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十八章

曲正和其他工作人员也忙上来安慰胥苗。

演员过于投入角色而一时无法出戏的情况,大家都能理解。就刚才胥苗的这段表现,边上不少工作人员的眼睛也都跟着红了。

过了五分钟,胥苗总算缓了过来,起身向身边的工作人员一一鞠躬,为自己的失态道歉。

他这会儿除了眼睛有点充血,其他状态都还不错,不用休息太长时间就可以接着拍下一场戏了。

“前辈,你还好吧?”

周纸砚换了身戏服,看起来很放松,已经完全出戏了。

胥苗也不由得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地说:“嗯,没事了,就刚才……谢谢你。”

他没绷住抱着周纸砚哭的样子,肯定是吓到他了。

可他要不是把这阵压了很久的情绪给发泄出来,估计他自己一个人很难调整,也会影响到接下来的拍摄。

还好有他……

周纸砚:“那你打算拿什么谢我?”

胥苗微微低头:“你想要什么就什么……”

他对他一向是毫无保留的。

“你有什么?”

“我……”

他好像真的拿不出什么东西是周纸砚缺的。

周纸砚眯眼凑近:“等下,你就得拍那场戏了吧?”

胥苗脸微红,点头。

还记得在剧本围读会上,周纸砚看了自己的身材之后,说要给自己加一场裸\戏。

胥苗当时以为他只是随口一说,哪知道后来他真去跟曲正说了,曲正居然也答应了,最后决定在大漠这边给他加一场光着膀子练功的戏……

“前辈你把衣服脱了之后,偷偷给我摸一下,好不好?”

周纸砚的眼底流出了一丝色气,压低声音说话,一只手已经不安分地往胥苗的胳肢窝里摸去了。

胥苗有点痒,下意识地躲了一下,但还是一本正经地答应了:“好……”

他也不问为什么要摸。

摸哪里。

摸几下。

反正对方是周纸砚,就是怎么样都可以。

过了一会儿,胥苗在片场露出一身匀称紧实而不夸张的肌肉,格外晃眼。

化妆师过来问导演,要不要给胥苗身上稍微抹点油,能让身材更有线条感。

曲正推眼镜,前后打量了下胥苗的身材,表示不用。

胥苗的身材已经足够完美了,过犹不及。

不过为了能把他的身材拍出最好的效果,摄影组还在调整光线,不过下面有几台摄像机已经正对着胥苗在拍了。

此时,周纸砚却乱入镜头,走到了胥苗的面前。

他把胥苗的镜头挡得死死的,说了几句话之后,两个人也不知道在捣腾些什么,好像是在推搡来推搡去。

然后镜头里拍到了胥苗露出了难为情的笑容,拍戏的状态都被周纸砚给弄散了。

曲正回头,盯着两台摄像机的屏幕看到这一幕,黑线,拿起喇叭,有点生气地喊道:“咳,现场无关人等迅速离场。”

哪知道这位“无关人等”装没听见,还在那意犹未尽地逗胥苗。

这哪里是偷偷摸,完全是光天化日下公然调戏!

剧组的几个小姑娘从边上都看到了,要不是曲导亲自镇场子,面对如此香\艳的福利画面她们肯定早就“啊啊啊啊啊啊”喊起来了。

曲正的脸黑了:“周纸砚!说你呢,先给我下去,别玩了啊——”

胥苗低着头用手捂住了胸口,不让周纸砚再摸。

周纸砚这才笑着收手,走之前又在他耳边留下一句“真好玩~”。

胥苗的脸更红了,好久才回过神,重新进入拍摄状态。

这场戏没什么难度,毕竟胥苗的身材就已经摆在那了,怎么拍都是好看的,从两个角度各拍了两遍就结束了。

下午,所有戏份都拍摄结束了,这是剧组转战西北之后收工最早的一次,大家好像都开始适应这里的环境和节奏,没有前面几天那么多不顺心的事了。

曲正拍完今天的戏之后,却有点隐忧。

收工后,他又单独把胥苗和周纸砚叫了过来谈话。

胥苗先到的棚里,礼貌地跟他鞠躬,面对导演还像个刚进组的新人。

曲正让他先坐下来,趁周纸砚还没到,语重心长地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胥苗双手放在身侧,想了想:“是我的戏哪里有问题吗?导演您说,我一定好好改。”

他还特意带了本小本子,打算过来把导演说的重点记一下。

“目前为止你都表现得很好,我担心的是你接下来的戏。”

“接下来的戏……”

“接下来这十几天的戏,你知道涂觅和玄炎处于一种什么状态之中吗?”曲正板着脸问。

胥苗早就非常熟悉剧本了,对答如流:“涂觅和玄炎决裂了,直到两人在二十年后的师门之巅的决战,都没有再碰面过……两人之间,我觉得是有不得已的仇恨的,而且到最后仇恨还非常深了。”

也就意味着他接下来这半个月都没有跟周纸砚的对手戏了,想想就有点难熬。

曲正颔首:“嗯,虽然这只是拍戏,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在组期间能保持跟角色基本一致的情绪点,尤其是这种感情积累到一定地步到最后才爆发的戏。我问你,如果现在就让你拍那场决战的戏,你对你自己有几分把握?”

胥苗沉默了。

他明白曲导的意思,情绪是要靠积累的,有些感情不能脱离现实说演就演。

这也是一个演员的基本素养。

如果双方是演甜蜜的爱人,演员在初期沟通时就有意识地培养爱意;演父子,就会花时间像真父子一样去相处;就算是跟演宠物戏,演员都还得跟遛遛狗培养一段感情。

演仇人也是同样的道理,何况还是反目成仇,难度更大。

“你最近是不是跟周纸砚很要好?”

曲正又问。

本来他也不会注意到两个主演的关系好到了这种地步,之前演的都是师兄弟亲昵戏,两人在片场腻歪点,他都觉得没什么,还能帮助塑造角色之间的气氛。

可现在剧中的人物关系发生了变化。

曲正想起下午拍光膀子戏的那茬事,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胥苗。

如果是周纸砚,以他演技完全可以应付这个问题:就算前一秒跟你笑嘻嘻,后一秒他马上恨你恨得挫骨扬灰。

但胥苗显然还做不到这份上。

曲正今晚说这番话,完全是为了他好。

胥苗低头:“嗯……是有点。”

“那你自己注意下。周纸砚那边,我也会提醒他的,帮你进入下状态。”

“好,谢谢导演,我会注意的……”

他一阵羞赧。

这种事他应该自己早就留意的,却还要导演来提醒。

其实也不是胥苗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只是他有侥幸心理,好不容易跟周纸砚熟络了一点,不舍得跟他这么快就冷却关系……

这时,周纸砚刚换了身干净的衣裳,姗姗来迟。

胥苗抬头看了他一眼,连招呼都不打,脸一红,就着急躲着出去了。

周纸砚一懵,又回头看了眼曲正,不客气地说:“曲老头,你跟他都说什么了,躲我躲成这样?”

曲正无奈笑了一声:“人好好一上进的演员都快被你给带坏了。你这段时间给我克制点,要勾勾搭搭也等拍完再勾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