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0491章 一寸山河一寸血

角厮罗鬼使神差的说出了这句话。

话音刚落。

殿内众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了他身上。

角厮**巴巴一笑,脸颊微微有些泛红,有意辩解两句。

就听寇季淡然笑道:“卖!但不是现在!”

角厮罗,青塘文武们听到这话,瞬间激动的不能自已。

角厮罗往寇季身边走了几步,有意开口询问。

就听寇季又道:“我大宋兵马被困沙州,如今尚未脱困,不是谈生意的时候,还望青塘侯理解。”

角厮罗立马点头,“理解理解……”

何郎业贤在角厮罗身边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似乎在提醒角厮罗矜持一些,注意自己的风度。

角厮罗回神,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不宜表现的如此热切,当即干咳了一声,吩咐王前近卫,拖着那个死囚的尸骸离开了宫殿。

他回到了自己的王座上坐下。

青塘文武大臣们见此,也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座椅上坐下。

寇季提起了桌上的酒杯,对角厮罗笑道:“青塘侯已经见识过了我大宋新造出的利器,应该明白,我大宋有足够的能力,克制黄头回纥,以及西夏的骑兵。

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继续谈一谈黄头回纥的问题。”

角厮罗虽然贪寇季手里的**,但他终究是一部之主。

寇季要借青塘兵,去对付黄头回纥,受损伤的可是青塘兵。

他可以舍下脸面,花费大价钱,从宋国手里购置**。

但是让他拿青塘兵的性命,去帮宋国,他仍旧有些不愿意。

角厮罗胡须一垂,苦着脸道:“寇吏部,并非我青塘不愿意出兵帮助天朝,实则是黄头回纥已经联手西夏,我青塘若是对黄头回纥动手。

那么西夏必然会侵入我青塘北境。

此番西夏领兵之人,乃是西夏之主李德明之子李元昊。

此人性情如狼,十分狡诈。

手上更有精锐铁骑,身披重甲,刀枪不入,以钩索绞联,虽死马上不坠。战则先出铁骑突阵,阵乱则冲击之,步兵挟骑以进,十分强横。

我青塘没有兵马能与之匹敌。

唯有以众敌寡,震慑对方,让其不敢侵入我青塘疆土。

如今我青塘兵马,尽数压在北境,根本抽不出兵马去攻打黄头回纥。”

寇季脸色一沉,淡淡的道:“青塘侯何必在我面前装傻充愣呢?青塘实力如何,你我心知肚明。我已经坦诚的将自己的后手尽数的告诉给了青塘侯,可青塘侯却在我面前再三掩饰青塘的实力。

既然不能坦诚合作,那就没得谈了。

我有意送青塘侯一场富贵,青塘侯却不愿意取。

那便算了。

黄头回纥的疆土,青塘不愿意取。

那我大宋取了。”

寇季缓缓起身,在角厮罗愕然的眼神中,对角厮罗拱了拱手,“此番进入宗哥城,承蒙青塘侯款待。回到大宋以后,我会如实向官家禀明此事。

届时,官家一定会赏赐青塘侯一番。

告辞。”

寇季拱手过后,对还坐在原地的刘亨喊了一句,“走了……”

刘亨赶忙起身,也冲着角厮罗拱了拱手。

寇季带着刘亨,头也不会的往外走去。

角厮罗猛然站起身,想要挽留寇季。

何郎业贤咳嗽了一声,似乎在提醒角厮罗,这是寇季以退为进的计策。

寇季听到了何郎业贤的咳嗽声,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脚下一顿,回过身,对角厮罗道:“忘了告诉青塘侯,**乃是我所造,整个大宋,乃至整个天下,也只有我会造。

我若不愿意给谁,纵然官家开口,也没有用。”

角厮罗、何郎业贤、安子罗等一众青塘文武,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寇季。

他们皆知道寇季是一个厉害的大宋文官,却没料到,寇季还是一个高明的匠人。

**居然出自于寇季之手?!

寇季的言外之意很明显。

你角厮罗给我面子,以后**的事情好说。

你角厮罗若是不给我面子,以后连**的毛也别想碰到。

就算你请赵祯出面讨要,也别想碰到。

“寇吏部且慢!”

