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逃跑的囚犯

卓戈卡奥一言不发,只是摆摆手,血盟卫们便就地停住,只是关注着他,等待卡奥发号施令。卡奥不准备带血盟卫出去,这时,一声声马蹄渐进。

一匹漆黑的骏马踩着草原,哒哒笨啦,像一道闪电,刚劲有力,眼睛有神,神采飞扬,这一无不彰显着它是一匹难得的宝马。

卓戈卡奥原来在等马,他忠诚的朋友和家人,稍微摸了一下黑色的鬃毛,卓戈卡奥便翻身上去,

马儿通人意,行云流水的迈开四蹄奔跑起来。跑出十来步,卓戈卡奥突然勒住缰绳,马儿轻轻打起响鼻,喷出热气,歪着头,好像在问

“我的主人,您怎么了?”

卓戈卡奥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还是一贯的冷峻,很少有人能从他威严的眼睛里看出东西来。

丹妮莉丝睡在草地上,裹着一条皮毯子,歪歪扭扭像一只棕色的肉虫子,大风已经把她的银发吹散,莫名有些可爱。

马儿性急,一向雷厉风行的主人今天怎么这么拖延,干脆又跑起来。

不过几步就将丹妮莉丝远远甩在身后。

卓戈卡奥泄气的一叹,在飞奔的马背上侧身跳下,稳稳落在草地上。

他步子稳健,一步一步,目标明确。

越来越近,终于停留在丹妮莉丝面前。大手一抄,和着皮毯子一裹,走进自己的帐篷里。

他在马上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结婚了,有了一个妻子,就是躺在地上睡觉的那个银发女人。

她很漂亮,很娇小,也很勇敢。

如果自己不在的话,她语言不通,大家都喝醉了,应该没人会去照顾她吧。

妻子。孤身一人,失去了所有亲人,所以自己应该多做一点。

卓戈卡奥感受着怀里的分量,很轻,很轻易地就可以抱到床上让她休息的更好。

到了床边,打着横抱的卓戈卡奥,突然一愣,他的床!伟大的卓戈卡奥的床竟然被霸占了!

这该怎么办,总不能把朋友赶下去,可是丹妮……

詹姆还在睡觉,维多利亚半梦半醒,她被脑袋里的声音吵醒了。

“孩子!快醒醒!你们占了主人的床!太失礼啦!”

维多利亚努力睁开半只眼睛,然后和抱着丹妮莉丝准备找个地方安置的卓戈卡奥尴尬的对视。

维多利亚顿时不好意思,心里狂想

“天哪,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你快给我想个办法!”

“这个,或许,可能”苍老的声音十分犹豫,特别不顺畅

“其实你应该装睡着,我就不信他能把你们掀下床去。”

维多利亚黑线“那你干嘛叫醒我!我本来伪装的很好的!”

苍老的声音被噎住,再次说不出话来。

要是床上的人没醒,卓戈卡奥还可以一走了之,可是现在人醒了,就不好办,这可是她的地盘,两个不速之客抢了他的床,让他老婆没地方睡觉!

卓戈卡奥立起的眉毛竖的更高了。

维多利亚想“怎么詹姆就偏偏选了这么个地方呢,真是不凑巧。”

都醒了在装傻也不是个办法,维多利亚灵机一动,翻身一脚,把詹姆踢到床下去,反正下面也是皮垫子,并不碍事。

自己睡到詹姆的位置,拍拍疼出来的空位置,用眼神示意卓戈卡奥。

卓戈卡奥气得一笑,摇摇头,把丹妮轻轻放上去。维多利亚立马学乖,用被子盖住她,然后抱了上去,丹妮在睡梦中也并没有排斥,反而抱了回去,一片和谐。

卓戈卡奥脸上的笑都藏不住,这个朋友太有趣了。

然后绕道后面,把仍然呼呼大睡的詹姆拖了出去,随便找了一个地方扔下了。男人就应该睡在野外不是吗?

不管这些人,卓戈卡奥的黑马看见主人办完了事,自觉地过来,他利落地翻身上马,朝远处去了。

卓戈卡奥的骏马堪称神速,他在马背上匍匐躬身,贴合着骏马的脊背,和风一样快。

前面的小黑影逐渐扩大,他努力的用鞭子抽马,可是怎么比得过卓戈卡奥?

他看着卓戈卡奥的雄健身影越来越近,嘴里散发出啊啊的断续喊叫,脏乱有半米长的发辫已经分不清是一条条,还是一板板,上面粘满了污垢。皮肤粗糙而黑峻峻,更引人注目的是粗粝而不连贯,引得胸腔发起共鸣。手指僵硬,胡乱的硬搭在马鞍上,指甲有六七指生的老长,其余指甲却从根处断掉,显得颇不整齐。

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断在拉近,眼看着即将被擒,那人却并没有一丝停下的迹象,仍然抓住一切机会往前逃窜。

