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9章 脱水蔬菜(青云加更)

“季明茂去我住的窝棚做什么,需要我再提醒你们一遍?他偷盗不成还险些打死了人,按律法可是要把牢底坐穿的。我给人治病,把人救回来,免了你儿子牢狱之灾,你们非但不知感恩,还这般不知好歹。还是说,三婶就这么想把你这宝贝蛋儿子送到监牢里,体会一下人生不易的滋味?”

季妧摇头,一副极其失望的样子:“我今日打季明茂,是不忍见季家将来出一个杀人放火的子孙。你大可去告诉爷奶,如果他们也觉得季明茂没错,那我自认倒霉。”

一番话连消带打,又夹杂着众人听不懂的高深律法,围观的人都听得一愣一愣的,包括朱氏母子。

敢情这打了人,还是为人家好?

季妧不管他们怎么想,她站起身,眼睛盯着季明茂,一字一顿道。

“这次我留着你,你再敢招惹大宝,他因你掉一根头发,我就打断你一条腿。”

季明茂被她冷飕飕扫了一眼,顿时觉得右腿要不保。

再加上被那些杀人啊坐牢的字眼吓到,心理防线彻底崩溃,扯着朱氏没命的哭喊。

“娘,不是我,不是我……还有狗蛋铁柱和大轮,他们也有份!是他们撞到桌子才会砸到小怪物的!不能光抓我啊,娘你救救我!我不想坐牢……”

季明茂完全不知道义气为何物,惊慌之下,竟然把几个小伙伴都卖了个彻底。

几个小孩的家长大都在场,闻言脸都气歪了,心里直骂季家的小孙子真不是东西!以后可不能让孩子跟他玩了。

季妧的视线自他们或是羞窘或是气愤的脸上扫过,没说什么,坐上马车直接走了。

几个大人面面相觑,无不松了口气。

刚才真怕季妧当着这么多人面给他们难堪,没看她把自家三婶和堂弟都训成那德性了吗?

还好还好,这妧丫头还是懂事的,知道冤有头债有主,没有为难旁人。

至于季明茂挨打,众人一致的反应是——该!抽断他两条腿都活该!

不过经此一事,季妧也算一棍成名,在大家伙心中留下了不好惹的印象。

朱氏也不敢言声了。她怕儿子坐牢,又怕季妧真来问她讨要医药钱,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咽,灰溜溜扶着儿子回了季家。

马车上,季妧看着双眼微微发亮的小家伙,点了点他鼻子:“怎么样,有没有帮你出气?”

从她打季明茂开始,大宝就醒了,他扶着车壁半坐起身,抿着小嘴一言不发的看着。

季妧能感觉到他是开心的,虽然依旧没有等到他开口,不过也有进步,那就是他的视线没有再像往常一样躲开。

他看着季妧,季妧也看着他,直到——

“停停停,知道你眼睛大行了吧!”季妧眼都瞪酸了,这孩子都不带眨眼的。

“你记着啊大宝。”季妧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以后谁欺负你你就打回去,打不过就跑来找我,我替……”

说到一半突然卡住。

她还能护大宝多久呢?以后的路,终究还是要他自己走。

进了十月,一天冷似一天。

这日,胡良和胡大成挑着两筐菜送到破窝棚。

“马上就要清园子了,最近镇上到处都是扎堆卖菜的,都想趁清园之前多卖点,价贱不说还不好卖,娘说就不费那事了,干脆留下自己吃。”

季妧看了看,筐里有白菜、菠菜、豆角,还有茄子、萝卜和豇豆。

“为什么都趁着这段时间去卖,不留点冬天吃?”

“哪能留得住!”胡良擦了擦头上的汗:“也就白菜萝卜放地窖里还能存些时候,别的都不行,一冻就坏。”

“那冬天就吃白菜和萝卜这两样?”

胡大成接道:“还有腌菜和大酱。”

季妧这才想起来,这时候还没有蔬菜大棚,就更别谈什么温室种植了。

那这漫长的冬天岂不难熬?

这么多菜,一时半会也吃不完,破窝棚这又没有地窖,季妧琢磨了一会儿,决定都做成脱水蔬菜。

脱水蔬菜就是把鲜蔬菜经过人工加热,脱去大部分水后制成的一种干菜。食用时不单味美、色鲜,而且能保持原有的营养价值。

想到这,季妧脑子里倒是冒出一个主意来。

脱水蔬菜比鲜菜体积小、重量轻,入水便会复原,运输存储都很方便……如此一来,不但可以解决冬天没菜吃的问题,搞不好还是个商机!

说做就做,干脆就用这两筐菜试验一下,成功的话,再告诉谢寡妇他们家。

速食脱水蔬菜,一方面要将水脱掉,一方面要能做到开水一烫即可食用,另外还得确保蔬菜内含的各种营养成分不流失。

所以并不是每种蔬菜都能做成,有些蔬菜本身是一种胶体或水营养性蔬菜,一脱水就什么都没有了,比如黄瓜、西红柿等。

不过胡良送来的这些倒是都合适。

季妧以前没少见外婆做,方法步骤都还记得。

她把白菜和菠菜单独挑出来洗干净,放到外面用筛子控水,打算今天先做这两样。

不大会儿功夫菜叶就晾干了,这时候用小火把锅烧热,手轻轻一触的程度为宜。

把菜叶放到锅内,不停翻搅十分钟。

不同的菜类时间不同,总之尽量让菜叶的颜色不要有太大变化。

然后趁着天光,把处理好的这些菜叶摊到席子上,在阳光下晾晒一两个时辰,再收到干燥的地方保存。

这种方法也适用于基本能生吃的其他蔬菜,比如茄子、豇豆、韭菜、大葱、大蒜等。

菜叶可以切碎也可以不切碎,反正是试验阶段,季妧为了省事,就都没有切。

第二天,她瞅空又进行了一次阳光和热锅处理,差不多也就成了。

中午下好面条,拿了几个脱过水的干白菜叶和菠菜叶往锅里一丢,稍微搅拌一下盛出来,白的面,青的菜,红的菠菜根,色相和口感即便不能完全和新鲜蔬菜相比,也能达到百分之八九十的程度。

接着她又试做了脱水萝卜。

根茎类的萝卜和叶类蔬菜的处理方法有所不同,要先把萝卜切成小丁,投到放了淡盐的开水里,煮一分钟,再把水倒掉,用小筛子控水后,晾个一两天即可。

不能太提前,否则萝卜太干就过于脱水,不利于咀嚼消化。

这种方法同样也适用于胡萝卜、厥菜、扁豆和刀豆。

试验成功,季妧正打算去谢寡妇家说说批量制作的事,里正突然找上门来,并递给她一样东西。

季妧愣愣的看着手上这份“证明文件”——有了它,就可以把大宝送去慈幼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