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一百零八章 出来接客吧

三清神像。

窦长生郑重的手持香烛,缓缓的鞠躬三拜!

把香烛插在面前香案上面的香炉中,看着香烛燃烧,烟气袅袅上升。

窦长生目不斜视,徐徐的转身朝着外面走去,但一位道人已经站在了大殿出口处。

头戴金冠,着乌皂服,踏云头履,系吕公绦,面如瓜铁,目若朗星,手中持着拂尘,气息缥缈,一股出尘之气油然而生。

“居士来了,这就离开了。”

“体现贫道招待不周,还请居士和神犬一起入偏殿,贫道采摘天水,沏上一壶悟道茶,和居士和神犬论道岂不快哉!”

窦长生双眸炯炯的凝视着前方这一位妖道,对方气质出尘,一心向道,但也无法掩盖那妖气、

这是一位阳神妖魔,不是由武入道的妖魔、

这一方小千世界中,上限并不是太高,哪怕是强如哮天犬,在窦长生眼中也能够看出端倪来。

哮天犬大概只是阳神第三境的强者,也就预示着这一方天地,也就是阳神巅峰。

就算是一位真仙入界,来到这弱小的小千世界中,实力都会有着大幅度的跌落,不然那根本入界。

不过如哮天犬这等强者,也有着手段,阳神巅峰的世界,哮天犬能够维持住由武入道的战力。

本来以为这妖道也是如此,名头如此之大,上来就认识清源妙道真君,实力会和哮天犬一般无二。

但在窦长生如今看来,这妖道最强也就是阳神巅峰,和哮天犬那种玄奥,有着超界的战力相比,明显的要弱上一线。

不知为何,窦长生本来挺拔的腰杆,此时挺立的更加笔直了。

我,窦长生,无所畏惧。

“交出天碑!”

妖道神色不变,语气幽幽的讲道:“喝上一杯悟道茶,老老实实的被毒死,这多省事,为何居士不愿。”

“非要逼迫贫道出手。”

“贫道自百余年前金盆洗手,立誓不再出手杀人。”

“但总是遇到不知好歹的家伙,贫道总是不得不出手杀掉他们,至今想来,一百余年,月月都要杀人。”

“贫道已经厌恶了这样的生活,已经归隐山林中建立道观,你们依然还要逼迫贫道。”

“杀了你,贫道的小宝贝们,这十天的食物不缺了。”

妖道粉红色的舌尖,轻轻舔了一下嘴角,宽松的衣袖中手掌伸出,枯瘦的手掌犹如骷髅一般,只是一层皮包裹于上面。

一柄七星剑出现于妖道手掌,七星剑为道门至宝,乃是道门吃饭的宝贝,每一位道人行走江湖,斩妖除魔,割肉切菜,人人都配上一柄,算的上是标配了。

七星剑一出,上应天穹,一股星辰之力自七星剑中弥漫出。

星辰之力,宛如实质,长约三尺的七星剑上吞吐着光芒,锋芒毕露的气息生出,妖道轻轻向前挥舞一剑。

剑光突显,一道道剑光,密密麻麻,宛如机枪之中的子弹,源源不断的开始喷射出。

窦长生浮现出冷笑,一步踏出,一只手朝着自身的衣衫一拽,撕拉的声音传出,一身锦袍被窦长生扯的粉碎。

有肉,就得露。

不过可以完全放心,小裤裤乃是炼制而成的法器,绝对不弱于某绿胖子,根本不会出现辣眼睛的事情。

衣衫粉碎,窦长生如同充气的气球一样。

体魄开始膨胀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增长中,转眼间已经从近两米,变为了两米五六的。

展现出外功战斗状态,此番修炼猿魔大力拳和金银龙象功时相比,战斗状态增长变化并不多,倒是常态下变化最大。

仿佛是三米,乃是某种界限一样。

这一下子就杜绝了窦长生成为大将的可能性。

还有不知道多少人都和窦长生一样,看着自己的小矮个泪流满面,不得不成为了海贼。

骤然之间化为两米五的汉子,高出妖道两头,具备着一股压迫力,人如炮弹一般,凶猛的轰然冲出。

丝丝缕缕的罡气,不断自窦长生体外生出,化为了气罩,把窦长生保护于其中。

无量罡气罩!

冲撞!

没有任何的花哨,冲出的窦长生,掀起气浪,吹动着四方。

悬挂下的布匹,已经被掀开高高飞舞。

一道道剑光转眼来到窦长生面前,而窦长生野蛮的战争冲锋,一下子消失不见。

一道道剑光呼啸而过,锋利如刀,不断切割着大殿。

一人合抱的梁柱,剑光一闪即逝,锋利切割开了一道光滑的口子,瞬间大殿为之晃动。

一道道剑光,全部都徒劳无功。

窦长生已经自妖道正面,来到了妖道后面。

无量罡气罩犹保护中的窦长生,像是滚动中的巨石,直接朝着妖道碾压下来。

无量罡气罩即将碰触到妖道时,七星剑已经自诡异的角度中一剑刺出。

这一剑弯弯曲曲,无声无息,角度极为诡异。

七星剑无声碰触到无量罡气罩,滋滋滋的声音不断响起,一阵阵白烟开始冒出。

七星剑看似纯正碧青,乃是道门之物,实则上面不知道涂抹了多少种毒药,每一种毒药皆是剧毒。

充斥着侵蚀性的剧毒,一下子把无量罡气罩侵蚀出了口子。

源源不断的罡气生出,开始不断弥补无量罡气罩口子,但在剧毒之下,乃是徒劳无功、

这一种剧毒,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因为侵蚀罡气,开始不断扩增自身力量。

一时之间无量罡气罩颜色变的碧青,七星级不断刺入,窦长生反应迅猛,退后一步间已经消失不见,再出现于大殿外的广场之上。

花花绿绿的无量罡气罩,寸寸开始瓦解。

失去了罡气补充,侵蚀的剧毒犹如无根之萍一样,自天空中挣扎,朝着窦长生袭来。

但窦长生已经出现于剧毒百米之外,看着剧毒不断消散,目光又看向自大殿中后缓步走出的妖道。

妖道看这窦长生,平淡的讲道:“缩地成寸,你师父没告诉你?不要在战斗时使用?”

“波动太大,破绽太多,针对手段太多了。”

“出来吧,小宝贝们!”

“开始接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