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0章 何为大鬼O□O??

荀老太继续说道:“你说你来自凌溶市,我还以为你通过我孙女来找我的呢……”

“哦不是的奶奶,刚刚说过了,我通过墨家来的呢。”

“墨家现在还有什么人?我从星广镇走了以后,基本上就与世隔绝了哎……”荀老太说着,起身为他们三个人泡了一壶茶,“我曾经猜测过,他家人应该都不会活着了。”

“大儿子和他妈妈还在的。”温热的茶杯被昱握在掌心,他轻轻抿了一口。

“那也真是奇迹了,谢天谢地。”荀老太随手做了个作揖装。

“所以星广镇,到底发生了什么?”昱问。

荀老太稍作犹豫,窗外一只黑色的鸟“嘎嘎”地叫了两声。

“星广镇……”荀老太咂咂舌,眼神眺望远方,“据说百年前的星广镇被封印了一个大鬼,在28年前左右,不知道被什么人释放了出来,于是它开始疯狂报复星广镇的镇民。”

“是什么样的大鬼?为什么被封印?”昱忽然觉得这一说法有些荒唐,他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这、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荀老太脸色一变,“我听说这大鬼报复活人的方式,是将阴间弱小的各路亡灵封进活人的身体里,靠摄取活人的阳气来修身炼己。当亡灵壮大到一定程度,活人的时日也就不多了。一旦供体死亡后,这些亡灵便可以挣脱供体的枷锁,在阴间与阳间自由穿梭转换了。”

昱越听越觉得离奇,这和景爷带他所认识的那个世界截然不同。

“这大鬼这样做的目的,就真的仅仅是为了报复?”

“听说是这样的……”荀老太频频点头,惊恐万分,“那些小灵苗就像它手中的一把种子,洒在活人的体内生根、发芽。小灵苗的日益壮大,也是在为它自己凝聚最庞大、最黑暗的力量。很多事不敢想啊、不敢想!那个镇子,你能远离就要远离啊……”

“我父母在那里去世了。”昱的眸子黯淡下来。

“你父母?他们是做什么的?!”

“他们是洗魂师。”

“啊!”荀老太惊呼道,“难道你是想为他们报仇去?!小伙子,算了吧,你不是它的对手!都过去快30年了,它现在一定已经庞大到你无法想象的程度了……”

昱刚要张嘴说话,娄蜜尖着嗓子抢先一步说道:“奶奶,这和附体有什么区别?很多恶灵不是直接附体的吗?何必还要像您说的那么麻烦,什么摄取活人阳气的……”

荀老太略带鄙夷地瞅了她一眼,解释道:“这就是它与其他小鬼的不同之处,所以它是大鬼。”

娄蜜听了,摆出一副怀疑的神态。

“那请问您认识的那个墨家男人,和您是什么关系呢?”昱绕了一大圈,终于把话题落在了这里。

“只是我家荀老头以前一个手下,关系比较好罢了。”

“荀老是因为什么去世的?”

“在后山上干农活被雷劈*屏蔽的关键字*……”荀老太眼球一转,“小伙子,我告诉了你这么多事情,你也要帮奶奶我一件事啊!”

“好,”昱没有再针对荀老的死因而继续追究下去,因为他知道荀老太在说谎,他并不想因为拆穿她而激怒她,“奶奶您说。”

“我刚说过,我有一个残疾孙女,”荀老太顿了顿,“如果我有一天出了什么意外,请你务必帮我保她周全。”

昱忽然觉得这荀老太,一定还对他隐瞒了太多事。

“我的孙女叫荀否,她天生只有一条腿,世界对她太不公平了,她就不该出生的……”荀老太一双因为年老而下垂的眼睛里竟溢出了眼泪,“现在她一个人在凌溶市,过得好不好我也不敢问,我不想让她有所顾虑,这个她从小长大的容海镇给了她一辈子最坏的记忆啊,我不能让她总回来啊……”

她泪眼婆娑,越说越激动,撑起袖口还抹了抹眼角。

“奶奶!我们又和您孙女不认识,要怎么保护她啊?!人家也不会信我们的啊!”娄蜜又一次阴阳怪气地说。

荀老太瞬间沉默,转眼就勉强地扯了扯嘴角,尴尬地说:“啊,是啊……我就这么一说,如果有机会的话……嗯……”

昱觉得奇怪,简直太奇怪了。

娄蜜和荀老太的这一对话,更让昱觉得这一切不可能那么简单了。

屋里陷入一片寂静,没有人再说话,窗外的黑鸟也呼扇着翅膀飞走了。

“您家里没有别人了吗?”昱蓦地发现,这荀老太一直在提及她的孙女,那么她自己的孩子呢?

“我这儿媳妇当初因为孩子是一条腿,想不开就跳海*屏蔽的关键字*了,我儿子也受了刺激跑掉了……”荀老太用更大的力道在双腿上来回搓着,“这一跑就是很多年啊,直到有一天警察来找上门,告诉我他在别的地方开车撞*屏蔽的关键字*人逃逸了,再后来通过警察,我才终于见到了这个不争气的窝囊废!”

“所以叔叔现在……”

“他还在很远的地方蹲监狱呢!”荀老太叹了一口气,抬起布满皱纹的手揉了揉太阳穴,“你们现在住在容海镇吗?我这两天身体有点不合适,我需要休息了,你们请回吧……”

看这样子,荀老太是不愿意再多说些什么了。于是,昱知趣地向她道过谢,三个人离开了她的家。

荀老太院子的后面没多远,就是大海。

昱指尖夹着香烟矗立在岸边,他眼里的暗涌似将他整个人淹没。阳光下,他的肌肤犹如出水的钻石,闪着赫赫的光。因为有太多的不解,导致忧郁在他精致的脸上绽放出一朵神秘的花。

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摇摇欲坠的脊椎支撑着他落寞的身影,他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令人心疼。

昱一口接一口地抽着烟,烟雾不仅弥漫了他倾城的面容,也熏红了他的眼。

“我对这个老太太一点儿好感都没有!我觉得她很多话都是骗人的!”娄蜜一针见血地在他身后说道,她也点燃一颗烟,陪他静静地抽着。

昱转身朝她笑笑。

“我也这样觉得呢!”他朝娄蜜抛了个眉眼。

“我怎么会陪你走上了这样一条路!”一直默不作声地元凯突然咬牙切齿,“简直颠覆了我的人生观、价值观!最主要的是,我的女人居然在想法设法地帮助你!”

昱将烟头踩灭,仰着小脸儿将最后一口烟吐在了元凯的脸上。

“*屏蔽的关键字*吧!”元凯迅速咳了咳嗓子,躲闪开。

“我们是兄弟,你的女人是就是我的女人啊!”

昱幽幽一笑,故意说出这样的话来挑逗元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