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4. 和蝙蝠侠组队的快乐

黎檬小时候养过一只仓鼠,小小的,还没有小黎檬的巴掌大,黎檬很喜欢它,为了它查了很多资料,用自己的压岁钱给它换了一个大大的笼子,省下自己每个月的零花钱给它买鼠粮。

可是一年后,它生病了,黎檬求妈妈带它去看病,可是妈妈说为了一只仓鼠不值得,小黎檬没有钱,也治不好它,只能守在笼子前,看着仓鼠一天比一天虚弱痛苦,直到死亡来临。

不值得。

妈妈总是这么说,为一只仓鼠难过不值得,为家境贫寒的同桌垫付医药费不值得,为救从高处掉落下来的一只小猫上学迟到不值得。

那么什么才是值得的呢?小黎檬这么问过妈妈,妈妈摸了摸小黎檬的头,答非所问:“我只是不希望你和你的爸爸一样,因为善良会被人利用欺负的话,我宁愿你冷漠。”

一直到离开妈妈,离开那个她长大的地方,黎檬才清楚的明白妈妈错了,她可以善良又不畏惧任何伤害,只要她有足够的能力。

她来到哥谭的第一个月,就央求爸爸给她买一只仓鼠。

“那你必须要好好照顾它,”爸爸站在宠物店门口对她说,“如果你选择了它,你就要承担起它的一生,因为它已经变成了你的责任,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不可以轻易抛弃它,你要尽你所能完成你的责任。”

黎檬郑重的点了点头,爸爸揉了揉黎檬柔软的长发,这个动作让黎檬想起了妈妈:“当然,爸爸也可以帮你,如果你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可以来找爸爸,因为爸爸有那个能力,所以爸爸也应该和你一起照顾她,替你做你目前做不到的事。”

“我有压岁钱。”黎檬一脸严肃的回答自己的爸爸,不明所以的看着爸爸脸上的笑容。

站着KFC门口,听着警笛混杂着尖叫的噪音,黎檬突然想到了那只仓鼠,它比它的前辈幸运很多,它是在到黎檬家两年半后去世了,仓鼠的平均寿命是两年半,算是安乐*屏蔽的关键字*。

她摸了摸自己外套口袋,里面有个口罩,是黎檬备着准备骑自行车时戴上的,在KFC的右边有一条阴暗的小巷子,旁边的路人都陷入在自己混乱的情绪里,没有人注意到她。

对不起了芭芭拉,等会再重新给你买一个,黎檬跑进了巷子里,把自己手里已经有一点融化的冰淇淋丢进了垃圾桶,把口罩从外套口袋里摸出来戴上,放下自己扎好的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又脱下自己的外套减少特征。

她切换了一下视野,在她的注视下,一张酷似游戏界面的透明面板在她眼前展开,血蓝条和气力值全满,黎檬十分满意,她发动轻功,一跃而起,绕开了银行正门,落在正对着银行侧面的一栋居民楼楼顶。

她蹲在楼顶,半眯着眼,寻找突破口,她不敢从底层突进,怕正对上敌人,在大概七层高的地方,有一个玻璃窗是打开的,黎檬瞄准了目标,飞了过去。

双脚无声无息的落在地面上,黎檬在心里偷偷给自己的完美落地打了一百分,观察起自己落地的地方来。

这里是一间办公室,电脑还在运行着,却没有人,纸张散乱的铺在地上,可能是挣扎时弄乱了,这里的人应该是都被带到楼下了。

黎檬推开门走出办公室,走廊里空无一人,她顺着安全通道一路向下,也许是获得了云梦能力的原因,黎檬现在对血腥味十分敏感,随着她一路往下,血腥味越来越浓,黎檬怀疑她摘下口罩可能会当场吐出来。

安全通道里没有人,可能是技能的加成效果,黎檬这一路都没有脚步声,使得这个狭窄的楼梯安静的过分了。

她开始后悔自己一时热血上头的莽撞,她只是个奶妈,技能都是主打治疗的,她的攻击技能也没有什么输出,最主要的是,她没有任何计划,就算她找到了人质的地点,她该怎么藏匿自己,又该怎么样才能在*屏蔽的关键字*的眼皮子底下救出其他人呢,她没有任何计划,纯粹就像电影里老是坏事的自大年轻人一样仗着自己有点不一样的地方就不可一世了。

黎檬面无表情的在心里吐槽自己,以此分散不安感。在安全通道的楼标变成二楼的时候,黎檬突然捕捉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

她透过安全通道半开的门往里看,连接着安全通道的走廊空无一人,她抬头四处看了看,监控摄像头早就被打烂了,也许是这些犯罪分子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打碎的,她顺着半掩的门溜了进去,在接近走廊拐角处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她一惊,猫着腰右手边的房间里。

两个和之前黎檬在门口看到犯罪分子穿着同样装束的男人走进了黎檬视野里,他们手上还端着枪,黎檬标记了其中一个人,发现他的头像是像扑克牌里的大王一样的小丑形象,在哥谭,这只会让人产生一个联想。

他们是小丑的人!

