待我和对待马修和达芬奇他们的态度就不一样呢?”梅林面带微笑。

“你和马修他们没得比啦。”藤丸立香直白道。

“看来御主对我还是有些误会,不过我这次可是带来一个有趣的情报,你不想听听吗?”

“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面对藤丸立香的疑惑,梅林弯起眼睛,抿唇一笑,“罗玛尼·阿其曼,他现在极有可能在遥远的异界,承担着维系过去重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