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0058章 无题

战斗结束的太快,暴鼠村一个上午就被干翻了。基本上前几个小时都在做准备,真正发起攻击只用了十来分钟。

就这十来分钟,几颗由侏儒巫医制造的臭气弹,就把躲在坚固围墙后的几十号蛮子全给赶了出来。有一个算一个,全被熏的口吐白沫,毫无抵抗之力。

原本单调乏味的战场突然变得热闹,紧跟着就胜利了。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在场所有人都难以预想,就连操控投石机的威尔逊都没想到,几颗臭气弹的威力如此之大。

充当主力的各家老爷和武装侍从们全程看戏,只在最后抓俘虏时派上用场。他们兴高采烈的抓住施罗德等人后,自己也有些后怕——这臭气弹若是落在自家村子头上......

肯定也挡不住啊!

巫师学徒坦博斯身边很快围拢了各村的头领,旁敲侧击的询问这种投石机战术该如何抵御?

“正规作战,防守方应该有巫师进行协助。碰到这种情况,一个狂风术就能解决。你们之所以会觉着难以应对,只有一个原因——你们太弱了。”

坦博斯说的云淡风轻,叫人不敢怀疑他这个巫师学徒的见识。毕竟他从寒风城来,知道的应该更多。可他自己看向周青峰,心里也隐隐有些忌惮。

巫师的奥术中就有‘臭云术’,可这个术法历来是用于小规模的战斗。直接将类似的臭气弹用于攻击坚固要塞,这还真是头一次听说。

那怕让寒风城的城主派人来扫荡黑森林的这些村子,也没办法比‘雨果阁下’做的更好了。年轻的少年靠一己之力把矛盾重重的队伍*屏蔽的关键字*起来,还凭借天才般的想象轻松取胜。

该怎么形容?

睿智?

伟大?

还是可怕?

施罗德等暴鼠村的人全部被捉,脱的赤条条被吊起来,被仆人们用热水冲洗,还特意用毛刷子刷他们的臭嘴。这帮家伙一个个叫骂不休,又被热水烫的哇哇大叫。

周青峰让老博格去处理丢进暴鼠村的臭气弹,主要使用些草木灰中和,另外将被污染的地面铲掉,挖坑掩埋。

半天时间就拿下一座村子,‘联军’队伍士气再次提升。各家头领纷纷前来向周青峰祝贺,顺带表表忠心。

周青峰不咸不淡的应付几句,继续安排任务就把来人给打发了。偏偏有这么一场胜利打底,聚拢在他身边的各家部众都大受刺激,觉着上位者就该平静中带着些傲慢。

“卢比奥,你带去人暴鼠村清点人口和物资。从现在开始,这个村子的一切都是我们的战利品。”

“威尔逊,让你的人收起投石机和据马,进村修整。明天你将独自带队出战,我让几家头领跟你跑一趟,去把周围三家村子也全给打下来。动作要快,敌人随时可能反扑。”

“卢克,你带人向灰泥村方向侦查。班恩教会这会应该收到我们发起攻击的消息,我猜他们很可能明天就会出兵来援。”

周青峰下达命令的地点就在一块空地上,旁边就是刚刚发威的两部投石机。没有参谋,没有助手,连个桌凳都没有,他就站着对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等下达指令。

众人来来走走,所有琐事都需要周青峰一人负责。一会的功夫,他就觉着头大。手底下的蠢人太多,对命令的理解千奇百怪,这指挥官的活真不好干。

等到下午,周青峰要带队进村子驻扎。卢比奥贼兮兮的跑到他身边,挤眉弄眼的低声说道:“雨果老爷,你绝对猜不到我在村里发现了什么?”

“大量的粮食?”周青峰反问。

卢比奥神情一呆,“老爷,你怎么知道?”

周青峰微微撇嘴,“我还知道各家村子嘴上叫缺粮,实际上肯定藏着不少存粮,否则他们怎么可能沉得住气,任由地精封锁黑森林的对外通道,根本不着急。

现在这个状况,除了粮食,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东西值得你特意来表功。我甚至认为你也隐藏了不少家产,卖给我的那些货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

卢比奥闻言就要叫天撞屈,可被周青峰冷冷的一瞪,他只能讪笑一二,挠挠头继续说暴鼠村的事。

“我在村里找到几个被熏晕的仆人,告诉他们施罗德已经*屏蔽的关键字*,他们便主动告诉我施罗德的秘窖在何处?

