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 医生失忆第二天

在阿米娅的指导下,我总算理清了头绪,知道该怎么指挥了,根据干员各自的所长,罗德岛将他们分类为先锋、近卫、术士、狙击等等干员,我的职责主要是在他们的身后下达指示,正确的进行部署。

起初我还担心自己是否能够胜任,但得知自己不用上前线时,我确实是松了口气。我刚刚苏醒,浑身使不上劲不说,过去也铁定缺乏运动。

要是让我站在前线指挥,我肯定会第一个被敌方当做炮灰干掉吧。

还好,像这样在背后指挥的后勤工作对我来说倒还算顺手。

“博士,小心从另一个方向来的敌人。”

“博士……那是重装防御者,一般的物理攻击很难对他造成伤害,这里就交给我吧。”

阿米娅说完便冲上了战场站在高地,我第一次看到她战斗的模样。

只要她一挥手,她的背后就会出现棱形的黑影,*屏蔽的关键字*黑色的能量袭向敌人。

我看着那*屏蔽的关键字*在一起的能量,微微地皱起眉头。

我虽然失忆了,但对魔法似乎还有着一定的理解。

她所发射出的能量,混杂着多种不同生物生命力,这原本不可能做到的,除非……她曾经参加过某种非人的实验。

阿米娅很显然认识过去尚未失忆的我,而他们恰巧称自己为博士,那是不是我曾经对阿米娅的遭遇视而不见,甚至亲自参与了这场实验?

我的心情立刻复杂了起来,甚至隐约的有了一丝恐惧。

过去的我,真的是个好人吗?

“博士?博士!请小心一些,更难对付的敌人正在接近我方的撤退点!”

我从思索中回神,立刻应答:“可我们这里已经没有战斗人员了,我们有没有预备人员?”

“没有问题,博士,还有额外的罗德岛干员已经赶到,请下达攻击指示!”

我躲在暗处观察了一下,新出现的是一名狙击手和手持盾牌的重装干员,在确认时机已到时,我立刻下达了全力攻击的命令,我们也由此闯过这次的危机,得以暂且休息一番。

但能在短时间内正确的部署作战,我身边的人确实安心了不少,而阿米娅也为之一笑。

“不愧是阿米娅所信赖的博士。”

“那是当然的,博士曾经经历的可不只是这种程度的战斗啊。”

“是这样吗?”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阿米娅曾经也和我一同经历过那些残酷的战斗吗?”

“这个,我在那个时候……”

没等阿米娅说完,原本倒在地上的整合运动成员却深吸一口气,将枪口指向了我。

“可恶,别以为这种程度就能阻挡我们的事业!”

“博士——”

身体十分僵硬,躲避可能会来不及!

正当我觉得死亡迫近时,一条鞭子及时打在敌人的手上,令他手中的□□就此滑落。阿米娅见状,立刻挥动手臂破坏了他的武器。

“杜宾教官!”我听到周围有人这样喊她,我瞅了瞅她的耳朵,立刻笃定了她犬科生物的身份,虽然她的名字,不,应该说是她的代号就早已将她的种类都暴露的一清二楚。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对成员之间互相称其代号和名字并没有太大感觉,大概是因为从很早以前起,罗德岛就开始这么做了。

“还在那里发什么愣?你和那边的的家伙差点就要被打成筛子了。”

“快去重整队形!”

“是!”

杜宾的命令铿锵有力,也不容置喙,全服武装的战斗人员立刻打起精神执行命令,阿米娅则是微微睁大了眼睛,显得有几分惊喜。

“杜宾,你来了,太好了,如果刚刚不是你,刚刚苏醒的博士可能就……”

“这家伙就是博士?”她的目光冷冽地打量着我。

“是的。”

“好吧,dr.罗马尼·阿基曼。你看起来不认识我,但你认识阿米娅,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不不,那个……嗯,杜宾,现在博士的状态并不是很好,简单的就是说,他……”

“失忆了?”杜宾抢先道。

“哎?你怎么知道?”

“不,我一开始以为他只是一个单纯的病患。毕竟这家伙刚才开始就一脸蠢相,看上去不是

很可靠的样子。”

我?一脸蠢相?我伸出手指指着自己。

虽然苏醒后到现在我还没见过自己的脸,但应该不至于一个失忆就让我满脸痴相吧?

