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医生失忆第四天

4

和第一小队会汇合之后,我们几番遇到了整合运动的阻挠,花了比预想更多的时间才从切尔诺伯格撤离到乌萨斯帝国边境地区。

我一方面需要指挥他们的作战,另一方面还要跟着系统去学习杜宾留下的作战模拟资料,由此来更好配置人员分布,减少我方的损失和伤员。

几乎不眠不休的工作方式并没有让我感到不适,我发自己意外的适应这样的工作节奏,或许之前的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工作狂,只是现在……我如此拼命的理由有所不同。

我不想辜负阿米娅的期待,同样也不想自己再胡思乱想下去。

因为失忆带来的不安,以及PRTS系统独特的神经连接方式,我想起了“缸中之脑”的假想。

我的神经可以借由网络和超级计算机进行连接,而这台计算机可以向大脑输入各类感官信号和运动体验,让你觉得眼前世界一切正常。

缸中之脑的假说和我在罗德岛体会的一样,我可以目视罗德岛的一切,可以感受罗德岛舰船在海上摇晃的眩晕,也可以闻到从厨房传来的食物飘香。

所有的感官让我觉得我正处于现实中的世界,但我的身体确实不在这里。

从那时起,我的内心便产生了疑问,我该如何确定现在正在使用的这个身体是否会像罗德岛一样是一副义体?

阿米娅不愿让人看到我的脸是否和这有关?我又该如何确定我的意识就在我自身的身体中?

这份疑问原本只在我的心里,直到梅菲斯特出现在我面前时,他被彻底挖掘出来。

梅菲斯特和弑君者不同,弑君者只在乎我们在哪里做些什么,而梅菲斯特却对我十分在意。

他明确的指出我和他们有所不同,他想知道我是谁,是什么,从哪里来。

而这些问题我一个都答不上来,也同样是我想知道的。

从他的口中,我也能得知,我苏醒的那个研究设施中,似乎有着某种保存生命的装置。

我……很可能是刚刚从漫长沉睡中苏醒的人,也可能只是寄生于这幅躯体的意识。

不管事实如何,我要做的事情也不会改变,我要跟着阿米娅他们一同抵抗整合运动引发的动乱,最后一起回到罗德岛。

眼下我们已经撤退到切尔诺伯格的边境地区,由于四面环山的地势,这里的交通十分不便,科技水平也留在了电气时代之前,能用上家电的都是当地数一数二的有钱人,战火并没有延续到这个附近,而天灾也不会降临到这个区域。

但如此同时,这个偏僻的地区和外界联系甚少,他们甚至不知道整合运动已经袭击了切尔诺伯格,还在兴致勃勃的为明天的节日做准备。

我曾告诉他们眼前乌萨斯被侵略的境况,却没有人愿意相信我。

在他们眼里,以乌萨斯军警的实力是不可能败给整合运动的,可他们不知道,整合运动现在才真正露出了獠牙,他们对切尔诺伯格的侵略本身也是很早之前就计划好的。

“古米~~~我想再吃一份草莓蛋糕!”

“博士,稍微注意一下糖分的摄取量哦,一直吃这种食物是会蛀牙的。”阿米娅轻声提醒,不过这阻止不了我对草莓蛋糕的喜爱。

“这我赞成,吃太多还会导致发胖的,不过古米做的料理那么好吃,这么有食欲也是没办法的事。”古米拿着平底锅自满道。

我一脸郑重地点头赞成,“就是说,感觉有了古米的料理不管多累都能撑下去了,真想让古米来罗德岛当厨师啊。”

“博士,开玩笑可要到此为止哦,毕竟我们罗德岛……。”阿米娅用轻轻声提醒道,我当然明白她在想什么。

古米和她的两位同伴,是我们在撤离切尔诺伯格时遇见的。

她们虽然都展现出了不凡的战斗力,同时自称为乌萨斯学生自治团,但归根结底只是群学生,若她们跟随我们,就意味着他们未来的日子都要在无休止的争斗中度过,直到那矿石病彻底从世界上根除。

“抱歉,忘记我刚才说的话吧,我们也只是在这里暂时歇脚而已,食粮的其他的物资还够用吗?”我挠挠头正经道。

“说的也是,不如趁现在去采购吧。”

“你们要去出门吗?那就带上我吧?”

“真理也要一起来吗?”

