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14

明月悬在空中,楼顶的空气清新又舒适。

顾北随意地坐在平地上,头微微低着。许景严站在他不远处,修长的身形惹眼极了,笔挺的腿被军装包裹,一双眼眸幽幽地望着他。

空气沉默,两人都没有开口。

半晌,许景严伸手从口袋里摸了包烟出来,熟练地打开烟盒,余光就瞥见顾北在看他。

许景严动作一僵,下意识将烟收了回去。回过神时,忍不住一哂。

又过了一会,他走向顾北,声音暗哑,像是将千般情绪都压了下去:“时间差不多了。”

顾北嗯了一声,许景严便矮下身来要背他。

顾北停顿了两秒,顺着靠了上去。

从楼顶翻下去的时间比上来要慢了好几倍。晚风徐徐从耳边过,顾北将下巴轻轻靠在许景严的肩膀上,男人身上熟悉的气息钻进鼻尖,连时光的流逝都好像变得慢了一些。

·

顾北回到宿舍的时候,其他人已经七七八八都在里边了。

高冷笔直着身形站在外面,看见顾北身后的许景严时,敬了一个端端正正的礼。他长得不严肃,但却总爱板着一张脸,再配上炯炯的眼神,顾北有些愣住。回头看许景严,发现对方神色懒懒,表情并没有什么起伏。

顾北脚下微微停顿,一转便进了房间。

顾北不是最晚一个回来的,最晚的是胡客。身为六人队的大哥,胡客是唯一一位已有家室的。和他寡言的性子相反,娇妻浪漫又粘人,一同对话生生打了二十五分钟,胡客大多都在嗯啊哦,但却嗯得很甜蜜,回来被杨俞罚俯卧撑都是心甘情愿的。

姜添对他了解一些,见他迟到就知道是在和嫂子打电话,乘着他做俯卧撑在旁边打趣。

室内一片其乐融融。

到点该睡的时候,两位姑娘回了房间,谢磬禾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顾北一眼,发现顾北一个人站在自己的睡眠舱附近。他的睡眠舱是最里边的,再往里面的两个睡眠舱是空的,那排灯没开,所以顾北那块的光线便有些昏暗。

他低着头沉默地整理衣服,看上去情绪好像挺低落的。

“顾北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呀?”林夕也回头看了眼:“聊天的时候就不太讲话。”

谢磬禾说:“可能训练量太大了吧,他每次都是最重最多的那一个。”

林夕回想了一下:“是啊,之前还真没想到,顾北身体素质那么好的,看他训练的时候还挺有男人味的。”

谢磬禾顿了顿,开了个玩笑:“你指他在坑里睡觉的时候吗?”

林夕一顿,然后掩唇轻笑了起来。

不光林夕和谢磬禾,男生宿舍内的另外三个男人也发现了顾北的异样,等两位姑娘走了之后,顾北就迅速钻上了床,眼睛一闭,睡了。

“是不是太累了啊?”姜添看了眼,说。

林远:“可能是吧,泥坑的时候都直接在坑底睡着了。”

“不容易。”胡客评论了一句,想了想,走近一些,替顾北撵了撵被角。

“是啊,不容易。”姜添也上来替顾北撵了撵被角。

“太不容易了。”林远顺便替顾北调整了一下睡眠舱的温度。

顾北在不知不觉中接下了三个大男人沉甸甸的爱,当晚直接生生给热醒了,迷茫地在黑暗中坐了半晌,林远唱歌般的呼噜声就钻进了他耳中。

熟悉的剧本,顾北:“……”

·

次日清晨,顾北顶着一双更严重的的熊猫眼从睡眠舱里冒了个头,头发凌乱地支棱在头上,面露迷茫地看向外面的世界。

姜添一见,惊了:“顾北你昨晚又没睡好吗?”

已经连续两天夜晚睡眠出问题的顾北魂都快没有了,眼神呆滞,迟缓地点头。

胡客皱眉:“怎么回事,太冷了?”

想起昨天晚上被热醒的诡异经历,顾北啊了一声。

林远从睡眠舱里爬起来,看见顾北,诧异道:“顾北你睡眠质量也太差了吧。”

顾北:“……”

他看着林远,心情有点复杂。

后来一路穿衣服集合,顾北都是懵的,吃早饭的时候,动作迟缓到仿佛被人按下了慢放键。

许景严看着他,问:“怎么回事?”

顾北没吭声。

直到杨俞叫了句:“顾北?”

他才垂眸戳了两下自己餐盘里打滚的鸡蛋,到第三下才戳中,轻轻叹了口气,抹了把眼睛,沧桑道:“我觉得我命里缺了点东西。”

杨俞乐了:“床啊?”

顾北摇摇头,深沉地看他:“快乐水。”

杨俞呵呵冷笑了两声。

当天上午的负重跑,顾北比别人多跑了一公里,障碍跑的时候,困难度提升了一整个档次,后边杨俞还给他们加了个蛙跳体能训练,顾北理所当然地比别人翻了好多番。

结束之后,顾北觉得自己的大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想想上次他的腿劳累成这样,还是第一次被许景严按在床上后的第二天早晨。

结束一上午训练的顾北午饭也没吃,直接瘫在床上,都快残废的手里倔强地抱着杨俞给他的那瓶快乐水,一边痛苦,一边成仙。

过了会,宿舍门被人拉开,许景严走进来,手里端了碗饺子。

随便拉了个椅子在顾北身边坐下,把饺子碗往顾北面前的桌子上一搁,“吃了再睡。”

顾北不理他,歪着头大声吸溜了一口快乐水。

许景严被他气笑了,把饺子往他面前一放:“先吃了再喝。”

顾北还是不理他。

许景严挑挑眉毛:“不吃?”

顾北咬了咬吸管,乌黑的眼珠终于在他身上转了转。

但很快就收回的那种。

许景严不搭理他的小动作,伸手用勺子在碗内划了颗饺子。

碗里散发出诱人的香味,顾北闻出来了,是他最爱吃的虾仁饺,而且看这工艺,十有*屏蔽的关键字*还是许景严亲自下厨给他开的小灶。

顾北垂下眼眸,内心颤抖,觉得自己的骨气很有可能要不保了。

也就在这时,许景严突然伸手就来抢他的宝贝快乐水。

对方动作又快又猛,顾北吓了一大跳,猛地睁大了眼睛的一刹那,有什么东西就被直直地塞进了他口中。

食物的清香在味蕾上绽放,顾北眼眸里写满了不可置信和我是个有骨气的人,暗地里却用舌尖去顶了好几下那颗被许景严处理得温度正正好的饺子。

–––好吃。

顾北心理偷偷冒了几个小泡泡。

许景严看着他的小模样,把快乐水往旁边一放,又给他弄了第二颗,一边叫他的名字:“顾北。”

顾北在吃下第二颗饺子和自己仅剩不多的骨气之间徘徊纠结。

许景严压根不给他小心思运转的时间,直接将勺子强硬地顶入了他口中,一边说:“给我点时间。”

顾北顿住,下一秒,就看见许景严将那只碗放在了他面前。

“不一定能退下来,但你给我点时间。”

许景严说,他声音低沉,目光深邃又坚定。说完之后,定定地看了顾北许久,最后伸手在桌面上轻轻敲了敲,然后将那瓶快乐水递回给他,转身出了门。

门内的顾北在原地瘫了会,突然坐起身来,又包了一大口饺子下去。

–––超好吃。

顾北桃花眼都幸福地眯了起来,鼓起的腮帮像一只偷吃的小仓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