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46.第四十六章

  爱我就请多买点~这是刀刀生活费鸭qwq  真香!

  重新翻回目录, 明夏将手中这本语文必修五中的所有古诗词和文言文,包括底下的小字注释, 都过眼瘾一般, 匆匆读了一遍。

  在满足了全部的好奇心之后,她才克制住自己再次囫囵吞枣地阅读一遍的冲动, 从老师今天要抽查的《琵琶行》开始,一篇篇文言文和古诗词,扎扎实实地学习起来。

  穿越前,明夏确实很不喜欢学习, 但明父明母却是各种辅导用书和习题,从来没少买给她过。

  以前, 她很烦父母的多此一举,可现在,能在读完整本语文书后,继续在辅导书上看自己想了解的古代文学知识, 明夏真的很开心,学得更是认真至极。

  “什么《琵琶行》?我怎么不记得学过?”听到吴琪琪和明夏的对话, 王飞张大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吴琪琪白他一眼:“你上课天天睡觉,能不拿错书就算厉害了,还想知道老师的讲课进度?说吧,昨晚又干嘛了?看你困成什么样了。”

  一听吴琪琪问他昨晚干嘛, 王飞就来精神了:“我和你说, 我昨晚和我哥们开黑打游戏, 把对面杀得那叫一个片甲不留,对面还匹配到一个猪队友,一直送人头……”

  “打住打住。我还要背书,你也赶紧背吧,小心等会被老师抽到。”吴琪琪比了个“暂停”的手势,便低下头,继续低声背起来。

  王飞撇了撇嘴。

  急什么?班上五十多人,怎么会就这么倒霉地抽到他?再说了,他学习不好,这是早就知道的事了,不会背也正常,老师提他,完全没意义啊。

  见吴琪琪捂着耳朵,全神贯注地继续背书了,王飞无聊地耸了耸肩,抬眼看向坐在自己前面的明夏。

  翻书翻得那么快,一看就知道没在背书,估计是在看辅导书里的小故事或者底下的短笑话打发时间吧。

  明姐都没背,他可是个讲义气的正直小伙儿。

  ok!不背了!补觉!

  这样想着,王飞便趴在桌子上,心安理得地闭上了早就沉得不行的眼皮。

  没有老师看着的早自习,全看每个学生的自觉。整个教室吵吵嚷嚷的,有人背书,有人聊天,也有人安安静静趴在桌子上,和王飞一样,都在补觉。

  文言文的美丽和趣味,明夏以前不懂,现在却感知颇深,看得很是入迷。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一阵“哒哒哒”的高跟鞋声,语文老师终于进了教室。

  “试卷还没改完,这节课,我得继续改试卷。正好,月考前,高考要考的文言文都讲完了,这节课,就检查一下大家对文言文的背诵和复习情况。把书都放在桌面上,不许偷翻。”

  说着,在班级同学不敢置信的眼神中,语文老师将手里其中一沓试卷分给了第一排的同学,示意他们往后传。

  班上同学一脸的生无可恋。

  语文老师又开口:“这节课写试卷,下节课,同桌交换互改。早上说了抽查,所以,我找两个同学上黑板写,前后两面黑板,一人一面。先问问,有没有自愿的?”

  原本,看到试卷考的全是文言文的默写、翻译以及单字解释,明夏很高兴,觉得正好可以拿来检查自己刚刚的学习效率。

  结果,下一秒,就听到语文老师说下节课要同桌交换互改。

  那她岂不是要和刘岩瑞交换?

  明夏的眉头顿时紧紧皱了起来。

  她正不乐意着,就听语文老师又说要找两个同学上黑板。

  上黑板=不用和同桌交换互改=不用膈应

  明夏立刻举手。

  这种上黑板默写的“好事”,一般来说,是不会有同学自愿的。对此,语文老师自然清楚,她也就是随口问问,准备等个两秒就直接点人。

  却没想,这一次,竟然有人举手了。

  而且,举手的那个人,居然还是明夏!

  这爱折腾的不听话的小丫头,今天这么积极,是想干嘛?

