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8. 第 28 章

乔峰还不信自己是那个契丹婴儿,赵钱孙却说乔峰和三十年前那个契丹汉子长的一模一样。

智光又说起乔峰的师傅玄苦大师也是受玄苦大师所托教他武功,因为带头大哥说对不起乔峰父母必须将乔峰引入正途培养成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智光又说他能有如此成就固然自己有本事但多多少少也是汪帮主和带头大哥背后助力。

徐长老待智光说完,取出带头大哥写给汪剑通的信让乔峰自己看,智光为了保护带头大哥,让徐长老先给他看看确认是否真迹,却使了个心机将带头大哥署名拿块吃进肚子里。

徐长老见乔峰读完信后呆立不语,又递过一张汪帮主亲笔遗令。遗令上写明若乔峰亲辽叛汉,杀无赦。

这些人证物证,乔峰不得不信。

徐长老叹息一声,说道本来书信和遗令都不需要拿出来,但是马副帮主身死,马夫人要为丈夫讨公道遗物中发现了书信和遗令,而乔峰又有勾结慕容复嫌疑,再加上乔峰契丹人身世已经在帮内传开,这不得已之下只有全部公开。

群丐听了智光、徐长老等人的言语,心情也都混乱异常。有些人先前已然听说他是契丹后裔,但始终将信将疑,旁的人则是此刻方知。眼见证据确凿,连乔峰自己似乎也已信了。乔峰素来于属下极有恩义,才德武功,人人钦佩,哪料到他竟是契丹子孙。辽国和大宋的仇恨纠结极深,丐帮弟子死于辽人之手的,历年来不计其数,由一个契丹人来做丐帮帮主,委实不可思议。但说要将他逐出丐帮,却谁也说不出口。一时杏林中一片静寂,唯闻各人沉重的呼吸之声。

忽然马大元的遗孀马夫人说话,直指杀害马大元的凶手便是乔峰,而其行凶的主旨,在于消除他是契丹人的证据。

阿朱为乔峰辩解说遗令谁都没看过,乔峰也不知道遗令里面有什么,为什么会杀人灭口消除证据。

马夫人拿出来了乔峰的一把折扇,说杀人凶手在杀害马大元的时候落在命案现场的东西,既然是乔峰的,那么乔峰就是这个杀人凶手。

乔峰乍闻自己身世,竟是契丹子裔,心中本来百感交集,近十年来,他每日里便是计谋如何破灭辽国,多杀契丹胡虏,突然间惊悉此事,纵然他一生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也禁不住手足无措。然而待得马夫人口口声声指责他阴谋害死马大元,自己的折扇又再出现,他心中反而平定,霎时之间,脑海已经明白有人盗了他的折扇嫁祸与他。

乔峰说道:“乔某身世来历,惭愧得紧,我自己未能确知。既有这许多前辈指证,乔某须当尽力查明真相。这丐帮帮主的职份,自当退位让贤。”说完交出了背后的帮主信物打狗棒。

四大长老不信乔峰是契丹人,就算乔峰是契丹人,他们也真心佩服他,拥护他做帮主,还有许多帮众和他们一样想法。接着丐帮弟子分做两派,一派保他,一派废他,两派争论不休。

但乔峰谢绝保他的好意,执意离去,抱拳向众人团团行了一礼,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众位好兄弟,咱们再见了。乔某是汉人也好,是契丹人也好,有生之年,决不伤一条汉人的性命!”,说完扬长而去。

段梓知道他一定是要去雁门关寻找真相,正要打算跟去,却又看见王语嫣三人,丐帮估计要与她们三个为难。

果然全冠清拦住王语嫣三人要和她们为难,就在此时西夏国征东大将军赫连铁树带着西夏一品堂的高手和军队到了杏子林,包围了丐帮。

其中云中鹤出来挑战丐帮宋长老,王语嫣问段梓:“你想我帮谁?”

段梓一愣,反应过来道:“这瘦竹竿坏的很。”

王语嫣笑了下,出言指点吴长老战胜云中鹤。

赫连铁树下属□□海建议擒住这个通晓武学的王语嫣大有用处,赫连铁树同意,同时西夏人放出“悲酥清风”,将众人都迷倒。

“悲酥清风”,那是一种无色无臭的毒气,系搜集西夏大雪山欢喜谷中的毒物制炼成水,平时盛在瓶中,使用之时,自己人鼻中早就塞了解药,拔开瓶塞,毒水化汽冒出,便如微风拂体,任你何等机灵之人也都无法察觉,待得眼目刺痛,毒气已冲入头脑。中毒后泪下如雨,称之为“悲”;全身不能动弹,称之为“酥”;毒气无色无臭,称之为“清风”。

但听得“咕咚”、“啊哟”之声不绝,群丐纷纷倒地。

段梓服食过莽牯朱蛤,万毒不侵,但见群丐、王语嫣和朱碧双姝都神情狼狈,一时不明其理,心中自也惊恐。

努儿海大声吆喝,指挥众武士捆缚群丐,自己便欺到王语嫣身旁,伸手去拿她手腕。

段梓就在王语嫣身边,哪里有让他抓了很有可能是自己亲妹子的神仙妹妹的道理?

段梓喝到:“滚开!”情急之下,右手食指疾伸,竟然使出六脉神剑将□□海手骨打断。她俯身抱住王语嫣展开凌波微步,斜上三步,横跨两步,冲出了人堆。

她的凌波微步躲开暗器和追兵,欺到一人马旁,先将王语嫣横着放上马鞍,随即飞身上马,纵马落荒而逃。

两人共骑,奔跑一阵,放眼尽是杏树,不多时便已将西夏众武士抛得影踪不见。

段梓问道:“你怎么啦?”

