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关于礼物的疑问

早上 9:00

常朝是被手机闹铃给叫醒的。

她一直以来都有着睡懒觉的习惯,如果没人叫估计可以断断续续睡个一天。

闹铃估计是真嗣设定的。

把头埋在枕头里懒得抬起来的后果就是,常朝摸了半天才摸到床边摇摇欲坠的手机。

果然是真嗣,他还顺便在备忘录里留言了。

‘虽然小朝姐向冰帝请了感冒假,但我还是得上课,所以先走了。没有做早餐,小朝姐要自己觅食。

对了,白*屏蔽的关键字*人节的回礼我有好好放在床头柜。’

头发还翘着的常朝有一瞬间愣神。

今天都十四号了吗?

她翻了翻床头的日历,真的是十四号。

“白*屏蔽的关键字*人节....啊。”常朝撕开真嗣留下的白巧克力蛋糕吃起来,“要不要出去逛逛呢。”

“小—常—朝——”梅林不知道从哪里掉下来,砸到她床边,“早上好!”

“早上好...”常朝对此见怪不怪,“不要砸坏我的床,谢谢。”

“好冷淡,大哥哥可是从同僚那里骗到了好东西给你哦。”梅林手上拿着粉色的药瓶,对她晃了晃,“能够暂时压制黑泥的东西。“

“哦...那还真是不错。谢谢你啦梅林。”常朝拧开精美的瓶盖,“不过这个瓶子还真是漂亮啊。”

“当然啦,毕竟这可是爱情灵药。”

“噗——”

“的瓶子。”梅林无辜地眨眨眼,“怎么啦小常朝,味道不好吗?”

“请您说话不要大喘气!”常朝这下彻底清醒了,她把剩下微甜的液体喝下去,掀被子起床,“吓死我了。”

“适当的惊吓可以使人保持清醒。”梅林说,“你看,最近的综艺节目不是也经常举行吓人一跳的活动吗。”

“啊,你是说惊喜盒子吗?最近的综艺确实喜欢搞那一招。”

惊喜盒子,顾名思义,在被整蛊人的家里放上一个小巧可爱的彩色礼盒,等被整蛊人打开后里面会弹出各种东西。

大声笑着的小丑玩偶和仿真老鼠玩具这些还算好,常朝记得最过分的一次是里面装满了蚕茧和飞蛾。

......想着都一身鸡皮疙瘩。

“我不需要用这样的方法来清醒,不如说这样的根本只能起到反作用吧?”

“但是节目里的那些人真的都变得更加警惕了,这难道不是人类的共性吗?”

“你就当我是非典型人类好了。”

“真是不合群啊小常朝...啊对了,那瓶药就当是白*屏蔽的关键字*人节的回礼了哦。”梅林撑着下巴,盯着从刚刚开始就没动过的常朝,“怎么啦?”

“...你能不能出去一下。”

“为什么?”

“因为我要换衣服。”

“没事哦其实让大哥哥一直呆在这里我也不介意——噗。”枕头正中梅林的脸。

“消失,现在马上立刻!”

梅林捏捏自己的鼻尖,走出卧室。

啊,有一件事忘说了。那瓶药的副作用应该是实现愿望...还是把实现愿望的可能性提高来着?

梅林毫无歉意地想。

那就看看小常朝对于心中的愿望有多大的执念吧。

正午 12:00

梅林呆了一会儿就离开了,留下常朝一人考虑午餐难题。

本来她的计划是一觉睡到下午一点,把早餐和都睡过去。本来最近也长胖了,权当减肥。

她用手机查找着附近的餐厅,怀念起横滨的好来。

如果在横滨,这个时候只用嗷几声就可以蹭到红叶姐的饭了。

或者直接去二楼,港黑自营的餐吧。供应的菜品从日式到底西式再到中式,应有尽有。

而且柜台的小姐姐还很可爱。

再不济大楼背后那家天妇罗和拉面也可以啊...

找了半天,她还是决定去银座的一家咖喱店。

这几年常朝吃咖喱的频率明显变高。倒不是说有多喜欢吃咖喱,不过‘遇食不决,咖喱解决’似乎变成了她的信条。

不过说到咖喱...

