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55章 全都疯了(○´Д`)ノ

听说过恶灵附体去伤害别人的,这千辛万苦附了体去伤害自己本体的恶灵,昱可还真没听说过。

“您来过来看看……”

方玮爱人抹了抹眼泪,她走向方玮,并指了指他左腿大腿根的位置。

昱和景爷上前,只见方玮大腿那里的裤子确实被殷出来的星星点点血迹染红了,大概是里面缠了层层的纱布。

“您是怎么做到阻止他的?”景爷低声问。

“我回来进屋发现他以后,疯了般朝他大喊大叫!他就停下了他做的这一切,然后呆呆地望着我,似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方玮爱人细细地回忆,“我扑过来一下子夺掉了他手中的菜刀,他突然开始哭,他说他对不起缪总,对不起那个瘸腿的丫头……”

“你闭嘴吧!”缪瑶蓦地怒喝一句,吓得方玮夫人一个激灵,“对不起否什么?我看他是烧糊涂了!中邪了吧?!”

昱看了看缪瑶,又看了看方玮爱人低着头不敢再继续说话的样子,便觉得这一定有什么不对。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景爷沉默,他没再追问更多,而是毫不犹豫地将方玮口中的布从他嘴里拽了出来!

方玮扭动身体的浮动更大了!他的眼珠都要从眼眶中爆出来了!在这样越来越寒冷的天气里,他竟然大汗淋漓!

“我对不起缪总!对不起荀否!”此时的方玮和疯子没有什么两样,这是他能说话后说出来的第一句话。

“你……”

景爷刚要张嘴,缪瑶一下子冲了过来,呵斥绑起来的方玮:“你够了没有?!你也学我哥疯掉了?!你以为这样,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吗?!”

方玮急促地喘着粗气,嘴唇变得干裂苍白!他惊悚地瞪着缪瑶,仿佛听不懂她刚刚说的话,又好像在细细琢磨她的话。

然后,他竟平息下来,用一种不属于他的眼神望着缪瑶,细声细语地说道:“瑶,你达到目的了吗?我终于做了你一直想看到的事情,这下你开心了吗……”

这声音……

缪瑶皱紧的眉头突然散开,变得不解这一切。她的眼里一瞬间浮现出不可思议的光,紧接着她一把从身旁景爷的手中夺过了刚刚塞在方玮嘴里的布,又一下塞了回去!

“闭嘴吧你!”

缪瑶吼道,声音里却充满慌乱。

“你们好好给他看看病吧!我走了!”她甩下这一句话,匆忙向屋子的门口走去,欲要离开。

昱眼疾手快,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拽回。

“缪小姐,你走不得。”昱慢悠悠地说,目光直视缪瑶。

“你放手!”缪瑶甩了几次昱的手却没成功,昱的力道明明不大,可确实令人无法反抗,“我还要照顾我哥,没时间听他在这里胡言乱语!”

“你留下,我去替你照顾哥哥。”昱油腔滑调地说着,还不忘朝缪瑶眨眨眼睛,翘唇一笑。

“你也疯了吗?!”缪瑶大惊失色,面目已变得扭曲。

“你难道听不出,他现在变成这样的很大原因,是因为你吗?”昱问,五官蓦然冷俊,紧接着他靠近缪瑶的耳边,悄悄地说了一句,“你放心好了,我师傅在,他是不会伤害到你的。”

缪瑶一脸质疑。

昱感觉到她没再有想逃跑的意图了,于是松开了她的手,幽幽地又补充了一句:“无论你做了什么哦~”

话落,昱转过身走了几步,审视方玮,方玮歇斯底里的样子令人胆战心惊。

“阿姨,请问方叔这眼下的痣,是一直都有的吗?”

“什么?”方玮爱人被问得一愣,赶忙扒过来瞧瞧。

昱从未记得方玮眼下有如此明显的一颗黑痣,换个方式说……

昱觉得这颗突兀的痣,有几分眼熟。

“啊……”方玮爱人五官一皱,思索道,“好像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这么明显的话,不可能现在你一说我才发现!这…这好像……你们来之前还没有……”

“什么?!”缪瑶听了他们的对话,冲过来用她留着长指甲的手指掐住了方玮的脸,阻止他来回摇摆他的头,“这是什么?!这根本不是什么黑痣!”

缪瑶惊慌之际,用已经深深嵌入方玮脸上肉中的指甲开始发了疯地抠他眼下那颗突然生出来的黑痣!

缪瑶慌了,她惊慌的程度已不亚于面前捆绑在床上的方玮。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缪瑶尖声大喊,她高高的马尾辫已因为剧烈的晃动而凌乱不堪,“方玮!方玮!你究竟是谁?!”

“缪小姐……”景爷劝阻缪瑶,却被她一把甩开。

“你干嘛呢?缪瑶?缪瑶?”方玮爱人全然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为何短短的时间内又疯掉了一个人。

她阻止了几次疯狂的缪瑶无果,便只得用自己的身躯扑上去护住了平躺着的自己的爱人!

景爷扭头和昱交换目光,昱轻轻摇了摇头。

“你是谁?你不是死了吗?!”缪瑶依旧高升喊着,只是声音里多了哭腔。

昱走过去用双手趁缪瑶不备之际,将她狠狠推撞在了一边的墙壁上。缪瑶脚下没站位,摔倒在地,也没了再站起来的力气。

她浑身颤抖,目光里是见鬼的惊恐。她大口地吸着气,就快要窒息,吸着吸着豆大的眼泪就滚落下来了。

昱蹲下身子,平静地凝视她,问道:“你和荀否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这句话像电门开闸了一样,缪瑶被问得差点跳了起来。

“我没有…我真没有…我和她是十年的闺蜜,她跳崖了,跳崖了…真的真的就这样……”缪瑶眼珠也在眼眶里抖动,不敢看昱,“她有抑郁症,很严重……而我真的都在努力帮她,帮她好起来!真的啊,没说假话…没有……”

缪瑶语无伦次。

“荀否的死,是因为你吗?”昱一针见血,其实这答案,昱大概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像在缪瑶的额头上开了一枪一样,她听了这话便猛地僵直抬起头,浑身都停止了抖动,整个人纹丝不动!

只是一双很大的眼睛,瞪得浑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