白发的少女点点头,挑挑眉瞅向在沙发上睡相豪放的凛冬:“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但在刚才的战斗中明显已经筋疲力尽了,就让她休息休息,我去再买点生活用品,顺便再逛一下书店。你们不是乌萨斯人,可能会有些不方便,作为刚刚帮助我们的谢礼,我会尽量去帮助你们。”

“谢谢你,真理,这样就帮大忙了。”

阿米娅笑着道谢,真理微微点头,和她保持了距离。作为乌萨斯人,她对待感染者仍旧小心,但比起之前见过的乌萨斯军警和平民已经好上了太多。

“这个地方……完全没有被战火影响到啊。”

我随着阿米娅四处张望,这四周的山毛榉都挂上了装饰品,周围村民的持着树枝似乎是准备来做礼拜,人们完全沉醉于节日的气氛之中,也难怪听不进我们话语,甚至将我们视作捣乱者有了驱客的意思。

“我们就真的没办法告诉他们迫在眉睫的危机了吗?以整合运动成员对乌萨斯人的愤怒,我不觉得他们会放过这里。”

“放弃这个想法吧,在他们无法信任我们的情况,任何言语都只能激怒他们。就算他们原因相信我们所说的一切,恐怕也只会造成一系列恐慌,毕竟在这偏僻的村落,乌萨斯的军警也不可能及时赶到,驱逐那些整合运动的成员……不,或许不止如此,乌萨斯的那些军警……怕是自身都难保了。”

说道这里,连向来刚强的杜宾教官也露出了难堪的脸色。

在我们前往中城区郊外的时候,我们看到了血色的天空,整片铅色的云朵都在火焰中翻涌,大地陷入了沉寂,巨大的源石轰然袭击了这整座城市。

天灾终究还是降临了,这场灾难把无法分出功夫移动的大都市切尔诺伯格化作了一片火海,大片的摩天大楼像是被一齐点燃的火柴一样迅速燃烧,浓烟让所有人看不清天空和大地的边境,那感觉就好像天空都塌下来了。

可真正让我们真正感到威胁的,却不是天灾,而是整合运动的暴君——塔露拉,他所立之地,近乎无一完整地灼烧着。

我现在还清晰的记得那种肺部都要被灼烧殆尽的感觉,至于她的名字……我们在离开切尔诺伯格后都没有再做提及,我们甚至不愿再去回想当时的事情。

那个时候,作为为数不多认识我的Ace替我们开了路,将阿米娅托付给我后便独自面对无法战胜的敌人,我们由此才得以突破整合运动的拦截。

“呐呐,大哥哥是从切尔若伯格来的吗?”正当我想得出神时,一位女孩向我打了打招呼。

“是这样没错,只是你不怕我吗?”我稍稍一愣,在确认他没有威胁后才回答道。

“为什么要怕,大哥哥做了什么坏事吗?”

“不……毕竟我穿得那么可疑。”

“哼哼,区区防护服我还是认得的~~再说,我看起来是以貌取人的人吗?比起这些,你们是专程从大城市里回来庆祝节日的吗?真好啊,我一直想去那里看一看,对了,切尔诺伯格那都有些什么有趣的事情,或者是有什么好看的风景?拜托了,告诉我吧!总有一天,我也要去那个大城市看一看!”

“在切尔诺伯格那边……”

我艰难的开口,如鲠在喉,我无法描述他所向往的风景,也不知道那座城市里沉睡着什么故事。

在我离开切尔诺伯格的时候,这个女孩所向往的一切早已成了过去式。

“我来告诉你吧,这些人只是来到乌萨斯的旅人。”

真理笑着撩开挡住眼睛的白色碎发笑着对女孩说道,也主动替我解了围,向往大城市的女孩已经听得入了神。真理所述说的,完全是一个像童话般完美的理想乡,而已经知道真相的我们心里都不是滋味。

切尔诺伯格没有战胜天灾,也没能抵挡住名为整合运动的人祸。

同样的的,从那座城市狼狈撤离的我们也完全小看了悲剧发生的速度。

那是的我们并没有想到,我们早已被整合运动的成员所跟踪。

“等等,有哪里不对劲。”

最先警觉到不对的重装干员临光,可还是稍微迟了一步,敌人在此时扔出了某种□□。

若不是临光随身携带的盾牌,刚才爆炸所带来的冲击就足够让我们吃上苦头了。

“可别这么轻松的离开乌萨斯,你们的白日梦,也该有人来戳醒吧?”是整合运动,而且人数不少。

“没想到这么这么仔细清理了,却是还留下尾巴么?真是一群阴魂不散的鼠辈啊。”

杜宾扯了扯手中的鞭子和众人进入备战状态,真理拉着女孩的手向后退几步,也没有轻举妄动。

“其他的预备行动小组呢?”我轻声对推进之王说道,而她回答我,他们还在与我们汇合的路上。

“你是谁”阿米娅挡在我的前头询问,看来她是想拖延一些时间。

“你不认识我很正常,不过,我认识你身边那个人,他的身份可你比想象得还要丰富。”

我杵在原地有些惊讶,但层层包裹的防护服让我显得无动于衷。

眼前像魔族的女子……不,应该说是眼前的萨卡兹族,她看起来不像在撒谎,她认识我,或许还知道不少关于我的事。

阿米娅:“整合运动,还要和我们继续争斗吗?”

