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 20 章

晚上回到家,宋仁美一直没睡在客厅看电视等江嘉眠,江爸去了外地出差,所以家里只有他们母子两个。

宋仁美看见他回来,心里也安定了,关了电视,“怎么玩到现在才回来?”

江嘉眠:“和同学吃夜宵了。”

江嘉眠平时很少出去和同学玩,宋仁美都有点担心他是不是不合群,所以对他难得一次晚归没多大意见,扶着腰站起来,打了个呵欠,准备回房睡觉,“那赶紧洗个澡早点睡。”

“妈,等一下,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宋仁美脚步一顿,回头:“什么事?”

江嘉眠:“我想去学校寄宿。”

宋仁美愣了一下:“为什么?怎么突然有这种想法?”

江嘉眠把校服脱下来扔到阳台的洗衣机里,在阳台上说:“我从来没寄宿过,想尝试一下。”

宋仁美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往阳台上走了两步,看着儿子:“眠眠,你跟妈妈说实话,这是你真实的想法吗?”

江嘉眠点头笑起来:“是啊,怎么了?”

宋仁美轻轻蹙眉,把心里的怀疑说了出来:“不是因为……妈妈怀了孕,所以你觉得待在家里不自在?这几天你回到家都很少和我们说话……”

“妈,你别多想,我是最近学习太累了。”江嘉眠回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水,往喉咙里灌下半杯冷水,说,“我以后去上大学也得过集体生活,况且你现在怀着小宝宝,还要分心照顾我,这太费神了,我都大人了,该学会独立了。”

宋仁美盯着儿子看了半晌,江嘉眠脸上的表情始终维持着淡然的神态,无懈可击。

宋仁美叹了口气,下意识地摸了一下仍旧平坦的小腹,幽幽说:“眠眠,如果你真的做决定了,妈妈尊重你。但你要相信,不管以后怎么样,你都是妈妈和爸爸最爱的孩子,好吗?”

江嘉眠压抑下心头的苦涩,低低“嗯”了一声,嘴角勉强扯出笑容,说:“我知道,谢谢妈。”

——

取得了家长的同意,江嘉眠又让宋仁美给班主任吴浩打电话说明情况,两边都同意了,江嘉眠便随时可以办手续住到学校宿舍去。

周一早上早操结束,江嘉眠去找了吴浩,问他宿舍安排的事。

他们班寄宿的男生不是特别多,一共两个半宿舍,目前都住满了人,所以江嘉眠进去,只能去和别的班的学生混住。

吴浩和他解释了情况,江嘉眠垂着脑袋不吭声,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

吴浩看出江嘉眠的不情愿,笑呵呵地拍着他的肩膀说:“怎么,不满意?主要是你是临时住宿的,所以宿舍现在也不好安排,没关系的,等下学期老师再帮你调。”

江嘉眠抬起头,“老师,我听说我同桌徐漾一个人住一间宿舍对吗?我不能和他住吗?我和别的班的同学不熟悉,怕融不进去。”

“徐漾?”吴浩倒是没想到这一茬,眉头一皱,露出为难,“这……他那间宿舍是校长批的,我恐怕也不好安排人住进去。”

江嘉眠浅笑着问:“那是不是徐漾同意,就行呢?”

吴浩:“……应该可以。”

江嘉眠说:“那行,我去问一下他,我下午再来找您,谢谢吴老师。”

回到教室,徐漾趴在桌上正在补眠,江嘉眠一看,更加认定他肯定经常晚上偷偷溜出宿舍出去“偷鸡摸狗”,一个人住一间宿舍,可不是想怎么逍遥就怎么逍遥?

江嘉眠心里冷笑,等着瞧吧,讨厌鬼的好日子马上就到头了。

“喂。”江嘉眠坐下推了推徐漾的手臂,叫醒他,“上课了。”

这堂课是地理课,地理老师是个快六十岁的小老头,讲话语速奇慢,而且还喜欢跑题,听他的课就等于听催眠曲。

江嘉眠他们班还是理科班,所以班上学生认真听的就更少了。

徐漾稍稍抬起头,睁开朦胧睡眼往讲台上看了一眼,看清楚是谁,立马就埋了下去,嘴里嘟哝道:“上地理啊,别叫我。”

徐漾通过周晗开修车厂的叔叔认识了本地的一个摩托车车队,出去和人家飙了一夜的车,今天凌晨才从外面回到宿舍,压根没睡觉,现在困得哪怕站着都能睡着。

江嘉眠扫了一眼全班,周末综合征加早上第一堂课,全班有小半人都在昏昏欲睡,而地理老师像是习以为常了,也不管底下睡觉的学生,在讲台上照着教材讲自己的。

“喂。”江嘉眠在桌底下又推了一下徐漾,压低了声音说,“你那宿舍能住人吗?”

