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29章 抬花轿娶我

小桃红一听有人推门进来了,立时惊醒了,她站起身,正要张口说话,黑大帅却示意她不要出声。小桃红只好会意地点点头,男主人回来,还是得尊重一下他的。

黑大帅一边往前,一边心里骂道:“你倒好,大白天跑到我家里睡觉来了,好你个红袍怪!”

等到了石凳子旁边,黑大帅并不;急着叫醒鼾声如雷的龚继昌。他在地上扯了一颗狗尾巴草,拿在手里,然后蹲下身来,在龚继昌的脸上扫来扫去。

扫了一会,龚继昌才有了反应,他摸了自己的脸,翻过身去,背对着黑大帅,又继续睡着了。

黑大帅又移步到了石凳子里边,用狗尾草戳龚继昌的耳朵,弄得他痒痒的。伸手拽住了那狗尾草,随即一跃而起,双眼紧闭,一拳打了过来,嘴里大喊:“你找死啊,竟敢戏弄本将军!”

这一拳朝黑大帅的心口过来了,龚继昌出手力度很大,黑大帅挥手挡格,虽然挡住了,还是被他击退了十数步,撞到了一棵树上,才停住了后退的脚步。

黑大帅大叫道:“将军,是我”

迷迷糊糊的龚继昌睁开眼睛一看,见树下站着的是头戴斗笠的黑大帅,不由一怔:“兄弟,你什么回来的啊?”

黑大帅抱拳道:“将军,末将刚刚回来,见将军熟睡,本想和将军开个玩笑,没想将军出手这么狠……”

龚继昌穿好了衣服,笑道:“兄弟,你怎么知道我来了武攸城啊?”

“凭直觉猜想的”黑大帅说,“将军为何睡在石凳上,不进家里去休息?”

“嫂夫人太热情了,拿出最好的酒招待我,我喝多了,而后在这水池里面徒手抓了一条六七斤的大鱼。”龚继昌活动活动了筋骨。

“啊?你在水池里面抓鱼,不可能吧?”黑大帅瞪大了眼睛。

“不信,是不?要不我再下水里去,给你捞一条上来。”龚继昌撸起袖子,就到了水池边上。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黑大帅笑道,“只是太阳已经西斜了,这池子里的水有点冰冷,还是不用去再抓鱼了。”

“没事,本将军身体杠杠的”龚继昌拍了拍结实的胸大肌,就要往水池里面跳。

“龚郎,你别逞强了。”小桃红拉着龚继昌的衣角,不让他下去。

“小桃红,你管我做什么?”龚继昌剑眉倒竖,瞪眼看着小桃红。

“你是我未来的夫君,你必须要对我负责啊……”小桃红弱弱地回答。

“我好像忘记有你这么一个没有过门的媳妇了。”龚继昌挠挠头,“你不是在忽悠我吧?”

“吓,将军,这是景知县转赠给你的小妾,你不会不记得了吧?”黑大帅接上话茬。

“真的记不得了哦,我只记得我好像有两个老婆了……”龚继昌喝那冷泉冰凉酒喝得太多了,大脑一片空白,对上午的事情记不清了。

“将军,你怎么这么健忘啊?”黑大帅笑道,扳着手指,娓娓道来,“你有三个老婆,大夫人冉莹颖也就是苍狼国公主,二夫人林海英,三夫人冉九凤……”

“黑大帅,你是不是找打啊”龚继昌叫道,随之黑大帅立马闭嘴了。

“龚郎,你有三个老婆了,那我不是四姨太了?小桃红问道。

“嗯。”龚继昌点点头,“如果你不想做我四姨太,我也不为难你。”

在一夫多妻制的等级等级森严的社会,多子多福的观念根深蒂固,男人可以娶多个老婆,一般富裕人家也多纳小妾,以保证家族繁衍。

娶妻纳妾,决定了妻妾极其不平等的地位。就是作为妻的女子,家庭出身都要高于妾。妾一般都来自卑贱低下的家庭,甚至是战败方奉献的礼品。

因此,妻为“娶”,而妾为“纳”,娶妻时送到岳家的财物被称为“聘礼”,而纳妾时给予家庭的财物,则被称为“买妾之资”。

只要条件允许,男子会不断娶妻生子,这对女子很不公平的,尤其是那些小妾,基本就是生儿育女的工具。虽然男儿爱后妇,但是家庭的财政大权都是正妻(大老婆)一手掌握的,妾是没有什么地位可言的。

“龚郎,我只是一个歌姬,出身低微,做你的小妾就好了。只求以后不要再将我转赠给他人就行。”小桃红应道。

黑大帅忍不住地又蹦出来一句话:“小桃红,不要这么悲观嘛,我们将军娶的几个媳妇都没有给岳父岳母家送彩礼的,无所谓妻妾之分,大家都平起平坐的。”