“别这样,我和塔露拉合不来,也不是这个地区的守卫,做完了自己的工作还特地赶来也是很累的。为了搞好关系,我们互换姓名吧?你们可以叫我W。为了见你身边这个人,我在这里等了好久呢。”

“——博士?”

“dr.罗马尼.阿基曼,我有些问题想问问他,能不能各位把他……直接交给我呢?”

“你在浪费你自己的时间。”

临光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希望我趁着这个空档离开这里,这个人的目标是我,而大家的任务是将我护送到罗德岛。

照理说,我就此离开这里从而保护好自己的安全,与马上预备队会汇合也不会有任何人来职责我。

其实我非常想这么做,我知道,我在本质上是个胆小鬼,可我不能,也不该这么做。

阿米娅为了拦下塔露拉,之前已经费尽全力而昏厥过;推进之王参加战斗后就没有片刻休息的时间,我们的撤退路线几乎都是她和预备组一同杀戮出来的,而临光——她身上的盔甲早就不能再使用,那坚硬的盾牌也恐怕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害。

现在的我是他们的指挥官,我必须克服我懦弱的本能。

我用眼神告诉他们,我不走了。

“别急嘛,我也有些许你们会感兴趣的情报哦。”

W看了我一眼,又对着阿米娅笑了笑,道:“其实,我们刚刚遇到了不少身手很利落的家伙……和你们的穿着打扮差不多。虽然做过伪装,但也就是骗骗乌萨斯人的程度,这点小把戏,可是难不倒我的~”

“各位侦察小队吗?他们平安无——”

“小兔子,你就是他们的领导者吧?”

“!?”

“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心甘情愿、毫无价值地为你送命?”

“什么?你想说什么?”

阿米娅和我们的心中都有种不好的预感,而这个预感很快就被证实了。

“没错,他们没有一个人能跟着你回去哦,你呀……你真的配得上别人的牺牲吗?”

“——”

“不要管他,离开这里!”我在劝说阿米娅的同事也在劝说自己,不要管他了。

“还没轮到你。”W斜了我一眼。

“阿米娅,你,生气了吗?”W勾唇笑道。

“你不该说这种话。”阿米娅显然是被激怒了,但现在怀着愤怒的远不止她。

这个自称W的人,根本不把生命当做一回事,而且行为怪异到让人摸不着头脑。

“好啊,好啊,就该这样嘛,来吧。”

“整合运动的W,你不该说这种话!每个人的生命,都有价值,这不是你能玷污的事!”

“博士!!”

“罗德岛,准备战斗!”

我用苏醒后最大的力气发出命令,并撤退到最适合我的位置,真理则是领着那位发抖的女孩来到了我的身边。

“这孩子就交给你来保护了。”

“你要去战斗吗?”

“我说过,作为答谢,我会尽量帮助你们。”真理说完便向前踏出一步,看来是准备守在我们的面前。

我也没有丝毫倦怠,立刻观察了周围的地形,这种错综复杂的巷道对于W和他的手下十分有利,他的作战方式也同他的行动一样令人捉摸不清,我们不知道他们会从哪里发动攻击,便只能拼死守住我们离开萨卡兹的后路和我坐在的位置。

“先锋兵分两路,预备小队派两人请守住我们的退路,推进之王还有真理,请你们守住我所在的方向,其他人,请尽量集中在两条路中间。”

真理扭头疑惑道:“两个人?刚才的话我都在认真听,W的目标是不是你吗?”

“我相信你们的实力,而且,这个地形还有可以利用的地方,看到那个路中央的装置了吗?如果引爆他的话,W他们似乎还没有发现,只要引爆它就相当于引爆了的震撼弹,如果她出现在这里,我们便能用她失去意识的短暂时间对他她进行相当客观的打击!”

