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二十九章

“……嗯?”

“花京院,怎么了吗?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回头。”立香疑惑道,毕竟整个沙漠十分平坦,若是有什么东西应该一目了然。

“啊,不是,可能是我的错觉吧,从刚才开始就感觉有人在看着我们。”花京院擦了擦脸上滑落的汗水,皱起了眉头,“我们走了多久了?虽然大沙漠里的热度足够让人模糊时间的概念,但现在这个时间段太阳不应该还在高升的状态才对。”

乔瑟夫下意识地掏出了怀表,抱着头发出一声惊呼:“Oh No!!我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个时间太阳应该早就下山了!这是敌人的替身攻击!!他想让我们脱水后死在这片沙漠——小心!有什么东西来了!”

即使在沙漠中,显得遥远的太阳在此刻越离越近,甚至让本就灼热的空气变得扭曲起来,那“太阳”分裂出无数火球,向他们所在的地面袭来。好在白金之星即使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让所有人躲了进去,不然这次第三部是真的要完了。

骆驼们在这次的攻击下成为了不幸的牺牲品,和他们身上背着的水桶一起被烧出了几个大洞,抽搐了几下身体之后便不再动了。

“可恶,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个替身看上去比立香的那个还要bug!这可是太阳啊,如此强力的替身附近怎么可能没有它的主人!难不成是远距离操控型的?不,这也是不可能的——可恶!”被周围愈加上升的温度炙烤着,乔瑟夫之前被恋人弄的一塌糊涂的脑细胞似乎也在这时体现出了问题——他不能冷静地思考问题了。

“……立香?”一片白色在眼前飘过,花京院下意识地伸手去拉,那片白色却像有意识一样从他指缝中滑了出去。他抬头去看,确实是名为藤丸立香的少女,她站了起来,往这个坑道的外面走去。如果是之前的那些情况,从她身上的服装来看,她想出了对策并已经召唤了能够破局的英灵。

但这次不是这样。注意到她的手背上并没有缺失那道媒介令咒的花京院动摇起来:“立香,你没事吧?!”

“哼,要是以前,汝这种程度的不敬可不会得到法老的宽恕!这次就看在立香的面子上饶你一命。”不知是不是被沙漠的阳光长时间的照射,她原本白皙的肌肤变为了略为性感的蜜色。从她扫过来的眼神中,花京院仿佛看到了太阳本身,“余之名为奥兹曼迪亚斯!太阳之王地上之王!余的光辉照耀着世界的每一寸土地!令人作呕的劣等品也敢再次乱吠,余可以将这是为对法老的挑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懦弱到不敢现身的劣等品,程度也只能这样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原来是这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到这位法老话中隐晦的提示,再次观察了藏身地点外面的沙漠,花京院像是一个中终于被晒傻的疯子,他狂笑了起来,原本俊秀的脸庞被他自己扭曲成十分微妙的弧度。

“……原来如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居然那么傻,这家伙认真的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一种无声的传染,从奥兹曼迪亚斯开始,承太郎与波鲁纳雷夫也相继大笑起来,成为了三幅样式客观的表情包,徒留乔瑟夫一人还在那里一头露水。

“等等,你们三个是怎么了,被晒出幻觉了吗?!还有那个奥兹曼迪亚斯,我没猜错的话是那位埃及的历史上最有名的那位,拉美西斯二世吗?!”乔瑟夫的震惊与下意识地夸赞很是让奥兹曼迪亚斯受用,他放松了对立香的压制,让她重新能够将自己的意识上浮。

“诶,诶——!?法老??”果然,立香也对此人的到来感到无比的疑惑,她的嘴里发除了一味不明的叫声,与奥兹曼迪亚斯所控制的脸部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等等法老,我不记得我召唤了你来着?啊果然,连令咒都还在!说起来我当时好像没有想到召唤你这件事呢……啊不是,我是说法老的光辉太过耀眼,以至于让人惶恐!”

“哼,区区堵上英灵座的通道这种程度的束缚,还不能够让法老屈服!连这种伪冒法老威光的家伙都能在汝的面前随意地耀武扬威,天空的女王和迦勒底那些无用的术士都交了你什么。”无视了刚才发出不敬笑声的承太郎他们,奥兹曼迪亚斯把视线转向了天空中仍然嚣张地散发着惊人热量的那轮“太阳”,伸手召唤出了属于他的太阳船,“无聊,这种程度,连余的宝具都没有使用的必要。那边那几个小子,我就勉强认同你们有那曾经勇者的十分之一,免除你们不敬的笑声!然后——将余的光辉,余的身姿刻入心底,膜拜,然后对此绝望吧!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见证法老的神威吧——!”