“这怎么可能啊?”小桃红问道。

“龚将军的前三个老婆都是没有花一分钱,就跟他在一起了,而且大夫人、二夫人生的都是千金,三夫人嘛,暂时还没有生养。我们将军说了,谁给他生个儿子,谁就是正妻……”黑大帅倒豆子一般将龚继昌的“家底”都晒出来了,他是替龚继昌着急呀,两任老婆都没有给龚继昌生个子嗣出来。

按照祖制,没有子嗣,死后是没有机会进入祖坟安葬的,不论官有多大,都没有用。龚继昌作为一个将军,征战沙场,随时随地都可能死于非命的,因此比他稍微年长的黑大帅非常关注龚继昌一家人丁兴旺的问题。

龚继昌幽幽地说道:“黑大帅,别说了。小桃红等我等了这么久,我不能辜负她的一片心意。我死后,入不入祖坟,不重要。现在大公主下落不明,我也不好把小桃红娶回家去,况且我家的那破房子根本不可能居住了,长期寄居在姑父家里也不是个办法……”

“这样吧,我家院子空了许多房间,要不你把弟媳几个接到我这里来?”黑大帅说。

“暂时不需要……”龚继昌摇摇头。在他看来,突然离开祝家大院,姑父会有想法的。姑父一直把他当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在他身上花的银子可不少了。这恩情没有回报,就搬出来,于情于理说不过去的。

“将军,你要是说不出口,我去和祝伯伯说一声就行。”黑大帅说。

“罢了,罢了。这样做行不通的。我姑父会很难过的。”龚继昌说。

“龚郎,黄大哥说的没有错,你都是总兵了,自立门户也是天经地义的。再说,我也不想依附于他人屋檐下……”小桃红直接挑明了自己的观点。

“哎,关键是我没有银子啊……”龚继昌叹气道。

“银子不用考虑的,我和陶冬椒说一声,拿个三五几千两,绝对没有问题的。”黑大帅信心满满的。

“黑大帅,这怎么好意思呢?”龚继昌眉头紧锁。黑大帅黄庆功的命比龚继昌的要好,景志刚县令给他留下了一大笔遗产,都归于陶冬椒的名下,因此他自从“入赘”景家院子,就没有缺过钱。

而龚继昌每每领到赏银,都分给了将士们,自己穷得叮当响,要不是姑父开了“钱庄”与商行,孩子和老婆都得要饭去了。

“将军,你等等,我先进屋去看看我家那黄脸婆,一会我就回来。”黑大帅说完就往厢房去了。

“借钱终归要还的,我还是不借了。”龚继昌看着小桃红,顿了顿,“我们现在去客栈吧……”

“龚郎……”小桃红面露难色,没有挪步。

“为什么不走呢?”龚继昌说。

“我不想和你名不正,言不顺地在一起,你得抬大花轿来娶我……”小桃红微微一笑。

龚继昌:“你这不是在有意为难我吗?”

“我的要求并不高啊……”小桃红应道。

……

黑大帅到了卧室,推开门一看,因为拉上了窗帘,房间内光线昏暗,陶冬椒被子都不盖的,躺在宽大的床上成大字型摊开。这睡相也太大尺度了!

黑大帅轻轻地关上门,脱掉了外套,随手捡了一块黑布蒙住脸,对着陶冬椒直接扑了过去,重重地压在了她丰腴的身子上。

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陶冬椒立马就醒了,一看有人扑在了身上,大骇,奋力一推,随即尖叫起来:“救命啊,有采花”

黑大帅一只手死死地捂着陶冬椒的嘴,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顶着陶冬椒的心口,压着嗓子说:“再叫我就杀了你,然后抛尸荒野……”

看着寒光闪闪的匕首,陶冬椒立马不叫了,惊恐万状地看着黑大帅:“你……要干什么……”

“还用问吗?”黑大帅笑道,眼睛看向陶冬椒的胸前,伸手去扯陶冬椒的肚兜。

“我家里有金银珠宝……你要就随便拿……”陶冬椒死死护住肚兜。

“我财也要,色也要……”黑大帅将匕首丢在了一边,站了起来,开始假装脱、衣服。

“求求你不要……”陶冬椒吓得哆哆嗦嗦的,哀求道。

“别害怕,美人,我会好好地让你享受一番的。”黑大帅继续说道。

他在心里忍不住大笑,你个大晕瓜,才半年没有回来,连本黑大帅都认不出来了。

冷不防陶冬椒抓起了匕首,指着黑大帅:“你别过来……我丈夫是黄庆功将军,你玷污我,他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的。”

“啧啧啧……等他回来,我早就拱了你的白菜跑路了……”黑大帅阴阳怪气地说,一步一步往陶冬椒逼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