眼见寇季迈步往宫殿外走去,角厮罗也无暇顾及何郎业贤提醒,开口挽留。

他需要**,青塘也需要**。

所以他必须交好寇季。

**的强横,殿内的所有人有目共睹。

青塘想要崛起,必须拿到**。

青塘不比大宋,不像大宋,拿钱砸,也可以将自己砸进强国之列。

青塘也不比西夏,西夏地虽小,却夹在大宋、辽国两个强国之间,借着双方互相牵制,所有逢源,即可壮大。

青塘更比不上辽国,辽国地域辽阔,人马众多,控弦之士多达百万计,仅凭自己的硬实力,横冲直撞,就能让四夷臣服。

青塘地方小,人口少,又处在贫寒之地。

无法效仿大宋,拿钱将自己砸进强国之列。

也无法效仿西夏,左右逢源。

更无法效仿辽国,借着硬实力,横推四夷。

青塘想要崛起,就必须另辟蹊径。

借着兵甲之利崛起,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而首当其冲的利器,便是**。

若是青塘能得到**,可以迅速的扩充青塘的兵马,并且借着**之力,压服青塘以北、以西的敌人,然后进一步的攻城略地,迈入到强国之列。

可以说,**就是能帮助青塘崛起的利器,角厮罗作为一个有雄心的雄主,自然不会错过它。

寇季听到了角厮罗的挽留声,淡然一笑,回过身,盯着角厮罗问道:“青塘侯还有何事?”

角厮罗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天朝打算如何攻打黄头回纥?”

寇季挑起了眉头,假装一脸意外道:“青塘侯这话是什么意思?”

角厮罗心中苦笑了一声。

寇季明显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角厮罗有求于人,只能放下身段,开口道:“我青塘大部分的兵马布置在北境,能抽出的兵马不多。如今唯有青塘城的三万近卫空闲着。

我可以派遣两万近卫,跟随寇吏部兵出青塘城。”

何郎业贤听到这话大惊,当场叫道:“赞普万万不可……我青塘境内,尚有不服我青塘管束的小部族存在。若是他们得知了青塘城空虚,必定联手来攻。

宋人有句话,叫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赞普万万不能将自己置于险地。”

角厮罗瞥了何郎业贤一眼,沉声道:“我……意已决。”

何郎业贤长叹了一声,没有再开口。

寇季盯着角厮罗笑道:“青塘侯愿意出兵征讨黄头回纥?”

角厮罗点点头道:“我乃是天朝之臣,黄头回纥挑衅天朝,就是挑衅与我。于情于理,我都应当出兵,帮天朝讨回一个公道。”

角厮罗的话说的很漂亮。

不仅捧高了大宋,也拉近了自己跟大宋的关系。

寇季点头笑道:“青塘侯这番话,若是传到官家耳中,官家一定会赞叹青塘侯的忠勇。”

角厮罗笑道:“寇吏部说笑了。”

角厮罗谦逊过后,对仍旧跪在座椅处的伊兰吩咐道:“伊兰,还不请寇吏部坐下?”

伊兰当即起身,缓缓走到了寇季身边,眨巴着眼,含情脉脉的盯着寇季。

此女似乎很适应自己的**筹码身份,也乐于做一个筹码。

寇季哭笑不得的摇摇头,重新回到了座椅上坐下。

角厮罗在寇季坐定以后,问道:“不知天朝此次征讨黄头回纥,是怎么一个章程?”

寇季坐直了身躯,笑道:“青塘兵马,即刻赶赴黄头回纥的东南域,伺机而攻,迫施在沙州城外盘旋的黄头回纥兵马回援。

我会率军在黄头回纥撤出沙州以后,突入黄头回纥的领地,从黄头回纥撤军以后空出来的档口,进入到沙州城。

等我入了沙州城,会派遣我部将领杨文广,率领三万兵马,南下攻入黄头回纥。

我部在沙州剩余的兵马,以及尚在路上的援军,会在大雪山以北,牵制住西夏兵马。

一南一北,两面夹击,黄头回纥必亡。”

