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李谢崔王

一路在京城跌跌撞撞,李牧童却没有回到李家。

“爷爷,此人占了咱们的乞讨之地。”

一个身着单薄布衣的小乞丐,揪了揪身边的老乞丐,有些气力不足地说道。

倔强又狠毅的眼神从小小的眼睛中迸射而出,直直地看着这一醉汉。

只待老乞丐的一声驱赶令下,就会毫不犹豫地前去将李牧童给搬开来。

老乞丐见醉汉与他一般衣衫褴褛,除了一柄弯刀防身,别无长物,便是让小乞丐给他铺上了一层稻皮。

流离之人,应尽是他乡之客。世家官人富的流油,逃难而来的平民百姓却衣食堪忧。这天下,除了读书与奇遇有出头的希望,底层的难民,费劲全力,只能挣扎地活着。

此时正值深秋的京城,街上却仍不见无人萧瑟的情景。

来来往往,车水马龙。

像是乞丐爷孙此般微末之人,可想而知,一个下午,也得不到多少赏钱。

“唔~”

“爷爷,爷爷,他醒过来了。”

小乞丐觉得李牧童身上有股杀意,很是害怕地躲在了老乞丐身后。

而李牧童朦朦胧胧睁开眼睛,看到这一老一少,还有身上一层保温的稻皮,本不算愚笨的他,很快就明白了因果关系。

“嗯~”

“我这喝了点酒,有点迷糊。

还是多谢老人家的好意,给我一席休憩之地。”

老乞丐听到李牧童感谢,没有多说,只是如藤蔓般沟壑纵横的脸上几经变化,才堪堪露出了笑容。

李牧童见两人骨瘦嶙峋,情况糟糕,则是将背后的弯刀解了下来,交与老乞丐。

“拿着这把弯刀,到京城李家报我李牧童名号,应自会有人给你们奉上好酒好菜。”

“不可,不可呀!”

纵然更好生活唾手可得,老乞丐也不想接受李牧童的无理由帮助。

李牧童见老乞丐推脱,没再多说,转头很快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诶?那边有人打架,”

路人们一传十十传百,人群皆是向着打架之处涌去。

李牧童刚醒酒,身体无力。

索性随波逐流了一次,被人撺掇到了打架现场。

要了解南国京城,李谢崔王四大世家始终是绕不开的坎。

李家身出江湖,却庙堂高护。

谢家涉及海上,权倾一方。

崔家走在四海,善营商;王家则是世代保护京城,算是世家里的独秀。

李牧童抬眼看去,打架两人,其中一人便是谢家二子谢卜洋。

纵然过了这些年,他这嚣张跋扈的嘴脸,还是那么旗帜鲜明。以至于让李牧童一眼就认了出来。

“此路半分,我已到了尾途。

这位兄弟就这样让我原路退回,岂不是无理取闹?”

“兄弟我有急事,要是让路,谢某定是感激不尽。”

谢卜洋饶是嘴上说的急,脸上却无丝毫着急之意。

“不可理喻。”

戚常恭年轻气盛,要不是有谋士挡在身前,或许早跟谢卜洋那伙人真刀*屏蔽的关键字*拼了起来。

李牧童摇了摇头,无心关注这些琐事。逆水行舟般挤了许久,才离开了此处是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