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十九章

赵橙这边刚准备好,赵老叔那里就空次空次地响了起来,一开始声音听着就没什么劲儿,赵老叔一点不敢松懈地继续摇着拐子,等到发动机听起来有劲儿了,这才算是真启动了。

为了节约柴油,赵老叔一点不敢耽搁,指挥赵橙去出米口放好簸箕,自己端起稻谷就往斗里匀速倒入。

另一边出糠皮的地方大布袋子已经提前扎好。赵橙带过来的稻谷也不多,那布袋子装糠皮没问题,这会儿也不用急着去管。

空次空次震得人耳朵发痛的声音里空气中糠皮灰尘满天飞,赵橙一开始还憋着气,可多呆一会儿也就顾不得讲究了,一边抖着布袋口把大米抖出来,一边还要盯着林大顺跟林二顺。

看见林二顺靠得太近,赵橙还要扯着嗓子喊林大顺把弟弟带着离远点。

这会儿打米一般就打一次,赵橙也没搞特殊化,几分钟后三十斤稻谷脱壳完毕。一斤稻谷大概能出六到七两大米,三十斤也就只得了二十斤不到。

赵橙没打算要糠皮,等赵老叔停了机器开始收拾拐子的时候问他要不要收糠皮,“我这还带着俩小子,一个人要背也背不回去,要是赵叔你要收我就直接留在这里了。”

打米房确实会收糠皮,收了转手拿去镇上卖,一百斤能赚个两三块钱。

赵老叔收了糠皮,十来斤糠皮都还不够抵消打米的钱。赵橙补了三毛五分钱才够,打三十斤米赵老叔要收五毛钱。

打米房旁边有个小卖部,里面就卖点瓜子泡泡糖铅笔酱油醋之类的,赵橙背米出来路过的时候花了五分钱给两个小子买了两张太阳饼。

所谓的太阳饼其实就是铺开成大圆形的蛋卷皮,微黄韧脆,吃起来甜滋滋的。

背篓里只有十几斤大米,也有了空间放个两岁小孩儿,赵橙干脆就把林二顺放进背篓里,让他坐在米袋子上好好吃东西。

“二顺不会在咱们要吃的米上撒尿吧?”林大顺迟疑地发问。

累得晕头转向的赵橙顿时一个激灵,赶紧把林二顺拎出来架开双腿嘴里“嘘嘘”着把了一泡尿才放回去。

有得吃有人陪,林二顺不吵不闹,跟个人形面团似的随便人折腾。

“大顺,走快点,都开始吹风了!”

才刚走出打米房没多远,原本阴沉沉的天越发暗淡了,还吹起了风。

这段时间天干物燥,地上的泥巴路面上都堆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如今被大风一刮,兜头而来的灰尘浓郁得让人多说两句话晚上就可以不用吃饭了。

赵橙脱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把背篓口全部给盖住,连同林二顺一起遮了个严严实实。

林二顺也不掀衣服,乖乖埋头啃饼子。林大顺也怕自己太阳饼沾满灰尘,只能往衣服里面揣着。

一大两小紧赶慢赶,路上赵橙都顾不得身上的疼,偶尔还咬牙小跑一段路。

走了十几分钟总算到家了,赵橙赶忙用钥匙开了门让林大顺近屋,自己拿了锁头也跟着进去关上门,把大风灰尘都挡在了门外,这才松了口气。

放下背篓看见里面还在一口一口吃饼的林二顺,赵橙没好气地叉着他胳肢窝把他给抱出来放到凳子上,“还是人小点儿好,什么事都不用愁。”

林大顺颇有同感地点头,“就是,要是我也两岁就好了!”

赵橙笑着骂他一句,“要是你也两岁那我病好当天就跑了算了!”

两个两岁的小娃子,想想就得累死,赵橙还真可能选择一路讨饭离开枣子镇都不至于留下来慢慢规划打算。

林大顺也只当后妈是在开玩笑,笑嘻嘻地掏出揣衣服里的太阳饼要分赵橙一半,“你别跑,我对你好,来,我们一人一半。”

赵橙不要,“上面全是灰尘我才不吃。”

还真是嫌弃得一点也不委婉。

歇了两口气缓过来,赵橙才去外面打了水又用搓洗暴晒过暂时替代洗脸巾的布给两个孩子洗了脸擦了手,又给两兄弟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这才让两人上炕玩儿。

没办法,家里空间太小,孩子们只能去炕上玩得开。

自己洗漱一番泼了水,赵橙这才开始忙活起家里的事儿来。外面眼看着大风刮得呜呜响,剩下的半块菜地是肯定没办法去折腾了,昨晚换下来的衣服今天早上就洗干净晾好,中午变天的时候就全部收进来了。

旁的也没什么活儿,赵橙干脆就把米缸用拧干的毛巾擦了擦,然后坐在凳子上开始一点点挑拣大米里的谷粒。

打一次的大米根本就不可能脱壳脱得多干净,十几斤大米赵橙最后从里面挑出了一大碗谷粒。

这谷粒赵橙单独找了个袋子装上,就挂到墙上石头缝里钉进去的木钉上,“大顺,下次要打米的时候记得把这点稻谷一起倒进去打知道吧?”

