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二十五章 臣女还小

淮南王道:“她在府里那几个月,见天爬树上墙的便也算了,在宗学里,跟宗氏里的男孩子称兄道弟,关系好得不得了。”

李铭衡垂眸听得淮南王继续道:“我原道她还小,不曾懂男女情事呢。啧啧啧!”

“那您可是允了?”李铭衡满眼希翼的看着淮南王。

淮南王捋着胡子:“允是允了,不过她现在还太小,我再把她留在身边养个三五年吧!”

李铭衡郑重点头。

三天后太子册封大典,典礼由淮南王亲自主持,禀报苍天,昭告天下:立三皇子李铭衡为皇太子。

册封典礼结束的当天,诸人前往东宫致贺,亥时方散。

当晚内庭照例在宫外的御河上燃放烟火,云曦一个人坐在王府后院看着上空的烟火,支着脑袋看得专心。

丫环春梅在一旁小声问道:“郡主,您在想谁呢?”

云曦看着夜空中变幻的烟火,没有说话。

想谁呢?

好像,没有什么人可想的。

这个念头刚刚划过,某人璀璨的星眸在眼前晃过。

刚要晃晃脑袋将这人的模样赶走,耳旁响起一把低沉的嗓音:“一个人窝在院子里看多无趣啊!”

云曦回眸,李铭衡换了一身常服,不知何时已经立在了她身侧。

回眸错愕间,身子一轻,便被李铭衡捞入怀里,如飞燕般轻盈掠上房顶。

漫天烟火齐放,五彩缤纷,如梦似幻的美景,一闪即逝。

美丽的事物,似乎总是短暂。可偏生越是短暂,越是令人难以忘怀。

“喜欢看吗?”带着低低磁性的嗓音在耳畔低问。

“还,行吧。”她迎着那人的眸光,不知怎的就将回话都吃进了自己肚子里。

李铭衡笑了:“你近来见了我怎么总是如此容易害羞?”

云曦闻言一愣,*屏蔽的关键字*不听使唤的跳得快了几分:“哪里有,分明是衣裳穿得多了,有些热。”

岂止是热,分明都热得腿发软了……

“喔?”李铭衡拖长尾音着,将人又抱得紧了几分,“喜欢这烟火么?”

“你若喜欢,往后你每年生日,我都放给你看,可好?”

云曦一怔,突然想起今天是原主生日!

她眨了眨眼睛,一脸困惑:“你是特意挑了今天册封么?”

李铭衡看着她困惑的模样,将温热的唇烙在她额间的桃花上。

“生辰快乐,云曦!”

生辰快乐?可今天并非我的生辰呵。

云曦深吸了一口气,为自己突然涌起的贪恋而有几分不安。

“劳民伤财,不好!”她低低道。

“那我日后在旁的地方节俭一些,然后用私房给你庆生,可好?”

略带磁性的声音别样温柔,若水。

云曦隐约觉得,她这一答,便是要互许了终身吧?

“我听外祖和哥哥说,今天都要去东宫到贺,你怎么跑出来了?”她岔开话题。

李铭衡的下巴摩挲着她的额头:“自然是因为想你。”

想……我?

等等,原主现在不过十四岁,小男神你二十岁,二十岁泡十四岁?

我去,姐的三观啊!

她一下子腿也不软了,自人怀里刚要坐直身子,脑袋一动正巧撞着李铭衡的下巴。

“啊!”李铭衡低呼了一声痛,看向怀中突然一下子面色变得有些奇怪的云曦。

“曦儿,你怎么呢?”

“我,太子殿下,臣女还小,不适合谈情说爱。”云曦一边答一边想要挣开李铭衡的胳膊。

李铭衡突然紧皱眉头“嗞”的一声:“曦儿,我伤口好像扯开了。”

云曦整个人一僵,在李铭衡怀里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哗啦啦”一声密集的烟花在夜空闪烁,紧接着天空似下了一场金色的细雨般,将漫天星河都掩盖了。

“这个叫金星雪浪,喜欢吗?”头顶有人在低问。

云曦垂眸:原主应该会很喜欢吧。

她点了点头:“喜欢!”

当那满天金色的雨丝悄然消散,烟火结束。

“帮我检查一下伤口,重新上药吧。”李铭衡低声道。

云曦只得点头,被李铭衡单手揽着掠下屋顶。

伤口恢复的情况一般,但也未曾恶化。

“可是近日休息的不太好?”云曦一边帮他换药一边问。

李铭衡趴在塌上回眸看向她:“我若没有好好休息,你可是会生气?”

“会!”云曦没好气的答,“气你伤口好得慢,每天都要来烦我,让我给你换药。”

李铭衡移回目光,笑而未语:年龄还小,不适合谈情说爱?这是什么鬼借口!

“那我过几天再来烦你。”换好药,李铭衡仍是浅浅笑着,趁着夜色翻墙走了。

一连好几天,李铭衡都没有来烦云曦。

倒是淮南王书案上摆满了堆积如山的拜帖。

按规矩,香雪郡主李云曦进京之后,应该融入她所处的阶层,多与皇亲贵戚接触的。

所以长安城中的命妇贵女们都举行了各种茶会酒会,邀请这位淮南王府失而复得的小郡主参加。

更有甚者,据说,大皇子已经派人往淮南王府去提亲了,要抬人回府做侧妃,结果嘛,自然是碰了一鼻子灰。

淮南王怎么可能送自己嫡亲的外孙女去给人做妾?

至于云曦,仍然在为着出门逛街而努力着。

“哥哥,”云曦无精打彩的坐在李铭枫书案前,“人家到长安城都十天了!你什么时候带我出去逛一逛啊?”

李铭枫看着案头堆叠如山的公文,真心觉得自己没事干嘛要答应皇叔帮忙打理兵部事宜。

“云曦啊,哥哥这里还有几份公文没处理完,要不,等明天?”

这已经是第N次等明天了。

“今晚!”云曦今天的语气不容商量。

长安啊,才子佳人辈出,到长安十多天了,竟然连王府门都没出过,难道人家真的就只是来过个任务的?

十六岁才能出嫁,岂不是要在王府里关上两年?

不行,姐会疯的!

姐要出街,还要美美哒亮瞎旁人钛金眼的那种!

“那就今晚!”李铭枫看着尚未处理完的公文,“哥哥今晚带你去长安最有名的醉香楼用膳!”

“我去换衣服!”云曦丢下这句话就开开心心的回自己房间去了。

李铭枫想说不必,但人已经走了。

半个时辰后,李铭枫合上最后一本公文,锁入匣中,云曦也打扮得美美的出来了。

按例扎着双环垂鬓,乌黑的长发似缎子一般漫过腰际。一身裁剪合度的浅紫色儒裙,衬得肌肤益发明艳。

李铭枫拿一把折扇在手,摇着扇子笑道:“打扮得这么漂亮,真的只是想陪哥哥出去用膳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