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 12 章

我,*屏蔽的关键字*的?

吴珰苦笑:“我不知道,事实上您过世了的消息还是女娲娘娘传出来的,我们谁都没有亲眼看到,还有……不信邪如我老师,始终不肯相信您竟然就这么过世了,一直认为女娲娘娘说了谎来着。”

苏微表示不明白:“从头说。”

而这个从头,大概得从妖皇东皇嗝屁,十二祖巫完蛋,妖族众妖神与巫族众大巫基本上等于同归于尽说起。

巫族妖族各自动用了底牌的决战自然是打得天地失色,圣人们都不能撄其锋芒,且因道祖那诸圣人不可掺和量劫的命令,便都在各自洞府之中避战,彼时不周山倒塌得猝不及防,都天神煞大阵与周天星辰大阵之间的碰撞更是直接打得洪荒破碎。

“我彼时在老师身边侍奉,老师接到道祖之令后方与两位师伯一起去不周山。”吴珰沉声道,“到不周山时,尸横遍野,血流漂杵,这自不必言,照理说天地动荡如此之大,巫族妖族尚且不能保全,孱弱如人族局面应当更惨才是,然而到了不周山时候,局面却并未如同我所料的那么糟糕。”

苏微问:“有变故?”

“有变故。”听苏微这么说,吴珰就真的确定这位娘娘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彼时,巫族的十二祖巫虽剩下后土娘娘,可正面应对了妖皇东皇自爆的威能,她也是有出气无进气,动弹不得,妖族三百六十五妖神,唯娘娘您还有口气,圣人们到来之前,是您在弱水之下护住了还活下来的人族妖族巫族。”

苏微眉头一挑,不可置信道:“我?”

“您不信?”吴珰问,“是觉得您没那么好心么?”

“不不不,我是个什么品行我比你清楚,这也与好心坏心无关……若是我活下来了,巫族妖族两败俱伤,人族无辜受戮,这场战争里根本没有赢家,妖族巫族包括人族都是受害者,这种条件下,我但凡是还有一口气。”谈起自己的死因,苏微倒是比听到太一已经陨落时坦荡多了,分析的也很理性,“妖族巫族人族都是小可怜,我确实是会护着他们的。”

吴珰不明白了:“那您奇怪什么?”

“我奇怪的是。”苏微的表情十分微妙,“我的修为比不过天生好跟脚的帝俊太一二位陛下,在三百六十五妖神之中虽居上游却也不是顶尖,论及保命手段我也不是翘楚,要说天道眷顾……天道从来就看不上狐族,从来就更喜欢那些珍奇异兽,且想也知道,我与东皇情深义重,他自爆当场,我只有心情剧震露出破绽的,可凭什么他们都*屏蔽的关键字*,倒是我活下来了?”

显得没死的我像一个卖了队友的妖族叛徒_(:з)∠)_

吴·槽多无口·珰:“……”

#明明是悲剧却被塞一嘴狗粮#

#我勒个去一边塞狗粮一边骂天道是个什么神仙操作#

可是无语半天,苏微还是顶着那纯良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她,搞得吴珰一度十分被动,只得弱弱道:“那个,我是后续才到了不周山的,我也不知道啊。”

苏微一口老槽憋在了喉咙里:“……行吧你继续。”

吴珰觉得自己才调动起来的因为天道不容巫族妖族的悲伤,因为妖皇东皇一代天之骄子竟死得如此憋屈的愤懑,惊人天灾之下虚弱得只能动起些微法力,却仍然慈悲地护住了人族巫族妖族血脉的九尾娘娘的敬重……总之诸般情绪,都被苏微那“凭什么我能活下来”的一句仿若皮卡丘弟弟的皮给折腾没了。

