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五十九章 公开道歉?

原来出了这事,林渊也意外诸葛曼能干出这种事来,看着挺妖娆的一人,好像不太正经,没想到这么刚烈。

殊不知这也是罗康安觉得诸葛曼有意思的地方。

“于是你就跟她合好了?”林渊问了句。

“算合好吗?不算吧?”懒在那的罗康安似乎在自言自语,“她醒来后,说我救她也没用,说她还会从秦氏这棵大树上跳下去,总之不会让我自在。妈的,这不是吓唬我么?我什么场面没见过,老子是敢跟霸王拼命的人,我能怕她?”

林渊嘴角勾动了一下。

罗康安继续道:“可我想了想啊,一晚上死那么多人,连城卫都敢杀,卷入了这次竞标的事,我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我若死了,由她怎么闹。”

林渊淡淡给了句,“你是能重创霸王的人,区区一个竞标怎么可能搞死你,你若死了,让霸王情何以堪?”

“……”罗康安哑了哑,神色间有些尴尬,咳咳一声,“换个方式说吧。竞标失败了,秦氏输了,她爱怎么要挟都行。竞标成功了,老子就是秦氏的功臣,她再怎么闹,在秦氏也影响不了我。所以啊,我现在没必要跟她硬犟,暂时先顺着她,等过了眼前这一遭再说。”

林渊:“也许她对你是真心的,就没考虑过跟她好好在一起?”

罗康安咯咯着笑了,“什么叫也许?兄弟,别怪我没提醒你,女人没几个好东西,好的有,稀少。你要明白一个真理,好东西永远是稀缺的。兄弟,我送你一句忠告,好女人都是坏男人给逼出来的,你要是想做女人眼中的好男人,那就太傻了,吃亏的是你自己!”

林渊不知他哪来的这种奇葩理论,发现自己有够无聊的,居然会跟这厮扯这种问题,起身了,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后,也不想跟他啰嗦了。

伸手开门之际,忽回头道:“我昨晚在另外一个夜场见到不少好看的女人。”

“哪呢?”貌似萎靡不振的罗康安立刻来了精神,猛然站起,两眼放光道:“哪个夜场?”

林渊与之对视,最终摇了摇头,开门而去。

看着关上的门,罗康安明白了点什么,顿时有些恼羞成怒,手中雪茄砸在了门上。

回头往沙发上一躺,翻来覆去,反正今天不用去神卫营。

本来昨天是要去神卫营的,但接到通知,这两天暂缓去神卫营。

城卫方面的调查没放过秦氏在神卫营那边的测试人员,哪怕是走个过场也是要的,估计要缓两天再说……

办公桌后的秦仪靠在椅背闭目养神,一双脱了鞋的白润赤足搭在办公桌上,搭在腹部的双手拇指互相转着圈圈,不知在思考什么。

接了个电话的白玲珑匆匆进来禀报,“会长,潘凌云回来了,天古城亲自派人送来的,城卫已经将她带去盘问了。”

秦仪睁开了双眼,“走个过场而已,不管事情是不是潘氏干的,潘凌云既然敢来,不阙城这边就查不出什么。我现在担心的反倒是周氏的那个彭希,这人不简单,别看年纪比赵元辰小不少,又是后进入周氏的,但却是后来者居上,屡为周氏立下大功,压的赵元辰喘不过气来。出了这样的事,周满超居然还把他亲自派了过来,由此可见对这位能力的信任。”

白玲珑微微颔首,“这人的确有些不寻常,来了不阙城,居然住在了蕴霞楼,而且还是住在吊死赵元辰的房间,能睡着?想想都有些瘆人,他想干什么?”

秦仪:“肯定不是来闲逛的,来者不善!多派人盯着。”

这里话刚落,白玲珑随身的手机响起,摸出一看,是外面助理室打来的电话,当即接了,“什么事?”

电话里传来苏巧琳的声音,“白助理,林渊来了,说是要见会长。”

白玲珑捂了手机,对秦仪道:“林渊,又要见你。”明显在问见还是不见。

秦仪抬手捏了捏额头,有些无力道:“在灵山呆了那么多年,怎么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让他过来吧。”

她能猜到的,能让林渊主动找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她现在操心的事已经够多了,不知林渊又要来找什么茬。

白玲珑当即对手机回话道:“让他进来吧。”

秦仪放了双脚穿上了鞋子,起身走到书架后方的一面镜子前照了照自己的容貌,抬手略整理了一下,这才回来坐下。

不一会儿,林渊敲门而入,一站一坐的,又和秦仪对上了。

秦仪:“有事?”