我打开地窖简单清点了一下,就发现里面的粮食足够我们自己的队伍吃上半个月。此外地窖里还有药材和金银币。”

说着话,卢比奥将一个小木盒捧起递给周青峰,“老爷,我大概数了一下,有两百多金币,三千多银币。这是不小的一笔钱了,应该是施罗德家族过去几十年的积累。”

黑森林里很穷,能积攒下上百金币可不容易。周青峰将小木箱抓住,手便朝下一沉,还挺重的。他瞟了卢比奥一眼,问道:“你拿了多少?”

“没有。”卢比奥一挺腰,双手连摆,“这座村子现在都是老爷您的,我怎么敢拿您的钱?”

‘侦测谎言’,检定通过。

卢比奥这黑心奸商居然说了真话。

周青峰更是怀疑,再次问道:“卢比奥,你不要钱,我反而很奇怪。那么你想要什么?”

卢比奥顿时局促,干瘦的老头不安的连连搓手,好半天后他才低声说道:“雨果老爷,我现在相信您真的是一名极其特别的贵族。这一战后,谁还敢再有怀疑就是蠢货了。

我从未见过谁能如此宽容对待他人,从未见过谁能把四百多人指挥的如此好,从未见过谁能轻易的攻破一座村子。那怕是传说中狡诈又凶残的食人魔巫师,也没有这个能力。

可您呢......,您只靠一批贱民,一批从来没人在意,甚至被抛弃的贱民就完成了这一战。太神奇了,真的太神奇了。您做到了我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我想追随您,真正的追随您。可我知道像我这样有诸多污点的贱民是没有资格追随您这样高贵的人。可我有个儿子,性格跟我完全不一样,我希望您可以收他当个仆人。”

卢比奥让开身子,后头还站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和卢比奥一般的干瘦身材,走上前后有些畏畏缩缩,目光闪烁,似乎对周青峰感到莫大的敬畏。

“你很怕我?”周青峰问道。这年轻人至少比他大十岁,可个头却跟他差不多。

年轻人看了周青峰一眼,连忙低头道:“老爷,您的伟大让我不敢直视。”

周青峰嗤了半声,不知他是在笑对方还是在笑自己,“你识字吗?”

“识字,他识字。”卢比奥带着媚笑,抢着替自己儿子回答,“我供他在寒风城的学校读了好多年。”

年轻人则把脑袋压的更低,声音弱弱的说道:“我曾经在寒风城的学校读了八年,也找过一份抄写员的工作。阅读,书写,计算都没问题。”

“那你为什么不在寒风城待着?”周青峰又反问道:“黑森林里有什么好的,要让你回来?”

卢比奥再次抢着回答,“老爷,我儿子就是想陪在我身边,他觉着我年纪大了,我也一直想让他继承黑沼村的那家货栈。可如果您愿意收留他,那自然更好了。”

周青峰对这个解释并不认可,‘侦测谎言’更是没有通过。他微微发笑,目光看向年轻人,“你来说说自己为什么不待在寒风城?”

年轻人似乎不愿意启齿,卢比奥也满脸紧张,却又摄于周青峰的脸色不敢开口。

半晌后,年轻人还是自己解释道:“因为我的祖父是罪人,我们家是被流放之人。我隐瞒身份去的寒风城,我在那里求学,求职,但最终被识破,被赶了回来。”

话说到这,年轻人一直没撒谎。

周青峰终于露出微笑,再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赛斯。”

“姓什么?”

“我们家被剥夺了拥有姓氏的权力。”

“这确实有点惨。好吧,能写能算就是个人才,你也在我身边当个抄写员吧。什么时候你干的好,我就允许你恢复自己的姓氏。”

周大爷随口这么一说,却没看到叫赛斯的年轻人闻言浑身颤抖,眼中的光芒跟星星一样,就连卢比奥都跟被雷劈似的惊愕。

让罪人恢复姓氏,这是莫大的恩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