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六百一十三章 你见过多少社会人

“安哥哥,这边这边。”

按照两个初中小妹妹给的地址,周安安走进一家名为‘盈盈秋水’的临街酒吧里。

这是占地五十来平的小静吧里,进门的周安安看了眼一楼小舞台上某个路人驻唱的迪斯科音乐,就被小阁楼上的声音吸引过去。

此时,两个小妹妹正挥舞着手开心地喊着,丝毫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你们两个大晚上不回去,在外面瞎混,不怕挨揍啊。”

走上小阁楼,看着坐在卡座上吃东西的两个小妹妹,周安安忍不住弹了弹她们两个人的额头。

刚刚在电话里喊得那么凄惨,结果却是安安稳稳地坐在这里喝什么鸡尾酒,还好周安安猜到事情有蹊跷,没有危险驾驶。

他就不应该相信这两个小家伙,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这么小,就激发了女人命格中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将来了不得。

貌似,他前世就被这位小妹妹忽悠得找不到北,妥妥地当着备胎,虽然他也并不是专门等着对方结婚。

“我们原本和心如她们几个约好一起来这里玩的,结果我们点了东西,她们竟然不过来了。说好的aa制,我们带的钱不够,又不敢让爸妈送来,只好向你求助了。放心,我们回去之后,一定把钱还你。”

一瞬间从方才的笑脸变成楚楚可怜的模样,黄雅琴和杨雅露两人可怜兮兮地双手抱拳,萌萌的表情带着十足的杀伤力。

“人没到齐,你们点这么多?”

看着满桌子的东西,周安安有一种敲开她们脑子看看的冲动。

怎么看,都是有预谋的,黄妹子的话不能信。

“我这不是以为她们马上要到了,加上晚饭没吃,就点得多了那么一点。”

右手拇指和食指轻轻捏在一起,黄雅琴比划了一下,脸上笑嘻嘻地说道。

“你爸妈还没回来?”

坐了下来,周安安问起对方那心大的父母。

这么放任自由,黄妹子能长这么大,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幸运,难怪以后也能到千里之外的地方读大学。

“我爸妈和鹿鹿爸妈都去参加婚宴了,我们觉得没意思就和同学约好出去玩,结果那群没义气的家伙被爸妈带去参加婚宴,扔下我们不管。”

再次说起这个,黄雅琴喝了口鸡尾酒,吃了口西瓜,满脸的伤心无奈。

没办法,这些好吃的,只能靠她和鹿鹿消灭了。

“是啊是啊,我们也是被骗了。”

在好友说完之后,啃着鸭脖的杨雅露适时附和一句。

好友的话虽然有点偏差,但是大致的意思没有错。

“行了,早点吃完,送你们回去。”

挥了挥手,拿起一个鸭脖吃了口,觉得有点辣的周安安喊来服务员,要了杯柠檬水。

“安哥哥,现在还早,我们吃完就回去。”

见这位大哥哥没有甩手走人,小计得逞的黄雅琴乖乖地说道,一旁的杨雅露也是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

总算,不用因为钱不够被老板扣在这里了。

若是被叫父母,那以后真的要被禁足的。

“对了,你们出来之前怎么和父母说的?”

喝着水吃着小吃,周安安随口问道。

“去图书馆看书啊。”

关于这个问题,杨雅露下意识地回答了实话,让旁边来不及示意的黄雅琴翻了翻白眼。

没办法,这个好友从小到大都不动脑子,白瞎了长那么好看。

若是她有对方那么好看,分分钟就把学校里那些有钱男同学忽悠得找不到北,乖乖送吃送喝送钱。

“真用功。”

看着两个不好意思的妹子,周安安‘诚恳’地夸奖一句。

不过,相对于不太老实的黄妹子,好看的杨妹子还是值得表扬的。

就是多年之后,当着镇政府合同工兼职着主持人的杨妹子始终没有随便找个人嫁了,就能看出其人品还不错。

私下里请去丽州宴会场主持的杨妹子吃过几顿饭,周安安听得出对方话里的一点意思,没什么心思追求对方的他假装没有听懂,保持着若有若无的朋友情谊。

“过奖过奖,我们也是看图书馆快关门了,才过来玩的。”

脸皮比较厚的黄雅琴给大哥哥递过去一个橘子,捏造着不堪推敲的理由。

“不错不错。”

闲聊的时候,周安安观察了一下这个静吧的环境,还算有点时尚,就是生意不怎么样。

从舞台上唱功不咋地、长得算是还可以的女驻唱就能看出,这个静吧缺少专业。

“下面是大家自由演唱时间”

见到那个女驻唱唱了两首就下台,再看到飞奔而下的黄妹子,嗯,周安安觉得之前评价的‘缺少专业’直接加了红色标志。

这哪里是静吧,简直就是个大型ktv啊。

听着黄妹子跑调了几千里的声音,再看看旁边跃跃欲试的杨妹子,以及底下两桌有些喧闹的中学生,周安安觉得这里生意不好是很正常的。

相对于黄妹子而言,杨妹子的唱功还算不错,毕竟未来能做一个临时会场主持人,还是要有点功底的。

“兹”

在接受了一个多小时的摧残之后,正低头发着短信的周安安听到一阵刺耳的麦声。

抬头往舞台看去,就发现六七个一脸凶相的年轻人占据了舞台,其中一个大热天还穿着黑皮衣的年轻人正用力地拍着麦。

“大家好,今晚营业结束。对了,结束之前把账结一下。”

黑皮衣年轻人吹了吹麦,声音在整个房子里回荡。

而原本那位女驻唱兼静吧老板,一脸无奈地站在旁边,轻声向对方哀求着什么,却是没有任何作用。

面对这些凶气外露的传说中‘混混’,在场的小年轻们纷纷掏钱走人,根本不敢喊‘凭什么’的勇气。

对此,与角落里刚进来的萧平微微摇头的周安安也是安静地下了阁楼,拿出两百块放到前台,就准备带着两个小妹妹走人。

即便那个女驻唱有几分姿色,但是周安安已经过了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年纪。

何况,他根本不知道其中有什么缘故,又何必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闻姐姐,你没事吧?”

和静吧老板认识的黄雅琴,站在不远处问了一句,眼神怕怕地看着那些个突然进来的混混。

虽然有些怕,但是出于朋友的情义,她还是要关心关心。

“没事,你们早点回家吧。”

看着这个认识不短时间的小妹妹,女老板脸上带着一丝苦涩的笑容,摇着头让对方离开。

“哦。”

见此,黄雅琴也没多说什么。

只是在走出店门的时候,黄雅琴俏俏地拉住大哥哥的手“安哥哥,我怕闻姐姐有危险,你报个警呗。”

她们平时也偶尔会和同学过来玩,那位闻姐姐人还不错,经常给她们免点零头,送些小吃,黄雅琴觉得自己不能见死不救。

“你知道老板发生了什么事?可能是她欠了债,被债主上门讨账,报警也没用。”

像这种情形,周安安大致能猜到一些情况,无非就是生活中常见的几种。

若不然,在这婺州市区,还没有人敢那么光明正大地砸场子。

被古惑仔洗脑的那一代,差不多都进局子接受过社会主义改造了。

“可是闻姐姐不像那种欠债不还的人,她人还不错。”

“你见过多少社会人?”

“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