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八十四章 套路

看到范培林,蒋思源头就已经大了,再看到这个满洲来的翻译崔同元,蒋思源更是头皮发麻。

崔同元是满洲人,到三塘镇后,仗着翻译的身份胡作非为。

他能跟日本人说上话,谁都怕他。

他从满洲来,小川之幸对他很是信任,他说谁是八路军的探子,日军马上会把那人*屏蔽的关键字*。

就连范培林,也不敢得罪崔同元。

范培林奸诈恶毒,但只有个恶人。

崔同元比范培林更奸诈、更贪婪、更令人厌恶和害怕。

蒋思源身为三塘镇的维持会长兼新民会长,他对崔同元一向都是敬而远之。

崔同元让他做什么事,他从不推辞,逢年过节,蒋思源会给他准备一份礼。

蒋思源内心忐忑,可脸上又不得不装出一副欢迎的表情:“范队长、崔翻译,什么风把两位吹来了?”

崔同元阴笑着说:“蒋会长,里通外敌、暗中配合游击队,如果被皇军知道,可是要杀头的。”

蒋思源觉得崔同元在开玩笑,打着哈哈说:“什么里通外敌?什么暗中配合游击队?我是这样的人吗?”

但他心里明白,崔同元说的,很有可能就是前段时间的事。

范培林在旁边冷声说:“蒋会长,你的事犯了,还是从实招来吧。”

蒋思源特意用双棠县土话说:“范队长,借一步说话。”

崔同元一听他们说双棠县,阴笑着说:“蒋会长,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话,还要背着我说?”

范培林淡淡地说:“有什么话,当着崔翻译的面说吧。”

既然来了,就没想卖蒋思源面子。

此事是崔同元提出来的,必须狠狠敲蒋思源一笔,他可不想得罪崔同元。

蒋思源的事情,他特意去打听了一下,至少从表面看,蒋思源确实有嫌疑。

蒋思源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游击队不是抢走了皇军的几百头牛和羊么?我当时留了十几头,游击队知道后,找我讨了回去。此事没有提前汇报,是我做得不对,但也说不上里通外敌、暗中配合游击队吧?”

范培林厉声说:“这么大的事,不提前告诉我?也不向皇军报告?事情败露,轻飘飘一句‘做得不对’,就能掩饰你的真正身份吗?”

崔同元笑了笑:“或许蒋会长与游击队达到了某种交易,又或者,你们根本就是一伙的!”

蒋思源怒声说:“崔翻译,可不能血口喷人!”

范培林和崔同元没带日本人上门,只有一个目的:敲诈。

先给你扣个抗日分子的帽子,再慢慢割你的肉。

这种套路,蒋思源熟悉得很,他也多次用在别人身上。

但此次范培林和崔同元,在他身上也用这样的手段,令他莫名悲伤。

崔同元冷笑着说:“我严重怀疑,皇军寄养在你这里的牛和羊,是你故意透露消息,让游击队拿走。你与游击队本是一伙,你是隐蔽在我们当中的*屏蔽的关键字*党!”

蒋思源大声说:“不,我一直心向皇军。”

崔同元冷冷地说:“嘴里说心向皇军,实际为*屏蔽的关键字*党做事,蒋会长,你打的一手好牌。不,你潜伏得很深啊。”

蒋思源知道,自己不出点血,这关是过不去了。

他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两位稍等。”

范培林和崔同元相视而笑,他们狼狈为奸,不就是为这一刻么。

蒋思源拿出两封银元,笑吟吟地走过来说:“两位也知道我的为人,绝对不可能与游击队有任何瓜葛。拿去喝茶,就此揭过如何?”

崔同元把银元拿在手里抛了抛,嗤之以鼻地说:“蒋会长,你可是三塘镇首富,镇上半条街都是你的产业,就拿这么点打发我们?打发叫化子还差不多。”

好不容易抓到蒋思源的把柄,还叫上了范培林,只拿一百元就走,会让人笑掉大牙的。

蒋思源叫道:“这可是一百银元。”

这已经是他能接受的最大数目了,就算如此,他的心也在滴血。

崔同元淡淡地说:“每人再给九百,就算过去了。”

蒋思源狂叫道:“崔翻译,不要欺人太甚!”

崔同元冷笑着说:“正因为跟你很熟,才开这个价,如果是其他人,这个时候已经在红部的审讯室了。到时候,恐怕你的家业都保不住吧?”

蒋思源将目光投向范培林,他们都是双棠县人,多少得讲点香火情吧。

然而,范培林将头偏向一边,他绝对不会跟钱过不去,更加不想跟崔同元过不去。

蒋思源无奈地说:“这里没这么多钱,晚上在家里恭候两位如何?”

崔同元与范培林对视一眼,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这就对了嘛,大家还是朋友,不能因为这件事伤了和气。”

王朴堂等他们走后,抱怨道:“会长,崔同元是满洲过来的,他敲诈咱们还说得过去。但范培林也跟着趁火*屏蔽的关键字*,太不像话了。”

蒋思源不满地说:“把张晓儒叫来,他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总得分担一点吧?”

要不是张晓儒提出,搞什么牛羊,自己会被敲诈两千银元吗?

他却忘记了,如果不这么贪心,会被敲诈吗?

张晓儒看到王朴堂,把他带到院子外面的新自行车旁:“老王,来得正好,这是我新买的脚踏车,你看怎么样?”

王朴堂催促着说:“别看了,赶紧跟我去趟镇上吧?”

张晓儒自顾自地说:“去镇上干什么?我这脚踏车链条好像有点紧,你帮我试一下。”

这次淘沙村一共买了两辆自行车,其中一辆是魏雨田“暗中”出的钱。

之所以是暗中,是因为陈国录告诉他,想在大枫树据点当副队长,必须得给张晓儒送辆自行车。

另外一辆,则是张晓儒暗中出钱,用的是*屏蔽的关键字*摊派的名义。

王朴堂说道:“我们归还游击队牛羊,不知怎么被范培林和崔同元听到了风声。他们诬陷蒋会长与游击队勾结,趁机敲诈两千银元。”

张晓儒骂道:“两千元?这两个王八蛋!”

其实,蒋思源与游击队“合作”的消息,正是张晓儒让人散布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