这位娘娘当真是人间瑰宝。

吴珰绝望地想。

然后,深深吸一口气,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恢复了一下情绪,接着说——

现在的苏微,看上去固然是有点没心没肺甚至还让人有点想打她的。

但当时跟随通天圣人到场的无当圣母看到的那只九尾狐,如今想来,仍是满心疼惜与震撼。

天河弱水,鸿毛不浮,飞鸟难过,沾身立腐,万物不生,所过之处毫无生机,寻常人触之必死,便是仙体也会被它腐蚀,弱水下凡之事让鸿钧道祖都坐不住,给圣人们下令让他们速到不周山收拾残局的同时,自己也亲出了紫霄宫坐镇。

——巫族妖族死有余辜,可人族要是被彻彻底底的完了那可咋整呀。

人族神特么是最脆皮最碰不得弱水的!天道那么看重人族,人族要是被玩坏了天道一定会找我们算总账的!

带着这样的揣测,事实上诸圣临凡时,紧张之余,也都有点“脆皮人族怕不是都死完了哟”的预计。

万幸,到的时候,变化原身的九尾狐用自己的九条尾巴给大难不死的巫族妖族人族撑出了一片小小的,不被弱水侵扰的天地。

触目惊心的,九尾狐到底身受重伤,能动的法力有限,事实上她剩下的法力已经不足以让她在巨大九尾狐身上撑开法术防护罩,而只能以肉身去应对了弱水的侵蚀,法力只堪堪够护住心脉让她不死。

于是圈出来的那片天地,内圈还是狐狸萌萌软软看上去就很好摸的白色长毛,外圈便是被弱水侵蚀之下的森森白骨。

她只护得住心脉,却控制不住痛感。

肯定早就疼坏了。

见到诸圣人到来时,狐狸脸上讥诮地扯出一抹笑,虚弱道:“圣人们终于来了,小妖以为诸位不打算来了呢。”

圣人们有意避开巫族妖族锋芒,却无意让巫族妖族闯此大祸,便是鸿钧道祖也是完全未预料到巫族妖族竟火拼得如此惨烈,正是诸圣人心里多多少少都有点赧然之际,听到她那一声讥讽,各自脸上都有些讪讪。

她倒不是什么得寸进尺之辈,大概也是快到了极限,并没有精力与圣人们打口头官司,只在忍不住的讥诮之后,很快又露出了个释然的笑:“来了也好,来了我就能安心去了。”

话毕,那巨大的九尾狐便闭上了眼睛。

“就这样?”苏微继续挑眉。

吴珰摇头:“圣人们都来了,您彼时不过是半副骨架被化没了而已,伤并不重,还是可以救回来的。”

哪怕自己的人生观同样是“魂飞魄散之外,其他都是小问题”,可听到了这么凶残的话用在了自己身上,苏微手臂上还是没控制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意味深长地道:“这都不愿意放过我呀。”

不愿意。

天道看不顺眼湿生卵化之辈已久,九尾狐也是湿生卵化的品类之一,自然对九尾狐从来没有啥好待遇,但如今真要论起是非功过来,妖族开战确实是罪孽,可最后是九尾狐不计种族只论生命,秉持着上天有好生之德的精神保住了人族,必须是大功。

若是圣人们到来之前九尾狐魂飞魄散那就没话好说了,但她既然剩了一口气,是怎么样都要救回来的。

而那会儿……

圣人们都来了,自然没有再让九尾狐独自支撑护着人妖巫三族的道理,太上圣人径直祭出了自己的天地玄黄玲珑宝塔罩住了三族的小可怜,鸿钧道祖袍袖一挥便将那巨大九尾狐化成正常形状,收到袍袖之中。

事实上九尾狐已经伤成这样,由道祖出手治疗,比几个毛手毛脚的圣人出手靠谱太多了。

再之后么,无非是三清圣人重新把破碎的洪荒拼成四大部洲,作为妖族圣人的女娲娘娘赶紧挖矿补天,西方二圣原地诵经给死难者们超度,后土娘娘为了保全巫族,当下立誓入地府执掌轮回,人间那边,后续便发展到了大禹治水,大禹念当年九尾狐相护之恩,娶涂山氏九尾狐为妻……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和九尾狐相关的主要是:“女娲娘娘用五彩石补天之后。圣人们再次去了紫霄宫,那会儿您身上的伤已经被道祖处理了一下,您有如此功绩,又被道祖带回紫霄宫,圣人们都以为他们会多一位师妹了,我老师才试探性地提出此事,道祖便阐明您与他的师徒缘分只在紫霄宫三次讲道,他无意让您在紫霄宫久待,更不想收徒,只令几个圣人商量一下,谁将您接出宫调养。”