“好,我相信你的判断,时机就交给你掌握了。”

真理从我的身边离开,而在我身边的小女孩扯住了我的防护服,她的全身都在不停发抖,她恐怕是第一次遇见战场。

“大哥哥,我们不是在过节吗?可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们是谁,为什么要这样攻击我吗。”

她抬起头,咬着嘴唇,强忍着没让让眼泪流出来,这个偏远的村落终究没能逃过整合运动的毒手。

我张开唇,又一次没能回答他的问题,整合运动之所以先对乌萨斯帝国下手,显然是因为乌萨斯帝国对感染者的排斥。

而整合运动会这么快注意到这个地方和我们也有着脱不开的关系,我们早已料到这种结果,却无力阻止。

我们原本打算在整合运动入侵时进行阻挡,并让这个村落里的人们安全撤退,可W和她的手下让我们的计划完全泡汤了。

“没关系,不会有事的。”我安慰道,掏了掏口袋,我还留着一颗从推进之王那里要来的草莓味糖果。

我不敢当着阿米娅的面马上吃掉,所以一直呆在身上找机会,却没想到在这时拍上了用场。

“你闭上眼睛含着这个糖,我向你保证,等糖果在你嘴里全都化开的时候,他们会消失在我们的眼前。”

女孩点了点头,死死闭上眼睛,但身体终于没在发抖。

我捂住她的眼睛,然后盯着战场,在W到达作战点时下达了命令。

“就是现在,全员捂住耳朵!”

接收到命令后,预备组成员起爆震撼装置,我们及时闭上眼睛捂住耳朵,而没有想到这一出的W停滞在原地无法动作。

接下来,就算无需我的指导他们也该明白,这是竭力攻击W的最佳机会。

“这家伙,恢复能力不同寻常啊。”

杜宾评价道,在我们的火力下,W很快受到了重创,但只差一点,真的只差一点点,就能让她失去所有战斗能力了,可最关键的时刻,她却用□□同我们拉开了距离。

“这个感觉……真是让人感到十分熟悉啊。阿米娅,是吗。啊,啊,哈哈……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我记住了,阿米娅。”W站在远方的废墟上发出笑声。

不光是阿米娅,我们所有人都感到疑惑。

“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了,你们可以走了,快走哦。”

W的模样,根本不像是被我们逼到走投无路,我皱着眉,没让狙击手给她最后一击。

她的身边还有很多整合运动,我们不知道他们会做些什么,在战场上,越是将敌人逼入死地时,越是应该警惕他们的反扑,亡命之徒的奋身反扑往往会出人意料。

“你——”W的态度明显让整合运动的成员也赶到差异,但她歪着头,像是在嘲笑呆头呆脑的手下。

“——你们,要留下来送死?我没问题哦,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撤回下城区。放他们走。塔露拉的命令。”整合运动默了默,发出了撤退命令,我们十分疑惑他们那一场的举动。

“算了,事情再拖下去,就要变的没趣了。我很讨厌无聊的,就这样。我还是挺期待下次再会的哦,阿米娅。还有——你。”

W把目光转向了我。

“什么?”罗德岛的全员显然因此而绷紧了神经,而W只是平静道:“下次我会从你身上得到真相,罗马尼.阿基曼。再见。”

“为什么,她在做什么?”

“整合运动,撤退了。我们已经超出了预定时间。立刻……撤回罗德岛……”杜宾的声音听起来意外的疲惫,不,那不是疲惫,而是不甘。

不光是杜宾,阿米娅的状态也不是很好,“……我来护送后方干员。”

“阿米娅。”我喊道,希望他不要勉强自己。

“我没事,我现在只是有点难受。”阿米娅摇摇头,很快露出了笑容。我不再阻拦她,我知道,阿米娅的心理远比看上去要成熟,但是她太过善良,太过善良的人总是比常人更容易受伤。

“敌人……已经消失了吗?”

听到我们的对话,我身边的女孩抬起头望着我,我放开遮住她双眼的手,揉揉她的脑袋回道:“嗯,已经没事了,你可以回家了哦,敌人已经全部撤出这个村庄了,所以——”

没等我的话说完,在我身边的女孩忽然冲了出去,失去了一切冷静:“我的家,我的家被袭击了!”

我和罗德岛众人相视一眼,很快跟了上去。

阿米娅大喊着试图制止,但女孩已经冲了矮屋中,之后便没了动静。

“去看看吧,我想她的家人……凶多吉少。”

“小心,整合运动很可能还留有陷阱!”

