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六十五章 幻象(二)

二王子府中。

承勇在凌岫的书房里,他正在睡觉。听见门打开的声音就醒了,抬起一张睡眼迷蒙的脸。

“你在这里干嘛?”“你去哪里了?”他们几乎是同时问的对方。

承勇摊手表明,自己就像凌岫看到的那样,在这里趴着睡觉。

“你为什么不回家睡?”

“什么!你还问我为什么,我在等你啊。”承勇说。

“等我干什么?”

“没干什么,就等你啊。”

“无聊。”

“你说我无聊?”承勇劲头上来了,戏瘾大发,“你怎么能说我无聊呢,人家在这里等你等得好辛苦,公子你竟然一点都不感动,还说我无聊。”

凌岫一个白眼,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说,你去哪里了,马也没有骑。”

“骑了别的马。”

“啊?为什么?”承勇把脑袋凑过来,夸张地问。

“因为怕被人认出来,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你到底是做什么去了?偷偷摸摸干什么?还是去见了什么人。小妞?”

“你能不能不要摆出这么猥琐的表情。”

“我猜对了!”

“算是吧。”

“什么!哪个小妞儿?”承勇搂住凌岫的肩膀,像是怕他不肯回答,要跑了似的。

“不要胡说!是萧夫人。”凌岫正色。

“哦原来是……啊!萧夫人!”

“你可以再大声一点,最好让內宫都能听见。”

“为什么?”承勇突然很小声很小声,“为什么要去见那个女人?”

“什么女人女人的。”

“怎么了,她不是女人嘛,你还不让我叫了,至于这么尊敬她吗。为什么要去见她?”

“她有事找我。”

“她有事找你干什么?她不着王上,找你?”

“是关于红烛的事。”

“她?关心红烛?”

“并不是关心,是想要跟我交换条件。”

“交换什么条件?”

“还不是为了后位。金王后一死,萧夫人就等着扶正了。不过,按照我们望南国的传统,王后要仁爱宽厚,礼贤下士,具体来说,就是需要得到朝堂众人的同意。众大臣是只能听父王的,不同意也得同意,没什么说的,但是还需要有一个王子同意,太子因为金王后的原因跟她势同水火,是不可能同意的,那不就只剩下我了吗。”

“哦,所以她想要你同意她当王后。不过她用什么来交换呢?”

“在父王那里进言,放了红烛。”

“她知道你想救红烛?”

“恩。”

“她怎么会知道?她在內宫之中,怎么会知道红烛的事。”

“或许是父王告诉她的。”

“那王上还挺信任她的,什么都跟她说了。”承勇问凌岫,“那你同意了?”

“没有。”

“啊?你不想救红烛了?”

“红烛自然是要救,可是即便答应萧夫人,她也不会帮红烛的。”

承勇点点头,那倒是,这个萧夫人也是个狠角色,心思深沉得很,说是交换条件,可是内里一定没那么简单。“那倒是,那个萧夫人一看就不是好女人,是要堤防。”

“你还能看得出谁是好女人?”

“公子这话说的,我怎么看不出了。我爹说了,凡是长得漂亮的都不是好女人。我娘就漂亮,所以把他给骗了,骗完之后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凌岫无语。

……

萧夫人这几天非常不开心,像只螃蟹似的,见人就要钳两下。

张妈看她这样也心中窃窃,“夫人怎么了呀?自从前两天见了那位公子就一直心情不佳。”

萧夫人看看她,白了一眼,“明知故问。”

张妈心虚地笑说:“我这不是不敢瞎猜吗。”

“凌岫总是跟我作对。”

“哎哟,二殿下不与夫人结盟吗?”

“以我如今地位,多少人想要巴结我还巴结不上呢,他,他不过是一个名义上的王子,自以为地位有多么尊崇,还故作清高。这么多年来,我还从来没有被男人拒绝过,他以为他有多么独一无二吗!”

“不就是因为二殿下是一个软硬不吃,绝难到手的人,夫人才喜欢他的吗。要是他跟那些臭男人一样,看到夫人就魂不守舍,那夫人还能在乎他吗。”

“说什么呢!”青莺正色瞪了张妈一眼。

“夫人放心,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没别人听得见。”张妈看了看萧夫人的脸色,说:“夫人,我张妈活了那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在王家的时候,达官贵人,皇亲国戚的,我也见了不少了。我对你一心一意的才忍不住要提醒你。这个二殿下可不是以前的那些登徒子,臭男人,看见你的脸就腿软了。他的心思还真是难懂哦,他的心肠可硬得很。”

“硬才好呢,不硬我还不稀罕呢。”

张妈听了老脸一红,扭捏道:“哎呀,夫人哪,怎么在老婆子我的面前提什么硬不硬的,我都这么久都没碰过男人了,听不得这些话。”

“你说什么哪,”萧夫人看她脸上喜滋滋地明显是在想入非非。“住嘴,别想了。”

什么住嘴吗,我又没说话。张妈停止了想象,冷静了下来。

萧夫人不快道:“哼!我倒要看他能装多久。还有那个红烛。我要看看他要怎么救她。”

……

红烛被软禁,每天都有药庐的人来看她,给她检查身体是否有异样,以便能及时发现红烛是否拥有了法力。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药庐的主事,有时是其他的大夫,不过梁怀信从来没有来过。

每当大夫来的时候,听到通报,红烛的脑海中总会闪过一个念头,今天来的会不会是梁怀信,要是他来了的话我要说些什么呢,但是每一次都不是。这个时候红烛不知道自己是失望更多还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更多。

哎,我怎么现在这个时候还在想着梁怀信呢?他都已经成婚这么久了,夫妻和睦相敬如宾,我还想他干什么呢。况且如今这个时候,明知道不是想念梁怀信的时候,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惦念一个遥不可及的男人简直是可笑。理智告诉红烛,不想想这个人,但是心思是无法控制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