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662章 东宫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带着淘宝混古代最新章节!

这回,福临再也没有回应左弗。他倒想,但他老娘不让,于是这场在世人看来颇具有闹剧色彩的**战落下了帷幕。只是关于董鄂氏与顺治的不伦之情却是越传越离谱,传到后面,顺治直接成了勾搭弟媳抢人老婆那款不要脸的丧德天子了。

为此一群治下汉民暗暗鄙视后又加速了流言的传播,而顺治想大开杀戒一番,可却又被孝庄阻止了。

文字YU搞不得,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因着大明没亡,大清就要做得更好,不然还拿什么收买人心?底下汉人不要**?

打不过,骂不过,还要被屁民编排,这顺治郁闷得都快憋出病来了。不过好在,很快董鄂氏那儿传来了好消息:她怀上了!

爱情的结晶让顺治心中的苦闷一扫而空,孩子尚未出生,他就迫不及待得要跟世人分享这喜悦了。许是为了应对左弗对自己埋汰,他又举办了一场宴会,搞得无比隆重,这个还未出生的孩子可以说在娘肚里就极享人间尊贵了。

孝庄见儿子不去跟左弗折腾了也松了口气。办宴会就办吧,总比打仗好。至于紧张到极点的佟佳氏,也就是康熙大帝的生母……嗯,只能多安慰安慰了……

年关再度将近,而在吕宋的士兵也进行了第三次换防轮值。比起年初时的魔鬼形象,这会儿的左家军又和蔼亲切的像天使了。对华人就不用说了,对那些归顺的土著也是十分和善。

他们按照左弗的指使,在这儿搭建新的家园,从琼州带来许多工匠,技术师,工具,就地取材,很快就建出了新的房子。

漂泊多年的华人也总算有了依靠,而朝廷也派了官员过来。而这官员不是别人,正是左弗的学生们。

那批中了进士的科学派门生们在地方上干了不少时间,如今多了一块海外之地,其他官员都不愿来,他们倒是积极报名,吏部的老爷们乐于玉成此事,便大笔一挥,将他们派来了。

毕竟吕宋条件艰苦,啥也没有,去那当官可不是享福去的。现在还能卖左弗一个好,这等顺水人情要都不会那还是别当官了。

算是卖了左弗一个好,左弗也挺识趣,派人给送了一点点心,而点心里却夹着东西:一副东南亚的地图,上面标了几个矿藏点。

这吏部老爷这点心吃得开心啊!这是指了条明路给他走啊!当下便是召集一二好友几亲朋,再弄几个冤大头,弄上几小菜,再来壶酒,一番推杯交盏后,便决定偷摸地拿出钱给左弗去投资。

说来也怪,明明是自己拿钱出来,可他们总觉得开心得不得了!瞧瞧那群没用的勋贵,如今个个吃得满嘴流油,好生羡慕啊!

这左弗其他本事不提,就怎么找钱那可厉害着!跟她走总没错!

放弃了抵抗的心思,这人转变起来就很快!大概真香定律在哪个时空都是适用的吧!

时光如水,转眼春节过,隆武十三年(公元1657年)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来了。

春三月,阳光明媚,整个大地都蒙上了一层绿色。在天子的诏命下,左弗开始到东宫履行自己的工作。

太子虚岁已有四,再过上一年就该接受正式的皇家教育了。在此之前,需要与东宫各属官以及老师们熟悉下,也算是学前教育了吧。

左弗身为太子太师,东宫属官,太子到了年岁了当然也该轮值去与太子熟悉熟悉,而她其他也不负责,主要负责科学一方面的教育。

从TB选了一些益智玩具,教学工具,左弗踏入了东宫。太子虽只有四岁的虚龄但却已能看出来日的风采。

眼睛大而明亮,容貌与朱慈烺有几分相似,但更多的却是像他母亲,粉雕玉琢的,十分可爱。

左弗此前也见过他好几次,只是孩子年岁小,不是天天见的人便忘了。边上的宫人做了一番介绍后,左弗行了一礼,道:“太子殿下,臣带来了一些玩具,你想玩吗?”

