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一百零三章:俊俏晓生,一见钟情

阿塞尔达在安以夏关上门那一刻,目光变得幽暗。

湛胤钒等人到达了出海旅游的游轮,阿塞尔达的人返航。

湛胤钒等人上船时,吉桑也出现了,一脸笑意的迎接。

“湛老板果然非寻常人,这么快就把人接回来了,可喜可贺呀。”

吉桑迎面走来,湛胤钒却半分好颜色都没给,径直下了船舱,他得第一时间与卓长东商议,怎么把安以夏救出来。

吉桑被晾在一旁,脸色瞬间暗沉,明叔赶紧上前打圆场。

“还是托吉桑先生的打点,我们才能这么顺利,吉桑先生,夜深了,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明日天亮我们再聊?”

吉桑脸色微微见好,这才点头。

“先生客气了。”吉桑笑道。

半夜,安芯然忽然从房间里跑出来,尖叫着喊救命。

阿风第一时间出现,一把拉住安芯然:“安二小姐,安二小姐你冷静一点!”

安芯然被阿风拽住,依旧尖叫连连。

她抓着阿风的手,不停的跳脚:“你没看到吗?好多蝎子,密密麻麻的蝎子啊,好多好多,啊啊……救命救命,救我……”

阿风控制着安芯然,“安二小姐,没有什么蝎子,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安芯然疯狂的尖叫,捂着头抓扯头发,随后一把跳上阿风身上,双腿紧紧盘在阿风身上,整个人吓得瑟瑟发抖,嘴里依旧在尖叫着喊救命。

这游轮上的休息客舱空间本不大,安芯然这么一闹,住在周边房间的游客被打扰,陆陆续续也都开门探出了头,观望着走廊中的动静。

安芯然依然在尖叫,凄厉又刺耳的尖叫。

“好多蝎子,好多蝎子救命啊……”

阿风目光瞥见开门出来的明叔,随后一个手刀打晕了安芯然,紧跟着把安芯然送回客房,出来时驱散了围观的人。

明叔在门口站着,阿风走过去。

“怎么回事?”

阿风低声道:“不清楚,安二小姐是忽然有此行为,一直喊很多蝎子,她恐惧不是假的。”

明叔低声道:“查查船上有没有医生,给那丫头看看情况。”

毕竟是安家的姑娘,安以夏用命换回来的,不能看平日里姐妹俩关系一般,就认定二人没有情谊。

“是。”

天快亮开时,安芯然又闹了一次,但看见的是人像那么大的蛾子,吓得魂飞魄散,跳进海里又被阿风也给捞了起来。

一直到天亮,安芯然再醒来。

医生看过了,明叔在门外等着,医生说:“可能是镇定剂的后遗症,基本上被注入镇定剂后,依据每个人不同的体质,都会出现各部相同的后遗症,或轻或重。但随着时间推移,一两天,或者两三天剂量被身体代谢后就会恢复,她看见什么都是正常的。”

明叔谢过,随后开门,站在安芯然床边道:“安二小姐听见医生刚才说的话了吗?你这些情况都是正常的,所以不论看见什么,别害怕,就算在眼前,那也是幻觉。”

安芯然瑟瑟发抖的说:“可那些东西就在我眼前,就在我脚边我怎么能不躲开,不害怕?”

她是真正看见的,密密麻麻的蝎子,那么大的蛾子太恐怖了太恐怖了……

安芯然闭着眼睛,裹在被子里发抖,捂出了一身汗也没把自己放出来。

“安二小姐,现在你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幻觉,就要冷静的面对,都是一些不存在的东西你何必害怕?”

安芯然忽然说:“别晃窗帘,绑住,绑住!”

明叔扫了眼空空的房间,这种穿舱内的小客房,哪里来的窗帘?

“安二小姐还是好好休息,睡一觉吧。”明叔话落就出了房间。

阿风在门外站着,见明叔出来,阿风跟在明叔身后离开。

“安排人守在门口,别出什么乱子。现在大少爷顾着安小姐的事,这边的事别去烦他。”明叔道。

“好,我马上安排。”

阿风话落又道:“明叔,联系的人已经出动了。”

明叔闻言,随后暗暗叹息,“希望一切顺利。”

对方毕竟是称霸一方海域的海盗,姜家、湛家这数十年来都是正经的生意人,明叔心底忍不住的担忧。

而在科伦号的安以夏,这个晚上睡得不踏实,虽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根据晚上阿塞尔达的表现,她猜测应该不至于太快翻脸。

但她依旧不敢睡,合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耳朵仔细听着房间极其周围的声音,任何一点细微的声音都收入耳中。

这个夜很安静,安静得安以夏在巨大不安中,脑子都开始迷糊,带着不安和强烈的警惕心入睡。

迷迷糊糊睡过去,忽然,惊恐贯穿身心,她猛地睁开眼,眼睛瞪得又大又圆,眼神带着十级警惕。

床尾站了个高大威猛的男人,面容轮廓突出,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她。

看那人惊讶的眼神,打底也是被安以夏忽然睁开眼惊着了。

二人对视数秒后,安以夏缓缓坐起身,整个人依旧处于戒备警惕中,丝毫没有放松。

但站在床尾的男人却有了动作,他展颜一笑。

“安小姐不认得我了?”

