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34:逝狼

绝灭王突然出手击杀了连城火,此举实在太过出人意表立。以至于一时之间,甚至连铁牧真都为之瞠目结舌,不明所以。

随手又是一招,绝灭王刀剑再出。锐利精芒疾逾闪电般飞过,绕着王汗和柯厄沦这对老夫妻转了一圈,这才重新回来,“呛~”自动重回鞘中。

声犹未落,王汗和柯厄沦二老的人头,也颓然从颈项上跌落。倾刻之间,同样和连城火的尸体一样,半数烧成灰烬,半数冻结为冰渣。再被山风一吹,立刻飘进半空中,连半丝痕迹都没留下。

由始至终,铁牧真始终没有出手。其实以他此时修为,要出手相救的话,还是大有机会救下二老的。然而二老毕生专修各种咒术,此时却派不上用场。即使救下了他们一次,也救不了第二次,只是白白浪费力气而已。

再说,若要救他们,则铁牧真自己,必将在绝灭王与程立眼中暴露出重大破绽。为了报仇,铁牧真几乎什么都可以放弃了。故此竟是忍痛始终按兵不动。

绝灭王也没向“苍狼”再多看半眼。他收回一双刀剑。懒懒道:“终究士可杀,不可辱。连城火这小子嘛,以前也确实替大魏立过汗马功劳的。

虽然最后和之前想的有点不一样,但总算也救了我这皇帝侄儿一命。那么兵变**的事,就算揭过去了吧。就让他好好安歇,也省得继续在这里活受罪啦。”

程立点点头:“不错。这样的结局,对于连城火来说,应该算是最好的了。”

绝灭王收敛眉宇间的那抹冷笑,沉声吩咐道:“程立,替本王好好护住天子。现在,该收拾最后的手尾了。铁牧真,你说是不是?”

铁牧真嘿声轻哼,一字不吭。只要微微压低身体,提刀蓄势。势尚未成,环绕身周,浓郁得仿佛要溢出来一样的杀气,竟陡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只听得“锵~”金铁之声响起。苍狼刀再度出鞘。刀鞘碎片分解组合,组成金狼战甲,自动披挂在铁牧真身上。

但以纯阳真火铸造的刀锋,却不如之前的灿烂炽烈。它只是勉强维持一个刀锋的形状,而且显得暗淡了许多。

但骤见这刀锋变化,程立眉宇间之神情,登时也是一变,俨然泛起前所未见的凝重。

因为程立明白,杀气其实并没有消失,只是被铁牧真彻底收起来,不到真正爆发的时候,便绝不再泄露而已。相同道理,苍狼刀也把组成刀刃的纯阳真火,尽量加以敛藏。决不让真火有一丝浪费。

这样一来,在铁牧真出招之前,便更无丝毫征兆可言。但攻击的破坏力,却将以倍数提升。可想而知,这一刀不出则已,一旦使出,必定石破天惊,鬼哭神嚎。

绝灭王嘿声轻哼,双手向背后一翻,刀剑同时入手,却又在身后交叉成一个“十”字形状。同时不显半分锋芒。

天风飒飒,带来阵阵寒意。两道身影遥遥对峙,似神似魔,却也同样教人为之敬畏。

骤然,不远外的山崖处,竟有一片碎石突然跌落。碎石落地瞬间,两双虎目怒然交锋,紧接着,两人化身战意,同揪狂暴战火,彼此心内再无他想,终招,分胜!

“血神通双重长生天——腾格里,斩!”

“皇极经世宝典——星辰劫,收!”

雷霆霹雳的一瞬,巨大轰鸣疯狂震破天际,“苍狼”身形从原地彻底消失。只在下个刹那,早已现于绝灭王身前。苍狼刀旋身怒卷,宛若草原上的无边风沙,又似大漠中的酷烈大日,猛然斩向绝灭王。

所谓腾格里,在乞颜人的语言当中,正是“天神”之意。同时,也是漠界一处大沙漠的名称。

显而易见,铁牧真这最后的必杀一刀,不但凝聚了长生天所赐予的最高极限神力。而且更模仿了炎炎大漠。并且凭招寄意,竟令人置身于此招之中,便有置身大漠的感觉。将要被如同烈日风沙一样的刀劲厉芒,狠狠磨蚀成灰!

可就在同时,金光烈火刀与冰魄寒光剑,已经交叉并出,同时当胸互砍。“当~”宏亮金铁激响之间,一团巨大的漆黑猛然涌现,并且衍生出前所未见的狂暴吸力。要把四面八方的所有人所有物,全部也疯狂吞噬进去,再加以——辗压!摧残!毁灭!

这一刻,站在旁边观战的程立,双眼骤然发亮,禁不住脱口叫道:“黑洞?”

实在无法想象。这方天地的人,理应连飞进宇宙的深邃穹苍之中,也都办不到的。但绝灭王眼前所施展的这一招,却分明就是模仿了宇宙中最神秘的“黑洞”。声势与威能,虽然还比不上真正黑洞的亿万份之一,但拿来与人争雄对敌,却绝对已经堪称——无敌!

说时迟那时快,“黑洞”猛然扩张,把绝灭王和铁牧真二人同时笼罩进去,即使以程立的眼力,也都看不清楚其中状况了。但须臾之后,黑洞的最深处,却又猛然爆发出第二声金铁怒鸣。

声犹未落,绝灭王与铁牧真的两道身影,各自弓身从黑洞里倒撞出去。分别相隔十丈,这才各自落地,凝立不动。恍如最初尚未开战之时。

两大高手离开,黑洞随即消散,地面上却猛然绽放出一道极深极深的裂痕。裂痕不断蔓延,倾刻之间,竟把整座接天峰——彻底一分为二!

“得得得得~”

阵阵牙齿相互碰撞的声音,从大魏天子这里发出。他下意识死死抓住程立的衣袖,颤声道:“程立,究竟……是谁胜了?”

程立不答,轻轻一声叹息。叹息未了,落在远处的灭绝王,陡然手拄刀剑,颓然跪倒,张口就喷出大蓬殷红鲜血。

可是与此同时,另一边的铁牧真,雄躯微微一颤,胸膛上竟出现了一个大大的“x”字形状伤口。紧接着,伤口火速暴起延伸,竟把铁牧真连人带甲,切割分尸!

四段形状不一的残尸,各自颓然倒地。苍狼刀和金狼战甲,则在失去主人以后自动重组,俨然化为一头充满哀伤感觉的奔狼,悲嚎着扶摇冲天,片刻以后,同样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