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七十八章 我们合欢的人都正直得很(1)

“有情”坏了?从情怔愣,思绪也开始飘远。

冷暖自知。

孤影不成双。

那一晚,从情喝了不少酒,摇晃着空荡荡的酒坛,笑得有些凄凉。

“没了,连你也与我作对吗?”

月色很冷,不远处的湖面上涟漪微漾,湖边干枯了的榕树飘下朽叶一片,已至深秋。

从情举头望了望清冷的月亮。

“说什么婵娟共赏,还不是老资一个人看月亮。”

是的,他从情被人甩了,还被人骗走了一半修为。

“娘的。”,忍不住爆了口粗。

脑袋很疼,但挡不住骂人的趋势。

“有朝一日,老资定将你*屏蔽的关键字*万段。”

“老资祝你不举。”

骂着骂着,脑袋越来越迷糊,意识越来越脆弱,眼里有泪。

“我对你不够好?”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以为我没心,不会疼是吗?”

蓝袍少年背负长剑,眉头微皱,正思索着要不要过去捡那个神精病?去?会不会很麻烦?不去,他看着…很伤心的样子,要是今晚躺那儿了,很容易生病。犹豫片刻,出于修养,他还是捡走了从情。

从情被他拖走的时候,还在挣扎。

“你谁啊?”。眯眼打量一番,约摸看清来人后,故作阴森的一笑。

“小朋友,放开叔叔,不然叔叔就吃了你欧。”

蓝袍少年:“…”,这个人是脑子坏掉了吗?

从情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喏,小朋友,是不是怕了?怕了就放开叔叔。”

蓝袍少年一把抓住他乱晃的手,恐吓道:“你老实一点。”

从情惊吓一般地收回爪子。

“哎呀,你好凶。”

蓝袍少年:“…”

第二日,日午。

从情一觉睡了很久,醒来时脑子钝痛,一声轻“嘶”。

在床角打坐的蓝袍少年此时睁开眼:“你醒了。”

从情一愣。

“我这是…在哪?”

蓝袍少年面无表情道:“客栈。”

从情疑惑。

“客栈?”

蓝袍少年:“我昨夜出任务时顺手将你带了回来。”

从情了然的“哦”了一声。

“那么你又是?”

蓝袍少年自报家门。

“衡阳张元启。”

从情故作惊讶道:“呀,原来是衡阳的仙师啊。”。接着又随口给自己绉了一个名字道:

“我叫‘王富贵’,多谢仙师。”

张元启:“无事。”。顿了顿,又问道:“我昨夜听你醉酒时,嘴里念唠了几句‘合欢弟子’,可是见过他们?”

从情一愣。

“你找他们有事?”

张元启:“他们于两日前糟蹋了这座城里的几个姑娘。”

从情:“你说什么?”,为什么*屏蔽的关键字*?

“会不会是搞错了?要知道他们虽双修,却从来不做强迫人的勾当,从来都只做你情我愿买卖的。”

张元启似乎觉得难以启齿。

“双修,合欢…就是不光彩的宗门。”

从情:“…其实,我觉得他们都挺正直的,认定一个人就会从一而终。”

张元启不想和他继续这个话题了。

“总之,不是什么好人。你到底见没见过他们?”

从情摸了摸鼻子。

“没见过。”

张元启皱眉。

“那你醉酒时念什么‘合欢弟子’?”

从情叹了一口气,我这不是为他们操碎了心吗?

“我之前一个相好就是合欢的。”

张元启却听出不一样的意味来。

“你有…很多个相好的?”

从情“呵呵”一笑。

“没有。”

张元启从床角下来。

“我看你也没事了,好了就自己走吧。”,明明白白的逐客令。

从情从床上爬起身来。

“别着急赶我走,说不定…我能帮你也不一定呢?”

张元启一愣。

“帮我?”

从情开始演弱势群体,故事随口就来。

“实不相瞒,我想去问问我之前的那个相好,为什么要为了一个狐狸精抛弃我?”

张元启:“狐狸精?”

从情叹了一口气。

“是啊,我是不是很惨?”

张元启:“你以后不要和合欢的人搅一块儿就是了。”

从情应道:“好。”

见罢,张元启又回到正事上来。

“你之前说你能帮我,怎么帮?”

从情:“我那相好的常去一个地方,倒是不知道你说的那几个合欢弟子常不常去了?”

张元启好奇。

“什么地方?”

从情勾唇。

“这种地方要晚上去才有趣。”

红烛罗帐,华灯初上。

张元启一只手抚开面前的柔荑,面色阴阴沉沉。

“你带我来的就是这种地方?”

从情拿扇柄挑起面前姑娘的下巴。

“小桃,几日未见,想不想哥哥?”

名叫“小桃”的姑娘面上一片娇羞。

“公子倒还记得人家。”

张元启见罢。

“…你不是刚被你相好的甩了吗?”

从情面上忧郁。

“是啊,所以要尽快疗伤。”

张元启:“…”。顿了顿,又提醒道:“希望你不要忘了正事。”

从情一笑。

“那是自然。”。拉了小桃与桌旁饮酒作乐,一番甜言蜜语逗得小桃“咯咯”低笑。

小桃掩唇。

“公子这张嘴跟抹了蜜一样。”

从情也笑。

“这不是见着你才说的吗?”

小桃推了推他的胸膛。

“讨厌。”

两人你侬我侬半天,直到青楼门口来了几个人。

为首的是一个黑底红衣的男人,面容妖异,身材修长,眉心红色细长钿花,身后的几个皆足容貌艳丽之人。

从情一笑。

“来了。”

老鸨喜滋兹地上前迎接。

“哎哟,容爷,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挥了挥手中的团扇。

“快快,叫几个姑娘来。”

容朔无甚感情波动地推开她。

“柳妈妈,我今日不是寻欢作乐来的。”。抬头扫了一圈,目光锁定了从情。

“我今日…是找人来的。”

从情隔着老远与他对望一眼。

“一点都不可爱。”

张元启没听清。

“你刚才说什么?”

从情“呵呵”一笑。

“我说啊,你要找的人来了。”

张元启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是他们?”

从情:“不错。”

“嗒嗒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容朔领着一众人行至从情面前,皱眉。

“宗…”。话未说完,口中被从情塞了一杯酒。

“阿朔,你好狠的心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