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 23 章

花厅里气氛有点怪啊,地冥跟天迹皮笑肉不笑的对视,君奉天欲言又止的看我,黄衣服的非常君端着茶杯低头不语,探寻的看向帝龙胤,他注意到我的视线,同样不知所以的摇摇头。我心里突然起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这几个的人的关系感觉好复杂啊。

这么僵着不是办法,我假装没感觉出花厅里的奇怪氛围,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道:“奉天,我确实是你的母亲,阎魔鬼后。”

君奉天不苟言笑的脸上浮现一瞬间的慌乱,很快又维持住了严肃的样子,他很正经的点点头,干巴巴的叫道:“我知道。”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母亲。”

跟预想的不一样啊,母子相见的热泪盈眶呢,转念一想,算了,今天的事早就跟预想不一样了。我紧张的搓搓手,勇敢的拉过君奉天的手,谢天谢地他没拒绝,把他拉到地冥跟帝龙胤旁边,得到地冥不明意味的冷哼一声,对他我就没那么紧张了,半强迫的也拉起他的手放在君奉天的手上,然后示意帝龙胤把手放上,花厅里的气氛更古怪了。不管它,我自顾自的长舒了一口气,笑眯眯的看向帝龙胤,“这是老大,”再看向君奉天,“奉天是老二,”最后看地冥,“地冥是小儿子。”

仿佛受了莫大的惊吓,话音刚落,君奉天跟地冥就不约而同的甩脱了我的手,“怎么可能!”君奉天脸色几变,堪称惊恐。

“怎么可能!”一直憋着话的天迹跟沉默不语的非常君同时惊站而起,脱口而出。

“怎么不可能?”我得意的故意的缓缓一一略过他们震惊的脸,然后微微一笑,哈哈哈终于有个在预想内的了,“我知道一时间你们可能很难接受,但确实是这样,当然,事实上,在鬼狱你们还有一个姐姐,等有机会母亲再介绍你们认识。”出于某种原因,我没有说出玄尊还活着的事。

天迹僵硬的目光在君奉天和地冥身上划来划去,语气僵硬的说道:“奉天,难怪地冥会仙门招式,原来你们是兄弟啊。可是......”他惊疑不定的盯着地冥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脱口道:“地冥不是,不是血元造生吗?”

担忧的看一眼地冥,我挺担心这事对他造成心理伤害的,还有帝龙胤,他应该还不知道吧,却见地冥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甚至颇为自得的冲着天迹说道:“所以我才是真正的奇迹之子。”

我有点放心了。

“的确,血元造生之法出自我,他又自幼是由玄尊养大,当然是我们的孩子。”事实上从感情上来说我对地冥更亲近些,当初知晓有个孩子在苦境的时候遇上地冥,似乎就已经把所有的愧疚与喜爱全部灌注到地冥身上,反而现在见到君奉天没有了当初的悸动。“话说起来,”我甚是纠结的看着天迹跟地冥一模一样的脸,这得怎么论呀。

虽然我没说出口,但在场几个人彼此看看,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非常君不在局中,反而最先打破沉默。

“回仙门细说吧。”君奉天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面无表情的看了一圈众人,一锤定音。毕竟是仙门少主,之后又长期担任儒门法儒,长久以来养成的不怒自威的气势此刻不自知的表现出来,肃然的神情让人不得不按他的话做,除了......

“呵,无聊的游戏,眩者很忙~这种认亲的把戏就省省吧~”地冥一脸的不耐烦,阴阳怪气的说完扭头就走了。

“喂,地冥!”天迹在后面跳脚。“还是这副臭脾气。”在君奉天分析了地冥不是杀害玄尊的凶手之后,天迹对地冥的态度就好转很多,此刻再得知地冥也算是君奉天的兄弟,同为仙门弟子,虽然地冥做的坏事还是想起来就让人恨的牙痒痒,但是也不像之前那样见到他就想喊打喊杀了。

帝龙胤垂眸略加思索,抬眼看我,沉声道:“我去看看他。”

也好,我点点头,“去吧。”

非常君打着伞望着君奉天三人远去的背影,神情落寞的摇头叹息,“唉,又剩下我一个人!”

“同为人鬼之子,君奉天活的逍遥自在受人景仰,三乘之位想不要就不要,而我们,却得遮遮掩掩,一朝辛苦为他人作嫁妆,呵,九天玄尊真是死的太早了。”不知何时非常君身边出现了一个手持白骨扇,脸罩白面具,浑身散发出冷沉诡邪的气质的人。

面对自己的□□,一向温和有礼的非常君白皙的脸上首次浮现出嘲讽的笑容,“这笔账,我会在奉天逍遥身上讨回来。”或许,再加上几个人也不错。想到之前的情景,非常君脸上的讽意更深。

“事情就是这样。”说完玄尊的计划,我摊摊手,为了救世先灭世什么的,实在太不靠谱了。

安静的听完整个事情,君奉天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示流岛战役之后他便察觉玄尊的性格大变,行事风格趋于极端,便越来越不愿意跟父亲呆在一起,没想到是受邪染之故。身染邪染的父亲为解决八岐邪神对神州的威胁,着手培育末日号计划,难怪母亲说地冥是自己兄弟,他不但是自己兄弟,甚至他所遭受的一切痛苦都是替自己承受的。倘若当初示流岛战役之后,自己能多关心一下父亲,也许能察觉父亲性格变化的原因,也许父亲就不会采取那么极端的救世灭世计划,也许父亲就不会死......

看似大大咧咧的天迹敏感的察觉到君奉天的情绪变化,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捣捣他的胳膊,“奉天,想不到你还真多了一个兄弟,哈哈,这个地冥,整天阴阳怪气的,每次见他我都手痒,不过看在是你兄弟,我的小师弟的份上,下次见他,大师兄我就下手轻点。”

“哈,大师兄,你下手重的时候似乎也没把他怎么样!”云徽子在旁毫不客气的顶回去。来云海仙门虽短短的时间,却也足够我发现,这位云海仙门的代掌门云徽子对君奉天格外推崇,进门红毯铺道,仙门众人列队欢迎,嘘寒问暖的上至住房环境下至贴身衣物,甚至连洗澡水都准备好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天迹,在云徽子领导下的仙门上下简直忘了他这个人,进仙门的时候差点把他关阵外面。这要在鬼狱,我必须怀疑这位代掌门有阴谋,偏偏仙门这位一举一动全部出自真心,真心的推崇君奉天,也真心的怼天迹。

天迹瞪眼,佯怒,“小莫云!你又拆台!信不信我先修理修理你啊?”

两人吵架拌嘴,君奉天意外的不以为忤,连眉头都舒展了些,集中思绪细想了一会,对我说:“这么说地冥所为皆是玄尊的计划,母亲可知道下一步他要做什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摇摇头,“我也只知道这些,再多就得问地冥自己了。”玄尊只告诉了我十七血元造生的原因,捎带提及了八岐邪神几句。既然说到了这里,我忍不住问跟云徽子拌赢了嘴得意洋洋的天迹,“玉逍遥,你真不记得一个叫十七的朋友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