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十章 入侵(3)

  郑铭川:“徐哥,咱们要不试试和这个粉头说说看,能不能联系到居庆声本人,咱们战队和他一起搞个线下活动,让他和陈哥友好互动一下,这事没准也就揭过去了。”

  周震宇:“郑公子,你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对于我们来说,电竞圈是我们粉丝的基本盘,对于居庆声来说饭圈也一样。如果我们真的在这个时候搞一波线下的握手言和,肯定会被双方粉丝唾弃的,两波人早就恨上对方的粉丝以及偶像。试想,站在粉丝的角度来看那就是‘我们为了你把另外一个人打得头破血流,你倒学会做好人和人家眉来眼去,那我们这些拼死拼活为你战斗的粉丝不都是傻子吗’?”

  宋怡:“他们不就是傻子吗?”

  我:“你小心一点儿吧,这话要是被有心人录了音发到网上去,你可就完蛋了。”

  我是在网络时代长大的,虽然之前就是个普通学生,但是网络时代的各种事件我经历了太多。所以成为了半个名人之后,我除了在休赛季对喷子们宣战时“口出狂言”以外,大部分时间都谨言慎行,生怕被找到什么黑点或是场外花边,从而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然而不曾想,一个粉丝群里的截图居然让我倒了大霉,这还是真是防不胜防。

  我很清楚,其实很多偶像明星潜意识里都和宋怡有着一样的想法,那就是把自己的粉丝当成傻子和待割的韭菜。他们在人前和公众场合装出一副宠粉的嘴脸,实际上内心里不大看得起自己的粉丝,就好像传销的上线其实也不太看得起自己发展的下线一样,不过说到底还得靠这些人赚钱,所以装也得装得像那么回事才行。

  这么说起来,宋怡还比他们要好一点,至少在不太喜欢自己的粉丝这一点上,宋怡是不加掩饰的。

  刘传浩:“教练,你说这件事情背后会不会又是幕后黑手在捣鬼?”

  周震宇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转而问了一件没什么关联的事情:“宋怡,你换新手机了是吧。”

  宋怡:“上周拿到奖金的时候就换了。”

  周震宇:“你这手机换得可真勤快,旧手机呢?”

  宋怡:“挂二手网上卖了。”

  周震宇:“嗯,这件事情前前后后的操作和他的最终目的应该没什么关联,他不过是不想让我们闲下来搞点事情罢了。但是他这样随便出一下手,也够我们焦头烂额一阵的了。”

  冷梓:“周老师,那这事该如何善了呢?”

  周震宇:“我不知道啊,你们别什么都问我,陈聊,说白了都是你的粉丝捅的篓子,你自己想办法。”

  我:“这话就不对了,我粉丝怎么就捅娄子了?人家一开始就是就事论事而已,谁想到事情又有反转了呢?再说了,人家说来说去就是在我自己的粉丝群里讨论,圈地自萌而已,关别人什么事?也不知道是哪个神经病,闲得慌,把聊天记录截了图去碰瓷,否则……”

  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因为突然想通了一个问题,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我要摆脱现在的困局,就必须要找到那个粉丝群里别有用心上传截图的“内鬼”。所以周震宇并不是真的没有办法,他只不过是通过这种方式,给我一点暗示罢了。

  获得了这个思路,我又打量起自己的粉丝群,一个千人群,想找一个内鬼,着实是大海捞针。为了有理有据地做出判断,我看了一下发在微博上的手机截图,希望从中找出一些线索。

  虽然图片的主体是聊天软件的聊天记录,但那个手机上方用以显示时间和网络信号的那个独特的ui,肯定是属于某国外著名品牌的手机的。由于该手机使用的是与别的厂商完全不同的操作系统,所以在聊天群的列表中能够轻易看出来。

  不过,这个手机的市场份额占比非常大,我的粉丝群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使用该品牌的手机,也就是说,还剩下了三百多人的范围。我让冷梓帮忙把这些人从群里筛选出来,并编成一个清单。

  接着,我注意到聊天记录上的对话日期写的是“昨天”。大家都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聊天记录的日期会变成“xx月xx日”来显示,除非是最近发生的聊天,才会用诸如“昨天”、“前天”、“周一”这些词汇。

  换句话说,这次的事情这个内鬼早有预谋,他早在一个月前便潜伏在了我的粉丝群里。在诈捐的事情被澄清之后,他别有用心地截下了前一天的聊天记录,在一个月后的现在用作攻击我的武器。

  于是,我顺理成章地再次排除掉了近一个月内新入群的粉丝,这么一来“候选人”只剩下两百名左右。

  同时,我又注意到,在手机的屏幕左上角显示后台运行的程序的图标中有一个是某视频网站的图标,这网站我知道,它是少有的会在后台继续播放视频的网站。而手机上方的音量图标也显示,这人开着公放在“听视频”。而手机右上方的信息栏又显示他当前使用的是运营商的网络,而非wifi,而截图的时间显示为早上九点。

  那就说明此人是在拿流量看视频,并且一点都不心疼。不止如此,他还在居庆声那里澄清的第一时间就进行了截图,那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人肯定不是在校的中小学生。因为九点钟了,任何中小学都在上课,就算有学生偷看视频,也肯定不敢开着公放。

  巧的是我的粉丝群里前两个月曾经在游戏中组织过一次凭未成年人保护进行的针对被限制‘游玩时间’的粉丝进行的抽奖活动,把这部分人刨除之后,剩下的嫌疑人只有五十个左右。

  接着,我又通过搜图查了手机截图上左上角其中一个原本不太认识的图标,发现这是一款今年刚刚上线的手机游戏,不过这个游戏比较冷门,玩的人应该不算很多。我意识到想要做出进一步的筛选,必须从这个游戏入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