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三章 神经病

木村和树呆呆的望着天空,一直到太阳西落,弯月升起,星夜璀璨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

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了,他在这整整站了两个小时。

木村和树右手紧紧提着日月剑,心中泛起一股强烈的空虚感,满是失魂落魄之感。

灵气复苏没有如期而至…

异象并未出现。

本应该持续十天的白天,仅仅几个小时,就被黑夜给击败了。

木村和树摸了摸肚子,叹了口气,他饿了。

灵气复苏没有来,但是生活还要继续。

仿佛感受到主人心情不佳,日月剑轻吟一声,低鸣安慰。

紧握着日月剑,木村和树心中虽然还是有些许失落,但眼中已经恢复平静。

灵气复苏的大时代,他身为一位普通人都能异想天开的走出自己的修炼之路。没道理灵气复苏没来的时代,他在这个普通的世界,还会活不下去。

且空气之中的灵气虽然微薄,但并不是没有。他还是能够借助着剑灵的特殊走上修炼之路。

能够在灵气复苏的年代修炼,或许他将能成为现代社会的传奇?

带着这个安慰自己的想法,木村和树将社团教室收拾了一下,很快便下了楼。

此时这栋废弃的石制建筑,显得昏暗,走廊深处时不时的传来诡异的响动,但木村和树面色如常,这两层的教学楼听别人说,是八九十年代,一些老人们建立用于教育孩子们的场所。

而在旁边不远处,还有一小片墓地。一些老人们希望在死后也能看着自己的儿孙成长,所以便埋葬于此。

只不过几十年过去了,这里早已荒废良久。

现在进入新世纪,樱九学院新建后,后山这里便废弃了。

久而久之这地方,便被一些无聊的学生扭曲了真实,给这里构建了各种各样的恐怖传说。

有点类似学校七大不可思议的恐怖传闻…

至于那些响动,基本都是虫子或老鼠造成的。所以在昏暗的夜色下,显得异常恐怖。

他之所以将社团教室设立在这,主要就是这边基本没人来,他能够安静的以精神意志激活剑灵,就算出现异象,也不会有人发现。

这地方奉剑部的其他部员,也不会来。

毕竟奉剑部只是他随意取的一个名字,其他部员在以前都是不良少年,在被他教育过之后,那些学生们也都安安静静老老实实的努力学习了。

像中午那些新入学的高一不良,很快也会被奉剑部的部员改造完毕…然后投入学习的海洋当中。

而学习的地方,集中在教学楼的教室,不是这边。

这里,是属于他的天地。

“救…命…有…吗?有人…来救…救我吗?”

木村和树步伐一顿,听着远处传来断断续续带着抽泣的声音,神情有些诡异。

怎么还有人?

亦或者…不是人?

怨灵、鬼物等灵体,都是灵魂执念于天地的种类。死后因为种种原因留存于天地,不愿转世投胎。

前世很多科学家表示,鬼魂这种生灵,早在灵气复苏之前便存在于世了。

社会上一些解释不清的古怪事情,其实都是鬼物造成了,只是国家需要社会安定,自然会出来辟谣。

而之所以灵气复苏后大量出现,是因为就算不能修炼的普通人,时间一长,吸收足够多的灵气,体质被改善后逐渐心明眼亮,所以能够很清晰的看到鬼魂。

通俗来讲,就是因为灵气的原因,全人类都觉醒了阴阳眼。

早期的时候,因为鬼魂的出现社会还混乱了一阵子,但之后当人们发现鬼除了没有身体之外,其实和人差不多,有善有恶。且普通的鬼魂,根本伤害不到人类,大家也就逐渐接受鬼物的存在了。

到了后面,一些修炼起来的鬼王,还加入国家部门,为国效力。

所以听到这诡异的抽泣求救声,木村和树才会觉得不是人。

毕竟这地方常年不会有人来,再加上旁边还有一片墓地,能够产生鬼物,其实并不稀奇。

可自己都在这一年了…

不对…这一年他虽然时刻在沟通剑灵,本质上并不算修炼…直到今天唤醒剑灵,才算是真正的步入修炼的道路。

感受着体内灵气孜孜不倦的流转,或许…这才是他能够感受到鬼魂的原因。

思索着的他,脚步并未停歇,而是随着呼救的声音,很快就接近声音处。

“谁?”