我说完,阿米娅点点头和其他人跟在我身边,爆炸让那间小小的屋子少了两面墙壁,断壁残垣和裸露的钢筋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们只能钻过缝隙,踏进屋内。

老旧的电视机似乎没有遭到破坏,反而落在地上触动了开关,播放着前些阵子就已经放出的新闻:“在切尔诺伯格军警的团结协作与迅速反应之下……情况已经被控制,大部分区域的意外事件已经被镇压,目前,切尔诺伯格军警已经包围了盘踞在瓦数克大道上的暴徒……可见,这一次无谋的袭击,将会很快结束。请各位不要惊慌,呆在屋中,等待切尔诺伯格的又一场胜利……乌萨斯的荣光保佑着陛下和他的人民!”

“啧,真是讽刺,明明都已经被毁灭了……”

“走吧,别管它了。”

不知道是哪个干员不甘的低声念叨,阿米娅摇摇头,拔掉了电线插头踏向前方,而等着我们的是女孩的嚎哭。

在战火中,她曾经把泪水打碎咽了回去,而现在却加倍的从眼眶流出。

“医疗班,立刻进行搜救,其他的人——博士?博士!”

阿米娅的声音在我的耳边远去,我咬着牙,拨开碎石,让他们把人瓦砾地下的人抬出来,那应该是女孩的父母,可他们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博士,已经够了,我们已经……没有能为他们做的事情了。”

正当我也准备放弃的时候,我听到了近乎如奇迹般的声音。

“不,我们还有,我们还有能做的事情!”猫猫头的意料干员激动的呼喊,我扭头赶过去一看,发现隐蔽的瓦砾边缘还有一个男孩朝外伸出了半只手,看他的外貌,他恐怕是那位女孩的妹妹。

“不行埋得太深,我们无能为力。”

杜宾试着把压在他身上的瓦砾抬起来,却支撑不住那可怕的重量,埋在瓦砾之下的男孩因此发出一阵呻/吟。

“我们……终究还是太弱小了吗?”真理握紧了拳头,她脑中现存的知识并不能帮她移开庞大的墙体。

作为眼前位数的不多的男性,这里本该是我派上用场的地方,但我知道,我的气力还未必比得上我身边的这位医疗干员。

“别放弃,我们把它挪开,但你们至少要为了争取三秒钟的时间。”

推进之王走到我的边上,郑重地把那从不离手的锤子递给我,“博士,能帮我保管一下吗?”

我点点头接过那把锤子,发现那重量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而此时,几位力气大的成员已经用尽浑身解数,将自己的身体作为支撑,因过度使用气力露出青筋面目涨红。

推进之王高举双手介入其中,随着她的一声咆哮,她的力量被灌输在双手间,那整块混凝土石板便被他彻底掀开。

早就做好准备的医疗班立刻将他置于担架,而他的血流不止令人触目惊心。

我查看着他的伤势,不禁皱起眉头,“糟糕了,他的身上有多处动脉损伤。医疗班,有备用的血液吗?”

“不,我们出行前并不知道会遇到事情……”

“那就用我的血,我和弟弟是一个血型!”

“可是,他的伤势太重了,我们只能做应急处理,如果快点搬到附近的医院的话……”

看出医疗干员的身心都绷紧到了极限,临光拍拍她的肩膀,语气温和道:“不要慌,我可以用我的力量为他进行数次治疗,一直撑到他开始手术位置。没问题的,他一定的能得救。”

“就在这里开始手术吧。”

我深呼了一口气如此提议。

我想,我过去不仅是一个博士,还是一位医生,在我脑中,那些有关医疗的储备知识英多到了可怕的地步。

更重要的是我不能再让临光继续使用源石技艺了,她早已到达了极限。

虽然我很清楚,她不是的我记忆中那个手持盾牌的少女,可我还是想尽量减轻他的负担。

“可是,博士你……”

“没问题,我应该能做到,不,我绝对能治好这个孩子,放心交给我吧。这一路上谢谢你,临光,如果不是你,我现在恐怕已经丧命了,快休息一下吧。”

“博士……我知道了。”

“阿米娅,我要摘下头套了,可以吧?”

虽然我是在争取同意,但就算此时阿米娅要阻止我,我恐怕也不会再听了。如果我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离开这个村落,我肯定会恨透我自己。

“所有人,准备支援博士开始医疗!”阿米娅以此以示默许,我走到还能正常使用的洗手间摘下了头套,头一次看清了外貌,但没有更多时间去在意了。

这一路上我都没时间打理散乱的头发,而为了更好的进行手术,我梳了个单马尾后洗洗脸,仔细消毒了双手,带上口罩和手套,迎接我的战场。

“17:20分,手术开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