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06章 番外十八

当她来到奶奶的床前,看到的是依然“沉睡”着的奶奶。只是这一次,奶奶已经用上了呼吸机。否几乎已经看不出奶奶胸脯的起伏,只有监护器上间隔越来越长的“滴滴”声。

久双手插兜地站在奶奶的床尾,表情凝重。

而瑶则是睁着大大的眼睛四处乱看,脸上浮现一丝嫌弃。

“否,这里也太破了吧!不如咱们把奶奶转到凌溶市的大医院吧,说不准奶奶还可以醒来。”瑶说,“这里的医疗设施肯定跟不上啊!”

否看了瑶一眼,没有说话。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奶奶根本经不起路上的折腾,况且这样的情况她也已经向玄咨询过了,无论到哪里接受怎样的治疗,也都是徒劳。

瑶见否没有回答,便缩了缩脖子,久也斜眼看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多嘴。

否再次找来医生询问今天凌晨的情况,医生告诉她,那时奶奶忽然就情况糟糕,心跳和血压一度下降。医生及时给奶奶注射了肾上腺素,这才将她从死神手里抢救回来,但是恢复正常的奶奶已经失去了自主呼吸。

否越听心越痛,医生告诉她,如果不是为了遵循否临走的嘱托,根本不建议这样抢救奶奶。因为这本就是没有意义的做法,即使救回了奶奶的性命,大概也撑不过几天。继续这样耗损人力、物力和财力,都是不明智的举动。

否向医生道过谢,回到了奶奶身边,她轻轻握住奶奶的手,眼泪夺眶而出。

这样硬强让奶奶呼吸着,奶奶一定很难过吧,走也走不了,活也活不了。否的心痛极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做。

瑶从身后环住了否的肩膀,否再也忍不住转身扑到她的怀里嚎嚎痛哭。

“瑶,我该怎么办……”她抽泣着说道。

“让奶奶安心的走吧。”瑶沉重的回答,胸前的衣服被否的眼泪浸湿,“哥,你说呢?”

“既然医生都不建议再这样耗下去,那就看看你朋友想怎样了。”久闷闷地说。

以否现在的状态,如果再持续几天,她大概真的会彻底崩溃吧。否放开瑶,怔怔地望向窗外。窗外阳光明媚,有风吹过,有鸟飞过,空气中飘荡着小时候的味道。

“让我奶奶走吧……”否忽然轻声说,更像是自言自语,“她太累了,我也累了……”

听了她的话,瑶与久对视了片刻。

天知道否在这短短的瞬间做了多大的思想斗争。

“我奶奶之前最怕连累别人,再困难的事情她都自己做。”否用梦呓的声音说道,“她总说人活着已经很累了,为什么还要给别人添麻烦呢。”

否的眼泪再一次冲刷下脸颊。

“让我奶奶好好休息吧,这一生她太苦了。”否沙哑着嗓子说,眼底流淌着说不清的认真。

否认为奶奶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可最遗憾的是,到最后也没有等回她的儿子。奶奶的整个晚年,都是在等待的煎熬中度过的啊。

一小时候后,否在瑶与久的陪同下签订了医生下发的所有协议。

奶奶在人间的旅行,终要告一段落了……

太阳的余辉笼罩整个容海镇,将容海镇涂成血红色。云朵被漫漫离别无声地击碎,大片大片的散落在整片天空。日落之美此时此刻被赋予悲伤,日落与日出之间相隔整整一个轮回。就像奶奶,明早太阳再次升起之时,注定她已步入下一个轮回中。

血红色的夕阳,仿佛一把来自地狱的火焰漫过了人世间的棱角,这无非是一种重生的预示。

否独自一人站在医院楼下的空场上,瘦弱的身躯在苍茫天地间微不足道。她仰起头,凛冽的风吹过她的脸,余辉落在她的额头轻然一吻。否睁大双眼凝望着天空的尽头,漫天的云霞倒映在她泪水干涸的双眸,地狱之火将她的瞳孔燃烧成猩红色。

或许此时眼泪只是一种奢望,不动声色才是最刻骨的疼痛。

从今往后,否再无牵挂,什么都不怕了……

这一天,容海镇的傍晚是惜别的宁静,晚霞的余辉随着夜幕降临,落日的血红色与夜的漆黑逐渐融成一体,飘落于海面,缓缓沉睡于海底……

整个世界随着一起不断下沉,沉到最深的地方杳无声息,只留下死一般的寂静……

楼上走廊里,瑶和久静静站在窗前注视着外面空地上孤身伫立的否。

瑶轻轻巧起嘴角,眼睛一闪:“该结束了。”

久侧过头,眼底淌过一抹奇异的光。

“你想怎样?”他问。

“我能怎样?陪着她。”

“陪到什么时候?”

“陪到结束。”

久听后扬起眉毛,然后转身离开了窗前。

瑶淡淡眨了一下眼睛,继续望着外面的否。

否将奶奶安置在第三天进行海葬。

她没有选择邀请镇子里的人送奶奶最后一程,她不愿面对他们,不想看到他们假惺惺哭丧的脸。

这世上从不存在感同身受这件事,不会有人能真正理解她的难过。

此时,否双手捧着奶奶的骨灰盒笔直地站在岸边硕大的礁石上,泛白的浪花在脚下很低的地方狠狠拍打着,瑶和久分别站在她的身后陪着她。海风佛面而来,吹起她额头的碎发。

否心里悲壮,可眼泪却彷佛被那一日的夕阳蒸发了,想流都流不出来。

海平面与天际混淆,海鸥咕咕欧欧地飞过,在天空奏出哀乐,回荡在整个容海镇的上空。

否面向大海眺望远处,那视线是任谁都到达不了的远方。

“决定了吗?”瑶在她身后轻轻地问。

“恩,”否平静地回答,“奶奶从出生就没离开过这片海,她还要继续在这里等她儿子。”

久在一旁吸了吸鼻子,自从他来到容海镇,就一直戴着黑色的口罩。他每天都只露着一双犀利的眼睛在外面,否很怕触碰到那目光,像是一眼就可灼伤灵魂深处。

否一副释然的表情,海风吹在脸上咸咸的,代替了眼泪的味道。

在这片大海之下,不知淹埋着多少人的归宿。容海镇一百多年的祖祖辈辈,大多数都沉睡于这片海。只有个别有信仰的人家,选择将过世的亲人埋葬于镇子的陵园里。

这一刻,这海竟变得有些陌生,否不禁向前走了几步。

如果说大海是一切生命的起源,那海水是否可以将灵魂洗涤?到底是海里的什么可怕物质造就了人类的虚伪皮囊,使人与人之间从没有坦诚相待过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