林渊盯了她一阵,忽道:“秦仪,当年的事情,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总之我认错,是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算我求你了,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行不行?”

秦仪嘴角抿卷了一下,“你究竟想说什么?”

白玲珑在旁,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林渊:“欠你的钱,我加倍还给你,放我离开秦氏。”

当初他是想顺水推舟来秦氏低调混日子的,如今发现,是自己不知情下把事情给想简单了,再厮混下去,非得把自己给逼得原形毕露不可。

被城卫审讯时,招出跟秦仪的事,招出借了一百万的事,他是存了目的的。

他相信城卫会向秦仪这边核实清楚的。

他的目的就是要在城卫那边落下个证词,免得这边逼张列辰胡说八道,免得这边胡乱加价,最后把他搞成个通缉犯。

秦仪凝视着,“你觉得我会在乎你那点钱吗?这个理由我不接受。”

林渊暗暗火大,之前还认为这女人只是想羞辱自己,竞标的事爆出后,他才发现这女人哪里只是想羞辱,分明是想把他置于险地,想借刀杀人弄死他。“好,那我就挑明了,秦氏参与巨灵神竞标的事已不是什么秘密,死了那么多人,我怕死,不想再卷入这样的事情里面。”

“怕死?”秦仪一张俏脸寒了下来,天鹅颈项般白皙的脖子也昂了起来,“好,那我问你,你觉得你现在回灵山有把握毕业吗?”

林渊淡然道:“这是我自己的事。”

秦仪顿时怒了,陡然站起,指着他,“林渊,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低三下四的跑来求个女人,连怕死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连点脸面都不要了,你看看你现在还有没有个男人样?你是不是想一辈子都这个样子?”

林渊:“我说了,这是我自己的事。”

砰!秦仪一掌拍在了桌上,“鉴于目前的情况,我的确担心你的安全,本还考虑,要不要让你从罗康安那边撤回来,但你这个样子,风还没吹到就垮了,刀光剑影还没来到就吓尿了,你把我秦仪当成了什么?是我有眼无珠瞎了眼吗?我告诉你,我不允许!想退出是吗?好,可以!”

回头对白玲珑道:“去,把关小青叫过来!”

“……”白玲珑无语,又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

林渊脸色微沉,以为对方要拿关小青来要挟他,沉声道:“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念在往事,我已经是再三忍让,你最好不要逼我!”

桌上,秦仪的手机“滴滴”响起,但她没有理会,快步走出了办公桌,快步到了他跟前,面对面地质问:“逼你?究竟是谁逼谁?你还有脸提当年的事情,好,那我问你,当年的事情,你要不要给我个交代?我只要一个交代,不过分吧?”

林渊寒着脸,“你想要什么样的交代?说!”

秦仪:“当着关小青的面,去下面当着所有人的面,你自己老老实实把当年欺骗我的经过详详细细讲清楚,当着所有人的面对我道歉!只要你这样做了,钱我不要你还了,你可以走,关小青也可以走,我绝不为难!我就要一个公开道歉,不要偷偷摸摸的道歉,这样不过分吧?”

两眼冒火的样子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如果他真敢这样做,那她就太失望了,也就罢了,也就死心了,放弃他,真正的放弃这个男人,不再做任何指望了!

“……”林渊这下是真无语了,妈的,公开道歉?

真要那样做了的话,因为这女人的名气,那他林渊可就真的出名了,以后能自在才怪了,只怕会有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找上门。那样做的话,还不如继续这样混着。

而秦仪说的这种道歉方式,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需要莫大的勇气。

这种勇气…他犹豫了。

秦仪却不肯放过,“怎么?又怕危险,又不肯公开道歉,什么责任都不想承担,你自己摸着良心说,是我在逼你,还是你自己欺人太甚?”

林渊竟被她说的无言以对,怎么发现自己比罗康安也好不到哪去?

桌上手机又响了,响个不停,正在气头上的秦仪转身一把抓起,发现是个陌生电话,接通“喂”了声。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彬彬有礼的男人声音,“秦会长?”

秦仪:“你是谁?”

男人声音道:“伏波城周氏,彭希。”

“彭希?”秦仪瞬间冷静了,目光连闪后,给了句,“你打错了。”顺手挂断通话,静默在了原地。

彭希这个名字一出,白玲珑和林渊双双盯向了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