  语文老师的眉头微微蹙起,心下警惕。

  她环顾了一圈教室,见没有其他人举手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便只好喊她。

  听到明夏的名字,班里同学默默互相对视一眼,眼中都有怀疑。

  数学主要是理解和应用,语文虽然也有需要理解的部分,但更多还是积累和背诵。她能学好数学,不代表语文也能学好。

  不过,以防万一,他们还是不要随便开口猜测为好。毕竟,如果和昨天一样,前一秒还瞧不上人家,后一秒就被打脸,实在太尴尬了。

  话说回来,昨天,明夏被传作弊的事,谁都知道是她的同桌刘岩瑞做的。说不准,她主动举手,只是单纯觉得膈应,宁愿被语文老师批,也不愿意和他交换互改试卷呢?

  反正,如果是他们,刘岩瑞这种人,真是一百万个不情愿有一丁点的联系了。

  这样想,大家就觉得心里的压力小了很多。

  虽然数学难,虽然明夏变成了学霸,但那也只是数学一门,其他门还是他们熟悉的她。

  大家各有所长,平衡一下,她也就中等的水平而已。

  明夏不知道班级同学的心理动态,听到老师喊她名字,就拿着试卷,朝讲台走去。

  明夏朝讲台走来的时候,语文老师注意看了一下她的神情,觉得没有哪里不对,但还是放不下心,视线便移到了班上和明夏关系最好的王飞身上。

  看他那哈欠连天的懒样,就知道,昨晚肯定又熬夜打游戏了。

  放在往常,只要王飞不捣乱,不论他怎么瞌睡,语文老师都会选择无视。但今天,明夏自愿默写的举动实在反常,而他身为明夏最好的朋友,却没有一起举手,语文老师就觉得,得把他也点上黑板默写,才能有安全感。

  语文老师开口:“既然没有人自愿,那我自己点了啊。”

  班上意料之中的沉默。

  “王飞。”

  哈欠打到一半的王飞:?!!!

  明姐是自己举手的,不算,他一个万年差生,众所周知的不喜欢学习,为什么也会被点名?这是什么狗屎运啊!

  尽管郁闷,王飞还是拿着试卷去了后面的黑板那边,拿了支粉笔,开始默写。

  然而,他平时上课不听,刚刚早读课也直接睡过去了,一点都没复习,现在要是能默写得出来,那才奇怪。

  “位卑则足羞”的下一句……身高则手长?

  “巫医乐师百工之人”的下一句……各个牛逼??

  “嫠”的解释……解释个毛线啊!这字到底怎么念的他都不知道!!

  看着试卷,王飞简直欲哭无泪。

  他真不是故意交一黑板白卷的,而是真的是不会啊!老师到底为什么要点他!他做错了什么!

  等等……

  王飞突然想起来,自己最近好像还真做了件错事,而且,的确违反了学校规定,顿时就心虚起来。

  想到那件事,王飞总是没心没肺的那张脸,终于有了些许愁闷。而这些许的愁闷,在他低下头看完试卷,又抬头看了看黑板之后,直接就变成了“苦瓜”。

  拿着粉笔盒试卷,王飞站在那里,发了好一会儿的呆,以为老师会“懂得暗示”,让自己回座位,却没想,今天的语文老师十分没有默契。

  说是默写,王飞觉得,这就是罚站,还罚站得十分无聊。

  就在王飞等得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的时候,下课铃终于打响了。他高兴地回过头,正准备回座位,结果,一回头,就见明夏写了满满一黑板的答案。

  王飞顿时懵了。

  卧槽!明姐要飞啊这是!数学是个学霸就算了,语文怎么背书也这么厉害!他明明记得早上她也就随便翻书玩的啊!

  把膝盖都给明姐了!

  事实上,不只是他,班上所有同学,包括语文老师,都被明夏给惊到了。

  这张试卷,虽然只考了必修五的文言文,但考得很细。默写和翻译部分还好,单字解释全是不常考的字,还有的,甚至就是老师上课时随口一提,大家根本没放心上的扩展内容。

  但明夏就是全写出来了!

  而且,没看语文老师拿着红粉笔站那半天了,来来回回梭巡了好几遍黑板上的答案,却始终一个叉都没打?

  明显就是全对啊!