可是,为什么这种贬低的话语反而听着还有些亲切?失忆前的我到底怎样的人啊?

“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情况紧急,我的小组也遭到了袭击,敌人同样是整合运动,所以我才立刻赶过来跟你们汇合。”

“整合运动为什么会攻击我们?”

“一个感染者权益组织……本来我就觉得他们只是有点盲目激进,现在居然公开使用暴力,而且还是在乌萨斯?真是自寻死路。接下来这里只会变地更混乱,阿米娅,我们必须立刻撤离切尔诺伯格。”

“好的,我们已经成功救出博士,之后按照计划行动就可以了。”

“可他都失忆了,你还准备将指挥权交给他?”

“没关系,博士仍然拥有过去的指挥能力,至少在刚刚的战斗中,我已经好好地确认过。”

杜宾沉默了半晌,虽然她并不相信我,但她仍旧相信着阿米娅。

所以按照原定的计划,他们会把我从这个乌萨斯的城市——切尔诺伯格中护送到罗德岛去。

“阿米娅!”一位猫耳的医疗干员有些慌忙的来到她的身边。

“那个……是来自罗德岛的对话请求!”

“通讯连接上了吗?难道说是凯尔希医生?”

“很抱歉,并不是。这边是PRTS,应急神经连接请求被意外触发了,罗德岛的信号受到干扰,只有精神连接可以勉强进行,无法使用电波通讯联系到尚未回到罗德岛的凯尔希。已经确认过阿米娅您的安全,那么我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

杜宾:“……这个东西,真的是需要使用的时候吗?”

“不需要使用精神链接操作的话,我将在稍后断开链接。如果打扰到您,万分抱歉。”

“不不,别挂断!我需要你帮个忙!”阿米娅急忙说:“杜宾,博士需要这些帮助。”

杜宾点点头,但眉头已然紧皱:“了解了,但抓紧时间。”

“博士,PRTS也是我们的同伴,它会指导你下一步的动作,虽然时间有点紧张,但我会为你重新链接到罗德岛的后勤系统。这样在我们作战时,你也能利用它为我们取得优势。”

意思就是像人工智能一样的东西吗?我凑过去看了看阿米娅操作的荧屏。

“博士,最初使用的时候可能会难以习惯,但只要好好使用,就一定能使整个救援作战更加顺利,所以……相信我吧。按你想要的那样,按你熟悉的那样就好。PRTS,开始吧。”

“需要确认管理员身份,请选择识别方式。”

“啊,博士,请你说句话。”

说话吗?可我现在的声音这么难听,他真的能准确识别吗?而且管理员身份……我之前是罗德岛的管理员吗?

我微微张唇,但最后还是没发出声音,而是在屏幕上轻触了几下,想找到其他确认身份的方式,而这个系统似乎比想象的还要智能。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说话,反而触碰了一下屏幕中央,不过我已经采取到了足够的指纹加以匹配。确认身份,权限水平8。”

“——欢迎回家,dr.罗马尼阿基曼。”

如同触电一般的感觉传遍全身,我有那么一瞬间失去了意识,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一个陌生的地点。

这是我醒来之后接触过第一个外界,抬头是澄澈的天空,低头是宽敞的交通干道,而眼前还有许多大大小小包裹正在运送装载……

这和我想象的家实在是相差太远了。

“这些在眼前显示的界面,唔……是AR技术吗?不,但是场景也进行了转变,所以是AR和VR的结合技术?”

“VR和AR?啊,是指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的技术吧?”

阿米娅回答,看来她也一起被“传送”过来了。

“这方面请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理解,不过更多的是对于博士精神上的链接,您的身体还留切尔诺伯格,您可以尝试活动一下义体。”

“义体?”

“是的,经过精神链接来到罗德岛后,我们将会用拟造的身体投影出您平常的模样。”

PRTS系统并没有对义体做出更多的解释,而我举起手看了看,发现自己正穿着厚重的防辐射服,全身都被裹得紧紧的。

系统刚刚说过,这是我平常的模样。这么说来,我平常就穿着这一身衣服在活动吗?

