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插一章番外荀父与缪家的冤仇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否本想果断地质问她,但是当她张开嘴以后才发觉短短一句话却那么艰难。她太过气愤与崩溃了,怨气仿佛凝成了固体牢牢堵在了嗓子。她喉咙发紧,快要窒息了!

“什么?”瑶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你在说什么呀,否?”

刚刚看到的那些瑶与玮医生的信息,此刻一股脑在否的脑海中闪现出来!一字一句将否的心彻底碾碎!她被眼前这个最信任的女人,玩弄了十年之久!原来这个女人才是她世界里最大的魔鬼!

那些幻觉里听到的声音、看到的魔鬼,还有那越来越抑郁的病灶,不过都是这个女人千方百计最终想要看到的结果!她从一开始就在慢慢折磨否,她一开始就打算要否的命!否不过是她囚笼里一个可笑的提线木偶,她每天都在观看否在囚笼里挣扎、头破血流,就像津津有味地观看一部永不剧终的搞笑剧……

而眼下,面对她这样一副虚伪的驱壳,否再也忍无可忍,她终于爆发了!

“你为什么一直骗我?!为什么?!”否突然像疯了一样双手摇晃一脸无辜的瑶,声嘶力竭,“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到底为什么?!”

瑶看着眼前抓狂的否,冷静并带着一丝苦笑,任由否大幅度地摇晃她:“你在说什么呢,否……”

“你装什么好人?!我这么信任你,你怎么狠得下心……”

否哭了,眼泪像洪水一样决堤,从她猩红的双眼里流下,布满她整张脸颊。她用力地摇着瑶的双臂,然而瑶无动于衷。

否放弃般地渐渐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泪水涟涟的脸,直视瑶的眼睛:“一直都是你,对不对……”

暴风雨到来之前宁静的可怕,现在暴风雨终于袭来了!

瑶瞬间变了脸孔,那和善的表情像魔术一样一眨眼就变成了刁恶的模样!她的眉毛与双眼都竖了起来,眼睛里放射出的光芒足以杀死否无数次!

电光火石的速度,她双手掐住了否的脖子!否都来不及喊出声音,她太瘦弱了,毫无反抗的余地!

“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这样?!你觉得呢?!”瑶用从未发出过的尖锐的嗓音怒喊道。

她的眼球都因为炸怒而突了出来!像是积攒了浑身的力气一样,她大吼一声,一把将否甩了出去!

还不等否反应过来,瑶巨大的力量就将她瘦弱的身躯甩出了很远的距离!她脚下根本无法站稳,整个身子一下子扑翻了奶奶曾经摆放在地上一米高的青花瓷花瓶!

噼里啪啦……

花瓶在顷刻间就劈裂成大块儿大块儿的碎片,散落在伏趴着的否身边……

否趴在地上,微弱地呻吟一声,努力用双臂支撑起自己,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滴滴答答的鲜血与泪水混杂在一起,滴落在白色青花瓷碎片上。

“否!”门口处传来一声大喊。

久刚进大门回来,就听到里屋的争吵,慌忙跑来。

眼前的景象让他大惊,他好似一阵风掠过瑶,扑跪在否的身边。

久小心翼翼地帮否转过身子,只见否左脸上被青花瓷碎片狠狠割了一道狭长的伤口。皮肉外翻,鲜血止不住地往外渗出!泪水也继而从眼眶中流淌下来,淌过血淋淋的伤口与鲜血交融,向下巴漫延开来……

或许是错觉,久的眼底竟闪过一丝心疼,他抬头怒吼妹妹:“你干什么呢?!”

“我干什么?!哥!你在想什么?!”瑶反驳道。

“瑶……”否挣脱了久的帮扶,有气无力地呼唤了一声。

而瑶看到否披头散发,血泪混杂的样子,居然没有一丝怜悯。她依旧凶神恶煞,眼里燃烧着怒火。

“你别再喊我!你有什么资格?!”瑶喊道,“你那个邻居老头跟你讲故事的时候,难道没有告诉你------你爸撞死的女人不仅有一个儿子,还有一个女儿吗?!”

一时间否愣住,*屏蔽的关键字*被猛击!四周听不到什么声音了,只有耳朵有血液冲击头顶的声音……

“你还有脸把我父母的照片拿给我看?!你对得起我吗?!”瑶呼喊着,眼泪冲下双颊,“你知道一家四口破裂的感觉吗!?知道自己的母亲死在自己的怀里是什么感---觉---吗?!那个混蛋,如果当时不逃逸,我妈妈还可以挽救的!可是他跑了!他继续开着车头都不回地跑了!”

“瑶!”久喊住她,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而否,已经像被抽离灵魂的鬼娃娃一样,直勾勾盯住站在门口歇斯底里的瑶,动弹不得。

命运好幽默……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世界……

瑶放声哭喊。

“你根本就不懂!你跟孤儿一样从来没有过爱!可我比你更惨你懂吗?!那种拥有过却被狠狠夺走的感觉,你有过吗?!你现在看到的我哥很正常,你知道我哥做了多少年的复健才能下地走路吗?!

