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六十章 埃及王子

(防盗)

在九月六号的下午,三个人吃过午饭就来到了火车站,贝克兰德大学在贝克兰德市郊,但是有铁路连通,只要一个小时就能够来到这里。

远远就能够看到贝克兰德大学那高高尖尖的穹顶。

贝克兰德大学本身位于一个大概拥有十万居民的小镇,小镇中有一条河流穿过,上面架设这许多各具特色的桥梁。

这座大学并没有什么固定的围墙,校园,甚至校牌也没有,绝大多数的学院,研究所,图书馆和实验室都修建在小河两岸,以及镇内的不同地点,这让在里面找一个特定的建筑变成了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

在经过了孜孜不倦的寻找之后,路远他们才通过“贝克兰德大学历史学院”以及“约翰·莫尔教授”这两个关键信息,最终问出来了历史学院教学楼的地点。

在楼下他们遇到了守门人的拦截,但是在说出来了莫尔教授的名字,并且拿出了摩斯坦医生写的引见信之后,三个人顺利地进入了三楼。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三楼写着莫尔教授名字的办公室紧锁着门。

并且敲门也没有回应。

“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呢?”路远回头望去“现在下去要钥匙吗?”

“我想不用。”柯遥小姐这样说道。

一边说着,柯遥小姐从自己头上取下一根细细的别针,然后将别针捅进锁孔。

路远和苏眉看到柯遥小姐突然这个操作,不由有点慌了神“柯遥小姐,您在做什么?”

“撬锁啊。”柯遥小姐理所当然说道“这不是侦探的必备技能吗?”

这样说着,只听得一声清脆的锁舌响动声音,柯遥小姐轻轻推门,就看到这个上锁的房门向着办公室里面打开,路远和苏眉向着走廊张望,万幸没有看到其他教授或者工作人员。

“真是万幸。”苏眉拍着胸口说道。

“有什么好怕的,这种老式的锁,我只要不到半分钟就能打开。”柯遥小姐笑着说道,一点都没有闯入私人空间的负罪感。

这让路远不由想到,或许之前还没有经历过资助人死去的柯遥小姐,大概就是眼前这幅样子。

但是随着她开始独立承担事务所的重任之后,她必须变得更加端庄得体,这样才能够让人给予她足够的信任感。

而现在,这次的侦探活动,似乎让柯遥小姐重新焕发了光彩。

三个人蹑手蹑脚的推门而入,只见阳光正从门对面的玻璃照射进来,在空气中形成一条明亮的灰尘光路。

在这个办公室里,各种杂乱的手稿铺满了整个办公桌,顺便也在地上堆积了大量的纸张。

这些纸张中透着灰尘和螨虫的味道,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那条蜿蜒的河流在视野中静静地流淌着。

折射着太阳的光辉。

路远这边蹑手蹑脚地关上了房门,而苏眉则翻了翻地上的纸张“啊,这些都是非常罕见的莎草纸摹本。”

“莎草纸?”路远问道。

“嗯,莎草纸。”苏眉回答说道“莎草纸是古埃及人用来记录文字的纸张,是用尼罗河流域所盛产的莎草为原料制成。”

“这上面就记录着他们的文字。”

路远拿过一张,看到上面正记录着一些蜷曲的象形文字,不由感觉一个头两个大“联系到莫尔教授是研究古埃及的历史学家,他的办公室有这样的东西,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第六十章

在九月六号的下午,三个人吃过午饭就来到了火车站,贝克兰德大学在贝克兰德市郊,但是有铁路连通,只要一个小时就能够来到这里。

远远就能够看到贝克兰德大学那高高尖尖的穹顶。

贝克兰德大学本身位于一个大概拥有十万居民的小镇,小镇中有一条河流穿过,上面架设这许多各具特色的桥梁。

这座大学并没有什么固定的围墙,校园,甚至校牌也没有,绝大多数的学院,研究所,图书馆和实验室都修建在小河两岸,以及镇内的不同地点,这让在里面找一个特定的建筑变成了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

在经过了孜孜不倦的寻找之后,路远他们才通过“贝克兰德大学历史学院”以及“约翰·莫尔教授”这两个关键信息,最终问出来了历史学院教学楼的地点。

在楼下他们遇到了守门人的拦截,但是在说出来了莫尔教授的名字,并且拿出了摩斯坦医生写的引见信之后,三个人顺利地进入了三楼。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三楼写着莫尔教授名字的办公室紧锁着门。

并且敲门也没有回应。

“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呢?”路远回头望去“现在下去要钥匙吗?”