因为精神链接,我觉得这身衣服有些过于厚重,活动起来也没想象的舒适。

“请问,总觉得还有些摇摇晃晃的,好像在甲板上一样,眼前的界面也在活动,这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这是因为罗德岛正处于海上,本体是一艘船,如果想看整体构造,你可以点击主页的页面。”

我照着它的提示瞅了瞅主页,罗德岛的整体结构简直就像一副鲸骨。

我不解为什么罗德岛的基地会在船上。然后阿米娅告诉我,因为原因不明的天灾肆虐频繁,所有国家都得定期迁徙家园。而建造在可移动设备上的城市,正是在这种需求下慢慢诞生的。像我们目前所处的切尔诺伯格,便是乌萨斯帝国的移动城市之一。

“原来是为了躲避天灾啊……对了,我是个博士……对吧?我平常都在研究些什么?”问出这些话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跳都加快了几分。

我很怕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也不知道该以何种眼神去看阿米娅,索性微微低下头来,但阿米娅的答案让我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阿米娅是不是察觉到了我的情绪,她的声音相当温柔。

“是矿石病的研究哦,每当天灾肆虐的同时,那些惨遭□□的大地就会出现大量神秘的矿物,我们称它为源石。由于技术的进步,源石中所蕴含的能量也被逐一研究开发,渐渐被投入工业,使得我们的文明顺利迈入现代……但与此同时,源石本身也催生出了许多的“感染者”。

在阿米娅解释的同时,PRTS系统也贴心的为我传来了一些情报。这其中有很多关于矿石病研究的记录,似乎都是我是以前写下的,而阿米娅本身也是矿石病的重度感染者。

“原来是这样……”我没有参与什么非人道的实验,我本该在此松一口气。

可在我扫到“重度感染者”的字眼时,我的心紧紧一揪,就目前而言,矿石病是一种不治之症,它具有传染性,也会随着患者使用法术的过程中不断扩大感染范围,最终夺走感染者的生命。

即使我过去对这种疾病所收集的资料堆积如山,可并没有太多成效。

通过源石、放射性、污染等等字眼,以及这些受感染的资料来看,这些矿石病的患者像是长期接受核辐射而导致身体病变的人一样,这么说来,源石其实是某种超高放射性物质吗?

如果想从根源解决源石病,那就只有远离这种物质,可如今被投入工业与科技用途的源石是不可能有国家主动放弃的。源石所带来的利益,实在太强了。

只有继续寻找治疗的方法了吗?

我正想埋头继续看下去,却不料这些资料被系统全数收起。

“博士!现在可不是埋头研究矿石病的时候啊!我们现在可还在切尔诺伯格呢,整合运动造成的影响和破坏完全超出了预期,而且随时都有可能会袭击我们。”

系统对阿米娅的话做出了补充:“如果想要生存下去的话,就需要扩充一下罗德岛的成员配置,以现在的人数想将博士安全送回罗德岛着实有些困难。”

“正好堆积的档案也已经很多了,博士,去寻找一下在切尔伯格诺附近,并有可能加入我们的人吧。”

“要确认进行寻访吗?”

系统向我传输了一大堆资料,也很贴心的把目前最有概率找到的干员筛选出来。

“只要准备好足够的合成玉就够了,以罗德岛现在的资源,恐怕就只能招募一次吧。”

我看了看如红水晶一样被切割到恰到好处的合成玉,这是混合了其他矿物后形成的源石产物,在源石工业刚刚发展的过去,它仅能用作传导元件来使用,而现在却逐渐成为人事交互时的一种象征物。

这么说来,这也是一种十分珍贵的资源吗?

我的脑海中似乎对这样的东西有那么点印象,似乎我身边就有这么一个女孩,把这种闪闪发光的石头视为珍宝……

“那就先向这些人发出联络吧,也不知道会有谁愿意来罗德岛……”

“这点请您放心,这边已经为您筛选出有意愿前来的人物,只要他们接到联络后同意我们所开出的报酬,那个人就会成为罗德岛的干员之一,他的完整资料也会送到您的面前。”

“这样啊,那我应该可以稍微休息了一下吧?”

“是的,博士,请稍微休息一下吧。等恢复之后,再看看罗德岛内部干员的资料,我想这应该会帮助到我们的作战。”

我点点头,在阿米娅的带路下走到我的办公室。我想我应该是失忆了有一段时间了,可办公室里还是十分整洁,也没有积灰。

我小憩一会儿,拿起了干员列表瞅了眼。

罗德岛目前的领袖是阿米娅,而她自身也是个出色的术师,除此之外,我们这里的术师、先锋、狙击和治疗也是一应俱全,但数据平平,毕竟罗德岛本身只是个制药公司。

让我稍微有些在意的,是重装兵。

不知道为何,在我的印象中,当时我的身边能够持着盾牌战斗的只有一人。

“黑角,嗯……重装的只有黑角他吗?”

