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1. Chapter.11

虽然百合子同我说过,冰帝学生会的换届是在六月份举行,但实际上今年初选从五月份就开始了。

在校董会的默许下,凭借现任会长的强大实力吸引学校范围内一切有可能结交的优秀人才,连同他们背后的家族和手中的资源一起,所形成的等级森严的权力集团,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就是冰帝学园校学生会。

它下设七个部门,势力范围渗透学园生活方方面面,甚至可以左右老师去留、校长任免等问题。

怀着严肃对待的态度,我最后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着装仪态是否得体,然后推开了门前厚重的雕花木门:

巨大的扇形落地窗,透过纤尘不染的玻璃可以高高在上地俯瞰整个冰帝校园,象征位于权力顶端的学生会,奶油色的绣着繁复花纹的窗帘被金属钩浅浅挽起。

偌大的会议室内,正中央摆有一张椭圆形的真皮质长桌,三个人坐在上首,有男有女,手边皆放有一叠厚厚的资料。

“请坐。”其中一名女生站起身,手指向她面前的座位示意我坐下。

我注意到富坚雪枝、我的剑道部部长也是其中一员,而她显然也注意到了我投来的目光,朝我点了点头,缬草般淡紫色的双眼里盛满笑意。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三枝郁子,是学生会秘书部的部长。”说话的女生有着一头如海藻般浓密的长发,眼角狭长、双眼似绿宝石一般。

她翻开下一份申请书,核对了一下上面的照片同本人:“鹿岛砂糖,意向职位是……副会长?”

三枝郁子下意识的停顿了,仿佛看到了什么令她感到不满的东西,眉头浅浅皱起,用一种悠长却又上扬调子念出我在申请书上写的一切,然后“啪嗒”一声合上了手中的文件。

她的嘴角噙着笑意,用一种十分真诚、仿佛的确在为我考虑的目光看着我:“这位同学,我想,副会长这个职位是需要有一定资历的学生才可以担任的。而你……”她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潜台词显而易见。

“我承认你的家世十分出众,但是,能够坐上部长之位的人……哪一个又是平庸之辈呢?

当然,这只是前辈……对于后辈的一点提点罢了。”

三枝郁子漫不经心地拨弄着自己耳边的头发,耳坠上璀璨碎钻如同点点星光,是那样高高在上,似乎笃定了我会放弃。

我微微一笑,这样回答她:“真是多谢你的提点。但是我想冰帝向来是有能力者居上,而今年学生会的招新章程上也明确表示出,欢迎本校学生竞选任何职位。

所以,我竞选副会长又有何不可呢?”

三枝郁子,家中长女,其家族惯来从事日本传统和食制作,例如红豆羊羹、草莓大福、多口味麻糬、海苔仙贝、鲷鱼烧等等。

亦是享誉日本的老字号,因为最近几年野心勃勃地想要开拓欧洲市场,更推出相应的巧克力业务,视“Godiva’love”为劲敌。

三枝郁子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一般,略尖利的笑声回荡在空荡荡的会议室内,我想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无礼而又尴尬。

她的食指扣着纸张的边页,指甲轻轻敲击桌面:“哈……请别介意,虽然我们奉行‘实力主义’,但是我认为人贵有自知之明不是吗?要认清楚自己的定位,方能在道路上走的更远。”

我不客气地回敬道:“我想这句话同样适用在你自己身上。”

三枝郁子的脸色微微僵硬,笑容凝固在嘴角,似乎在恼怒我的不识好歹,但她很快又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这时,一旁的男生翘着二郎腿,嗤笑着开腔:“三枝学姐,这样不好吧。因为自己瞄着副会长的宝座,所以就用尽一切手段阻碍其他人上位。

这样未免也太难看了些。”

三枝郁子转过脸,面对日吉若毫不掩饰的直白羞辱,她的面目有些扭曲,虽然大体仍是端庄的,但看得出她是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怒火,只是碍于外人在场,不好直接撕破脸面:

“日吉若,你说话不要太过分。”

日吉若撇撇嘴,换了个姿势坐正身体,双手合握撑在桌上:“我听着呢,三枝学姐。”话虽如此,但从他毫不在意的神色中能够看出他对三枝郁子并无畏惧之心。

“做了就不要怕别人说。还有……下克上才是人应该为之践行一辈子的终极信条嘛。”

他看上去倒像个异类,与冰帝严格而又残酷的等级规则格格不入,无时无刻不在计划着推翻现有集团的统治宝座。

面对日吉若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自己身为部长的威严,三枝郁子自然是不会手软,她向来熟知如何简单而有效地挑起蠢货的怒火。

只听她轻轻一笑,漫不经心道:“所谓‘下克上’,不过是一场笑话罢了。

真是天真的可怜啊,你居然当真了。你不会真的以为你能够当上学生会会长和网球部部长吧?好歹冰帝也是个贵族学校呢。

我记得你家里只是开武术道馆的吧,能让你进冰帝读书就已经是格外开恩了。人呢还是务实一点好,别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你大概不会想知道我们在背后都是怎么嘲笑你的吧。

古怪、孤僻,除了网球上还有一点点才能,其他真的是毫无长处呢。”

眼里满含不屑与轻视,用最鄙夷的语气来描述,仿佛日吉若重视珍惜的信仰只是一堆肮脏的思想垃圾一般。

日吉若已经收起面上多余的情绪,整个人紧绷着如同一只狂暴状态下的猎豹,他紧紧盯着三枝郁子:“你说什么呢?”

三枝郁子将手中厚厚一叠文件往桌上一砸,空气中翻腾起一股肉眼可见的灰尘,神色不善:“你没听清吗,那我就再跟你说一遍。

我觉得凭你的能力根本不配进学生会,不过是仗着自己网球部的部员身份罢了,连正选都不是,看来迹部也免不了任人唯亲,你凭什么在我面前作威作福?

今年让你来招新,是想你跟在我后面好好学学。连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也不懂吗?”

日吉若捏紧了拳头,目光凶狠,他冷冷道:“你说我可以,但不准说我部长,还有……你别以为我不打女人。”

“选择你来招新,这完全是在给我们秘书部增加工作负担。我们这又不是托儿所,专管长不大的巨婴。

迹部有空操心这些事,不如好好想想全国大赛吧,毕竟立海大三连冠,冰帝网球部可是年年梦八呢。”

“欺人太甚!”日吉若再也无法忍耐,打向三枝郁子脸的拳头却在半空中被一只细弱的手腕横空截住。

富坚雪枝牢牢接住日吉若的拳头,然后趁着对方愣神的空隙,右膝盖上顶给腹部给了一击狠的,日吉若顿时忍不住*屏蔽的关键字*抱着肚子干呕起来。

她微微喘气:“日吉若,你冷静一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