太子眼睛明亮亮的,睫毛十分长,他眨着眼,仰着头,望着左弗道:“你是女的,我不跟你玩。”

左弗扬眉,边上宫人却是一脸紧张,忙道:“殿下,这是镇国公,不是一般女子。”

“母后说女官都不是好人,我不跟你玩。”

宫人的脸一下变得苍白,连连道:“小祖宗,可不敢乱说话!”说着便是望向左弗,眼里带着畏惧。

左弗扬了扬眉,对于这场景她不意外。虽说朱慈烺下了令,将刚生下来没多久的太子就抱去了东宫,而皇后每次见太子或者太子去坤宁宫都要请示,但这并不意味着皇后与太子就不能相见了。只要有相见的时候,就总有人盯不着的时候,皇后恨她入骨,会对太子说这些话不奇怪。

想到这里,她便笑了笑,道:“那殿下觉得我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你是女的,还是官,你不是好人。”

“既然我不是好人我为什么又会被陛下喊来教导你呢?”

“这个,这个……”

小孩子就算再聪明可这思维哪里跟得上大人?绕不过来的太子脸涨得通红,不停挠头,似乎想弄明白这个感觉有点矛盾的问题。

左弗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着道:“今天臣就教您一个道理。咱们做什么都应该靠自己的眼睛去观察,靠这里……”

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去思考。皇后有皇后的考量,陛下有陛下的考量,而你……”

她捏了捏小家伙的脸,“也该有自己的想法。”

“你放肆!”

小家伙拍掉左弗的手,“我是太子,你不能捏我脸!”

左弗哈哈大笑,将玩具拿了出来,“那你也不想玩玩具了?”

说着便是拍拍手,让下人将自己买的乐高积木桌拿进来,笑眯眯地道:“你看这个是什么?”

孩子自然容易被这些东西吸引,尤其是左弗还搭好了过来的。在上面随便摆动一下,齿轮就转了起来,引得小太子眼睛瞪得大大,眼里满是好奇。

左弗摆弄了一会儿,见那小家伙眼馋得紧可却还是不过来,便又让椿芽拿来感应小蜜蜂,然后整个殿里的人都惊呼了!

“这,这是什么法术?!”

一群宫人惊得都跪在地上,那个形似蜜蜂的神器竟随着镇国公的手势上下飞动。

东西能飞起来已经够惊奇了,更别提居然还听镇国公的指挥?

小太子的一双大眼睛瞪得更大了,他犹豫了好一会儿,忽然扑过来,“我要玩!你是好人!”

左弗勾起唇,将感应玩具递给小太子,道:“记得哦,手心要对着这里,它才会听你话哦。”

小太子很快就将自己老娘的话忘到脑后跟去了,拿过玩具迫不及待地就玩了起来。开始还老失败,不过这小家伙倒是继承了他爹的智慧,玩了一会儿后就找到了诀窍,没一会儿便是玩得有模有样了。

宫人们不断惊呼着,这镇国公一会会儿就教会太子爷法术了?

趁着小太子在那边玩,左弗便坐了下来,开始拆乐高。太子见了,忙停了下来,惊呼道:“为什么要拆了?”

左弗笑着道:“殿下,臣是来教你学问的,你知道吧?”

太子点头。

左弗又继续道:“所以臣要拆掉这玩具然后让您重新再装起来,这里面蕴含着世间最伟大的学问,足以改天换地,造福万民。”

太子似懂非懂,就算皇家的孩子早熟可哪里懂这些?只是他也有些小聪明,不管师父们说什么只管点头就对了。

只是母后为什么要说女官是坏人呢?可为什么会有女官呢?宫里的这些姑姑算不算女官呢?应该算吧?她们也管人。所以,母后应该不会生气吧?眼前这个姑姑看起来也是挺好的……不像其他师父那样总板着脸,她总笑眯眯的。

孩子心思单纯,被新奇的东西吸引了改观也是快。他看着左弗一双手上下翻飞,一会会就将眼前的东西拆了,便是放下玩具,向左弗行了一礼,道:“先生,我们先上课吧。之前钱师父跟我说,只有上完课才能去玩耍的。”

左弗点头,“殿下这个年岁便知事有轻重缓急当真是了不起。”

小小夸赞一句话又道:“殿下坐下吧。不要紧张,臣跟其他先生不一样,在您长到十二岁之前,臣的课都是非常轻松的。来,我们一起玩吧。”

上课是玩玩具?