我看着他的档案独自喃喃,阿米娅则是凑了过来。

“怎么了博士?”

因为他长着独角兽一般的标志的角,且戴着面具,我根本无法判断外貌,而看那结实的臂膀应该也是位男性才对……

“黑角……是个女孩子吗?”

在纠结之中,我还是小心心翼翼地问出了口,当我看着阿米娅那彻底呆住的表情,我有些后悔问出这个愚蠢的问题。

“博士……就算你当面这么说,黑角也不会摘下面罩的哦。虽然我也挺想知道他长什么样,但他连录用测试时都不愿意摘下来。”

“这,这样啊。”我挠挠头,尴尬地笑了笑,“我以为罗德岛里会有女性的重装干员。”

“为什么会这么想?”

“嗯……大概,就是单纯的好奇吧,如果有一个女性的重装干员,她是怎么用纤细的肩膀举起那沉重的盾牌,将所有的压力独自扛起的?”

而且在印象中,那个看似不起眼的少女一直都在战斗、战斗,作为他们的坚强后盾不断战斗。

但是,阿米娅似乎并不认识这样的女孩。

“唔,那也得看是什么种族吧?比如女性鬼族就能轻易的举起沉重的盾牌呢。说起来,杜宾教练训练的新人中也有女性重装干员,或许不久之后就能见到她了哦。”

“这样啊。”既然是新来的干员,就不可能是她认识的女孩了吧。

我放下手中的资料,掩盖住心底的一丝失望。

系统已经派员工将资料包送到办公室了,它的效率快到出乎我的预料。

“唔啊,什么?”

我打开拉链微微一惊,也不知道为什么包里会出现火红色的光,后来才发现是一个手电筒,而这份档案也做的相当精致。

“不是吧?一下子就招到了高级资深干员?”

“唔,意思是很厉害的干员吗?”

阿米娅点点头,“这是资深高级干员才有的标志,他们在综合体检测试有着相当出彩的表现。博士,请拿出那个手电筒切换一下按键,这样一来,招募到的干员就可以和您进行远程对话了。”

“原来不是单纯花哨的效果装饰啊,还以为是谁的恶作剧呢。”我切换了按钮,对方的投影很快出现在我的面前。

“力量测试已经通过了吧?那么,请给我一些任务,别让这把锤子太无聊。”

是有些熟悉的声音。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头淡黄发色的女性,而她那一头浓密而略显凌乱的头发,让我本能的想起了狮子。她的基础档案也证明,我的预感是正确的。

“这个,你的代号是?”我仔细看了好几遍档案,都发现她连自己的代号都没有写。

“代号?大家都叫我‘推进之王’,不是很好记,但我觉得还不错。说起来,你就是博士吗?”

“啊,初次见面,我就是dr.罗马尼·阿基曼。”

我正想伸出手,却想起眼前的只是全息投影,而我还戴着厚重的防护面罩,实在有些不太礼貌。

正当我想扯下面罩同这位新干员打声招呼时,阿米娅却一把拉住了我,摇了摇头,却没当面说是为什么。好在推进之王并不在意这些礼节上的事情,咬了口嘴里的棒棒糖笑道:“没事的,

我只要知道你是博士就够了,比起这个,现在有什么任务吗?没有的话……”

“有的!”阿米娅抢先在她挂断前说:“我们现在正处切尔诺伯格,急需护送博士回到罗德岛,坐标马上会发送给你。”

“明白了,现在就来。”

说话简短干练的推进之王很快切断了联络,而我和阿米娅也差不多该回到现实所在的地方了。

“走吧,博士,回到切尔诺伯格之后,我们差不多也要离开设施了,届时还请你像现在一样穿好防护服哦。”

“为什么?”

我本以为那件厚重的辐射服是为了防止我感染矿石病而设立的,而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阿米娅沉默了许久,但还是没有直接回答我。

“博士,请你相信我,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博士,请你相信我吧。

阿米娅总是会对我这么说,大概是她重复了太多次,我隐约有些不安。

她是同伴,我深信这一点,但她似乎向我隐瞒了一些必须回想起来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