王语嫣道:“我中了毒,身上一点力气也没了。”

段梓忙问:“那怎么办?”

王语嫣道:“我也不知道。你催马快跑,到了平安的所在再说。”

段梓道:“什么所在才平安?”

王语嫣道:“我也不知道啊。”

段梓在她身后翻了个白眼,只得任由坐骑乱走。

奔驰了一顿饭时分,已听不到追兵声音,心下渐宽,却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

眼看雨越下越大,过不多时,两人身上里里外外都湿透了。

段梓道:“真倒霉,我们得找个地方避雨。”游目四顾,见东北方有座大碾坊,小溪溪水推动木轮,正在碾米,便道:“那边可以避雨。”纵马来到碾坊。这时大雨刷刷声音,四下里水气蒙蒙。

段梓将王语嫣抱下马,走进碾坊。

两人跨进门去,只见舂米的石杵提上落下,不断打着石臼中的米谷,却不见有人。

段梓叫道:“这儿有人么?”

忽听得屋角稻草堆中两人齐叫:“啊哟!”站起两个人来,一男一女,都是十八九岁的农家青年。两人衣衫不整,头发上沾满了稻草,脸上红红的,脸色尴尬忸怩。

段梓撞破人家好事,脸上也红红的尴尬,向那农女道:“姐姐,我妹子衣服全湿了,劳你驾借一套衣衫给她换换。”

王语嫣从鬓边拔下了一枝镶着两颗大珠的金钗,向那农女道:“姊姊,我这只钗子给了你,劳你驾借两套给我们。”

那农女道:“我去拿衣裳给你换,这……这金钗儿我勿要。”说着便从身旁的木梯走了上去。

王语嫣道:“姊姊,请你过来。”那农女已走了四五级梯阶,重行回下,走到她身前。王语嫣将金钗塞在她手中,说道:“这金钗真的送了给你。你带我去换换衣服,好不好?”

那农女见王语嫣美貌可爱,本就极愿相助,再得一枚金钗,自是大喜,推辞几次不得,便收下了,当即扶着她到上面的阁楼中去更换衣衫。

忽听得马蹄声响,十余骑向着碾坊急奔而来,段梓吃了一惊,叫道:“王姑娘,敌人追来啦!”

王语嫣在那农女相助之下,刚除下上身衣衫,绞干了湿衣,正在抹试,马蹄声她也听到了,心下惶急,没做理会处。

几乘马来得好快,片刻间到了门外,有人叫道:“这匹马是咱们的,那小子和妞儿躲在这里。”

王语嫣和段梓一在阁楼,一在楼下,同时暗暗叫苦,均想:“先前将马牵进碾坊来便好了。”但听得砰的一声响,有人踢开板门,三四名西夏武士闯了进来。

段梓担心王语嫣,飞步上楼。王语嫣不及穿衣,只得将一件湿衣挡在胸前。她中毒后手足酸软,左手拿着湿衣只提到胸口,便又垂了下来。

段梓愣了一下,脸色一红,扯了一件农女的衣服帮她穿上,王语嫣四肢无力,只得任由段梓帮她穿衣,段梓系好衣带,道:“别怕,你保我。”

才这一会儿功夫,西夏武士已经把楼下的农家少年打死,把下楼的农家少女也打死。

听得楼下惨呼之声,段梓见这对农家青年霎时间死于非命,心下难过。见那武士抢步上梯,忙将木梯向外推开。木梯虚架在楼板之上,便向外倒去。那武士抢先跃落,接住木梯,又架到楼板上来。段梓又欲去推,另一名武士右手一扬,一枝袖箭向她来。

段梓不会躲避,扑的一声,袖箭钉入了她左肩。第一名武士乘着她伸手按肩,已架好木梯,一步三级地蹿了上来。

王语嫣坐在段梓身后谷堆上,见到这武士出掌击死农女,以及在木梯纵下蹿上的身法,说道:“你用右手食指,点他小腹‘下脘穴’。”

段梓在大理学那北冥神功和六脉神剑之时,于人身的各个穴道记得清清楚楚,她又对王语嫣的指点极为信任,一听到便照做,那武士果然被点住。

只见一名满腮虬髯的西夏武士舞动大刀护住上身,又登木梯抢上,段梓急问:“这个点他哪里?”

王语嫣惊道:“啊哟,不好!”

段梓道:“什么?”

王语嫣道:“他刀势劲急,你如点他胸口‘膻中穴’,手指没碰到穴道,手臂已先给他砍下来了。”

段梓急道:“妈呀!试试我的六脉神剑!”

右手伸出,急运内劲,伸指往他胸口“膻中穴”点去。那武士“啊”的一声大叫,仰面翻跌下去,胸口一个小孔中鲜血激射而出。

王语嫣惊道:“你会六脉神剑?”

段梓道:“时灵时不灵。”

段梓于顷刻间连毙两人,其余的武士便不敢再上楼来,聚在楼下商议。

王语嫣道:“段姑娘,你先将肩头的袖箭拔掉。”

段梓伸手拔出了袖箭。这枝箭深入寸许,已碰到肩骨,这么用力一拔,痛的她嘶了一声。王语嫣教她点穴止血。

段梓说道:“我先帮你把衣服穿好来。”,又拿了一件外套帮她穿上。

王语嫣道:“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