  班级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皆在对方面上看出了心有余悸。

  幸好没随便开口瞎说,差点被打脸,也幸好没被老师点上黑板和她一起默写,差点就被对比成狗了。

  但不论大家心里怎么想,总之,明夏这一次的表现,算是一锤定音,彻底坐实了自己之前就是在“藏拙”的学霸本霸身份,还是不偏科的全能型学霸。

  现在,班上同学已经完全不怀疑明夏的学霸身份了。他们就好奇,她到底能学霸到什么地步。

  话说回来,这次月考的成绩应该快出来了吧?虽然说,考试在她坦白自己“藏拙”这件事之前,但大家还是很好奇,她到底认没认真这次的考试。

  当然,更好奇的是,她如果认真考试了,又会是怎样的分数。

  即便曾经不喜欢学习如明夏,在各科老师的要求下,各种书、本、习题册也买了不少,把箱子塞得满满当当,此时,整理起来,自然要费上一番功夫。

  明夏不喜欢学习,都高三了,书看起来还崭新崭新的。

  蹲在箱子旁,她正在整理箱子,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一本黄褐色封皮的书,封面上印有一樽青铜鼎,鼎的右侧,大方端正地书着“历史”二字,收拾的动作不由得一顿。

  这是她的高中历史书,教育部指定教材,人民版高中历史必修一。

  明夏将书拿出来,翻到正文第一页,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句“距今大约五千年前……”,视线上移,小标题里,是熟悉又陌生的“夏商”二字。

  终于,明夏还是没忍住,深深叹了口气。

  对于21世纪的绝大多数人来说,学习历史,只是为了应付考试,一旦成年,如果和工作无关,很少有人会继续关注历史方面的东西。

  可谁能知道,在几万年后的星际时代,因为时间和战争,21世纪的打印纸都成了珍贵的星际一级重点保护文物,这本高中历史教材里让学生背得深恶痛绝的历史知识点,那些曾经辉煌过的朝代和古人令人惊叹的智慧,更是全都消逝在了历史的长河里。

  如今,既然有这个机会穿越回来,明夏觉得,她一定要为古文化的存续和传承,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热爱历史、学习历史、研究历史、弘扬历史……

  这就是她接下来要走的路。

  “明姐,你怎么还不回家吃饭?”

  王飞的声音从教室门口穿来,听到他的话,明夏立时从自己的思绪中反应过来。

  她看了眼自己面前的课桌和箱子,觉得收拾得差不多了,就应了声,让王飞等一下,她和他一起走。

  两人从教学楼离开,往学校的停车棚走,去推自行车。

  在去停车棚的路上,王飞又提起今晚翘课庆生的事。

  “不行。”明夏的拒绝依旧干脆,“我晚上要回学校上课。”

  这话,之前,在考场的时候,明夏就说了一遍。当时,王飞以为她是见教室里有老师才这么说,就没当真。此时,见她依旧拒绝,登时惊了。

  “明姐,你不是说你来上学都是爸妈逼的,讨厌他们控制你的人生,也最讨厌学习了吗?”

  听王飞说出自己曾经的言论,明夏仿佛被公开处刑,脸都红了,尴尬得不行。

  天啊,这么蠢、这么中二的话,竟然是她说的!

  黑历史啊黑历史!

  穿越的事当然不能说,面对王飞的疑惑,明夏掩饰地咳了下,随便找了个借口:“上次被找家长,我感觉,班主任说的话还挺有道理的。我们已经高三了,离高考只剩不到一年的时间,要是再和以前一样混日子,未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确实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了。”

  听到明夏的话,王飞先是赞同地点头,而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眉头突然皱了起来,一副纠结的模样,烦闷地挠了挠头:“不行啊,明姐,你好好学习了,我可咋办啊?到时候,我爸妈非得念叨死我。你知道的,我比你还烦学习,做题背书什么的,实在能把我给憋死了。”

  高三(9)班共有56人,其中,王飞和明夏之所以能成为关系这么好的朋友,除了“臭味相投”,还有一个原因,便是两人从小就认识,是幼儿园同学,小学和初中也是同校,算得上是一起长大的玩伴。

  两家人本就住得近,再加上,这么多年,双方家长一起经历了n次被老师找,渐渐就形成了同盟关系。平日里,是和谐友好的邻里朋友,一扯到王飞和明夏,立马统一战线,叨叨叨叨个不停。

  对此,明夏还好,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王飞却是完全最烦这些说教,每次听都觉得烦躁得不行。因此,见明夏这么坚定要学好,立马就愁了起来。

  听王飞这么一说,明夏也想起来了他们爸妈间密切的关系,刚有点不好意思,突然想到,学习又不是坏事,自己完全可以趁机把他也从歧路拽回来。

  “没事,你和我一起学习,他们就不会说什么了。”明夏眼前一亮。

  王飞:???