法老的权能使他召唤能够自由飞翔的斯芬克斯们,但这次并不需要这么麻烦,他只是挥了挥手,不远处就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太阳船上射出的光束抵挡了“太阳”扔下的火球,而在某种东西破碎的刹那,这轮虚假的太阳,也在法老的光芒之下消耗殆尽。这片沙之大地瞬间陷入了黑夜的宁静之中,而这片黑暗中唯一的光芒,便是这位王者,他无时不刻散发着属于太阳的光辉和存在感,让人不由地把目光投向他。

“哼,果然就只是这种东西。立香,退步至此的你才是令余无法静坐等待的东西!要记住,你早已进入余的麾下,那就是余的臣民!若是停滞不前,即使你是余承认的master,也会向你问罪!”他的身上赫然散落除了缕缕金丝,这是消散的前兆。但这位法老并不打算走寻常路,在此时一口气接触了依凭,在立香的面前凝成了实体,“若是一直蒙蔽自己的双眼,可是无法前进的,但即使是现在,正是汝挣扎着向前的姿态,让余选择了再次在汝的面前显现身姿。”

“你必须想起你自己丢失的东西,不然那只会让你永远无法成长。余言止于此,你好自为之吧。”奥兹曼迪亚斯用他逐渐透明的手抬起了立香的下巴,同以前一样看着她的眼睛。藤丸立香并没有改变,她那令他能够回忆起某位挚友的眼还是那般澄澈。是——就像是没有经历过那一切一样干净到令人厌恶,“呵,余期待那一天,汝是会选择毁灭自身,还是能够继续带着满身伤痕,就算匍匐在地也要前进。”

“等——”想要伸手去挽留,却只抓到了对方离开时的一捧金色灵子,而这些灵子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彻底消失不见。

藤丸立香陷入了混乱之中。并不是不能理解法老留下的那些话语,只是因为之前逃避地不去思考,导致她一直没有正视这些问题。缺失的记忆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召唤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忽视一些平常能够轻松回忆起的英灵?还有——玛修,最后来这里的时候,她的表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啊啊,想不起来,能够看到的,只有一片模糊的颜色。

“现在就让她自己好好想想吧,立香现在恐怕需要好好梳理一下。”带着其他人走到被拉美西斯二世的攻击打穿了一个洞的镜子后面,花京院检查了一下昏迷不醒的替身使者,确认了对方的再起不能,“真是,没有发现对方如此拙劣的手法,也是我们的疏忽。这家伙的车上甚至有空调,看起开真是舒适。”

“等等——原来这里刚才看到的景象是镜子?!”乔瑟夫不可思议地捂住了脸,“我居然没有发现,真是太奇怪了!”

“老头子你怕不是被太阳给热傻了,当时那个法老可是给出了明确的提示。”承太郎从敌人的交通工具中找出了装水的容器,将它们分给其他人之后拿着其中一瓶走向了还在原地发呆的立香,“有这个闲心去讨论之前的事情,不如想想后面该怎么办。”

脸上凉爽的触感让立香从纷乱的思绪中解脱出来,抬头看到的是承太郎一如既往的扑克脸,这让她奇迹般的平静了下来:“想不出来就别想,这场旅程,与你也绝非没有意义。该找回来的东西总会回来的。比起这个,刚才那个就是英灵的真身吗?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幽灵,居然是半透明的。”

能够如此笃定有自信的人,总是有着让人信服的力量的。立香顺着承太郎的意思把疑问放到了心底,她想,这场路途遥远的旅途,总会有契机让她能够想起来的——哪怕这是令人不愿回忆的过去。她总能撑过去的,只要和同伴们一起。

“半透明什么的,只是因为濒临消散了啦,如果能够正常召唤的话,即使不受肉也是可以拥有正常人能看见的实体的。”

“哦——正常,召唤啊——”人果然是脆弱的时候最好套话,这不,本来不应该说出来的东西在这种时候都明晃晃地暴露了出来。果然,你的能力并不是替身,我有预感,那个能够知晓你秘密的关键契机,就要到来了。承太郎这么想着,没有选择在此刻挑明,而是将它们一条条细密地记载了心中的小本子上。

到那时,就是算总帐的时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