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00章 掰断手腕

  这天,杨某某跟往常一样埋头苦读。冷不丁几双手突然同时扒拉住她,不由分说把她往外面拉扯。

  杨某某抬头一看,是上次递情书那几个女同学。那几人面带微笑,却分明一副算计她的样子。

  “你们要干嘛?”杨某某伸脚勾住板凳。

  “不干嘛呀!”几个女生互相传递了眼神,分工协作把杨某某的脚弄离桌面,硬生生把她拽出了教室。

  教室门口,站着一个头发比她短不了多少的男生。

  那人拨了拨头发,对杨某某莞尔一笑——原谅她找不到别的更贴切的词语来形容这位仁兄的表情——他对着她柔声细语,“你好,亲爱的杨某某同学。”

  虽然杨某某第一次见此人,但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人就是之前写情书那人。毕竟,能写出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内容,也只有拥有这种独特气质的人物才能做到。

  换成是陈凯,他最多整几句“做我女朋友,不然有你好看,听到没有?”绝对写不出来这种恶心别人膈应自己的语句。

  呸,她去想陈凯做什么?

  那几个女生推搡着杨某某,把她往那男生跟前挤。

  这是要干嘛?又收了别人好处?

  杨某某可不是任人搓的汤圆粉,她顺手大力一扯,把离她最近的女生推到那位仁兄身上。

  另外几个女生马上收敛了不少,作鸟兽散,嘴里连说“你们聊你们聊”,说完站不远处伸长脖子关注事态的走向。

  “杨某某同学,你跟我想象中完全一样,你就是我生命中的女神。”那仁兄又开始抒情了。

  “打住!”杨某某毫不客气地说,她实在受不了此人的调调,打从心底有点消化不良,“你有什么事?请你长话短说。”

  她貌似不认识他,没必要跟他客套吧。就算是陈凯,她也犯不着客气,照样冷言冷语。

  哎,她怎么又忍不住想到那混蛋了?

  那男生不仅没因为杨某某冷淡的反应受到半分伤害,反而一脸崇拜痴迷地望着她,“杨某某同学,我又认识了你另外一面,太幸福了。女孩子,就是要有个性。”

  她可以打这人吗?

  但她不想惹事,于是她决定不再跟他废话,转身折进了教室。那人的声音还在她身后响起,“亲爱的杨某某同学,我还会再来的。”

  杨某某惊出一身冷汗。菩萨保佑,这人可千万别再来了呀!他再来的话,她不敢保证自己不动手打他,而且是往死里打那种。

  倒霉催的。没想到那位仁兄言必行行必果,第二天又过来了。

  这次他把长发偏分着,别了一颗黑色的发夹。他一看见杨某某出来,就深情款款地念了一首自创的情诗。

  杨某某赶紧拔腿就跑,那人还紧跟其后,硬是把那诗念完了才作罢。临走前,又柔情似水说了句,“亲爱的杨某某同学,我还会再来的。”

  她的个天神老爷,她怎么招了这么尊大神?她连这人什么时候认识她的都不清楚,怎么就受到他的热烈追求了?

  接下来的日子,对杨某某而言简直是噩梦,那位仁兄无孔不入,每天报到。有时杨某某好不容易从教室逃脱了,他能在食堂、宿舍或者操场,任何一个角落,他都能逮到她。

  他的情诗越来越长,越来越令人翻江倒海。杨某某甚至不敢多吃,她生怕一不小心把吃进去的食物全部吐出来——这位仁兄恶心别人的能力着实不一般。

  这不,今天他居然是扎着头发过来的!

  其实男生留长发倒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电视机里那些偶像剧,里面的男主男二男配什么的,留长发的多了去了,但是人家那个是造型师打理出来的,自然看着比较有造型。而这位兄弟,感觉他头上随时搭着一块海带或者抹布。

  今天可好,抹布被束起了,皱巴巴的,很油腻的感觉啊。

  杨某某避而不看面前这人的头发,事实上她更不想看此人。

  她单刀直入,“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也没招惹你,你犯不着每天过来一趟、成心膈应我吧。

  那人大惊失色,头上的抹布颤颤巍巍,“亲爱的杨某某同学,这是为什么呢?”他就差没哭出来了,“是因为我今天扎了头发吗?要是你不喜欢,我马上把它解开好吗?”他说完就动手拉扯头上的发圈。可能扎得太紧,可怜他折腾了半天都没解开,还把头发弄成了鸡窝。

  他很沮丧地看着杨某某,突然伸手握住杨某某的双手,“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明天一定把头发梳得平平顺顺地过来见你。”

  这位仁兄的大脑皮层是不是跟一般人不同呀?杨某某真是怕了他了。

  她使劲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那人铁钳似的手箍得紧紧的。

  “答应我好吗?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求你了杨某某同学!”鸡窝头仁兄眼泪汪汪。

  怎么就哭了呢?杨某某也好想哭呀!谁来救救她?

  高大的身影一晃而过。

  杨某某发出求救的呼喊,“陈凯,帮帮忙!”她是真的需要他帮忙,帮忙送走这尊瘟神。

  陈凯停下脚步,微侧过头,“确定?”

  那当然啦!没看见她被箍住双手了吗?这位鸡窝头仁兄看着娇弱可怜,手劲大着呢。再晚,她的手腕都快废掉了。

  陈凯走到杨某某身边,居高临下扫视了她一眼,突然伸手,掰弯了那位仁兄的手腕。

  “呀!”那位兄弟痛出了猪叫声,“你太可恶了!我要去告校长!”他气势汹汹,恶狠狠地说。

  原来能正常说话啊,那之前干嘛捏着嗓子扯怪叫呢?

  而且这位仁兄在校长室里义正言辞痛斥陈凯欺负他的全过程,声音也很正常,就男生的声音,不知道他之前为什么不能好好说话。

  他慷慨激昂、掷地有声,本来也就几秒钟电光火石的事儿,被他描述成了漫长的黑夜。加上他头发也乱,更显得他被欺负得很惨。

  说完,他又切换成平时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两滴眼泪挂在眼眶上,要落不落的。

  校长听他说完,转向陈凯询问。

  看长相看身高看体格,陈凯的确像是那种会欺负人的同学。看他胳膊上发达的肌肉,有可能是长期打架操练出来。

  陈凯冷哼,不置一词。

  那位仁兄的眼泪落下,“看吧,他欺负了人还这么张狂。杨某某同学也在场,她能证明我说的话不假,就是这位高大壮掰弯了我的手腕!绝对是他,不是别人,对吧杨某某同学!”

  校长望着杨某某,“孩子,你说,实话实说。”

  杨某某看了眼陈凯,对校长说到,“的确是他。”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