那鬼物好像听到了声响,发出一声带着紧张和恐惧的声音,略显尖锐,情绪过于惧怕。

当木村和树越过一道齐腰的灌木丛,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声音的来源,不由略显失望。

原来是个人。

稍显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孩显然有些狼狈,身上的校服混杂着泥土和树叶,披肩的头发也略显凌乱,白皙的脸蛋上还有细微的泪痕。

坐在地上的古桥夏唯屏住呼吸,此刻一动都不敢动,她看着突然出现在她旁边的男生,月光透过不怎么高的树木,映照在木村和树的身上。

让她勉强看清来人的模样。

身穿的樱九高二校服,身材修长挺拔,颜值中等,但看上去显得整洁干净,气质特殊。手里还拿着一柄木制的武士刀,显得很奇怪。

而当她对上木村和树平静冷淡的眼神,不知为何焦躁恐惧的情绪,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还能站起来吗?”

男生通透冷静的声音,让古桥夏唯心情一缓,她轻轻点头道,“可以,不过我脚扭伤了,鞋子也掉了一只,可能走不快。”

古桥夏唯不敢相信,自己有一天也会用那么娇柔的声音说话,还是对着一位男生。

或许是求生的本能吧,她想着。

如果眼前这位男生丢下她走掉的话,那就太可怕了,她可不想在这茂密的树林里过上一个夜晚。

更何况近处还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显然这地方还有很多虫子,尤其是夏天蚊子更是多到数不清。

木村和树环顾四周,黑夜并未困住他纤毫毕现的视线,环顾四周,很快便发现前面侧躺着的一只鞋子,不远不近。

他上前拿起,然后过来递给古桥夏唯。

这一刻,他看清了古桥夏唯的样子,眼神微凝,“是你?”

“啊…你认识我?”古桥夏唯惊了一下,她又仔细端详了一下木村和树,发现她确实是第一次见对方。

见古桥夏唯疑惑的眼神不是作伪,显然午休时在食堂的见面,已经陌生了。想着,木村和树摇了摇头,“没什么,现在可以走路了吗?”

古桥夏唯将鞋子穿好,不小心触碰到扭伤的淤青处,吸了吸气。再看着有些脏了的长筒袜,轻微洁癖让她有些别扭,但还是穿好后站了起来。

起身后,古桥夏唯微微抬头,见木村和树看着自己,她微微别过头去,用细蚊般的声音道,“谢…谢…”

木村和树点了点头,接受了道谢,随后他将日月剑递到古桥夏唯身前,“你腿脚不便,拿着它当拐杖用吧。”

古桥夏唯还未说话,木村和树便感觉一股气恼的情绪从日月剑传来,不过还未感受太久,便被古桥夏唯接过去了。

看着手中这柄目测一米以上的木质武士刀,古桥夏唯握着剑柄想要抽出来看看,却发现不管怎么抽动,都拔不出来。

她突然恍然,看来这只是一柄木制的手工太刀。

随后随着木村和树的催促,两人便缓慢上路了。

寂静的夜晚,除了两人的走路声之外,便是两旁窸窸窣窣的声音,要不是木村和树在一旁,一瘸一拐的古桥夏唯肯定不敢在这诡异的树林当中走动的。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吗?”忍受不了尴尬的寂静的古桥夏唯率先开口,她暗恼对方作为男生,也不打开话题。

沉默了一会,木村和树开口问道,“你为什么大晚上出现在这里?”

“我突然不想说了。”脱离了那种没有安全感的状态后,古桥夏唯一如既往的小脾气上来了。

神经病。

木村和树一路上再未开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