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62章 又进了笼(┳◇┳)

昱甩下两个字就用最快的速度从墨星的座驾中落荒而逃,在这个看起来比他大个三四岁的男人面前,昱简直输得五体投地。

昱进到净灵苑,向自己的房子走去,却发现了前面一个穿着艳丽的熟悉背影。

昱的头开始止不住地疼起来,因为那人影不是别人,正是他此时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洪蝶。

自从那夜以后,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洪蝶。他不知道要跟她说些什么,也不知道会不会尴尬,难道要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吗?可是他明明已经向她承诺过了,即便现在他多多少少有些后悔。

昱放轻脚步,洪蝶在昱的门前敲了敲门却不见家里有人来开门,她稍微等了等,转过身正准备离开,却差点撞进了昱的怀里。

洪蝶化着精致淡妆的脸上,掠过一丝惊讶。

“啊,关昱……”她好像吓了一跳,“这么早,你才回来吗?”

她用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上下扫视了一遍昱。

昱努力自然地笑了笑,眼里的桃花含苞欲放。

“姐姐,这么早啊,找我有什么事吗?”

眼前的洪蝶,穿了一件红色的大衣,看起来价格不菲。她穿上很好看,正好衬托她整个人气质极佳。

“昨晚景爷回来感觉脸色不是很好,问过他才知道你们遇上了一件麻烦的单子。听他说倒不是恶灵有多难缠,而是他们几个人之间情况复杂,是吗?”

昱点点头。

“需要我帮忙吗?”洪蝶问,“你涛叔后来去找你,你们全都不在了,打你手机你也关机了。”

她忽闪着长长的睫毛,昱立刻想到那晚她绯红的双颊竟透着无限的性感,以及……

他赶忙掐断了念想。

“不需要呢姐姐,”昱用好听的声音答道,“他们之间的事,我也不想过多掺乎。”

昱并不想跟洪蝶解释那么多,解释的越多,越麻烦。他打开家门,洪蝶跟在他的身后一起进来。

“你一夜没有睡吗?”洪蝶倒是好不认生地在沙发上翘腿而坐,目光不曾离开昱完美无瑕的脸。

“是啊,”昱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解决了吗?”洪蝶又问。

“还没有,出了点小插曲。”昱耸了耸肩膀,“我去洗个澡,不然感觉怪怪的。”

昱原本以为听他这样说,洪蝶就会主动先离开。谁知她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还往沙发靠背上贴了贴,来了一句:“嗯,我等你。”

她说这话的时候,嘴角笑得阴险柔美,像是有什么阴谋,昱后背有点发凉。

果然,待昱洗完澡,裹着浴衣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出来时,洪蝶已经从一楼客厅的沙发上起身,来到楼上了。

刚刚洗完澡的昱,肌肤晶莹,像阳光下一株沾着朝露的玉兰,傲然挺立。

“你用的什么浴液?”洪蝶来到他的面前,有一搭无一搭地问,“好香。”

说完,她伸出食指在昱的鼻尖轻轻一抹,抹掉了一滴水珠。

昱下意识地躲闪了一下,洪蝶虽察觉到了,但也没表现出来在意。

“薰衣草的。”昱回复道,心里有些害怕洪蝶接下来要做什么。

“又是薰衣草?”洪蝶眼光一闪,踮起脚尖将鼻子几乎贴在了昱白皙的脖子上,使劲吸了吸鼻子,“你这么喜欢薰衣草吗?”

昱根本不想跟她解释薰衣草对他的重要性,只是她凑过来的鼻子让昱觉得脖子好痒痒,甚至浑身有点发热。

不知这洪蝶是不是有什么魔力,昱的身子变得僵直,洪蝶并没有后退的打算,昱微微蹙眉,眼前这个几乎已经贴在他身上的女人,好像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性感的无可救药。

这种优雅的气质,是云灵身上从来没有的,而这种奇妙的感觉,好像也从来没有人给过昱的……

归根到底,昱是一个正常的男孩子,很多人之常情,他也没有办法把控……

洪蝶在他怀里,像个暖心的大姐姐,却笑得妩媚……

不知过了多久,当昱醒来后,已经是下午十分了。他浑身酸痛,才想起来早上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当时他实在是太困了,所以后来完事后他就直接倒头入睡了。

虽然现在洪蝶已经离开了,但是回想起来,昱又十分懊恼。他其实很不想那样做啊,可是洪蝶就像个散发着迷魂药一样的女人,在她的妩媚面前,他总是失去理智。

昱明明对她没有感情,为什么还是一次又一次地进了她织造的笼呢?终归是太年轻,禁不住诱惑。

昱从床上爬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前往了景爷的房子。

“臭小子,早上回来也不知道跟你爷爷说一声?!手机也一直打不通,要不是你洪蝶姐姐过来告诉我,你已经回去了,我这还一直坐立不安、提心吊胆呢!老子心脏病都差点犯了!”景爷一见到昱,就是一顿劈头盖脸,“昨晚你涛叔再回去找你,说你们全都不在了!周围找了找也不见人影。你们干嘛去了?!”

他一边说,一边像教训小孩子一样拍打着昱的屁股。

“哎呀,爷爷,爷爷,别闹了……”昱嬉笑着躲闪,“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我都多大人了!”

“你都多大人了?!只要你爷爷我活着,你就永远是个屁大点儿的毛孩子!”景爷气哼哼地说,一头银色长发随着身体晃动着,“解决了没有?那恶灵你洗涤超度了吗?”

“没有。”昱耸耸肩膀,“半途有人报警了,警察来了,我们集体去了警察局。”

“去警察局?”景爷瞪大眼睛,“那方玮,也去了?”

“是啊,虽然不是多正常吧,但全程还挺配合的。奇怪吧?人家去了医院还做了检查,开了证明被证明是精神病呢!”

景爷张了张嘴,觉得太神奇了。

“我活这么大岁数了,还没见过这样自由进出肉体的恶灵呢!”景爷摸着下巴上的白胡渣,若有所思地说,“看来这灵魂不简单啊,可能还有别的什么目的,傻小子你要小心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