“我想不用。”柯遥小姐这样说道。

一边说着,柯遥小姐从自己头上取下一根细细的别针,然后将别针捅进锁孔。

路远和苏眉看到柯遥小姐突然这个操作,不由有点慌了神“柯遥小姐,您在做什么?”

“撬锁啊。”柯遥小姐理所当然说道“这不是侦探的必备技能吗?”

这样说着,只听得一声清脆的锁舌响动声音,柯遥小姐轻轻推门,就看到这个上锁的房门向着办公室里面打开,路远和苏眉向着走廊张望,万幸没有看到其他教授或者工作人员。

“真是万幸。”苏眉拍着胸口说道。

“有什么好怕的,这种老式的锁,我只要不到半分钟就能打开。”柯遥小姐笑着说道,一点都没有闯入私人空间的负罪感。

这让路远不由想到,或许之前还没有经历过资助人死去的柯遥小姐,大概就是眼前这幅样子。

但是随着她开始独立承担事务所的重任之后,她必须变得更加端庄得体,这样才能够让人给予她足够的信任感。

而现在,这次的侦探活动,似乎让柯遥小姐重新焕发了光彩。

三个人蹑手蹑脚的推门而入,只见阳光正从门对面的玻璃照射进来,在空气中形成一条明亮的灰尘光路。

在这个办公室里,各种杂乱的手稿铺满了整个办公桌,顺便也在地上堆积了大量的纸张。

这些纸张中透着灰尘和螨虫的味道,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那条蜿蜒的河流在视野中静静地流淌着。

折射着太阳的光辉。

路远这边蹑手蹑脚地关上了房门,而苏眉则翻了翻地上的纸张“啊,这些都是非常罕见的莎草纸摹本。”

“莎草纸?”路远问道。

“嗯,莎草纸。”苏眉回答说道“莎草纸是古埃及人用来记录文字的纸张,是用尼罗河流域所盛产的莎草为原料制成。”

“这上面就记录着他们的文字。”

路远拿过一张,看到上面正记录着一些蜷曲的象形文字,不由感觉一个头两个大“联系到莫尔教授是研究古埃及的历史学家,他的办公室有这样的东西,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第六十章

在九月六号的下午,三个人吃过午饭就来到了火车站,贝克兰德大学在贝克兰德市郊,但是有铁路连通,只要一个小时就能够来到这里。

远远就能够看到贝克兰德大学那高高尖尖的穹顶。

贝克兰德大学本身位于一个大概拥有十万居民的小镇,小镇中有一条河流穿过,上面架设这许多各具特色的桥梁。

这座大学并没有什么固定的围墙,校园,甚至校牌也没有,绝大多数的学院,研究所,图书馆和实验室都修建在小河两岸,以及镇内的不同地点,这让在里面找一个特定的建筑变成了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

在经过了孜孜不倦的寻找之后,路远他们才通过“贝克兰德大学历史学院”以及“约翰·莫尔教授”这两个关键信息,最终问出来了历史学院教学楼的地点。

在楼下他们遇到了守门人的拦截,但是在说出来了莫尔教授的名字,并且拿出了摩斯坦医生写的引见信之后,三个人顺利地进入了三楼。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三楼写着莫尔教授名字的办公室紧锁着门。

并且敲门也没有回应。

“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呢?”路远回头望去“现在下去要钥匙吗?”

“我想不用。”柯遥小姐这样说道。

一边说着,柯遥小姐从自己头上取下一根细细的别针,然后将别针捅进锁孔。

路远和苏眉看到柯遥小姐突然这个操作,不由有点慌了神“柯遥小姐,您在做什么?”

“撬锁啊。”柯遥小姐理所当然说道“这不是侦探的必备技能吗?”

这样说着,只听得一声清脆的锁舌响动声音,柯遥小姐轻轻推门,就看到这个上锁的房门向着办公室里面打开,路远和苏眉向着走廊张望,万幸没有看到其他教授或者工作人员。

“真是万幸。”苏眉拍着胸口说道。

“有什么好怕的,这种老式的锁,我只要不到半分钟就能打开。”柯遥小姐笑着说道,一点都没有闯入私人空间的负罪感。

这让路远不由想到,或许之前还没有经历过资助人死去的柯遥小姐,大概就是眼前这幅样子。

但是随着她开始独立承担事务所的重任之后,她必须变得更加端庄得体,这样才能够让人给予她足够的信任感。

而现在,这次的侦探活动,似乎让柯遥小姐重新焕发了光彩。

三个人蹑手蹑脚的推门而入,只见阳光正从门对面的玻璃照射进来,在空气中形成一条明亮的灰尘光路。

在这个办公室里,各种杂乱的手稿铺满了整个办公桌,顺便也在地上堆积了大量的纸张。

这些纸张中透着灰尘和螨虫的味道,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那条蜿蜒的河流在视野中静静地流淌着。