  让讨厌学习的人去学习,这什么魔鬼解决方案!他就是因为不想学习,才这么纠结的好吧!

  王飞拼命摇头,“不了不了,顶不住,那我还是愿意挨骂。”

  见状,明夏也没硬劝。

  她太了解王飞了,看似叛逆,其实和她一样,只是小打小闹。逃课就是去网吧,不小心把零花钱花完了的时候,甚至就是干坐在路边发呆。约人打架,从不找那些下手没轻重的人,生怕自己像新闻里一样被打残了,求生欲极强。

  也就是因为他们这种令人哭笑不得的叛逆方式,才使得无论学校的老师还是家中的父母,都始终没有想过要放弃他们。

  明夏知道,只要她不陪王飞,没了一起背锅的,他一个人是不会逃课的。如果不逃课了,整天干坐在教室里,他又不是什么坚定的性格,到时候,她一直在他旁边学习,家里父母还在天天念叨,离他开始认真学习的那一天,也就不远了。

  而且,学习这件事,其实是有瘾的。想当初,她也很讨厌学习,后来,学得那么拼,除了不想回垃圾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爱上了汲取知识时的那种“从无到有”的快感。

  对她而言,看懂一个公式的快乐,远胜于赢了一把游戏或者看了一本小说。

  正所谓“物以类聚”,作为她最好的朋友,王飞,呵,等着真香打脸吧他。

  两人从停车棚将自行车推出来,往学校大门走去。明夏转过脸,看着王飞还在说自己多么多么讨厌学习,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画两幅不同机体的动力舱构造图来打发时间。

  *

  王飞和明夏的家分别在巷子的南北两侧,因此,他们一起骑车到巷子中间的岔路口后,便分开了。

  按照记忆中的地址,明夏一路骑回了家,将自行车停在了自家单元楼下,便哒哒哒地踩着楼梯往家跑。

  在星际时代,明夏是“孤儿”,无父无母,才会从小就饱受欺凌,在生存之危的逼迫下,逐步成长为后来那般出色的模样。

  但那都是被逼无奈,天知道,明夏有多怀念爸爸的念叨,还有妈妈亲手做的家常小菜。

  站在家门口,拿出钥匙,只听“咔哒”一声,门便被打开了。明夏走进去,顺手将门带上,闻到空气里刺激的辛辣味,兴奋地直奔餐桌而去。

  桌子上有一菜一汤,分别是酱牛肉和紫菜蛋汤。碗筷已经拿到餐桌上了,明夏拿起筷子,夹了一片酱牛肉,便迫不及待地送入口中——

  牛肉经过微火煨煮,软而不烂,七成热的甜面酱滑开,完美渗入松软的肉中,咀嚼过后,舌尖满是甜香,吃了一片,只想再来一片。

  星际时代,考虑到各个种族的口味和营养需要的差异,人类的农作食物被淘汰,改用营养剂垃,味道只有甜度区别,就跟喝饮料似的,还没有几种味道可选。

  那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

  尤其,明夏作为大吃货国的女儿,品尝过那么多美味佳肴和街头小吃,最后,却沦落到在星际时代喝营养剂的地步,对于21世纪色香味俱全的菜,更是日思夜想、辗转反侧。

  如今,穿越回来了,她真的得多吃几口,好好安慰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欲。

  这么想着,明夏便伸出筷子,准备再吃一片。

  “啪!”

  突然,明夏伸出去的手被另一双筷子毫不留情地打了下,发出一声脆响,把她都给打懵了。

  “臭丫头,你爸你妈还没吃,你就开吃了?都不知道主动盛饭的吗?”明母手中端了盘糖渍西红柿,放在了桌子上,教训道。

  明父端了两碗饭出来,接了明母的话:“你的饭没盛,自己去厨房盛饭。”

  闻言,明夏方才被美食勾走的理智回笼,看着面前穿着围裙的妈妈,还有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盛饭最积极”的爸爸,回想起自己一个人在垃圾星讨生活的艰辛日子,一直坚强的心突然就软了下去,思念如山涌。

  来不及放下筷子,她便扑过去,一把抱住了明母。

  “妈,我好想好想你啊……哎呀,爸,你打我干嘛?”