黎檬今天第一百零一次为自己的莽撞自罚一杯。

他们朝着黎檬来时的方向走去,随着他们越来越近,黎檬屏住了呼吸,听清楚了他们刻意压低的对话

“放着那么多金条不动,搞不懂上面在想什么。”

“少说两句,别被那个疯子知道到了。”

“我们快点去地下停车场,谁知道那个黑漆漆的怪物什么时候来”

“不知道我听说他前几天受了伤…”

随着他们渐渐走远,说的话都已听不清,黎檬松了口气,刚刚那一瞬间经历的事情比她活了十五年经历过的都要刺激,黎檬不愿意承认的是,她有点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一只手突然搭在黎檬肩上,吓得黎檬一个激灵,一双绿色的军用战靴出现在她眼前,她抬头对上了一张戴着多米诺面具的少年的脸,这是全哥谭人都熟悉的装扮。

黎檬捂住嘴,克制住自己尖叫出声的欲望,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真真切切地看到哥谭都市传说,她曾经甚至还在自己的床头偷偷贴过盗版的罗宾海报。

罗宾穿着和描述中一样的红绿制服和传说中的绿鳞小短裤,看起来年龄和她差不多大,虽然看起来体型不大,却充满了力量感,露在外面的腿上覆盖着一层线条流畅的肌肉,一看就是很能打的男孩。

罗宾看起来很友好,他伸出手把本来半蹲着却因为受到惊吓而坐在地上的黎檬拉起来,又伸手指了指,示意黎檬看向身后,黎檬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僵硬着脖子机械转头,她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和身高和自己差不多的罗宾不一样,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很高,她刚刚到对方胸口的位置,再加上对方一身黑衣和生人勿近的气质,显得压迫感十足,他标志性的制服和头盔的两个尖角让黎檬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蝙蝠侠!那个活在夜晚据说靠吸血而活,会飞会射箭会喷火会和鱼说话,无所不能的蝙蝠侠!

死在今天也值得了,黎檬恍惚的想。

蝙蝠侠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有做什么多余的反应,和罗宾交换了一个眼神,就走到办公桌前从电脑前调取自己想要的资料,做了这么久的搭档,罗宾瞬间明白了蝙蝠侠的意思,叹口气,抱怨一句:“好吧好吧,这种事只能我来。”

“嗨,你好,你是刚刚从里面逃出来的吗?”

罗宾对黎檬露出一个自认为还挺友好的微笑,黎檬才知道眼前这个人把自己当成侥幸逃脱*屏蔽的关键字*搜查的幸运儿了。

黎檬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黎檬不要在这两个人面前撒谎,或者说不要在蝙蝠侠面前撒谎。

"我不是..."黎檬把自己的双手摊开举过头顶,示意自己的无害,她想了想,看了眼蝙蝠侠,大着胆子标记了他,视野右边的头像里,是一个黑色的蝙蝠镖的模样。黎檬这才发现蝙蝠侠的状态不太好,血条空了一半,她又侧头标记了罗宾,罗宾的血条也空了一些,但比蝙蝠侠好一点。

"你们受伤了?"黎檬看了看自己的技能面板,她还没试过那个扑棱蛾子一样的群疗技能,这个技能在游戏里治疗效果并不太好,一般主要来解控,不知道放在现实中有什么用。

"你最好马上离开这。"蝙蝠侠没有回答黎檬的问题,他关闭了电脑页面,绕开办公桌,向门口走去,他明显机械处理过,刻意压的阴沉的声音莫名其妙的让黎檬联想到喉癌晚期患者,"这不是你应该参与的事情。"

"小孩子该回家睡觉了。"罗宾收起了防备的姿态,跟在蝙蝠侠身后,他抬起左手,双指抵在太阳穴的地方,向黎檬的方向挥了挥,做出一个再见的姿势。黎檬看着他和自己差不多的身高,强行压下自己的吐槽。

"不,我可以帮你们。"

黎檬发动了好梦长圆这个群体治疗的技能,还好现实中技能的释放并没有出现游戏里一样尴尬的特效,还挺有用的,罗宾的血条已经满了,黎檬又把自己的标记目标转移到蝙蝠侠,这位大佬的血条还空着四分之一。黎檬又补了一个梦动千湖,满意的看着血条被填满。

因为年龄大所以皮厚实吗?黎檬在自己心里的小本本上又添上一笔。

感觉到自己身体上的伤口在愈合,身体状态达到了巅峰,蝙蝠侠停住脚步,转身向黎檬投去探究的目光,被蝙蝠侠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过于强大的压迫感让黎檬控制不住后退了一步。

"哇哦,真酷。"罗宾双手隔着制服在自己的身上摸了摸,黎檬猜测可能那些就是之前受伤的地方,"这是你的能力?你可以治疗别人?"

"我感受到了死亡的来临,"黎檬不敢和蝙蝠侠对视,右手紧张的抓着衣服领口处,盯着明显好说话多了的罗宾,可惜罗宾的眼睛被一片白色覆盖着,强迫自己不去在意蝙蝠侠,撒谎装逼就变得简单多了。

"请你们带上我,我不想再因为自己的软弱而看到死亡了。"

黎檬感觉蝙蝠侠审视了她很久,然而实际上也才过去几秒,她的后背上已经浸出了细碎的汗珠。

"跟上。"

蝙蝠侠冷酷无情的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黎檬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急忙跟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