常朝翻柜子找钱包的速度慢了下来。

——好想吃啊,加了土豆泥的咖喱。

估计是前几天她为了排舞台剧累惨了,回来把东西随手一扔就往床上躺,钱包真的不知道扔哪儿去了。

她都东找西找,连药柜都检查过了,愣是没看到钱包。

不仅如此,她还发现布洛芬止痛剂没有了。

在每个月的特殊时期同时失去钱包和镇痛剂,简直称得上是灾难。

翻箱倒柜只找出一张卡的山本常朝沉默无言,她觉得明天还是大扫除好了。

但是,有卡总比没有好。

“喂?中也吗?什么事?”她拨回一个未接来电。

“...你怎么又是这种声音,听上去想快要被审讯的俘虏。”

“我钱包飞了...准备明天大扫除看看找得到不。”

“你又懒了是不是。”中原中也叹气,“白*屏蔽的关键字*人节你想要什么回礼。”

“不、太突然了吧这个问题。”常朝吐槽,“一般都是男方准备惊喜给女方的好不好,哪里有直截了当地问‘你想要什么回礼’这样的啊...而且为什么当天才问。”

“你要求太高了吧,一小袋义理巧克力的回礼还要怎样豪华啊。快点说要什么,”

“...那就,钱?钱包和钱”常朝笑了两声,“这就是我现在最想要的东西了,没有之一。”

“......”中原中也直接挂掉了电话。

完蛋,肯定是生气了。

常朝鼓了鼓腮帮子,朝着银座走。

但那也确实是我想要的东西嘛……

结果没走出几步,手机又震动起来。这次是两条短信。

是转账短信。

她看着两笔钱到账,正在风中凌乱时,中原中也又发过来两条短信。

「买钱包的钱,和钱。」

「满意了?」

不、不是。

山本常朝闭眼流泪。

您不要真的打钱啊!!!这么土的礼物你的审美往哪儿搁啊!!!

中原中也:呵,有就不错了。

——

下午 15:20

因为吃完饭之后想要消消食,所以走到了附近的儿童游乐园。

尽管是工作日,乐园里孩子们的数量丝毫不减。不如说正因为是工作日,孩子们抓紧了来之不易的时间想要多玩一会儿。

原本想着消食的常朝经不住诱惑,还是买了一球盒装冰淇淋,坐在长椅上看小孩们到处疯跑。

她这才有一种实感,原来真嗣都已经过了这个年纪了。

如果...咲乐现在还在,也会喜欢来这样的地方玩吧。

常朝想起了那个总是抱着她的小女孩,嘴角扬起的笑容又降下去了。

她用力摇摇头,让自己想一些开心的事情。

啊,说起来那个玩偶。

她看着游乐园里穿着人偶套装的工作人员,胡思乱想。

很适合传暗号呢……虽然港黑会嫌没格调不予采用,但是异能特务科绝对会用。

对,特别是那边那一只,看起来就像是特务科为了装傻而故意给搞了个那么蠢的玩偶装。

那只玩偶可能是为了搞笑,故意吧头套上的眼间距做得很开,画了一张形状怪异的嘴,常朝越看越觉得好笑。

最终导致她笑出了声。

那只玩偶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停止分发气球的活动,直愣愣地向常朝走来,然后站在笑得眼泪都出来的常朝面前。

虽然是很严肃的场景,常朝抬头和玩偶对视良久,想要强忍住自己大小的欲望,可还是破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知道你们大热天的穿玩偶装也很累很热啦...但是,哈哈哈哈哈哈哈您的玩偶造型真是太好笑了哈哈哈。”常朝捂着肚子笑,还不忘抽时间解释。

完蛋,真是笑到肚子痛。

那个玩偶就站在长椅前看了她良久,可能是想用威严让她别笑了吧。发现没结果之后,玩偶就走了几步,在她身边坐下了。

“对不起啊...但是噗——这身玩偶装实在是太好笑...不,太可爱了。”常朝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这是乐园的主题人物吗?”