寇季虽然不通兵法,可他提出的南北夹击的策略,却是可行的。

黄头回纥的大部分兵马,如今在沙州城外。

一旦黄头回纥东南域遭到了青塘兵马的攻打。

黄头回纥内部残留的那些少数兵马,根本不是对手。

黄头回纥可汗,必定会调遣远在沙州城外的主力军回援。

从沙州赶往黄头回纥东南域,道路虽然不崎岖,却十分漫长。

黄头回纥的主力军急行军的话,也得十几日到达。

等黄头回纥的主力军赶到黄头回纥疆土的东南域,大宋的十万援军,也会抵达沙州城。

届时。

杨文广再率军而下,趁着黄头回纥北境最虚弱的时候,攻入到黄头回纥疆土内。

黄头回纥便会陷入顾头顾不了腚的局势中。

黄头回纥的主力军若是两面驰援的话,黄头回纥的兵马,就会在来回奔波的路程上累死。

分兵的话,抵抗力不足。

只打一面的话,另一面会犹如进入了无人之境一样,疯狂的在黄头回纥境内攻城略地。

黄头回纥陷入到了如此僵局中以后,会不会**灭种,谁也说不准。

但是从黄头回纥身上割肉,却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角厮罗仅仅思考了几个呼吸,就开口道:“此举确实可行……只不过,黄头回纥可汗率领大军赶赴了东南域以后,选择跟我青塘兵马死战。

我青塘兵马的损伤会很大的。”

寇季淡淡的道:“天下没有白吃的饭食,青塘侯想吃肉,就得付出代价。坐收渔利的事情,要不得,会惹人讨厌的。”

寇季一语点破了角厮罗暗存的心思。

角厮罗哈哈笑了一声,掩饰了一下心中的尴尬,询问道:“那攻下了黄头回纥以后,黄头回纥的疆土该如何处置?”

寇季沉吟了片刻,道:“一人一半……北边归我大宋,南边归青塘。”

角厮罗皱起了眉头。

寇季的回答,出乎了角厮罗的意料。

依照角厮罗对宋国的了解,宋国即便是在西域打下了疆土,也很少会据为己有。

顶多是教训一下那些不服宋国的贼首,然后选一个听话的扶持上去。

如今宋国有意在西域占领疆土,难道是想涉足西域?

角厮罗暗中猜测这宋国在西域占领疆土的目的,嘴上却为难的道:“寇吏部,征讨黄头回纥,我青塘可是要付出很多勇士的性命……”

角厮罗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寇季说道:“难道我大宋就不需要付出将士们的性命?”

角厮罗解释道:“寇吏部,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寇季掷地有声的道:“一寸山河一寸血,但凡有我大宋将士们流血的地方,就必须有我大宋的疆土。”

角厮罗沉吟道:“这是官家的意思,还是寇吏部自己的意思?!”

寇季说出的话,表现出的霸道,跟角厮罗印象中的宋官,十分不相符,角厮罗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寇季摘下了腰间的天子剑,拍在了面前的案几上。

“即是我的意思,也是官家的意思。官家赐我天子剑,赐我西域诸州安抚使的职责,就是让我独断西域的一切。

在西域,我的话,就代表官家。”

角厮罗沉吟道:“寇吏部,纵然天朝占据了黄头回纥北疆的疆土,也无法和天朝的疆土连成一片。”

言外之意。

是在提醒寇季。

纵然大宋占据了黄头回纥北疆,也管不到,管不过来。

对大宋而言,那就是个鸡肋。

大宋要去何用?

寇季正色道:“此事我自有决断,到时候青塘侯就知道了。”

角厮罗听到此话,脸色阴晴不定。

他对黄头回纥垂涎已久。

黄头回纥对他而言,已是囊中之物。

什么时候并入到青塘的疆土当中,只是时间问题。

如今。

自己碗边上的肉,要分一半出去。

角厮罗自然不愿意。

可寇季手里掌握着**。

**极有可能会成为青塘迈入强国之列的关键。

为了一块肉,失去了**,角厮罗也不愿意。

角厮罗心头有些纠结。

寇季似乎看出了角厮罗心头的纠结,淡淡的道:“青塘侯,我必须得提醒你一句。有些东西,吃到了嘴里,才是你自己的。没吃到自己嘴里,就永远不是自己的。

贪心是好事。

可在没有实力的情况下,仍然贪心的话,那就是妄想。”

:。:

  https://../book/77320/476350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