男人自己抚摸了下俊朗的面部轮廓:“我这没了胡子是不是俊俏不少?”

安以夏听得皱眉,但依旧没说话。

那人又说;“我是阿塞尔达,我特地过来慰问下我尊贵的客人睡得可好。”

安以夏心底暗暗吃惊,这个男人是阿塞尔达?!

忍不住又上下打量一遍,不……像,刮个胡子变化这么大?

除了眼神有几分眼熟,身形还在,那五官实在找不到白天见过的阿塞尔达的样子,怎么可能就是同一个人?

安以夏小声说:“不管你是谁,你这半夜三更出现在我房间,不说话我以为是幽灵,我被你吓得不轻。”

阿塞尔达笑道:“抱歉,失礼了,安小姐睡得好吗?”

“如果你不出现在这里,我会睡得很好。”安以夏道。

阿塞尔达哈哈大笑:“我对江城湛先生的一些事情略微知晓,湛先生并没有结婚,倒是有过一门婚约,是温家,而我得到的照片与安小姐样貌也有出入。但湛先生能为了安小姐的家人冒险走这一趟,也足以见得湛先生对你的情深义重。”

安以夏皱紧眉,所以,他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安小姐别误会,我只是说几句我知道的。”阿塞尔达又解释道。

安以夏反问:“你来这里就为了说这些?”

阿塞尔达笑着点头,“主要是关心下你睡得好不好,要不要换个房间。”

安以夏压着气,好脾气的婉拒:“如果海王先生您不神出鬼没站在这里,我一定会睡得特别好,这可是我第一次在这么大的游轮上休息呢,想必明天早上的日出也比平常看的不一样。”

“安小姐既然这么喜欢这里,不如就留在这里?”阿塞尔达立马说。

安以夏嘴角僵了下:“什么意思?”

“江城湛胤钒有婚约,他一腔热情都在你身上那又如何?他的妻子终究是别人,你成不了他的家人,身份也不被人认可,难道你愿意为了他,连这些都不在乎?”

“这是我们自己的事呢。”安以夏温柔的笑道。

阿塞尔达有点无语,片刻后再说:“可你留在这里,我是可以给你更尊贵更好的身份和生活……”

“等等,”安以夏忽然打断他:“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海王先生喜欢我?”

“我觉得你很特别,我问过我的左右副手,他们都很认可你。”阿塞尔达说得认真。

“那不行,我又不了解你,你常年在海上飘着,我一点都不习惯,我虽然喜欢海上的风貌,但偶尔出海体验是新鲜,要住在海上,我做不到。我就是尘世间一俗人,我喜欢逛街、喜欢美食美物,喜欢买买买,在这里,哪里能满足日常生活?不行不行。”

“那还不简单?阿拉什古整片海域都是我的,你看上哪座岛,我们就在哪座岛上去盖个大房子,你要任何东西我都给你弄来。”阿塞尔达豪气道。

安以夏面有难色:“我喜欢都市生活呀,都市生活,不是去安静得连人都没几个的小岛。海王先生,咱们就做知己朋友挺好的,何必要求我更多呢?你稍微站在我的角度想想,也该知道我不会答应呀。”

“为何?”

“我有家人呀,我有朋友有自己的生活呀,我们才刚见面,我就为了你舍弃一切吗?那样的勇气我还没有。”

“我同样只见你一次,我就一见钟情了。”

安以夏呵呵直笑,“您是海王呀,我一小人物哪里有你的魄力?”

海王眼神变得深邃,那是被拒绝后的不快。

“你不愿意留在我身边,享受我的一切,财富和人生?”

安以夏察觉到危险,随后轻声说:“你可别生气,对于你的邀请,就如同我要求你放弃你海王和族人,跟我一同去大陆生活一样。你不可能同意,那么做那么大的决定我也做不到,是不是?”

安以夏这话,阿塞尔达算是听进了。

他轻轻点头,“那是。”

“所以……”安以夏顿了下,“如果你真认我这个朋友,那我们不管别人怎么看,我们保持纯粹的友谊,日后你想起我,想起今晚我们一起自创的舞步,呼叫我一声,我再来与你相聚。我也当出来散心,换个心情。但请求你,别再要求我放弃我的生活来这里,行吗?”

面对安以夏的请求,阿塞尔达无法拒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