卓戈卡奥愤怒的一拍马,立即赶上。很快,两骑并排奔跑。再一息,卓戈卡奥右臂一击,正中那人肩胛骨,咔嚓便是骨裂的声音。

那人口不能言,刷的从马背上被击落。他被击落后竟然只是稍稍一愣,便往卓戈卡奥骏马的铁蹄下钻,明显一心求死。

遇上谁,也只有一个被踩得脑浆迸裂的下场。眼看惨剧就要发生,卓戈卡奥嘴里发出啸声,险险擦着那脸飞过。

竟然只留下被擦破的几道伤口,而任却并无性命之忧。这样精湛的骑术也许只有卓戈卡奥这样,一辈子跟马打交道的人才有吧。

地上那人只管蜷缩在草地中疼得抽搐。

卓戈卡奥怒不可遏,跳下马,挥手扯出马鞭子狠狠抽了这人几下,嘴里大叫

“拿出我想要的东西,别想死或者回七大国!”

一脚踢晕,捆上马,自己带着两匹马慢慢回到营地。

另一头,营地里虽然艳阳高照,但是因为婚礼的连日狂欢,清醒的人并不多。大部分人还在沉醉,詹姆也想继续美梦,可是烈日的强光太过刺眼,脖子似乎也有蚂蚁爬动的瘙痒感觉。

顿觉不对,赶紧爬起来一看,

“我怎么睡在草地上,我不是在里面床上吗?”詹姆起来拍拍身上的草屑,掀开帐篷门帘便大步进去。

维多利亚还在睡,她的睡颜很美,嘴角微弯,姿态自然和谐。透露出一种令人安心的气氛,詹姆预备上前偷偷摸她的脸颊。

突然,脚步硬生生止住。失算了,“怎么有一个坦格利安?差点没注意。”

维多利亚和丹妮莉丝挤在床上安安稳稳的睡觉,丝毫未觉。詹姆不好过去了,只好转身出了帐篷,草原上的人生活作息节奏都很慢,虽然已经时间不早了。可是大家仍然也没有起来从事生产干活的迹象,大多数人酣睡,也算活在当下了。

詹姆不愿再睡,有些无聊,也不想跑马。到处转转,就像他平时巡视营地一样。因为卓戈卡奥和卡丽熙把他们当做朋友的缘故,倒也没有人来阻止他到处转悠。

偶尔碰到几个起来收拾东西的多斯拉克人,因为语言不通,也无甚交流,更加兴趣缺缺。

詹姆突然有些羡慕维多利亚会多斯拉克语。“算了,等她睡醒了,再来翻译翻译吧。”这么想着,詹姆继续走,突然遇见了潘托斯总督。

他一笑,挎着剑慢慢上前“伊利里欧,你怎么还在?我以为你已经滚回你的老巢待着了。”

潘托斯总督伊利里欧手里正拿着一把银壶用一块灰色细布,对着阳光慢慢擦拭,听见这话,笑着说“兰尼斯特大人,这可是草原上没有的好东西。”他胡子和头发都已经白完了,全部往脑后梳去,弯弯的鹰钩鼻,圆下巴,法令纹割得老长。

没有回答,詹姆只是面色不善的看着他,到时要看看这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耍什么花样。

伊利里欧好像自己嘟囔,满满的说“狮子的客商已经遍布七大国,把我们驱逐到草原上来,没想到,您还是盯上这块肥肉。潘托斯是七大自由贸易城邦之一,兰尼斯特不应该踏足。”

说着,在擦银壶的间隙,从深深的眉毛和眼眶里,射出寒冷的剑一样尖利的眼光。

“有利益的地方,就是兰尼斯特的地盘。没有我们不能到的地方,七大国之外也是这样。本来你还可以苟延残喘,只是你懂了不改动的心思,自找死路。”

伊利里欧狠狠捏住银壶,竟然顿时让它凹下一块。

“私底下结交多斯拉克人的部落,还和他们称兄道弟,这才是违背法令,自找死路吧,我说的对吗,大人?”

“也许不如资助前朝遗孤复国、并且组织他们联姻的罪大吧。”詹姆不为所动,觉得对方的简直是一个低级威胁,可是潘托斯总督伊利里欧却顿时嘴唇颤抖,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半天憋了一句话出来“您的姐姐是王后、侄儿是储君,父亲是西境守护的泰温公爵,权势滔天,黑的也能说成白的。哼,哪里是我们这些朝中无人、从底层爬起来的人能比的呢?”

又是这样熟悉的嘲讽,詹姆不悦的抿抿嘴唇,眼神更加不善。

作为大家族的继承人,无论你怎么优秀,旁人永远只看到你的背景,你的助力。你所有的努力和成就,永远都是会被轻易否定,全部归功于家族势力的帮助。

詹姆有些烦恼,然后抛却了一切,笑着说了一句“等你回潘托斯,我有一份礼物给你。”然后转身就走。

维斯特洛大陆交通通讯不发达,茫茫大草原上更是消息闭塞。

伊利里欧来这里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他也一直没有和总督府取得及时有效的联系。不知道总督府,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改换门庭了。也许对这个老头子来说,是个不错的惊喜吧。

詹姆再走几步,便看见卓戈卡奥骑马回来,后面还有一个俘虏,双方互相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