这好新鲜!

太子自然高兴啦!

不过一些宫人就不怎么高兴了。

尽管太子身边的宫人都是经过朱慈烺筛选的,可皇后一日不废,小爷只要还是太子,那自然就有偷摸给皇后传消息当眼线的人存在。

左弗果然不安好心,引导太子玩乐,其心可诛!

左弗一边教太子搭积木,一边提示一些原理,通过这样的方法来教学,她轻松孩子也轻松。

而且这对孩子来说也是极好的,除了能益智外,还能早早接触到一些机械,科学等原理,将来读书了,能更好的理解科学。

太子很专注,其实面对这样的东西也没几个孩子不会专注的。比起那些掉书袋子的老先生们,太子显然更爱上左弗的课。

这不上了两回后,接下来的日子里小太子就在数着指头等左弗来了。

左弗的一举一动自然是逃不过朱慈烺的眼睛的,而且就算宫人不告诉他,其他大臣也会来告状。太子的其他师父们看见左弗这样教学自然是不满!

开玩笑,这可是未来的储君,若是入了科学门道,以后他们还怎么混?告状,告状,没得说的!左弗不务正业,误导储君,引其娱乐,其心可诛!

可天子却说左弗教的是科学,教学自然是不一样的,你们谁要懂科学便去纠正她好了。后来被这些大臣说得犯了,索性跟左弗也要了一套乐高,跟大臣们说,“你们要能搭出来,再来**左弗吧。”

这下那些大臣算是傻眼了!他们以为这只是个玩具,可哪里曾想这里面涉及到了工程学,机械学,若没一点相关的知识想搭起来可真不容易呢!

这下没话说了,这玩意他们也不懂啊!这世上懂这个的只有左弗和她的门生,还有那宋应星,所以……他们怎么去反驳?倒是宋应星听说了这事后,笑眯眯地拜访了左弗,然后从她那顺走一堆乐高。

他家里孩子多,用这教学不错!自己也能玩,也是乐趣无穷的事呐!

而山芷娴见大臣状告无用,更是肺都气炸了!本来她就够生气了!自己儿子将来是要做皇帝的人,左弗不好好上课也就算了,居然还带坏她儿子,当真是其心可诛!可偏偏天子似乎猜到了什么一样,竟是来了一趟坤宁宫,当着一干宫人的面警告自己,不许过问太子学业的事,也不要再让他听到什么女官不是好人这样的话!

若再教导太子这些东西,以后母子就不用相见了!

这警告是严厉到极点了,山芷娴当场就吓得面无人色,所以心里尽管恼恨却不敢去找左弗的麻烦。本指望着大臣们能帮她出口气,可没想到这群家伙这么不顶用,三下两下就败下阵来,这群人现在就这么不堪用,将来等自己儿子继承大位了,这朝堂上还有能与左弗抗衡的人吗?

山芷娴又惊又怒,对未来恐惧且迷茫,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那个她憎恨着的女人似乎已是权倾天下了。她不是首辅却甚似首辅,便是陛下也要退避三分,这样一个人……

若再给她时间成长早晚是要当首辅的,届时满朝文武皆以她为首,那自己儿子即便是登上了帝位,可还不是要看左弗脸色行事?若是一个不高兴……

她似乎有点明白过来了,为什么自己夫君不让自己过问,也明白了为什么要封她为太子太师……

想到这里她十分惊恐又十分恼火!连陛下都只能以恩宠拉拢了吗?可朱慈烺你没有没想过,连你们生死与共的交情她都能打自己这个皇后的脸,届时又怎会因师生之情而放过自己以及自己儿子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