  明夏正激动着,突然感觉自己脑袋上被狠狠敲了一下,情绪一下都给敲没了,捂着头,疑惑地转过头去看明父。

  “我说你今天怎么好好的说这话,原来是打感情牌来了!我和你说多少次了?不许化妆!你都高三了,学习不知道搞,化妆倒积极,看你脸涂得那么白,像什么样!”明父紧紧皱眉,语气里满满都是强压的怒意。

  他一向生气明夏化妆,觉得这也是她“不学好”的其中一个表现。今天,见明夏为了“躲避挨骂”,居然还学会“打感情牌”了,就更生气了。

  “现在就给我把妆卸掉!还有你那头发,什么时候烫的?正好,今天是周日,你下午没有课,吃完饭我就带你去理发店,给我赶紧拉回去!学生都没有点学生的样子!”

  放学铃打响的时候,明夏已经把数学必修四看完了。收拾书包的时候,她将自己想看了一晚上的历史必修一装进了书包里,想了想,又将数学必修五也了装进去,打算都带回家看。

  晚上九点,夜空是美丽的深蓝色,星星点缀其间,炽白的路灯照耀下,是你说我笑地往校门走去的高中生,满满都是让人怀念的青春气息。

  看着眼前的情景,明夏不由得有些感叹。

  和中午一样,去停车棚推了自行车后,明夏便和王飞一起,往家骑去。但和中午不一样的是,回家的路上,莫名的,一贯话痨的王飞却很沉默。

  明夏有些疑惑,在骑车的时候,看了王飞好几眼,却见他紧紧皱着眉,一副心事沉沉的模样。

  发生什么了?居然把他这么个乐天派的一根筋搞成这副模样。

  明夏的眉头不由得微微蹙起,想问,又担心王飞不想说,犹豫半晌,结果,一直到岔路口也没能开口。

  两人的家方向不同,在这里就得分开了。明夏想了想,决定还是暂时不问,打算等过了几天,他要是还这样,到时候,不管他想不想说,她都一定得逼问出来。

  然而,就在明夏挥了挥手,准备转车头方向的时候,王飞开口了。

  他看着明夏,眼神十分复杂,表情似哭似笑、似喜似悲,像是陷入绝境的人,说话就像挤牙膏,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憋。

  他说:“明姐……我死沉死沉的,带不起来。以后,天才这条路,你一个人飞就好了,我不用你带。”

  明夏:……

  她刚刚竟然会担心王飞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是脑子瓦特了吗!

  明夏一脸冷漠:“不可以。我很有良心,以后,学习这条路,好兄弟,一起走。一辈子这么长,几本五三远远不够,王后雄、金考卷、必刷题……你都值得拥有。今天送的有点少,其他的下次送你,都是自己人,别客气。”

  最后,王飞是哭丧着脸回家的。

  他不想和明姐当自己人了。

  明姐是魔鬼呜呜呜。

  *

  星际时代,21世纪的文化虽然成了远古历史,但还是留存着的。可无论夏商周还是唐宋元明清……那些更为久远的璀璨的历史文化,却是早已消逝无痕。

  因此,在截至今日的悠久的历史长河中,明夏最想了解的,是华国的古代历史。

  回到家,见明父明母正在客厅看电视,明夏说了声“我回来了”,便迫不及待地进了卧室,将书包打开,拿出历史必修一,如饥似渴地阅读起来。

  但很快,她就郁闷了。因为,整本历史必修一里,只有专题一讲的是华国古代历史,还讲得很笼统,只是大概地提了提关键词,一点都不透彻,看得她仿佛以前追文时被作者埋的钩子吊住了胃口那般,心下痒痒得不行。

  看了眼被摆在一旁的数学必修五,明夏抿了抿唇,纠结了一会儿,终于决定还是顺应本心,去书房开电脑,自己找感兴趣的资料看。

  明夏走出卧室的时候,明母正端着一份切好的水果拼盘从厨房出来。

  “夏夏,过来,吃水果了。”明母朝她招了招手。

  明夏应了声,走过去,拿叉子吃了两块苹果,便放下不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