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大音希声

白天天扶着虚弱至极的白静一路急匆匆的找寻房间,地府的房间极多,但都是紧闭着房门,透露着一股肃杀之气,白天天念白静的阳气本已滑如游丝,不敢轻易安放。两人兜兜转转了几个来回,怀中的人已是苍白无力。

“天天,白姑娘怎么了?”

白天天回头便看到了正冲过来的唐荒,还没来得及说出一字,唐荒就慌张不已的探向白静的额头,见此,白天天问“唐荒,你知道她怎么样了吗?”

唐荒难得的屏息凝神,手指缓缓在白静额头轻按了几下“天天,白姑娘不知为何魂力散失严重,不过我有办法”

“唐荒好样的”白天天猜到唐荒不是凡人,略一沉思“你先照料白静一会儿,我去去就回”

“好,天天”唐荒便接过白静,找了个地方坐下。

白天天离开后,顺着原路就到了那处房间,一看桌上生死蒲还是按原先的样子打开着,他走近一看,萧晓寒?

心念:爷爷是什么意思?在生死蒲上划掉萧晓寒姓名也就是破了她的魂,再也无法聚合,那岂不是杀了她?

白天天思虑再三终是放下了手中的蒲子,转身向书架搜索起来,白林,这是白妈的名字,此外,这本书上再无其他,爷爷?爸爸?白天天手颤抖着,他们的名字不在上面。合上书,把它放回了原来的位置,脚跨过门槛,他抬眼看了看地府,拍了拍双手,要说这生死蒲记错了也情有可原吧。

这里没有其他的阁楼,在黑色的石块上大约几十米就有一个小小的石板架起,被人随意的按在了路旁,乱七八糟的勾起一条小道的轮廓,唐荒坐在石板一头,怀里是脸色不再那么惨白的白静。

他扶起她,双手扶着她的肩膀,让她对着自己,细细看起了她的模样,眉目间,不认得,当真不认得!自己一开始怎么会认错人了呢?唐荒露出一口大白牙笑了起来。

白静缓缓睁开眼,一个傻笑的大帅哥映入了眼眶,她也不自觉的跟着笑了,还忍不住笑,说道“喂,小美女呢?”

“谁?”唐荒问。

白静猛的醒悟起来,唤道:雨,雨——,心里便是再也没了娇娇弱弱的声音。小美女,你在哪儿?白静想不出雨可以去哪儿,她毕竟只是一个游荡的魂灵,况且她还那么弱,根本出不去这身体,所以现在她肯定还在自己体内。

“雨?下雨的雨吗?”唐荒挠着头问

“对,天上掉下的雨”白静竖起手指告诉他,正好看到了白天天,他正朝这边走过来。白静也算再陌生的地方终于见到了一个熟人,举起手对他打起招呼。

白天天惊奇“白静,你好了?”

“啊?对,我好了”白静说着绕了个圈子,见到白天天之后自己就没了意识,后来发生什么她真不知道,只能这样了。

“咱们去看看大堂那里吧”白天天说。

“萧姑娘的事”白静欲言又止,不是她不想说啊,只是她生怕说错。

“她的事已经办好了,只不过我们还得见阎王一面”白天天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