林大顺“哦”了一声,“那该是多久以后?到时候要我提醒你吗?”

“这也就十几斤米,估计也就够我们吃半个多月。”

后面一个问题赵橙没回答,林大顺也就只当是后妈要他帮忙记一下了。

大风一直吹了得有两个多小时,赵橙还在屋里闲来无事开始收拾犄角旮旯的脏东西,就突然听见头顶上噼里啪啦响了起来。

赵橙吓了一跳,反应了一下才知道这是雨终于落下来了。林大顺家的房子是石头砌成的,石头之间是用来黏合的水泥。

不过修的时候应该是河沙多水泥少,这会儿缝隙里随便用手一扣就全是沙子哗哗往下掉,很快就能抠出一个洞。

头顶上是木头房梁,覆盖瓦片的椽子跟棂皮都是竹子捆绑而成的,算不得多结实,估计当初盖房子的时候材料根本就没攒够,盖得就有些将就。

为了挡瓦上可能会掉下来的瓦虫灰层等物,主人家用竹板在中间架了一层类似吊顶的玩意儿,炕床那边上面还拉了一层灰黑色塑料布,那就是赵橙刚醒来时看见的第一样东西。

雨滴打在青瓦上面发出的声音很响亮,响亮到赵橙都开始担心这屋顶够不够结实了。

好在一开始还没出什么问题,咚咚节奏稀疏分明的雨声很快就连成一片,彻底变成了哗哗哗的声音。

这场雨来之前就酝酿得气势汹汹,下起来也一点不温柔,伴随着雨声,赵橙拿着扫帚把柜子下面炕床边角都了个干净,收拾出半簸箕的陈年垃圾。

之后又把家里唯一的那口深口木柜打开翻看了一遍,发现里面就两床厚厚的棉被,一床还是死板死板跟一块木板似的,应该是冬天里用来垫着睡觉的,那另一床稍微绵软一点的就该是用来盖的了。

这家里还真干净得不像话,翻了个底朝天都没能翻出什么家当来,要不是家里还有俩孩子,赵橙都要怀疑这房子根本就没人住。

大约五点多的时候,外面天还沉得跟马上要天黑了似的,赵橙已经把家里擦得干干净净了,左右也没什么事,干脆就早点准备晚饭。

晚饭吃的还是稀饭,不过托张媳妇的福,小半背篓的野菜足够赵橙煮一锅在味道上稍微能有点追求的蔬菜粥。

加了猪油加了野菜的大米粥,再多花点柴火慢慢的炖出米油来,赵橙有些惋惜家里没有鸡蛋也没有姜葱,要不然这锅粥还能更好吃。

惋惜归惋惜,赵橙还是把剩下的粥全都包圆了。

猪圈棚那边屋顶是茅草的,外面下大雨里面就下小雨,晚上洗澡是不方便了,所以赵橙就烧了点热水在屋里擦洗一番就上炕睡觉了。

即将睡着的时候赵橙听着外面的风雨声还暗自感慨,在这样的天气中能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真是再幸福不过了。

可惜等到半夜三更被一阵湿凉惊醒的时候赵橙就完全没有幸福感了,剩下的只有满心卧槽加郁闷。

因为她发现这青瓦房顶也根本撑不住!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漏雨的,炕床都已经被打湿了三分之一面积了,赵橙赶紧把林大顺跟林二顺往炕头挪了挪,打湿了一截的薄被也只能小心翼翼地扯开,只盖还干着的另一半。

赵橙睡的是炕中间,身上衣服也打湿了,摸黑起床换了一身干燥的,然后就是点亮煤油灯仰脖子认真寻找哪些地方在往下滴水,找到一个位置就赶紧往那下面放个盆子桶什么的。

可惜漏雨的位置太多了,睡觉前才被赵橙收拾干净的木柜上面更是全部都湿透了。

等到赵橙把吃饭的粗瓷碗都拿出来接水,这才没其他地方了。

赵橙往地上一看,得,房间里半壁江山都被各种接水器皿给占据了。

下半夜赵橙是没办法好好睡觉了,只能缩在炕头挨着林大顺两兄弟勉强眯一会儿,还要时不时醒过来去看看接水的东西满了没有,满了还得及时倒进水桶里。

快天亮的时候赵橙迷迷糊糊打着盹儿的空隙,突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怪不得当初醒来的时候发现炕床顶上的黑灰色塑料布上有痕迹,那分明就是常年漏雨遗留下的痕迹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