江嘉眠那一下是盲推的,刚巧碰在徐漾的大腿上的敏感部位,他的腿反射性地弹了下,好像反应很大。

徐漾把头歪过去朝向江嘉眠,还是没有要醒的样子,狭长的眼缝微睁,透过密长睫毛的缝隙,模糊不清地看了眼眼前的人。

江嘉眠从来不主动找他说话,这次居然破天荒地和他搭起话来,徐漾有心想多和他聊几句,奈何瞌睡虫太厉害,脑子里混乱一片,都不能解读出江嘉眠话里的意思,只凭本能顺着江嘉眠的话应和。

“……能。”上眼皮和下眼皮不停打架,徐漾又快睡过去。

江嘉眠看出来,徐漾压根没听懂自己在说什么,那正好,也用不着多费口舌了,江嘉眠趁火打劫,不对,是趁热打铁地追问:“我能搬进去吗?”

讲台上的地理老师的催眠魔音和江嘉眠刻意压低了的清冷嗓音交织在一起,往徐漾原本就不清醒的大脑里钻,他想也没想就回了个:“……嗯。”然后没了意识,直接睡了过去。

呵,这不就是答应了,也太轻松了。

既然得到了当事人的允许,江嘉眠中午又去找了吴浩。

吴浩想着这两人当同桌以来,徐漾都没犯什么错误,可能是受了江嘉眠的影响,有江嘉眠看着徐漾,他也放心,所以很痛快地答应下来。

江嘉眠在周三晚上搬进了学生宿舍,而徐漾从晚自习开始就没见到人。

江嘉眠家里离学校不远,周末可以回家,所以带到宿舍的东西也不多,床铺和必备的生活用品宋仁美已经给他准备好了,晚自习结束,江嘉眠直接回了宿舍。

学校宿舍是六人间,上下铺,而徐漾这一间,六张床只睡了他一个人。

宿舍里倒还算干净,徐漾的床铺上很整洁,看来个人生活习惯不错,第一次过寄宿生活的江嘉眠稍稍放心了点,他有轻微洁癖,如果室友的生活习惯太差,他绝对容忍不了。

下了晚自习已经是晚上九点半,江嘉眠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脱衣服准备去浴室洗澡,上衣刚脱到一半,宿舍门打开了。

徐漾从外边回来,打开门却发现里面有人在换衣服,以为自己走错了宿舍,连忙说着“对不起”倒退出来,关上门顺便抬头看了一眼门框上的宿舍号。

没走错啊,是自己住的那间,怎么里面来人了?学校不是说了这间宿舍给他一个人住?

徐漾冷着脸重新打开门进去,正想开口把里面的不速之客请出去,看清楚是谁,脑袋里一阵发懵。

“怎么是你?”徐漾吞咽了一下发干的嗓子,难以置信地又重复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江嘉眠脱到一半的衣服放了下去,转过身淡淡看了徐漾一眼,“我也开始住校了,其他宿舍都满了,我不想和别的班的人挤,那天跟你说了我要搬过来,你不都同意了?”

徐漾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压根记不起有过这回事,“真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江嘉眠在床上坐下,冷冷地说:“你要是反悔,那我搬出去。”

“怎么会!”徐漾干脆利落地放手关上门,他怎么可能反悔,他还怕人跑了呢!

虽然忘了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但徐漾在心里把干这事的自己狠狠夸了一通。

经过前几次的事,因为没摸准江嘉眠的脾气,导致出师不利反倒让江嘉眠讨厌上了,所以这段时间徐漾一直忍着和江嘉眠保持距离,打算徐徐图之。

谁知道这个小傻子居然会自投罗网,跑到他的地盘上来。

这不等于羊掉进了狼窟?

脑海中鬼使神差地浮现出刚刚开门撞见的那副香艳画面,身体里的狼血开始沸腾。

少年身上的衣服撩到胸口,露出一段白得晃眼的后腰,还有两个可爱的腰窝,腰身纤细精瘦,一只手就能环住,背上两段精致的蝴蝶骨,弧度优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徐漾晚上出去和朋友聚餐喝了点酒,酒劲上来,克制的欲也按捺不住躁动了起来,看向江嘉眠的眼神深邃又晦暗,当中是毫不掩饰的喜爱和渴望。

江嘉眠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感觉下一刻徐漾好像就要朝自己扑过来一样,他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不示弱地反瞪回去:“你干嘛这样看我!”

徐漾垂下眼笑了下,“不干什么。”他倒是想干,但理智尚在,就算再想要也不可能真的动手。

他感觉到热,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脱去外套,打算去冲个凉水澡平息一下,却没想到更加引发江嘉眠的警惕。

徐漾慢慢朝他走过来的时候,江嘉眠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忽然感到害怕,下意识地抓住手边的枕头抱在怀里,故作镇定地冲那个男人低吼道:“你、你别过来我会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