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 17 章

李破星回去之后,越想越觉得对不起际修,越想越觉得自己既智障又混账。

恨不得现在就提着东西去给际修道歉。结果看一眼时间,已经很晚了。

际修年龄不大,作息时间却像个小老头一样,每天晚上基本都是准时11:00睡的。

李破星叹了口气,把叼叼抱在怀里:“叼叼,我们明天就找你际修哥哥道歉好不好。”

叼叼清亮地汪了一声。

窗子里猛地射进来一束灯光。

李破星赶紧捂住叼叼的嘴。

还没等寝管问话,小胖已经“汪汪汪”地叫了起来。

大岩嚷了一声:“王乐乐你怎么又说梦话学狗叫!”

小胖又叫了声:“汪……唔……”

寝管的脚步逐渐离开。

小胖这才不叫了,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熟练地让人心疼。

.

今天是周六,也没课。

李破星一大早就买了一堆冰棒去敲际修的门。

李破星敲的手都酸了,际修才打开门。

际修:“你来做什么?”

李破星提起手中的冰棒:“当当当当~看哥哥拿了你最喜欢的冰棒!”

“不吃。”

砰!门被关上了。

李破星碰了一鼻子灰:……大孩子闹别扭真难哄。

下午。

际修在实验室专心做实验,门忽然被人轻手轻脚地打开了。

实验室安静地过分,李破星感叹道:啧啧,周末还这么多人……果然和普通班那群,老师一不在就热闹地像是一群猴子的学生不一样。

白澄看见有个穿校服的男生探头探脑地张望着,愣了一下。

他们经常做实验的,一般连周一升旗大会都是不参加的,很多人都不认识,可对这个李破星可谓是不可不知。

传言是这样的。

三院校霸。

蛮不讲理。

脾气暴躁。

逮谁揍谁。

“那是李破星是不是?他来这里干什么?找谁的?快让他出去。”白澄小声对旁边的许庭西说,“这段时间际修看起来心情很不好。他俩怼起来就完了。”

许庭西看了眼不远处正低着头默不作声做实验的际修,小声对白澄说:“我怎么知道他是来找谁的,反正不是来找我的。”

“我去,他奔着际修去了!”

许庭西慌忙抬头去看。

际修最讨厌做实验的时候被人打扰,当时那个实验生的前女友宋静染被际修收拾那件事还历历在目,他们谁也不想看见旧事重演。

而李破星,也自然不是好惹的。

这两个大佬怼一起,鬼知道能发生什么物理加化学反应,说不定这个实验室都能给炸了!

眼见着李破星蹑手蹑脚地凑近了际修,实验室的所有人,几乎都紧紧提起了心。

男生很快就走到了际修的面前,际修没什么反应,就当什么也没看见。

白澄心里默念:好,快点,现在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出门,右拐。

可那个男生看见际修不搭理自己,反而不知死活地伸手在际修眼前晃了晃。

际修放下手中的东西,面无表情地看着男生,冷冰冰地说:“出去。”

实验室安静地只能听见心跳声了。

李破星丝毫不畏惧:“际修……”

际修声音又降了好几度:“我让你出去。”

有些实验人员紧张地捏紧了手中的器材。

千万千万千万不要打起来啊!

求求你,这位校园恶霸,快点识相地滚出去吧。

男生拉开外套拉链。怀里蓦然变出一只狗来,那只狗身上打着绷带,可是看起来却很精神,男生捧着狗,眼巴巴地望着际修:“叼叼,快给际修哥哥道歉。”

叼叼:“汪!汪!汪!”

李破星一脸诚恳:“际修,哥知道错了。”

众实验人员:“……”

际修:“出去,我要做实验。”

李破星就差抱着叼叼,往地上一躺当无赖了:“我不走,就不走,小修不原谅我我就不走!是吧,叼叼?!”

叼叼:“汪!”

白澄:……说好的三院无人敢惹大恶霸呢?!

际修终于忍无可忍,揪着李破星的衣领就把他往外面拖,校园恶霸怀里抱着一只狗,行动自然受限,就这样乖乖地被人提溜着走。

一边走,一边不甘心地喊着:“际修!哥错了!哥不该打你!”

“际修!我和宋静染掰了!”

际修已经把李破星拖到了门口,听到这句话,停了一下:“怎么掰了?”

李破星可怜兮兮地说:“我被绿了。”

际修呵呵一笑:“活该。”

说罢,干净利落地关了实验室的门。

一转身,整个实验班的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际修。

际修又变成了面无表情的模样:“看什么。”

“没、没有……”众人慌忙摇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李破星蹲在实验室门口,摸着叼叼的小脑袋,悲伤地叹了口气:“叼叼,怎么办。你际修哥哥还是不原谅我……”

“他好像真的很生气……你看,他都没有问你为什么受伤了,也没有问我为什么被绿……怎么这么难哄……人家陈临安不也被哥误打了一拳……不是一道歉就原谅了?!

说起陈临安,李破星忽然有了主意。

躲着我还不来上课?!哥哥我今天就必须让你来上课。

周一第一节课下课,李破星跑到原来避之不及的教室办公室。

老师看见他,调侃道:“李破星啊,又犯什么事儿了?”

“这怎么刚拆了石膏就犯事啊,看你前两天还挺消停,干脆别拆石膏得了……”

“哈哈哈哈哈……”

李破星咬牙切齿地微笑:“老师,我没犯事儿。”

李破星走到老马位置上的时候已经被嘲地体无完肤,他心里恨恨地想:我以后再也不主动来办公室了……

李破星站在老马面前,笑嘻嘻地说:“马老师,我得向您说个事儿。”

马副院长:“你?想说什么?”

李破星:“际修啊,实验班的那个际修,他可好多天没来上过课了啊,您不是说您的课人人平等,可不能给际修搞特殊化啊,要不我去警告他一声,刚好今天就有您的课,让他来上……”

老马拿起一本书就朝李破星头上打过去,李破星眼疾手快地伸手挡了:“马老师,您这怎么还打人……”

老马说:“李破星你管的还挺宽,人际修是实验班的同学,上不上课关你什么事?!”

李破星:“我这不是为咱学院着想……”

“你先管管你自己吧!人家都告我这儿了!殴打交流生?你真有能耐啊?!”

李破星:……

操!宋静染那个男朋友还告状?!*屏蔽的关键字*不算男人!

幸好李破星早有准备:“老师!是他先动得手,可以看监控!我刚拆石膏,还是伤员啊!”

“伤员?”马翼远快气笑了,“伤员把人打住院?!”

李破星:“但真是他先动得手!”

马翼远:“要是你先动的手你就该退学了!待会第二节下课,大课间升旗的时候,你站在国旗下给我好好做个检讨!好好给人家道个歉!”

想让老子道歉,道个狗屁歉!

老子从不为挥出去的拳头道歉!

……等一下。

一个小时后。

实验楼顶层的同学们正在做实验,外面突然想起来升国旗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男生清朗又张扬的声音通过话筒和播音器,传遍学院的每一个角落。

“……际修!我错了!我不该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你那一拳!是我冲动!是我没脑子!你才不是变态!我是变态!原谅我好不好!际修——”

“际修——我真的错了!!!!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三年级实验班际修小朋友——你是世界上最帅气最聪明最可爱的人——”

……

实验班的所有人放下了手中的器材。

死一般寂静。

际修大步走到窗边粗暴地关上了窗子,他耳根通红。

……看不出来是羞的还是气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