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二十一章 Round2

【第二轮游戏开始,3 2 1】

随着机械女声的播报,大家身上都笼罩了一层淡绿色。

第二轮游戏正式开始了。每个人的枪都上了膛,只要有敌人出现在面前,让他吃下*屏蔽的关键字*就是对他最好的招待。

“宋老师,宋老师,你在哪。”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宋辉芃正埋伏在灌木丛中,他从光学瞄准镜中移开注意力。小路上一个穿着迷彩衣的女生猫着腰,一边喊着“宋老师”,一边探头寻找着什么。

奇怪,她怎么出来了?

没有多思考,宋辉芃应了声:“文文,这儿!”

文梓芝循着声音找了找,看到躲在树丛中的宋辉芃,立马半蹲着走到他身边,紧贴着他的手臂趴在了地上。

“不是让你们在小木屋里吗?为什么出来了?”宋辉芃的手臂和文梓芝的手臂紧紧贴在一起,让他非常安心。文梓芝天生体凉,即使是在炎热的夏天四肢也可以保持一种有“冰镇”功能的温度。游戏环境里面这颗不知道几月份的太阳非常炎热,晒得整个人都焦躁起来,细密的汗刚流出来就被晒干了,好在文梓芝这个天然大冰块来了。

“宋老师,我想和你待在一起,他们我都不熟。”文梓芝说话和蚊子似的,得竖起耳朵听才能听清,“而且我讨厌那个律师。”宋辉芃在心里笑了笑,暗想,果然还是个小丫头。

“因为他又猥琐又丑,还很自私。”见宋辉芃没有回应,她解释道。

“每个人多少都会有些自私,有的人比较内敛不表现出来,恰好他是全部表现出来的那种人,只要对其他人没有造成损失和伤害,自私一些也可以理解。”宋辉芃压低了声音,他自己都有些没听清自己在说什么。

话音刚落,就听到小木屋方向传来了骚动声,接着就是一阵枪声,砰砰砰砰持续了好几秒。

“糟糕,出事了。”木屋里都是女同志和老年人,他防守的这个角落没有侦察到敌情,不知敌方用了什么方法接近了那个地方。

他正欲往木屋方向去,被文梓芝拉住了:“宋老师,木屋里没有人了,我出来的时候她们几个也决定不呆在那里,各自分开了,或许都去找了自己最信任的人吧。”

“那木屋那边的枪声……”

“兴许那个木屋是一个最有利的地方,你们在第一局的时候赢得了比赛,有可能就是占据了木屋的关系。”文梓芝顿了顿,又补充,“所以这一轮很有可能敌军知道大家会藏在木屋里,就先去攻占这个制高点。”

“看来你们不躲在里面是一个很正确的选择。”宋辉芃又埋伏起来,他此刻神经绷紧,手心都是汗,要是没有裹上布条的话,枪在他手里一定会和一条鱼一样滑。

“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们会赢的。”文梓芝笑了笑,这句话她用一种十分笃定的语气说的格外大声。

宋辉芃连忙放下枪,用右手按着她的后脑勺,左手捂住她的嘴:“小声点,你难道想把敌人引来吗!”

他从来没有觉得女人累赘过,不论是在学校的工作中还是日常生活,他都认为女性扮演的角色或者她们真实的自己都是十分令人钦佩的。学校组织班级春秋游时,调皮捣蛋的总是男孩子,帮助管理秩序和主动帮助其他同学的大多都是班级里的女孩子;女人开车也总是比男人要谨慎许多,虽然很多时候她们的谨慎代表着慢吞吞。然而此刻他却觉得文梓芝格外聒噪,刚刚她嘴里说出的那番话甚至带了些骄傲,他不喜欢骄傲的人,即使是身边最亲近的人,他也不允许他们带有任何骄傲情绪。

“摁!”宋辉芃吃痛地松开了手,他的虎口位置被狠狠地咬了一口,好在布条救了虎口一命。

面前的女人突然兴奋起来,她露出了一口带着血的牙,喉咙里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那一天的阳光很好,太阳很大,她的牙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刺眼的光芒,像是被一排卤素灯照射着的珠宝柜台里的珠宝玉器钻石,亮的人睁不开眼。

宋辉芃还记得,他杀死她的时候,关于她最后的一个印象就是她阳光下带血的牙。

“宋老师,你、你没事、吧?”文梓芝一路跑过来,说出每个字都十分艰难。她本就是体育课差生,作为一个能走路就不跑步、能坐车就不走路、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的懒人,这一次是她人生中跑的最快的八百米,她可以感觉到自己即将炸裂的肺和急速跳动的心正在高速运转。

宋辉芃看着已经倒在地上死亡的“文梓芝”,摇了摇头,本想抬起手摸一摸她的头又无力地放下了:“我杀了你。”

在宋辉芃被“文梓芝”咬伤之后,震惊充斥了他的头脑,又看到她异常的表现,“蛊毒”这个词瞬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李思敏和戈越在不知不觉中被种蛊人种下了邪恶的毒虫,在森林和灌木丛中,有毒虫的概率自然比房子里的概率要高的多,加上户外环境复杂,被“毒虫”咬一口也是神不知鬼不觉。他不禁觉得心疼万分,又十分自责。