「愿望的妖精」

玩偶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个小白板,在上面写到。

“噗...愿望的妖精...名字也好好笑....”常朝转过头去偷偷笑。

那个玩偶沉默了一会儿,像是不满常朝如此忽视他的名字一样,有在白板上写写画画。

「因为是愿望的妖精,所以什么愿望都能实现」

「你有想要的东西吗」

常朝心里已经快笑开花了,恨不得毫无形象地拍着大腿哈哈大笑。

不,长得这么蠢的吉祥物一本正经地讲出中二台词不是更好笑了吗!不是她的错啊!

太过放肆的结果就是,她的例假疼开始了。刚刚感受到时常朝条件反射想去摸止痛药,结果发现包里空无一物,这才想起她没药了。

但笑还是要笑的,只不过换成捂着肚子,肉体痛苦但精神快乐地笑。

玩偶好像看出了点什么,在板子上写:「那个...您胃疼吗」

“不是啦。”

「那...是女性特殊时期的疼痛吗?」

“嗯...”常朝有点尴尬。

玩偶又没了动作,常朝还以为他也尴尬呢,结果又看见他开始写字。

「解除疼痛是连愿望的妖精也做不到的事情,你有什么其他愿望吗」

山本常朝想看看他的表情,确认他是认真的,但盯了半天发现只能看到那张蠢玩偶脸。

常朝强忍住笑意,倾身抱住了这个傻了吧唧的玩偶。

她很明显地感觉到玩偶一愣,于是马上又放开了。

“哈哈哈哈,让我想想,我现在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呢。”

“一定要是最想要的才可以哦。”一直靠写字交流的玩偶突然开口了,玩偶套装太厚,所以他的声音变得雾蒙蒙的,很低沉,“不然就不灵验了。”

“哎?这样吗?”常朝偏头,瞥见了周围的女孩子好像都戴了项链。

她其实也有一条非常喜欢的项链来着...只不过和谁一起出任务的时候掉了。

“那...项链吧?我以前掉过一条黄水晶的项链,我还挺喜欢的呢。”

「祝您的愿望实现」

玩偶唰唰唰写上这几个字后,就又起身回到了气球车旁。

常朝呆了一会儿后也觉得无聊,伸个懒腰准备回家了。

今天和蠢脸玩偶相遇的事情,她准备写在日记里。

——

傍晚 19:30

“我回来啦。”

“小朝姐你快来看这个!”真嗣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常朝刚走到客厅门口,就发现茶几上放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

湛蓝的盒身,白色的缎带。

她立刻联想到了早上和梅林讨论过的“惊喜盒子”。

“不是整蛊综艺,我检查过了,没有摄像头。”真嗣严肃地指了指那个盒子,“交给你了,小朝姐。”

常朝小心翼翼地拉开缎带,发现并没有什么大动静后,又慢慢打开了盒盖。

没有尖叫的小丑,也没有恐怖的小虫子。

一大束纯白的玫瑰躺在盒子里,花瓣上还沾着水。

常朝拿着盒盖,眨眨眼,没有反应过来。

“...耶?”

她将那束花捧在手上,发现里面还藏了些什么。拨开重重叠叠的枝叶,常朝从花束内部又找出一个小盒子。

盒子里的一边放着她常吃的止痛剂,还附了一张小卡片。

「既然痛就好好吃药。」

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字,但她曾经为字迹的主人代写过无数份报告,这样熟悉的字,化成灰她都认得出来。

另一边则是小巧的手饰盒。

在盒中盒里,有一条项链。

——她很早就丢失的,黄色的水晶项链。

怎么可能。

她一开始以为是谁的恶作剧,但一下子联想到了那只玩偶。

这条项链不是被他拿去做收藏了...?

她想起什么,拿起花束,仔细看了看用作装饰,系在花束上所谓的“缎带”。

那根本不是缎带。

这束花,是用绷带绑的。

“...哈。”她把绷带拆下来,捧在手里。

“三年不见第一件事就是嘲笑他...这下肯定不会被原谅了吧。”

“还真是尽职尽责呢...愿望的妖精先生。”

——

深夜 21:00

“太宰!!你今天又跑哪儿摸鱼去了?!”

“诶呀国木田君说得好过分,我可是认真在执行任务啊。”

只不过顺路去见了见故人,又顺带实现了她的愿望而已。

——这个回礼总该满意了吧,小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