太清老子爱清净,并没有兴趣养一只毛茸茸:)

玉清元始爱干净,拒绝养一只每年都会掉毛的毛茸茸:)

西方两个圣人倒是想要,但他们才一开口,道祖就凉飕飕一句:“九尾狐接过去之后,你们当如何?”

已经忽悠了无数生灵去西方填坑的俩圣人想也没想:“自然是入八宝功德池。洗涤尘埃,忘却凡尘,入西方教,修寂灭道。”

然后他们就失去了九尾狐的争*屏蔽的关键字*→_→

寂灭道个大头鬼!九尾狐对太一情深义重这事洪荒皆知,你要她点头忘却前尘?你是要她死!

这会儿天道感激着她呢,怎么也得保她一条小命。

于是剩下的选手,无非是上清通天与女娲娘娘。

女娲娘娘是妖族,曾与九尾狐是闺蜜,且她们俩都是女孩子,更能无微不至地照顾病患……反正一万条理由摆出来,都是女娲占优。

非常想搞一只这么厉害的毛茸茸的上清圣人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娲娘娘带着九尾狐离开。

“我老师虽生气,却也无可奈何,只与我们师兄妹几个说,”吴珰陷入回忆,“这会子您在娲皇宫也无妨,过几年伤势好些,他便去请您来我们昆仑山小住,还令云霄师姐给您收拾个干净屋子。但……女娲娘娘将您带走后,不到三年,娲皇宫便传出了您已经过世的消息。”

怎么过世的,无人知晓。

尸身葬在何处,无人知晓。

到底是自然死亡还是他杀,无人知晓。

彼时后土娘娘已经将地府支了起来,当年九尾狐护住巫族残部的情分未还,后土娘娘都想职权范围之内给与九尾一个平安顺遂的来世,却从来没见到九尾的魂魄到地府。

后土脑海里迅速闪过了许多种可能,她自己不能出地府,便遣使前往娲皇宫及紫霄宫询问。

女娲是妖族,看后土从来不顺眼,加上那时候心里也有气,便直接表示无可奉告,有本事你就去问道祖。

而紫霄宫的回复是:“那是九尾的命数,与你无关,不必多管。”

“后世多有揣测,会不会是女娲娘娘杀了您,毕竟后世女娲娘娘对狐族也不太友好,还派了只狐狸精去魅惑人间帝王,致使那狐狸精死在人间来着,可无论别人怎么说……”吴珰道,“我仍然觉得,女娲娘娘没有杀您的理由。”

苏微也陷入沉默。

不管那位“九尾狐”是个什么情况——她穿越回来之后原身的魂魄觉醒也好,有新的穿越者接盘也罢,再或者是她还在那但是她失去了那段记忆,至少能确定的是,“九尾狐”是有功的。

有功的,不被写在天道记仇小本本上的,如今妖族有且仅有的,唯一一个可能带着妖族灾后重建的妖,女娲做什么要杀她?

何况她和女娲是真·闺蜜,能头碰头研究双修姿势哪一种更舒服的那种,哪怕女娲不怎么与妖皇东皇交好,但和她的情分是不用怀疑的呀。

“啾咪!”苏微还在努力回想前事,手指尖先被轻轻一啄。

她回过神来,低头看小黄鸡。

小鸡仔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现在十分依恋她,哒哒哒蹦过来,长满绒毛的小脸蛋蹭了蹭她的指腹,不再处于恐惧和瑟瑟发抖状态下,对着她十分友好地叫着:“啾咪!啾咪!”

是你救了我吗?

谢谢你呀。

指腹传来暖洋洋的触感,苏微心都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