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7章 来到康馨=。=

“爷爷,您的法器是不是也得给我几个?”昱学习了半天,觉得脑子里嗡嗡直响。

“贴过符文的墨鱼血给你几瓶,最初级的驱魔洗魂法器,你可别当香水喷啊!精炼一小瓶可不容易呢!”景爷嘱咐。

“您不舍得给我,我还不想用呢。”昱嘲笑道,“一点都不管用,澄姨还不是照样被附体了吗。”

“我昨天下午见过她了,她只把墨鱼血在床周边洒了洒,根本没抹在身体上。”景爷解释着,“不过这个东西,对付简单的小鬼还比较好使,稍微邪恶点的大鬼就没戏了。”

昱坐在书桌前翘起二郎腿,悠哉悠哉地问道:“您收人家钱了?”

景爷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白了他一眼:“那你什么意思?我人民的公仆啊这么无私?”

昱吭声冷笑一声,摇摇头。

景爷见状,用手里的另一本经文又给了昱后脑勺一拍子:“我要不挣钱,我吃什么?!你吃什么?!你以为你那破车白来的吗?挺贵的车改成那个样子跟个拖拉机似的,开起来咚咚咚的!你不想收钱,你把车还给我啊!把吃了的吐出来啊!小兔崽子!”

昱揉着后脑勺狡辩道:“爷爷您太落伍了,我的车在我们那个圈子里可是数一数二的,改装是一种文化……”

然后他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又补充道:“算了算了,您岁数大了,说了您听也不懂。不跟您说了,我出去啦。”

转眼,昱约了元凯在台球厅见面。不出所料,元凯那个粘人的女朋友依旧像条鼻涕虫一样甩也甩不掉地跟了过来。

“都打石膏了还不老实在家休息?”昱瞅了一眼她说道,帅气的一杆开球。

“没事没事!”娄蜜摆摆手,眼尖的她一眼就看出了昱扎着绷带的手臂,“你胳膊怎么了?”

“没事没事。”昱懒得解释,就打趣地模仿着她。

“对了兄弟,我已经给你查好了,康馨幼儿园现在已经不在市里了。”元凯一边趴在球案上一边眯着眼睛说。

“远吗?”

“不远,开车四十分钟吧。”

“搬到郊区了?”

“是啊,出了事遗臭万年了估计在市里也呆不下去。”元凯接话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拜访一下?”

“明天吧,你准备一下。”昱淡淡地回答,心里却是波涛汹涌。

“好啊好啊!正好明天我也没事!”元凯还没回答,娄蜜就抢先插嘴道,口气里是充满了飞起来的快乐。

昱其实很不乐意她一起跟着去,这个娇气姑娘的公主病实在是太严重了,一路上总得给你干点什么拖后腿的事出来。况且每当昱看着她抹得那双烈焰红唇的时候,就担心有一天会被她一口口地吃掉。

打了一个小时台球,昱输得甘拜下风。于是他看了看表,然后把球杆往球案上一甩,说:“少爷我不玩了,接人去了。”

“走走走,一起去!”娄蜜开心地说,立刻拄着单拐从椅子上蹦下来。

瞬间昱的脑袋都要裂开了。

在去云灵家的路上,娄蜜一听说昱等下要接的是个姑娘,她便开始穷追不舍地问昱那是个什么样的姑娘,昱不作回答,她便像个苍蝇一般“嗡嗡嗡”地问个不停,直到坐在副驾驶的元凯回头瞪了她几眼,她才老实的安静下来。

等他们看到云灵拖着行李箱出现的时候,娄蜜的嘴巴张到了可以塞下乒乓球拍子的程度。元凯也是相当惊讶,他坏笑着用胳膊肘戳着昱,昱瞪了他一眼,然后翘起嘴角冷嗤一声,优雅地转过身没有理会此刻想法十分低俗的他。

当昱带着云灵回到自己家后,云灵看到昱的小房子装潢比较华丽,她竟表现得有些拘谨。

“你愣着干嘛呢?”昱温柔地笑道。

“没有啦,看你家很干净,不知道要坐哪里。”

“随便啊,就当是你自己家,跟我客气什么。”昱的眼里有星星在闪,“你准备睡哪呢?”

云灵仰着娃娃脸环顾昱的房子:“听你的。”

昱默默地微笑,眼前这个女孩真是太可爱了。

他将云灵安排到了他隔壁的屋子,把家门钥匙也都交给了她。告诉她上学下学出入自便就好,不用有任何顾虑。然后他告诉她自己明天还有事情,可能无法时刻照顾周到。云灵点点头,大概自己也无法相信居然可以住进这么好看的男孩子家里。

第二天上午,昱起床洗漱的时候发现云灵已经早早去上学了。他开车接到元凯情侣两人,三个人便直奔了康馨幼儿园。到达幼儿园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分了。

幼儿园所在的位置根本不算偏僻,尽管是郊区但也是个中心繁华区域。街道上人来车往,还有各种摆摊位的小商贩。

隔着幼儿园的铁栅栏,可以看到里面的小操场上有老师带着不少小朋友在做活动玩耍。不过没过一会便结束了活动,成群结队地被老师带走,估计是集体睡午觉去了。

“我在网上查到他们现在的校长姓权,一会你就跟门口看门的人说你是权校长的亲戚,是权校长叫你来的就行。”元凯嘱咐道,没想到这小子平时没个正型,关键时刻还是想得蛮周到的,“我们俩就不跟你进去了,权校长不可能一下叫三个亲戚来。”

“权校长亲戚多,不行吗?”昱调皮地反问道,阳光下他的肌肤温润如玉。

“你再跟我废话,权校长就没有你这个亲戚了!”元凯一边没好气儿地说,一边推了推镜框。

昱在幼儿园喷着卡通涂鸦的铁门前抽了一颗烟,这样看来它还是极其温馨的,但是每当昱想起它曾经发生过的命案,瞬间就觉得招牌上写的“康馨幼儿园”五个大字都是滴着鲜血的。

他推开大门上嵌着的小铁门正要进去,果然看门的老头儿立刻就像拧了发条般从传达室冲了出来。

“哎哎哎!这幼儿园不让外人进的!”这个矮个子的老头儿态度特别不好,脸上还有一道疤。

“爷爷您别激动,”昱弯起眼睛,“我是权校长的外甥。”

“权校长的外甥?”老头儿警戒地重复了一遍,紧锁眉头,上下打量着昱。

“对啊,您不是传达室的皮爷爷吗?我认得您呀。”昱急中生智,扫了一眼他胸前的胸牌才得知这老头儿姓皮,“权校长老说起您,说您为人特别热情。”

估计皮老头儿也是忘记了自己有胸牌,就真的以为昱是认识他的。

“你等下,我打电话问问权校长。”不过即便听说昱是校长的亲戚,他的态度也依旧没有好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