面前女人嘴里的一副獠牙带着血腥味,眼皮突然消失,眼白充斥着整个眼眶,她每动一下,身体就发出咯哒咯哒的声音,就像是关节在唱歌,不过这个曲调更像是在唱哀歌。

要不是那个头顶着绿色小箭头的女人奔跑着大喊,想必此刻他已经死在这个李鬼“文梓芝”手上了。

“别难过了,还有更多个‘我’要被你杀呢。”文梓芝抬起她的一条腿,拍了拍,“你看,我也被你咬了,我也杀了好几个‘你’。”

宋辉芃这才注意到她那条已经被血浸湿的左腿,迷彩裤的布料已经被扯去了大半,连带着她的皮肉也被扯去了,森森白骨在一片血红中显得尤为显眼。

留意到宋辉芃眼中的不忍,她笑了笑说:“好在运气好,没死成。又杀了好几个,这下心里痛快了。”

“没想到你这么勇敢。”宋辉芃解下手上的布条,绑在文梓芝的伤口处,“就是太脏了,不过现在止血重要。”

“这点血,小意思,我们每个月流的血比这还多呢!”脸上虽然是无所谓的表情,但她还是吃痛地倒吸一口凉气。

一会儿工夫,文梓芝又击毙了好几个“文梓芝”“宋辉芃”“肖慕云”。这些伪装者天生就带了一副武器,被靠近或者抓住也就等于离死不远了。虽然他们的同伴已经被击杀无数,但演技却一直在线,仍旧敬业地扮演着自己该扮演的角色,见到该见的人该说的话也一丝不苟,不带重复。

宋辉芃按照文梓芝教他的方法,根据头顶的绿色剪头识人,有绿箭的便是自己人,没有绿箭的就是敌方的模仿人,可以对其进行攻击。

“宋老师小心!”本躺在草地上的“文梓芝”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它扭了扭身体,从嘴里吐出一个粉红色的球。

这粉球约莫篮球大小,外面只一层薄薄的膜覆盖着,掉在地上时被磕到的地方瘪下去一个口,流出淡黄色的液体。随后在球的顶端,一只粉嫩的手伸了出来,接着是头,最后露出了整个身体。

“这是婴儿?!”宋辉芃和文梓芝同时惊呼。

这个婴儿“破壳而出”之后,伸了伸懒腰,坐在地上咯咯笑起来,嘴里还不断地喊着“爸爸妈妈抱抱”的字眼。

吐出了粉球的“文梓芝”瞬间老了一大半,“仿生发”由黑色变成半灰,人也老态龙钟起来。

地上的小孩喊了一会儿,见没人搭理它,又大哭起来,哭声让已经老化的“文梓芝”变的愤怒起来,见面前的这俩人欺负了自己的“孩子”,獠牙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许多个尖刺,随着“嗡嗡声”,獠牙疯狂转动如同电钻机般,向他们俩袭来。

“快跑!”文梓芝一把推开宋辉芃,把枪横在自己面前,用全力抵挡那张长满“电钻”的嘴的攻击。

“用自己的命换别人的命,值得吗?”面前那人舔了舔嘴唇,一副看不透的表情。

“只有愿不愿意,没有值不值得!还有!关!你!屁!事!”文梓芝抓起地上的石块,扔进“模仿人”嘴中。本以为石块可以对“电钻”造成破坏,没成想獠牙的威力极大,石块在它牙齿的咀嚼下瞬间粉身碎骨,小石粒全掉在文梓芝的脸上,粉末糊了她一眼。她像个失去了眼睛的战士一样,只能闭眼战斗。

“宝贝别着急,吃了你再吃他,不会让你一个人死的哈哈哈哈哈哈。”“模仿人”发出了尖锐的笑声。一旁的婴儿见到眼前的场景,破涕为笑,激动地直拍手。

“我草拟吗,玩什么双押!”宋辉芃举起枪,对着压在文梓芝身上的“文梓芝”砰砰开了两枪,由于距离近的关系,“文梓芝”脑浆迸裂,垂直瘫倒在文梓芝身上。

宋辉芃就着流在文梓芝脸上的血,替她擦去了糊在眼睛上的粉末,随后将她从“模仿人”身下拖了出来。

“看不出来啊,你年纪一大把,还挺潮的。”文梓芝抹了一把脸,又给一边的尸体补了两枪。

“要跟上年轻人的步伐。”宋辉芃也笑了笑。

“哇——”一旁的婴儿许是见到它的“妈妈”*屏蔽的关键字*,又哭了起来。

文梓芝抬起枪:“别着急,现在送你上路。”

话音未落,刚刚死掉的“模仿人”又站了起来,用极快的速度*屏蔽的关键字*成五个人。而在远处的那些*屏蔽的关键字*的尸体,也站了起来,*屏蔽的关键字*成两个人或者三个人。

那个婴儿此刻已经变成了五岁小孩模样,除了没有黑眼球之外,与人类儿童别无二致。

他抬起一只手,向面前的宋辉芃和文梓芝指了指,用冰冷的声音发出了指令:“杀死他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