折射着太阳的光辉。

路远这边蹑手蹑脚地关上了房门,而苏眉则翻了翻地上的纸张“啊,这些都是非常罕见的莎草纸摹本。”

“莎草纸?”路远问道。

“嗯,莎草纸。”苏眉回答说道“莎草纸是古埃及人用来记录文字的纸张,是用尼罗河流域所盛产的莎草为原料制成。”

“这上面就记录着他们的文字。”

路远拿过一张,看到上面正记录着一些蜷曲的象形文字,不由感觉一个头两个大“联系到莫尔教授是研究古埃及的历史学家,他的办公室有这样的东西,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第六十章

在九月六号的下午,三个人吃过午饭就来到了火车站,贝克兰德大学在贝克兰德市郊,但是有铁路连通,只要一个小时就能够来到这里。

远远就能够看到贝克兰德大学那高高尖尖的穹顶。

贝克兰德大学本身位于一个大概拥有十万居民的小镇,小镇中有一条河流穿过,上面架设这许多各具特色的桥梁。

这座大学并没有什么固定的围墙,校园,甚至校牌也没有,绝大多数的学院,研究所,图书馆和实验室都修建在小河两岸,以及镇内的不同地点,这让在里面找一个特定的建筑变成了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

在经过了孜孜不倦的寻找之后,路远他们才通过“贝克兰德大学历史学院”以及“约翰·莫尔教授”这两个关键信息,最终问出来了历史学院教学楼的地点。

在楼下他们遇到了守门人的拦截,但是在说出来了莫尔教授的名字,并且拿出了摩斯坦医生写的引见信之后,三个人顺利地进入了三楼。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三楼写着莫尔教授名字的办公室紧锁着门。

并且敲门也没有回应。

“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呢?”路远回头望去“现在下去要钥匙吗?”

“我想不用。”柯遥小姐这样说道。

一边说着,柯遥小姐从自己头上取下一根细细的别针,然后将别针捅进锁孔。

路远和苏眉看到柯遥小姐突然这个操作,不由有点慌了神“柯遥小姐,您在做什么?”

“撬锁啊。”柯遥小姐理所当然说道“这不是侦探的必备技能吗?”

这样说着,只听得一声清脆的锁舌响动声音,柯遥小姐轻轻推门,就看到这个上锁的房门向着办公室里面打开,路远和苏眉向着走廊张望,万幸没有看到其他教授或者工作人员。

“真是万幸。”苏眉拍着胸口说道。

“有什么好怕的,这种老式的锁,我只要不到半分钟就能打开。”柯遥小姐笑着说道,一点都没有闯入私人空间的负罪感。

这让路远不由想到,或许之前还没有经历过资助人死去的柯遥小姐,大概就是眼前这幅样子。

但是随着她开始独立承担事务所的重任之后,她必须变得更加端庄得体,这样才能够让人给予她足够的信任感。

而现在,这次的侦探活动,似乎让柯遥小姐重新焕发了光彩。

三个人蹑手蹑脚的推门而入,只见阳光正从门对面的玻璃照射进来,在空气中形成一条明亮的灰尘光路。

在这个办公室里,各种杂乱的手稿铺满了整个办公桌,顺便也在地上堆积了大量的纸张。

这些纸张中透着灰尘和螨虫的味道,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那条蜿蜒的河流在视野中静静地流淌着。

折射着太阳的光辉。

路远这边蹑手蹑脚地关上了房门,而苏眉则翻了翻地上的纸张“啊,这些都是非常罕见的莎草纸摹本。”

“莎草纸?”路远问道。

“嗯,莎草纸。”苏眉回答说道“莎草纸是古埃及人用来记录文字的纸张,是用尼罗河流域所盛产的莎草为原料制成。”

“这上面就记录着他们的文字。”

路远拿过一张,看到上面正记录着一些蜷曲的象形文字,不由感觉一个头两个大“联系到莫尔教授是研究古埃及的历史学家,他的办公室有这样的东西,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https://../book/73755/494108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