“你住口!”久再一次呵斥妹妹。

“我爸到现在还是间接性的精神异常!从前幸福的一家四口,就因为你爸那个混蛋,全都破碎了!死的死,疯的疯,伤的伤!我就是要报复你啊,怎样?!我就是要亲眼看着你一点点毁灭在我手里!就像你爸把我家毁掉一样!”瑶没有理会哥哥。

“那你为什么还要在上次我*屏蔽的关键字*的时候救我?”否哭着问道,“我*屏蔽的关键字*,不就是你最想看到的吗……”

瑶用手背抹掉流下来的眼泪,冷笑道:“你*屏蔽的关键字*,还有什么可报复的?!我要让你活着,折磨你,摧残你,让你代替我的痛苦!”

“你报复我没有用的,伤害我来说对我爸造不成任何伤害……他根本没有在意过我……”

“是吗!?你爸可不是这么说的!”

“别理她,这个女人疯掉了!我扶你起来。”久狠狠瞪了一眼疯狂的瑶,然后对否说。

“你走开……”否甩开了久的手。

她告诉自己,这不过是兄妹两个人自导自演地一出好戏罢了,全都是魔鬼。

“哥!你现在装什么好人?!难道不是前几年,你派人来一次次管她奶奶要钱吗?!”

否将目光转向眼前同她一起跪坐在地上的久,眼泪再一次滚落下来。眼前这个五官精致的男人,否一直认为他和妹妹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

还没等久再张嘴说什么,否使劲往后挪了挪身子,地上的碎片割破了她的手掌:“走,你们都走……”

“呵…”瑶再一次发出一声嘲笑,“我走?好啊,等到你想吃药的时候,不要来求我!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那药里面提取了大量浓缩的*屏蔽的关键字*啊?一旦你不再服用,你就等着撞墙而死吧!”

瑶提起一边嘴角,邪恶一笑,转身离开了这里。

屋里顿时安静下来,只留下否和久两个人。

泪水还在否的脸上肆意流淌,她的眸子愈发幽深了。

“对不起,我只是按时来取你父亲的赔偿金。”久淡淡地解释。

“你走……”

否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值得相信,一直以来,该相信的她不信,却选择相信了最不该相信的人!命运与她开的玩笑越来越大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妹妹一直都在这样做。”久直视着否,认真地说,“我知道那一切都不是你的错,这已经不是父债子偿的年代了。”

否一眼就望到了久的眼底,他线条分明的脸颊此刻变得优柔。

“我没想过她会这样做,她的事情我其实很少过问。”久又解释道,“她只跟我说……”

“你不要再说了……”否打断他,“你走,你们都不要再回来了。”

否的眼神变得犀利,仿佛一道闪电劈在了久的心尖。

久轻叹一口气。

“我会给你找解药。”他说了最后这样一句话,起身大步离开。

否被一个人留在这乱糟糟的屋子里,她听到大门被扣上,终于这偌大的房子回归了平静,只剩下她自己了。

上帝从她出生,就一直在折磨她。像瑶一样,在小角落里窥视她表演,监视她一日日的自我摧残。

一阵钻心的疼痛自脸上传来,痛得否紧紧皱眉。

她恨,她恨得牙齿都痒痒。为什么从她出生之日起,就像被赋予了诅咒,她从未感受过这世上的一丝善意。而好像她的降临,就是为了揭露人间所有的不美好,积攒人间所有的丑恶。

而出生之地容海镇,肮脏的化粪池,不过就是否最初看到的世界而已。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却下意识地开始拒绝美好,下意思地排斥着原本向她靠拢的温暖。容海镇龌龊的人民,从少到老,带给她的摧残都是不可逆转的。即便后来远离了这里,但再多的真诚也都打动不了否残破的心。

那些噩梦,时时刻刻都纠缠着否。一次一次在睡梦中哭醒,那些自以为的妖魔鬼怪,不过都是她的曾经。它们如同纪录片一般不断重复播放,清晰地在眼前、脑海里重播,她年幼时所经历的,要远比恐怖片还惊悚一万倍。

后来瑶的出现,更是变本加厉地刮绞着否。瑶不辞辛苦来到否的身边与她念同一所大学,伪装善良和否建立信任的关系。回想起来,瑶果然都在从各方面的小事上,耐心地不断否定她、不动声色地打击她,却让否从无察觉。

这一切,瑶与否的年龄相仿,更像是早已被上帝故意安排好,默默协助着瑶来日益摧毁否。

或许她本身没有错,错的是这个混沌的世界吧……

否双眸幽暗,眼尾下的黑痣被血浸染。

犹如开在血海中的一朵曼陀罗。

她诡异一笑,嫣然妖艳。

既然再怎么努力也活不好这一生了,那不如去做个不那么坏的结束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